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子午:不要片面宣传“防重症”!轻症和无症状真的安全了?

2022-01-10 10:53:5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奥密克戎攻陷天津了,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

  有中医在,可怕的不是奥密克戎本身,而是溯源找不到源头!郑州许昌双传播中心至今还没有确切的源头,深圳的个例也没有找到源头,找不到源头就意味着暂时没法切断隐藏的外源输入风险、堵住漏洞,就意味着还有再次被攻陷的可能,“外防输入”的动态清零政策就不能有效地实施。

  连张文宏都出来讲“奥密克戎不是大号流感”,很多不负责任的“美吹”自媒体、甚至是医学专业的自媒体,还在那里鼓吹“打了全流程疫苗就是大号流感”:

  笔者注意到天津的相关新闻下,很多网民评论也表达了类似的“乐观”。如果由这样的情绪,在民众和地方官员那里滋生出麻痹大意的心理,才是最可怕的,是对中国此前坚持了一年半的动态清零、保护人民群众健康的阶段性成绩的毁灭性打击。

  在昨晚天津公布的最初20个病例中,首个被确诊病例为某校外托辅机构工作人员,她的女儿及女儿8名同班同学,托管班的7名学生及4名托管班学生家属全部“中招”,这个感染密度是非常惊人的。

  如果我们对比上一轮福建莆田的学校儿童感染,密度实际上也没有这么恐怖。而正是上一轮莆田的学校传播,迅速推进了疫苗向3-11周岁儿童覆盖。

  天津的疫苗接种率是非常高的。2021年5月时成人接种率已经超96%,2021年10月下旬就已经先于其他地区推进3-11周岁儿童的疫苗接种。现实的情况一方面说明奥密克戎的传染性很强,另一方面说明奥密克戎对现有疫苗的突防能力很强。

  事实上在疫苗出现之前,低龄人群感染本身就是以轻症和无症状为主,中国从武汉大爆发至今,没有出现10岁以下感染导致死亡的情况。即便在有大量死亡病例样本的美国,低龄重症及死亡病例也是极少的,且大多有基础性疾病:

  现在真正令人担忧的是感染者转阴之后的后遗症问题,特别是对于未来人生路还很漫长的儿童群体而言。

  面对奥密克戎感染浪潮的汹涌来袭,美国等多个国家却宣布缩短感染者自我隔离期。如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建议,将部分感染者的隔离期从10天减少到5天,英国、法国等多国则将隔离期从10天下调到7天。

  这些国家的决策者宣传“缩短隔离期有科学基础支撑”,而所谓的科学基础就是他们宣传的已经有很高的疫苗接种率,奥密克戎虽然传播力强,但感染者症状较轻(尤其是对已接种疫苗者来说)。它们的主流媒体正在鼓动舆论机器,将奥密克戎宣称为“大号流感”,而国内的那些“美吹”自媒体实际上都是在鹦鹉学舌。

  美国等国家宣布缩短感染者自我隔离期,在政治经济方面的原因是很明显的。前不久刚刚出现了单日新增百万的历史新纪录,因为原有的隔离要求,雇佣劳动者无法“回归工作”,大量警察、消防员、超市员工等“关键员工”无法到岗维系社会正常运转,这对于社会经济的打击和医疗资源的挤兑是毋庸置疑的,缩短隔离期的做法却无异于掩耳盗铃,是对民众生命健康的极度不负责任的做法。

  对于美国政府的这种做法,美国国内的专业人士也提出了大量质疑。美国医学会(AMA)主席杰拉尔德·哈蒙批评称,根据现有数据,确诊五天后的感染者中,仍有31%的人具有传染性,他们的返岗将导致病毒的进一步传播;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免疫学和传染病学教授约纳坦·格拉德也认为,缩短隔离期的决定“更多是和经济而非科学有关”。

  除了美国防疫专家这些反驳理由,前不久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NIH)对44具曾经感染过新冠病毒的死者尸体进行解剖的研究结果更加令人震惊。(参见笔者上周的文章《这项令人惊悚的研究能成为“与病毒共存”的新依据吗?》)遗憾的是,这条新闻在国内并未引起足够的关注和重视。

  简而言之就是,即便那些只是表现为无症状及轻症、早已“康复”(转阴)的感染者,研究者在他们体内包括大脑在内的多个组织器官均检测到了病毒RNA,且检测到了显示病毒正在体内复制的sgRNA。而解剖对象中,最早被确诊的对象距离死亡之后24小时内的尸体解剖已经过去足足230天!

  44个解剖对象只有39个被医学认定为死于感染,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如P28号位轻症,结果独自在家时死于肺栓;P36是无症状感染者,结果死于急性脑缺血……他们均被认定是早已“康复”的感染者。

  这项研究有力地解释了此前媒体报道的大量存在的“后遗症”、特别是攻击大脑的“后遗症”,以及大量“复阳”病例存在的原因。而且,“后遗症”和“复阳”并不仅仅存在于重症病例,那些轻症和无症状同样存在这些问题

  笔者在上篇文章,结合武汉没有出现复阳病例,目前国内关于“复阳”病例的报道,普遍是那些境外输入的病例(他们在国外治疗转阴而后回国“复阳”)的事实,判断中外病例的主要差异在治疗方式上,通过中医全面介入和主导的治疗与康复,可以有效地解决“后遗症”和“复阳”的问题。

  上图郑州复阳者为肯尼亚入境,沈阳复阳者为韩国入境

  但笔者在上篇文章也同时指出了,因为中医长期受压制的问题,并不是每一位患者都能得到有效的中医康复治疗;特别是因为中医被歧视和误解,让那些低龄儿童喝中药、接受全面的中医康复治疗,比起紧急授权3-11岁儿童接种疫苗,所遇到的阻力大得多。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怎能不担心只是表现为无症状和轻症的儿童感染者的“后遗症”问题呢?

  片面地宣传“重症和死亡率大大下降,绝大多数只是轻症和无症状”,这是对社会的误导,误以为“反正打了疫苗,感染了也没事”,无疑会让民众放松自我防护,让官员滋生懈怠和侥幸心理。

  如果说以前大力宣传“疫苗防重症”是为了动员民众打疫苗,既然接种目标已经达成,钟南山院士宣布“理论上中国已达成群体免疫目标”,建议媒体以后还是尽量少宣传这个口号,免得让民众滋生麻痹大意心理。

  严密防控“外源输入”仍然是当务之急,来不得半点大意!

  【文/子午,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子夜呐喊”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