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人民日报》发声:中医介入晚、参与度低,死亡率就高

2020-03-24 14:50:09  来源: 人民健康论坛   作者:壬岷
点击:    评论: (查看)

  《人民日报》2020年3月13日一篇题为《用疗效证明中医实力》的文章,是官媒众多力挺中医的文章中最重要、最耀眼的一篇。文章的每一论点都可谓掷地有声、铿锵有力。其中,最重要的一句话,是“凡是中医药介入早、参与度高的地方,患者的病亡率都相对较低。”。这就意味着官媒承认明确承认:中医介入晚、参与度低,死亡率就高。是否重视中医药,已经是关乎生死的大问题,绝非一般问题。

  文中写到:“在这次战疫中,中医药用疗效证明了实力。”为何这样说?我说说我的理解。

  先看西医组的情况

  来自网上的信息显示,一位重症医学的顶级高手,现在就在武汉抗击新冠,在去之前踌躇满志,现在非常沮丧。以前他认为十拿九稳的病人,13个全挂了。而且这十三个重病人中有好几个才二十几岁。基本上插管上机就等于宣布死刑了。病人发生急性呼吸窘迫特别快,很快就在小气道和肺泡内形成透明膜,没有什么痰,病人立刻就进入顽固的低氧血症,插管无效,俯卧位通气无效,肺复张策略无效。原本是救人性命的顶级高手,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病人从自己眼前离世,这对于医者的打击非常大。

  刘良教授接受中央台采访时,道出:钟南山院士2月24日早上打过电话,非常着急,说前线的医生就等尸体解剖报告,因为不知道这个(西医)治疗到底怎么办,(西医)治疗效果怎么评估。可见当时来讲西医的疗效没有办法保障,西医完全在盲人摸象。在刘良教授尸体解剖报告出来之后,让我们对疾病有了更多的认识,西医的治疗应该有了更多的方向,可是半个多月过去了,重转危的病人一旦插管上机,纯西医治疗几乎是来一个走一个,没有跳出这个恶性循环。

  我们都知道广州呼研所钟南山团队也在武汉抗疫一线,可是很少看到媒体关于他们成功脱机案例的报道。为何?明代吴又可在《瘟疫论》中写道:“医者不知九传之法,不知邪之所在,如盲者之不任杖,聋者之听宫商,无音可求,无路可适,……或颠倒误用,或寻枝摘叶”,作为一个医生不知道疾病是如何传变的,不知道病毒攻击哪里,就好比盲人没有拐杖的依靠无法走路,耳聋的人听不到声音……即使治病也是错的,只能抓细枝末节,治不好也就不奇怪了。

  再来看中医组数据

  案例1

  第二批国家北中医医疗队接管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重症六病区和八病区。经过46天的中医药治疗,现有病人全部由重症、危重症转为普通轻症。收治的新冠肺炎重症病例中医药治疗症状改善率为72.37%;治愈率为57.6%。

  北中医医疗队负责的两个病区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重症病区,在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党委书记叶永安的带领下,重症病人陆续出院,两个病区已经合成一个病区。治愈出院人数增加,所以在院人数减少合并病区。与西医组的治疗成绩相比,一个天堂一个地狱,两个世界。

  中医在治疗这次新冠肺炎的危重症案例中,中医人根据古人的经验,结合自己的临床和思考,不断摸索重症、危重症病人中医治疗之法。根据患者临床表现,坚持“一人一策”的中医药治疗方案,有的时候甚至一日数方,针药并用,打出中医的“组合拳”,有针对性地进行对症治疗。必要时,中医和西医相结合。中医还强调“有一分胃气,就有一分生机”,因此日常护理中特别注意的患者饮食。这些都是为了不断提高治愈率,最大限度降低病亡率。通过46天的努力实现了逆转,重症患者数量变为0,也就意味着这些患者获得了重生,出院只是个时间问题。最后,两个病区重症病例治愈率肯定高于57.6%,这是多么令人振奋的消息。

  案例2

  国家中医医疗队广东团队接管的湖北中西医结合医院的病区,负责70张床位,累计收治患者245例,其中重症及危重症患者达179例,占比73.1%,轻型及普通型患者有66例,占比26.9%。历经45天的战“疫”,通过以中医为主的中西医协同治疗后,明显改善率89.4%,治愈率76.7%。

