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黄卫东:美元到底是废纸还是财富?

2021-04-01 15:50:2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黄卫东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3).jpg

  【要 点】不用的货币,不管是黄金还是美元,都与废纸无异。对个人来说,美元是可以购买商品的货币财富,但也不能长期储存;对国家来说,可以自行印钞供应货币给市场,是不需要美元的,短期储存都会损失,长期储存损失太大,与废纸区别很小。美国就一直限制人民币,主要银行从不从事人民币业务。

  一、引言:宣传美元是财富的原因

  对普通人来说,美元无容置疑是财富。人们拿着美元,虽然在国内无法直接购买商品,却很容易到银行兑换为人民币,购买商品。我国主流经济界显然也是非常赞同的,他们经常宣传,美元是硬通货,国际货币,是资本,美金,而且制定很多政策,都是推动我国出卖产品和工厂等实实在在的财富,换取美元欧元等西方货币,主要是美元。事实上,出口创汇是长期执行的国策,其主要内容就是制定各种政策,推动拿工厂和产品换美元,诸如优惠引进外资政策,出口退税政策,都是经济界众所周知的政策,也是执行力度特别大的政策。例如,出口退税就是政府补贴商人出口产品换美元欧元的一项政策,政府每年出口退税开支都是最大一笔开支, 2020年增加到1.46万亿,最近5年则超过7万亿,远超过国防、医疗、教育等等开支。如果美元不是财富,主流经济界制定这些政策,岂不是荒唐透顶?不说维护自己的形象,就是维护当前还在执行的政策,都会大肆宣传,美元是资本之类财富。

  二、美元实际是自动贬值赖账的欠条:理论和现实

  但是,美国的金融教科书[1]告诉我们,美元是美国政府发行的不负责兑现的欠条,而且告诉我们,美国实行的是通货膨胀政策,也就是不断增印美元,让美元购买力不断下降的政策,从而是不断自动贬值赖账的欠条。后来成为美国的公开政策,美国央行主席伯南克曾出版著作《通货膨胀目标制:国际经验》[2],介绍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和西方国家实行通货膨胀政策情况。按照黄金价格计算,50年前每盎司黄金价格为35美元,如今已经上涨到1800美元,也就是说,上涨了50多倍,如今1美元的黄金购买力不到50年前2美分。

  从美国官方公布的物价指数来看,1933年美国总统罗斯福宣布美元从1每盎司黄金兑换20.7美元贬值为35美元;而且不再对个人承诺,美元可兑换黄金,当年个人消费品物价指数是6.774,到1971年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发行美元不再需要增加部分黄金储备,美元指数增长到21.841,也就是已经贬值3倍多,又过50年,如今美元指数增长到111.154,又贬值5倍。从1933年到现在,总共88年,美元至少贬值了16.4倍。由于政府制定的物价指数不计物价上涨幅度较大的商品,如住房等,从而贬值较少。

  上个世纪末,我国针对黄金出口制定的退税政策,最高退税率高达17%,推动出口黄金换美元。当时国际黄金市场价格仅100多美元,如今上涨到1800美元,如果保留黄金,购买力就比现在保留的美元高10倍以上。替这个政策辩护者则认为,换成美元可以存银行获得利息,但存商业银行,可能血本无归,就像08年金融危机,美国让大银行倒闭,赖账10万亿美元以上,欧猪四国都差点因此而破产;购买国债才能控制风险,但国债利息永远都赶不上贬值速率,虽然持有的美元数量随每年利息收入而不断增多,实际购买力却总是下降。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十年,以美元计算的黄金价格曾经暴涨25倍,平均每年上涨38%,就是风险很大的银行存款利息都远低于美元贬值速率。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1年期国债利率更是长期接近0,等于利息都没有了。个人如果存储美元时间太长,就会贬值太厉害而损失。

  历史上的著名经济学家们对现代社会使用的纸币,其观点是很一致的,都是将纸币当成一种债券,具体来说,就是发行者的债务,持有者的债权。西方学术界早就公认,美元本身是没有什么价值的,本质上都是政府发行的欠条,通过法律强制成为货币了。

