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五四运动百年纪

2019-05-02 11:17:0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五四运动今年百周年,百年光阴倏忽而过,那一代人都已做了古,英雄前辈不许忘记,五四运动百周年还该隆重纪念。五四将至,纪念的话题已热起来。纪念一次五四,就是重新认识一次一九一九年发生的那场五四运动。

  一、五四运动彻底反对帝国主义

  中国一八四〇年开始的近代史,本质上说,是一个在中国地面上对汉族异族统治了二百年的满洲政权,与另一群从西方来的帝国主义列强异族侵略者之间,在中国地区发生的武力较量,较量的结果,满洲政权连连失败,割地赔款。满洲政权失败的根子,它是一个野蛮落后的封建制政权,在西方已到工业化高潮的帝国主义时期面前,是抵抗不过的。满洲政权一次次失败后的一次次战争赔款和制造的社会的经济的压力,几乎全部地转到了汉族人民身上,如灾难最深重的庚子赔款,辛丑条约一送到躲在西安的慈禧太后手中,她毫不犹豫地当天就盖上了大宝,条约生效,她幸庆这次没有割地只有赔款,赔四亿五千万两白银算什么呢?只要满洲政权还在,满人还照样是双饷,提笼架鸟。三十九年还清的本息合计九亿八千多万两白银的阎王债,全部由内地十八行省的汉族等人民承付,而关外满洲民族是不承担这笔赔款的。

  我在几篇文章中多次强调,满洲统治者在抵抗西方列强的侵略战争中,是完全不惜拿汉族人民的利益和中国国家利益与列强做交易的,这一点,晚清时期的人们看得非常清楚,所以提出——只有推翻满清,才能拯救中华,指望满清政权来维护中华利益是不可能的。但例外是光绪皇帝,为什么得到康有为等很多汉族官僚士绅的拥戴,是因为满洲皇帝中,只有光绪皇帝是欲图通过维新运动拯救“满清的中国”,他是唯一一位将自己的统治与中华看成一体的清朝皇帝,但也正由此,他触动了整个满洲的统治利益,维新运动必须失败,光绪皇帝也被慈禧太后囚禁到瀛台。其中也不能完全肯定,假设近代不是满洲政权而是汉族政权,也不一定完全上下里外协力同心抵抗西方列强,因为汉民族从宋代以后出现了一大批出卖民族的汉奸卖国贼,所以近代中国在一重是异族统治和另一重是汉奸卖国贼的双重打击下,在帝国主义列强侵略的枪炮声中,彻底地沦为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的黑暗社会。

  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第一声胜利的枪声,不是出自孙中山黄兴等人直接领导的起义者手中,而是出自驻守武昌的清兵新军工程第八营,那些清兵是受孙中山革命思想影响的革命党人。武昌胜利鼓舞了革命,短短两个月十五个行省独立,脱离清廷,但最后一下推翻清廷,革命军力不能逮,最致命的是各路革命军松散不能统一,更无军饷支撑北伐,不得已孙中山用民国大总统与袁世凯迫使清帝退位做交换,换来了中华名义上的恢复。民国袁世凯时期,最臭名昭著的是与日本签定二十一条和洪宪称帝。袁世凯政府接手晚清留下的烂局,首要在财政上不仅旧债照还而且无钱可用,军队无力扩充,武器不能更新,只得向列强大借款,以勉强维持政府运转。日本瞅准第一次世界大战西方列强无暇东顾的良机和袁政府的穷弱不堪,趁机逼袁政府签定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欲独霸中国。袁世凯为着自己称帝的野心和日本支持的诱惑,讨价还价后签定了二十一条,袁世凯也自责一九一五年定五月九日是国耻日。

  一战历时四年一九一八年结束,德国战败。作为战胜国的日本,先是占领德国在山东胶州湾的租借地,后又利用向北京政府借款做引诱,来换取日本扩大在山东的权益。一九一九年一月巴黎和会上,中国代表提出废除外国在中国的势力范围、撤退外国在中国的军队和取消二十一条等要求,但战胜国列强肆意践踏中国主权,参战胜利国的中国,不仅没有收回德国在山东的权益,反被列强转让给了日本。

