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平邦:解密黑命贵、安提法和骄傲男孩——试看明日美国会是谁的美国?

2021-01-10 15:23:07  来源: 司马平邦说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点击上图观看视频

“骄傲男孩”领导人恩里克·塔里奥

  欢迎收看《司马平邦说》。在第408期节目(《关于“国会山惨案”的麻辣真相》)中,我们给大家介绍了领导攻入美国国会大厦的“骄傲男孩”组织,以及该组织的领导人恩里克·塔里奥。在2020年1月6日,这些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在攻入国会大厦期间,曾与另一伙“黑命贵”(BLM)发生过争执,双方最后都有人被警察逮捕,所以有图有视频有真相,就是在此次历史罕见的“国会山大屠杀”事件中,BLM等组织其实也参与了其中,当然他们可能是来混水摸鱼的。

  我们早在第306期节目(《“国会山自治区”探索美国自救与革命之路》)中就为大家介绍过,2020年5月25日,美国明尼苏达州黑人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德里克·肖万“锁颈”整死之后,美国全境都爆发了反种族歧视大抗议和大骚乱,在其中,“黑命贵”和“安提法”(ANTIFA)组织开始显山露水。

  “黑命贵”起源于非裔美国人社区,他们团结起来,旨在抗议针对黑人的暴力和系统性歧视,这个组织起源于2012年的一个黑人被巡警枪杀的案件,当时那位枪杀了黑人的白人巡警被判无罪,网络上于是产生了“黑人的命也是命”的话题,并随后形成线下组织。随着组织的不断壮大,这个本来的“民权斗士”开始变味儿,变得有了自己的政治和利益追求。

“黑命贵”运动领导人纽瑟姆(右)

  比如,2020年6月25日,BLM纽约区领导人纽瑟姆(Hawk Newsome)就公开说,如果你们美国不能给俺们“黑命贵”想要的,俺们就会毁掉和更换美国的整个国家系统。这口气是真大。还是他,在6月初甚至还扬言,“黑命贵”要建立一个训练有素的军队,发动针对警察的战争。当然,有人质疑在美国本土发动针对美国人自己的战争,是不是有点太过暴力了?但纽瑟姆理直气壮的说,美国的建立就是以暴力为基础,美国独立战争和全球外交就是找到一个敌对国家,然后炸毁,用美国自己喜欢的领导人代替他们的领导人,所以他说,任何美国人指责他暴力的说法都是极度虚伪。

  我觉得纽瑟姆说的挺有道理。

  与“黑命贵”相比,“安提法(Antifa:The anti-fasist Handbook)”这个2020年在美国非常活跃的组织则要古老得多。“安提法”是反法西斯运动的缩写,最早成立于1946年,具体活动可以追溯到1980年代发生在英国的反法西斯运动。所以,跨海来美国发展之前,“安提法”在欧洲早就势力庞大。不过,“安提法”也并不像他们自己说的那样,是真的反法西斯的组织,因为其行事方法一样非常激进。在2018-2019年间,香港的暴乱分子流行黑衣黑裤一身黑,就是模仿了“安提法”的装备。

  在2020年6月中旬,德国安全局表示,德国“安提法”团体将进行政治暗杀,目标锁定到了德国多位领导人,甚至包括总理默克尔。当然有了国家安全局的介入,这些行动并没有发生。而就在2020年年底,美国的“安提法”更是将目标对准了民主党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分别在他们家的门口喷上了羞辱性的标语;在1月5日,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乔希·霍利深夜发视频说:“安提法”分子袭击了他在华盛顿的住所,并威胁了他的妻子和新生婴儿。

  中国有句话叫“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任何大规模的社团组织——无论是合法的还是不合法的,都需资金支持,特朗普自己可能就是“骄傲男孩”组织背后的支持者,他为推翻大选结果募捐到数以亿计的资金,应该有一部分流进了这个组织。

当时仍是总统候选人的拜登,顶着严重的疫情,拜访了弗洛伊德家人

  而BLM虽然发起于2012年,但它形成巨大影响力还是在去年乔治·弗洛伊德事件之后,它们对美国黑人具有天然的种族凝聚力。弗洛伊德死后,为了在竞选中击败特朗普,美国的民主党大佬们纷纷大打弗洛伊德牌,比如一拨又一拨的人在公开场合单腿下跪……随之,BLM在美国各地组织了大量抗议示威,甚至还在华盛顿州弄出来了一个所谓的“国会山自治区”,这其实都是在美国民主党在背后进行财力物力支持之下完成的,目的就是为了在总统大选中争取更多选票。当时不仅拜登本人亲自上门拜访弗洛伊德的家人,就连佩洛西都在众议院带着议员们下跪,力挺反种族歧视活动,甚至在最后移除国会中一些雕像的活动中他们还是站“黑命贵”,因为民主党其实就是“黑命贵”的金主。