  1、马克思在其名著《资本论》[3]p454第三卷第25章中指出,“银行券无非是向银行家签发的,持票人随时可以兑现的、由银行家用来代替私人汇票的一种汇票。这种债券形式在外行人看来特别令人注目和重要,首先因为这种债务货币会由单纯的商业流通进入一般的流通,并在那里作为货币执行职能,还因为在大多数国家,发行银行券的主要银行,作为国家银行和私人银行之间的奇特的混合物,事实上有国家债券作为后盾,他们的银行券在不同程度上是合法的支付手段”。需要指出的,此段是根据原文翻译的,国内常常将代表债券的credit翻译为信用,也就无法理解马克思的观点了。其实credit是指银行签发的票券,是银行签发的实实在在的欠条,但在中国,却变成了人们头脑中虚无缥缈的信用这样的主观观念。这段话,清楚地表明,在马克思看来,当时常用的银行券作为纸币,是银行依据国家债券发行的欠条。

  2、德国著名学者克纳普则在其著作《国家货币理论》中指出[4],银行券是一种纸质文件,它规定了一笔有价货币;法律保证发行银行接受该金额的付款;也就是说,银行券是一种法律规定的债券。还进一步指出[4],银行券不能自动成为国家货币,但是只要政府宣布接受银行券作为向中央的支付方式(对国家的支付),它们就立即变成国家货币。

  3、凯恩斯则在《货币论》[5]中指出,“私人发行的债务—如由银行发行的—可以在交易结算中使用,尽管它并没有被政府宣告为货币。但是,它可以和国家货币同时并存于流通之中。而且国家可以运用其制定货币的特权,宣布该债务证券本身可作为清除债务的手段被接受。因此,银行纸币就成为货币”。当时西方各国法定货币都是铸币,因此,凯恩斯明确认为,纸币是一种债务货币,可以用作国家货币。

  4、关于现代货币理论MMT,Wray在其著作《现代货币理论》[6]一书中明确指出,“美国的货币是政府的负债,是一种可以兑换为纳税义务的借据”;在另外一本专著《解读现代货币》[7]中指出,“所有现代的资本主义经济都在不兑换货币体系下运转。不兑换货币直接由财政部或由中央银行发行,它们成为不可兑换的政府负债。不兑换货币通常具有法定货币的功能,即被国家法律部门认定为能够偿付所有公共和私人债务的货币”。

  5、哈耶克在《货币非国家化》[8]一书中主张私人银行发行可赎回的纸币,原文指出,“我将宣布发行无息流通券或钞票,我要承担的唯一法定义务是在持有人提出的时候赎回这些钞票”。也就是主张发行的纸币是可兑换的欠条。

  6、货币主义,通常是指弗里德曼所代表的货币学派。弗里德曼在其著作《货币的祸害》[9]中第二章指出,美元纸币过去在票面上印有“可兑换”,现在则取消了可兑换;在第十章中则指出,纸币不仅仅是承诺支付,而是在金本位下代表金币,如今则代表联邦储备银行的纸币或存款单。就是指美元在过去金本位时代是可兑换金币的欠条;而在现在法定纸币时代,则是不可兑换的欠条,只能换另外一些美元或者美元存款单了。

  弗里德曼是国内主流经济界非常推崇的美国经济学家,曾拿过诺贝尔经济学奖,他在该书中指出,使用纸币与黄金以及太平洋雅浦岛上土著使用石头做货币,其价值和作用都是没有区别的。早就主张,承诺美元可兑换黄金是不必要的,因为为此而将黄金开采出来,储备在仓库与储备在自然界,是没有区别的。弗里德曼所说的道理,是我国2000多年前春秋时代管子一书早就指出的,也是很容易理解的。储备大量黄金都是无意义的,更不用说,储备大量自动贬值赖账的美元欠条了。毛泽东时代中国是第一个发行不承诺兑现纸币,实现长期稳定的国家,如今成为世界各国都实行的制度。

  三、我国主流经济界为什么认为美元是财富

  然而,改开以来,我国主流经济界将美元当成财富,其主要原因是西方铺天盖地的意识形态宣传,早就占领了大部分人思想,很多人盲目迷信美国精英的主流意识形态宣传,而不是掌握理论和历史。

  历史上英法殖民者主要通过军事占领,建立殖民地来掠夺第三世界国家和地区。美国精英则主要通过文化侵略,推动发展中国家接受殖民主义思想,从而单方面开放货币主权,承认美元国际货币地位,让美国精英印钞,就可以购买发展中国家工厂和各种物资,控制发展中国家经济资源,操纵发展中国家市场包括股市、汇市牟利,还严重威胁发展中国家金融安全,使很多国家发生金融危机。使用文化侵略代替武力入侵,还极大地减少了反抗,甚至在很多国家都找到了代理人。

