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林爱玥:大V黄生被抓,为何公知会集体打鸡血?

2021-07-19 11:34:14  来源: 林爱玥   作者:林爱玥
点击:    评论: (查看)

  根据深圳警方发布的通告,因为喜投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警方在7月13日对平台股东黄某、古某,高管张某等三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黄某即为拥有300万粉丝的自媒体大V黄生,据说,有人曾统计过,在黄生笔下,短短3个月,美国就崩盘了20次、日本重大失败15次、俄罗斯虎躯一震牛了10次……这是否属实本人没兴趣考证,但常看网文的人对这种一惊一乍的标题党应该早就见怪不怪了,奇怪的是,就这么一个标题党的落网,公知却如获至宝,纷纷打了鸡血般对“反美爱国”口诛笔伐。

  公知一口咬定黄生“反美爱国”,将黄生的文章称为“爱国爽文”,并借着黄生的落网对反美和爱国口诛笔伐,理由是黄生写过很多“反美”以及“爱国”的文章。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听其言,观其行的道理,毛主席同样早就说过“口头革命派”和“完全革命派”的区别。傻子都知道,如果一个人说什么就是什么那就太可笑了,蒋介石还以“革命者”自居呢,难道蒋介石就真是革命者了?汪精卫还以“爱国者”自居呢,难道汪精卫就真是爱国者了?方方还说她和国家之间没有张力呢,方方和国家之间就真的没有张力了?道理如此浅显,逻辑如此简单,怎么到了公知那里,写过些“反美”文章的黄生就成了爱国者了呢?

  实话实说,黄生这个人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黄生绝对不是爱国者,更不配做个爱国者,真正的爱国者是绝不可能一边说着爱国一边做着违法犯罪的勾当的。不过,对公知来说,黄生是否真的“反美”抑或真的“爱国”显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公知需要借黄生来羞辱和抹黑真正的爱国者,这不过是为了捉鬼,借助钟馗的老把戏罢了,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公知更是不惜表现的像个没常识、还反智的二傻子。

  公知宁愿降低智商也要将黄生和“反美爱国”强行捆绑在一起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的用意是想让人通过黄生觉得反美是可笑的,爱国是可耻的。问题是,黄生只代表他自己,难道仅仅因为黄生“反美”,其他反美的人就都错了,其他反美的人都和黄生是一类人了?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有的公知还嫖呢,难道能由此认定公知都嫖了?现在能看出公知将黄生与“反美”捆绑的用意了吧?这是在为美国打掩护呢。

  现在,估计全世界唯一还相信“对中国最好的就是美国”的就是公知了,不过,现实无疑狠狠地打了公知的脸。这些年,美国视中国为最大对手,不仅倾一国之力打压华为,在中国的台湾、香港等地搞风搞雨,还污蔑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抹黑新疆存在所谓“强迫劳动”,特别是最近美国还明码标价悬赏1000万-1500万美元征集污蔑武汉病毒所和中国的“证据”,美国的恶意和敌意如此明显,这样的美国难道不该反?公知连这样的美国都拼命维护,只能说明一点,作为中国人的公知的心是向着美国的,通俗点来说,就是汉奸。

  至于公知说黄生做“爱国生意”,我们不排除有这样的人,也不排除黄生是这样的人,但恕我直言,一个能将“爱国”与“生意”挂钩的人怎么可能是真正的爱国者呢?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即便真有做“爱国生意”的人,我也相信那样的人长不了。是的,我毫不掩饰自己看不起做“爱国生意”的人,别说我看不起,相信没有人会看得起,更不要说,公知借着黄生一再试图“证明”做“爱国生意”的人都是下三滥,那些做卖国生意的人就能摇身一变成白莲花了?

  众所周知,在国内千夫所指的“武汉日记”在西方国家很是吃香,一度有多国出版社排队等着出版,不过,稍微动点脑子想想就知道,如果没有诸如“满地无主手机”之类耸人听闻的惊天谣言,那些西方国家怎么可能花钱为那本破日记埋单呢?是的,方方绝对没有做“爱国生意”,那她做的是什么生意呢?这是个送分题,有请公知回答。

  为了文章尽可能全面、客观,这两天我还真去恶补了很多关于黄生的文章。有个现象很有趣,一些公知一边大骂特骂黄生做“爱国生意”“割韭菜”,一边愉快的割着公知专属的“恨国韭菜”。比方说,有些公知就一边为被黄生割了的“韭菜”“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一边推荐着自己的酒和茶,还有些公知则推荐自己的“私人微信”和知识付费频道。我很好奇,这些人既然那么痛恨黄生“割韭菜”的行为,为何还要如此卖力的推销自己的付费频道呢?虽说一人一年几百看起来不多,但韭菜多了,也算一笔很可观的收入了吧?还有,这些公知让别人添加“私人微信”不会只是为了方便交流和答疑解惑吧,有没有什么前提条件呢?直截了当说出来多好。挣钱嘛,生意,不寒碜。

  与美国抹黑中国,无非就是把美国干的坏事复述一遍一样,公知摸黑爱国者的方式也别无二致,无非也就是把公知干的恶心事复述一遍罢了。既然在公知眼里,啥都可以是生意,爱国自然也可以是生意了。其实这是能理解的,公知没有信仰、没有是非,又怎么能理解爱国这样崇高的感情呢?昨天还有人称呼我“林爱国”呢,此人说我“团结了几百个底层无产阶级一边自娱自乐一边骂大街”,或许吧,我说美国不好对此人来说确实很刺耳,你就算再理性再客观都会被他当成“骂大街”,心理学上管这叫癔症,这绝非危言耸听,如果不是癔症到了一定程度怎么可能会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说我的粉丝是“底层无产阶级”呢?

  这让我想起了公知李默海的“名言”,“你职业稳定吗?你收入高吗?你医疗有保障吗?你孩子受教育好吗?你父母养老有保障吗?如果这些你都很满意,你再说爱国,否则请你闭上你那张臭嘴!猪货,奴才相!”很可笑吧,原来在公知眼里,爱国居然是有门槛的,这就难怪此人要强调我的粉丝是“底层无产阶级”了,言外之意大概是想说我和我的粉丝都不配爱国吧。别说这逻辑本身有多么荒唐,退一步讲,就算我们都是没钱没权的普通人,难道我们就不能爱国,不配爱国了?再退一步讲,就算爱国需要条件,总比公知奴颜媚骨跪在那里叫美国爸爸要强一万倍吧?!

  说起来,我的粉丝确实都是普通人,但那又怎么样呢?这世界上有多少人不是普通人呢?至少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像公知那样厚颜无耻地以“精英”自诩吧。丑不避人,穷不瞒人,我从不否认自己就是个普通人,但普通人更懂普通人的难处,至少我学不来像公知那样让别人加这个加那个,那点小心思还真以为别人不知道?

  正所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从不认为自己是君子,但至少做不到像公知那样挖空心思“割韭菜”。我一直说的都是“小赏怡情”,意思就是捧场跟喝酒一样,我希望我的粉丝量力而行,对我们来说,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为了给我捧场导致生活质量降低,坦白说,我的良心会痛。相信我,这么说绝对没有自我标榜的意思,没有人会和钱有仇,我只是希望自己能更纯粹些罢了。仅此而已。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