  在计划中的反对拜登当选下届美国总统的1月6日华盛顿大示威游行的前两天,“骄傲男孩”领导人恩里克·塔里奥,刚坐飞机到华盛顿就被警察逮捕了。

  塔里奥出生于美国,父亲母亲都是古巴裔,他领导“骄傲男孩”这个极端组织已经两年多了。每次在游行中,塔里奥总是穿着同样的衣服:头上戴着棒球帽,鼻子上架着太阳镜,背上有黄色和黑色的马球衫,还有一件防弹背心。

  恩里克·塔里奥现年36岁,不是1984年出生就是1985年出生,这次被捕,警方给出的原因是他在上个月参与焚烧了华盛顿特区一座历史悠久的黑人教堂中的“黑命贵”的横幅。

  但塔里奥自己说,他的行为并不构成仇恨罪,因为他认为“黑命贵”运动本身已经恐吓了美国公民。

塔里奥是个武器杂志爱好者,但这个爱好给他惹了麻烦

  同时,他还被指控持有两本大容量枪支杂志,这些杂志是在他被捕时发现的——美国警察的执法就是随心所欲,想抓你的时候你看枪支杂志那也会成为罪过。

  据媒体报道,塔里奥曾经创立过两家公司,一家是安装安全系统,另一家公司是为企业提供GPS系统。在2017年,塔里奥开始与“骄傲男孩”的另一些成员进行社交活动。塔里奥在保守的古巴社区长大,但很快就变成激进分子。在2020年8月,他与数百名美国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民族主义者和其他新纳粹分子一起出席了在夏洛茨维尔举行的臭名昭著的“团结右派”集会,抗议民主党和“黑命贵”组织拆除罗伯特·李(Robert E Lee)的雕像,当时,一名抗议者驾驶汽车冲进反种族歧视的示威者人群里,造成一人死亡。

  塔里奥曾经告诉过内幕人士说,我的肤色是棕色的,我是古巴人,但我不是什么白人至上主义者。他还认为自己是一个保守主义者,他甚至认为保守主义将拯救美国,这是他与特朗普非常一致的地方。

  在社交媒体上,塔里奥经常诋毁变性人等,他还说非洲裔美国女演员莱斯利·琼斯看起来像个猴子。在2018年,他的Twitter个人资料被暂停,那时候“骄傲男孩”已经被归类为反穆斯林和厌恶女性的仇恨团体。据说,任何人想加入“骄傲男孩”都必须经过4个仪式,要说出:一、我是西方沙文主义者;二、我拒绝为创造现代世界道歉;三、我们有暴力;四、我们称自己为“骄傲男孩”。这个第四步很有意思,塔里奥是在2018年6月打了一个他认为是“安提法”的成员时,说出了这句话,完成了第四步,加入了这个组织。

  然后,他很快“爬上了组织的阶梯”,直到去年11月,利用帮助特朗普竞选成了“骄傲男孩”的领袖。

  据估计,现在“骄傲男孩”组织有1000-3000名成员。

  塔里奥告诉过《纽约时报》,为了支持特朗普,他曾“亲自敲了4万扇门”,以赢得佛罗里达州的选民的支持。特朗普能赢得该州,可以说塔里奥功不可没。

  2020年是美国的大选年,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又是如此的特立独行,加之再遇上千年一遇的新冠疫情,所以这些异常之事、异常之人交集在一起,就把“黑命贵”和“骄傲男孩”这些看似非主流的社会组织给显示了出来;之前,美国的“安提法”虽然早就存在了,但其成员多为吃福利的底层人,也没什么影响力,但到了2016年,特朗普正式就任总统,根据他在竞选时的言论和承诺,美国精英阶层中有一些资本大亨和高科技企业的领导人,开始担心特朗普当权会损害他们的利益,于是就资助“安提法”。资助“安提法”,说白了是他们下的一步闲棋,准备未来给特朗普找麻烦用的,其中以资本大鳄索罗斯和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为代表。所以,“安提法”不但有钱,而且行事起来可以一直很诡秘。

  就这样,现在的美国在民主党和共和党这两股传统政治力量之外,又派生出3股非主流的、脱离了原有所上百年建制体系的新生政治力量:“骄傲男孩”“黑命贵”和“安提法”。

  其实我觉得,如果以后美国的政治舞台上,真能变成代表金融资本和高科技企业的民主党,代表军火、能源巨头的共和党、还有代表白人至上主义者的“骄傲男孩”、代表黑人的“黑命贵”,以及代表底层反体制人群的“安提法”等更多政治派别的竞争,如果以后美国选总统不再是民主党、共和党这两党轮流坐庄,我觉得那算是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福分。

  我倒觉得,现在在美国的华人应该团结起来,不要再跟在别人后面瞎闹腾了,要想办法成立一个能够代表自己利益的党派。对内是代表美国华裔,对外代表全球华人;而且,更不至于落到无论哪个政党上台,华人都沦为被打压和歧视对象的可怜地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