  美国政府曾经承诺美元可兑换黄金,但在1933年罗斯福上台后,因当时的经济威尔基,就对民间取消这个承诺了。1944年美国会同盟国通过国际货币基金协定,各加入国自行确定货币含金量,如美国确定每盎司黄金兑换35美元,对加入国政府承诺美元可兑现黄金。其关键第八条[10],要求各加入国开放货币主权,让他国商人可以用本国货币购买物资,等于让各国承认美元可以作为他们对外贸易货币,但要该国对各国政府承诺,经常项目下加入国获得的本国货币,可兑换为黄金或对方货币,从而让加入国可自行决定他国印钞购买本国物资数量,也就是经常项目下有限开放本国货币主权。该条款也就限制了美国印钞购买他国物资的总量。

  就实际执行来看,在最初的37年,就是美国的西方盟国,因苏联军事威胁等因素,在上个世纪60年代承诺执行第八条 ,在其余27年,都不对美国开放经常项目下有限货币主权[11]。美国和西方则仅仅对盟友有限开放货币主权,其金融系统很少对其他国家如中国开放,例如,我们无法在美国银行兑换人民币,实际是让发展中国家单方面对美开放货币主权。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美国虽然物价已经是当初承诺35美元兑换1盎司黄金时的3倍,也就是购买力下降到1/3,但一直保持美元含金量不变,从而高估美元汇率。美国借助高估的美元和西方各国开放的货币主权,印钞从西方低价进口物资,支持对外侵略战争。当时美国既不按协定第八条要求兑现其西方盟友持有的美元,也不降低美元含金量,致使西方各国物资不断被美国印钞买走,无法抑制通货膨胀。1971年5月5日,西方各国虽然还依靠美国军事防卫,却忍无可忍,禁止银行兑换美元,从而不再在对外贸易中使用美元,也就终止了对美国开放货币主权。此后十年,美国就陷入严重通货膨胀状态了,按照黄金或石油价格指数,都上涨了25倍,平均每年上涨38%,快赶上国民党政府发行的法币了。

  如今我国精英们却主动制定政策,吸引美国印钞购买我们的财富,主要原因在于,美国很早就对中国进行文化侵略,如从19世纪中期开始,就在中国大办教堂和学校,为美国培养殖民主义人才,这些人大都十分迷信美国精英的殖民主义文化。我国经济金融界主流专家大都有美国留学和资助经历,深受美国文化影响,接受美元就是财富的文化观念。直到今天,我国的主流媒体仍然常常称美元是美金。主流媒体经常灌输接受美元,就是获得财富,将美国的货币入侵当成财富积累。他们相信美国精英宣传的,美国对外开放货币主权,美元是可兑换货币,按照美国精英要求,对外单方面承诺人民币可兑换。

  当初为引进技术而制定的出口创汇战略,变成了单纯为获得美元的经济活动,不是防范美国和西方的货币侵略,而是通过优惠引进外资,出口退税、低汇率汇率等政策,吸引美国和西方占有我们的货币主权。美国和西方还摆出不情愿的姿态,通过主流媒体批评第三世界国家出口补贴、人为操控汇率等,但实际上美国精英从不采取实际行动,实则通过胡萝卜和大棒,推动各国上层实施华盛顿共识政策,其中就包括低货币汇率政策,产生贸易顺差,等于推动发展中国家开放货币主权,让西方印钞控制各国经济。

  回顾历史,改革开放之初,我国制定了庞大的建设计划,要早日将中国建成工业强国,其主要措施是引进西方先进技术和设备。1978年确定了引进800亿美元设备的计划,是5年前四三计划实际支出的20倍,由于西方不接受使用人民币支付,精英们主要依靠印钞购买国内物资出口,换取美元,用于进口,加上国内还需印制更多资金进行配套设施建设,导致物价飞涨,很快就让洋跃进[12]计划无法执行,但此后仍然不能吸取教训,多次大搞投资,造成物价飞涨,使货币和经济濒临崩溃,例如,1993年因南巡推动的建设大跃进,使得生活用品价格比上年上涨45%[13]。