  巴黎和会上的山东问题,传到国内,北京青年学生义愤激昂,奋起救国,五月四日三千多学生到天安门广场集会游行示威,高呼“还我青岛”“废除二十一条”“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的口号,火烧了赵家楼。北京学生的五四运动,迅速扩及到全国,各大城市的学生罢课游行声援。六月五日上海工人罢工,运动高潮转到上海,上海工人的罢工又波及了各地,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商人罢市,三罢如烈火一般烧遍全国,中国无产阶级从上海第一次走上了政治舞台。北京政府被迫妥协,没有在和约上签字。

  五四运动是近代第一次彻底的反对帝国主义的爱国运动。从一八四〇年开始到一九一九年,虽然从晚清到了民国,但是中国人对帝国主义的侵略一直是不彻底的,清军的每次抵抗只是代表清廷的职责反抗,反抗不成则割地赔款,国内民众虽有少数抗议清廷的腐败无能,但都没有觉悟行动起来,坐观看热闹。三元里抗英的农民反抗,仅为保家,谈不到卫国。太平天国是要推翻满清政权,虽也有反抗帝国主义的爱国行动,但仅是出于民族气节的表现。维新运动是学习西方以图自强的改良运动而已。义和团运动是抵抗侵略、第一保家第二卫国的局部爱国运动。辛亥革命则是“驱逐鞑掳,恢复中华”争取民族独立的革命。这些运动和革命,对帝国主义的侵略都是不彻底的,有不同程度的妥协,甚至时有勾结——以夷制夷或以夷制清。直言之,近代中国人对西方列强有着强烈的民族自卑心,既有民族人种的,也有军事、科技、文化上的,感到不如白人,受到西方侵略在心理上虽有屈辱不甘但也又忍辱接受,而触动最大和激起反抗帝国主义的事件是甲午战争和马关条约,历史上一个不如中国的蕞尔小国的日本,让中国人的民族自尊心受到了重创。日本逼袁世凯签定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和巴黎和会上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中国人已受重创的自尊心终于不能容忍了,爆发了。日本对中国过狠的贪婪和中国人维护民族自尊心,是五四运动的推动力。

  在一定角度上,要感谢日本,如果换成一个西方的列强,会不会发生五四运动,是会打?的。我们民族对西方的自卑,至今犹存,不是有公知精英说么,有“中国要实现现代化,应该被殖民三百年”的谬论,港独分子不愿做中国人,却怀念港英统治时代,为港英引幡招魂。也还因为日本一九三七年全面侵华,彻底让全中国民族彻底觉醒和团结起来,第一次实现全民族的抗战。

  还有,辛亥革命推翻了满清,结束了异族统治,开启了倡导民主自由平等的民国,在政治上国民获得了一定程度的解放,不难想象,假设还是满清统治,象五四这样的学生运动,一定是要遭到残酷镇压诛杀九族的,汹汹民意又能怎样?马关条约,辛丑条约照签,转让山东权益,也会照签的。但民国时代的确不同了,审案回避牌和肃静牌没有了,也不需跪着了,五四的汹汹民意,北京政府只能妥协不签字,徐世昌竟还要辞去大总统。

  五四运动就这样结束了不彻底反抗帝国主义的历史。五四运动的爆发,也是中国人彻底看清了不论是西方的还是东方的帝国主义列强们的真面目——中国只是他们争夺各自利益的地盘,是它们之间狗咬狗式的可以随时拿来平衡之间利益的交换物和牺牲品,而中国会如何,中国人会如何,在它们眼里什么都不是。日本对中国蛇吞象的贪婪,叫中国人明白了只反抗日本,只反抗局部的帝国主义在华势力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反对整个帝国主义集团势力。从北京学生五四上街喊出的口号开始,这种认识让中国人觉悟了起来。有了这种觉悟,反抗帝国主义就不单是爱国学生的事,也是工人的事,也是商人的事,也是社会各界人士的事了。以五四爱国运动胜利的历史过程看,中国全国各界人士终于走上了彻底的反对帝国主义的新阶段。