  从广东队的数据中我们看到45天的时间,70张床位累计收治了245例患者,也就是每张床平均收治了3.5例患者,平均每例患者治疗时间12.86天的时间,考虑到有66例轻型及普通型患者治疗时间相对短,剩下的179例重症及危重症患者平均治疗时间15天左右,治愈速度也是判断中医疗效的金标准之一。这速度,让多少人望尘莫及,还有谁敢再说中医是“慢郎中”。

  案例3

  这是一个神奇的故事:一个多月前,在汉口医院,广东省中医院重症医学科大科主任邹旭和西医同行会诊一名重症病人,当时病人情况非常糟糕,无创呼吸机都已经帮不了他,西医治疗只能是马上插管,但是一旦插管,死亡率会很高。西医同行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邀请邹旭出手,可能是想看看中医有啥办法没。邹旭事后说:“中医针灸有时候确实神奇,轻症看不出来,反而重症你马上能看到效果,很有挑战性。”邹旭4针下去,捻转得气后,患者变得平静了,呼吸不急促,心跳也不那么快了,血氧也上来了,无创呼吸机又开始奏效,病人不需要插管了。效果立竿见影,可以想象西医同行完全被震撼了。像这样的传奇故事,在重症病房里,还有很多很多。

  小小银针救了这位患者一命,这在西医是不敢想象的,原本要多少人的救护团队不分日夜的精细护理才能让这位患者暂时脱离危险,而中医就一个人,4根银针,十几分钟,活都干完了,减少了病人的痛苦,关键是保住了生命,这个对比太悬殊了。

  西医治的是人生的病,而中医治的是生病的人

  它们在道理法术四个层次上是有区别的。西医进入中国近一百多年来,仿佛成了科学的代名词,中医则变成腐朽落后的代名词。有的人打上科学的旗号,声称研究新(西)药是要从研发化学结构,到体外实验,到动物实验,再到人的实验,并且要做严格的“双盲实验”来论治此药的有效性,不同的病毒,所用的抗病毒的西药是不同的,它们是从实验室里人工合成出来的。

  中药则不同。它已经存在有几千年历史,是自然界天然形成的,人类有记载的使用已经有5000多年的历史。这些药物根据不同证候进行选用组合排列,达到治病救人的目的。它们经过无数次的实践验证,是古人留给我们的宝贵经验。我们不能非要中医的“脚”去适应西医的“鞋”,“削足适履”恰恰是文化不自信的表现。人民日报文章的这个论点,对那些打着科学的名义要求中药进行所谓“双盲实验”的人,是有力回击。

  中国中医科学院仝小林院士提供的数据显示:服用中药通用方之后,武昌的疑似病人确诊率在不断下降。1月28日的确诊率高达90%多,2月2日隔离点仝小林院士的1号方全覆盖之后,2月6日的确诊率就降到30%多,到现在只有3%了。这是什么概念很多原本要发病的人可以不发病了,服药后30倍的递减率,这就是疗效。

  什么是疗效?一个人发烧了退烧药能退烧,喝中药能退烧,两种都有疗效,比较优势不明显。面对几千个逝去的生命,谁能降低死亡率,这个就是金标准中的金标准。

  不论西药还是中药治疗,疗效才是考核治疗方案优劣的金标准。西医已经很明确目前没有找到“特效药”,没有疫苗,只能是支持性治疗,主要是靠病人自身免疫力战胜病毒。中医则不然,扎根于中国大地几千年的中医,面对一次次瘟疫,力挽狂澜,拯救黎民苍生,中华子孙生生不息人丁兴旺,这就是最好的证明。中医学也是在抗击瘟疫的过程中不断发展自己、完善自己。从东汉医圣张仲景著《伤寒杂病论》,到清代名医吴又可写的《瘟疫论》,我们的祖先已经掌握了几千年来各种各样的病邪在人体里的发病规律,懂得了“扶正不留邪,祛邪不伤正。”的智慧。

  我们会发现,中医药早介入、参与度高,就可以有效拦截疾病的发展,针刺的治疗方法可以减少或替代呼吸机使用,从而有效降低病亡率,这些都是中医的独特优势。

  笔者没有丝毫贬低西医医护人员的意思,对他们的辛苦付出,由衷地钦佩。但是,对于西医的不足,希望他们能清醒地看到。在重症、危重症患者的救治中,希望西医抛开门户之见,真正的与中医取长补短共同挽救生命,以最小的代价,赢得最后决战的胜利。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