  1995年人大通过《中国人民银行法》,主要目的之一,就是禁止央行被动印钱借给政府,不能按市场需要控制货币数量。同时要求央行发钞,要保持物价稳定,也就是依据市场需要确定发行数量,还要求发行的货币主要用于到公开市场购买国债,间接交给政府。这也是西方央行法明确规定的做法和现代金融学教科书介绍的常识。例如,美国联邦储备法第14条规定,央行公开市场操作之一,是买卖美国联邦、各邦和县的公债;第18条第5款规定,允许购买此类公债的联邦储备银行发行等于此类公债面值的货币。

  然而,精英们只是盲目复制西方央行法文本,并不能理解实际含义。精英们将美元当成财富,自1995年以来,我国央行就依据外汇储备被动发钞[14],印钞购买西方货币,持续20年,直到现在,外汇仍占我国33万亿基础货币发行依据的三分之二。

  四、将美元当成财富,以美元为依据发行货币,等于当美国经济殖民地

  在此20年,央行发行的现钞都买外汇交给了西方;而换来的西方货币则被央行自行规定是市场上流通人民币的依据,只能用于回收人民币。最好使用方式就是购买西方国债,由于国债利率低于通货膨胀率,连保值都做不到,而交给西方的人民币就等于免费送给西方无偿使用了,直到2014年9月才终止。但以前的错误并没有得到纠正,直到现在,交给西方无偿使用的现钞仍超过21万亿元。如果一直将外汇当人民币发行依据,由于经济发展导致货币需求量不断增长,就不可能使用外汇,最终必然贬值为废纸了,就是美元不贬值,也和储存废纸没有区别。

  在这20年,我国发行的货币都交给西方资本家,国内企业只能出售产品给西方资本家,或者通过贷款,才能获得资金用于发展,而美国和西方则可以印钞获得人民币现钞,购买资产做抵押,从我国金融体系中贷款,常常几倍于投资,获得更多衍生货币,估计接近上百万亿元,在中国资本市场上攻城掠地,占有我国大部分经济资源。西方使用它们榨取的财富和利润更是天文数字,形成了中国负责生产,美国负责消费的中美国模式,实际是殖民地经济模式。

  鉴于金融扶持对于企业的发展有着决定作用,这种货币发行机制,决定着外资企业、外向型企业在与国营企业、民族企业竞争中,占尽优势,导致中国经济严重依赖西方资本家;中国产业一旦开放,就被外资控制。虽然我国官方统计的西方资产不是很多,但是,他们往往通过被控制的前殖民地国家到中国投资。实际控制的中国经济资源就像海上冰山,公开的部分恐怕只是冰山之一角。

  由于经济资源被西方控制,生产能力,尤其是关键技术和零部件大都控制在西方资本家手里,经济上早已成为西方的附庸,从而经济金融安全就受西方制约。例如,美国无端指控中兴华为公司,禁止提供关键零部件,就让它们难以维持生产,只能接受美国的处罚要求或退出行业。一旦美国要全面对付中国,就很容易引发我国金融和经济危机,从而严重威胁我国经济金融安全。

  然而,当时精英们被十多年通货膨胀吓坏了,不再敢自行发行人民币了,而是依据西方货币发行货币了。精英们经常宣传的是,我们缺钱,于是专门制定优惠引进外资政策,引入西方资本。所谓西方资本,实际就是指西方印的钱。按照央行依据外汇被动发钞办法,有了西方的钱,才能发行人民币,让市场运转起来。所谓引进外资政策,实际就是让西方拿美元欧元到中国来,于是央行就可以印钞兑换美元欧元,从而实现人民币增发了。虽然精英们愿意拿人民币兑换美元欧元,但西方精英并不愿意,而是因他们对物资的需要,才会印钞到中国来购买物资。

  由于依据外汇储备被动发钞,等于是根据西方国家的需要发行货币,执行的是西方在殖民地实施的制度。发钞数量同样不能自主决定,曾经超发20%基础货币,通过发行央票等债券收回多发货币,不但不能借发钞获得利息,反而要为多发现钞支付利息。还为此不断调高准备金率,减少衍生货币,仍然难以避免物价上涨,例如,2008和2011年都短期物价飞涨,当年上涨率都超过5%。央行反对政府干预货币发行,却不反对西方精英干预我国货币发行,甚至被动接受西方资本家要求发钞,将货币发行权完全交给西方精英,同样使得央行完全失去了独立性,违背了金融学基本常识。

  发行货币本来需要依靠国内生产能力供应足够多的物资,发行多了,都会导致恶性通货膨胀甚至崩溃。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当时美国工业生产能力约占世界三分之一,是西方霸主,侵占很多其他国家货币主权而不是被侵占,却出现恶性通货膨胀。按照黄金或石油价格计算,十年上涨25倍,平均每年上涨38%。其他西方国家和很多第三世界国家,尤其是拉美国家都被波及,陷入严重通货膨胀,例如,日本英国年通货膨胀率都曾高达30%,经济濒临崩溃。

  如今美国基本不搞工业消费品生产,基础工业也严重依赖进口,却狂印美元,去年增印3.3万亿美元,使基础货币加倍,也就是一年增印货币就等于此前一百多年。美元具有购买力,根本原因,就是精英们不但不限制这种没有实际价值的废纸,而是用出口退税,开放货币主权和市场主权等政策,吸引美国和西方印钞购买我们的产品。让美国人印钞,就可以低价购买我们的产品和工厂,从而具有稳定的购买力。如果中国依据国际货币基金协定规定,禁止使用美元,美元购买力就会很低,与废纸差不了多少了。

  市场经济的本质,是用货币来组织人力物力生产社会需要的各类物资。各国都可以自己印制货币,而不需要借助他国。需要和他国进行贸易,互通有无,才会需要换来他国货币,用于进口所需要的物资。如果不需要用于进口,仅仅是保存起来,就不起作用,换来的外汇无异是废纸了。国家是不需要大量储备美元等外币的,长时间储备美元,必然带来巨大损失。就是制定了经济发展计划,需要进口适量物资,也不应预先大量储备外币,仅在需要时,组织好出口,就可以解决了,否则就不是适当的发展计划了。尤其是近年来,我国年年贸易顺差,经常高达5000亿美元,早就应取消出口创汇政策了。

  由于央行强制规定,依据外币发钞,换不来西方货币,就不敢增发人民币,市场上就缺少货币,市场经济就无法进行。例如,1997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我国出口减少,国内货币就十分紧张,三角债十分严重,导致大量企业倒闭,中小国企都被私有化。主流经济界不是反思错误的发钞办法,而是到西方借高利率贷款获得西方货币,从而增发人民币,而借来的西方货币,主要用于购买西方国债,利率很低,连保值都做不到,等于免费给西方送利息。由于每年都要到西方增加借贷,现在从西方借来的贷款已经高达上万亿美元,每年奉送给西方的利息就高达上千亿元。更严重的问题在于,为了增加外汇储备,政府制定专门的政府,如出口退税政策,优惠引进外资政策,还有低人民币汇率政策,其主要目的,都是为了低价贱卖财富换取西方货币。

  2020年新冠疫情发生后,我国经济遭受重创,一季度经济不但不能增长,反而下降6.8%,为1992年有季度统计以来的首次负增长。财政部门提出扩大财政赤字刺激经济,很多学者要求央行增发货币购买国债,替政府融资5万亿,结果遭到央行官员一致反对,最终没有给政府提供一分钱。其荒谬愚昧的程度,早已超过旧中国满清时代官员和民国时代大大小小的军阀。不管怎么说,那时的官员和军阀都知道并努力掌握货币发行权,发钞给自己的政府使用,而不是专门给自己的敌人使用。

  而现在,央行掌管的金融系统,专门给我们的战略对手筹集资金,整整持续25年,给战略对手筹集的资金高达上百万亿元的天文数字,等于平均每个中国人提供西方7万元。人大1995年通过的央行法,禁止央行购买国债,而精英们却解读为不准借钱给自己的政府,却长期让央行购买西方国债,借钱给自己的战略对手。

  我们的主流媒体经常宣传英美金融的伟大力量和作用,就是给政府融资,然而,我们的精英不是让我们的金融给我们的政府融资,而是专门给战略对手融资,将金融的伟大力量和作用专门贡献给战略敌人。宁愿牺牲自己,牺牲国内经济和老百姓利益,也要帮助众所周知的公开将我们定位为战略对手的敌人?当“活雷锋“帮助战略敌人,还是要变成美国的经济殖民地?

1.webp (4).jpg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