  所以,五四运动首先是一场彻底反对帝国主义的伟大爱国运动。

  二、五四运动是彻底反对封建主义的新文化运动

  五四运动因反对巴黎和会出卖中国山东权益而起的一场爱国运动,仅从维护中国权益上这场运动止于中国代表拒绝在和约上签字。但这场爱国运动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影响并没有因为拒绝签字而结束,它迅速转变成了一场由反对封建主义转向无产阶级革命为方向的新文化运动。鲁迅说:“五四运动之后,……,但那时革新运动,表面上却颇有些成功,于是主张革新的也就蓬蓬勃勃,而且有许多还就是在先讥笑 ,嘲骂《新青年》的人们,但他们却是另起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名目:新文化运动。”从维新运动学习西方搞改良,再到孙中山领导同盟会追求共和,西方的科学和民主共和的思想在十几年的时间里已经深入到了中国人心里,两千年根深蒂固的封建帝王思想彻底瓦解,也瞬间击碎了袁世凯的洪宪皇帝的美梦。自由民主平等也成了那时中国人的理想和追求。废科举兴西学建学堂是谓以科学与平等,废帝制创共和是谓以反封建求民主与平等,废文言创白话开民智是谓以自由与平等,凡五四运动的余波,在三废的成绩上,最大的主流是传播了马列主义的思想。

  一九一五年《青年杂志》(一九一六年迁北京改名《新青年》)在上海创刊,公开反对袁世凯的封建尊孔复古思想,宣传资产阶级民主思想,追求思想的解放和自由。一九一八年一月白话新文学的一出现,象一股清风吹过神州大地。这场新文化运动,鲁迅的功绩是最大的。白话文运动,让文字摆脱了文人阶层的垄断,开启了民智,传播了革命思想,号召动员了民力,特别是一九一七年陈独秀李大钊等在《新青年》传播俄国革命的胜利和介绍了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在欧洲诞生六七十年后才传播到中国青年学生中,为不久后的五四运动助青年学生认清了帝国主义本质。是《新青年》为五四运动奠定了思想基础,为一九二一年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培养了青年人才和酝酿了革命队伍。

  五四运动与新文化运动有互推关系,如果没有新文化运动的启蒙开智,五四运动很可能只是一场单纯的学生爱国运动,或有不发生的可能。如果没有五四运动的全国反帝爱国行动,也新文化运动可能不会有力延续,尽管中国资产阶级在帝国主义前无力和软弱,但是国内统治和迫于帝国主义的淫威,五四运动之后马克思主义宣传可能就没有阵地。新文化运动一直持续到一九二六年前后余温才消散,十年新文化的成就树立了起来,两个最大的成就,一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二是北伐成功,推翻了北洋政府统治。有了这两大成就,由资产阶级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就转向了由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

  新文化运动的主将和旗手是鲁迅,《狂人日记》《阿Q正传》等白话文学,揭露和痛斥了中国旧文化的吃人本质和愚人作用。中华号称五千年文明,但五千年的文化培养出来的一代代子孙,到了近代,竟然还是那么愚昧落后、麻木不仁的子孙,孔孟之道驯化的民族竟然是那么无民族意识,无反抗精神,哪里有他们所训导的“修齐治平”的影子,都是些极端自私愚昧无知,甘做来一个主子认一个主子的奴才顺民,君君臣臣之道训导亿兆华夏去做强权的走狗,所以《阿Q正传》的问世,触到了每个人心里的痛痒点,自认自己不是阿Q,也必是那群麻木看客里的一人。

  左翼作家与封建旧文人和资产阶级作家以及帝国主义在华代理人做了针锋相对不妥协的斗争,第一位的战士仍是鲁迅。把帝国主义势力赶出去,学习苏联社会主义的胜利,才是彻底实现民族独立和解放的唯一出路,要反对帝国主义和国内军阀统治,必须先砸碎禁锢人们头脑的封建旧文化,换成苏联炮声送来的马克思主义,彻底反对封建主义,打倒孔孟是新文化运动的主方向,也是参加五四运动的全国青年学生受到马克思主义影响后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行动。

  所以,广义的五四运动也是一场彻底反对封建主义的运动。

  三、五四运动开启了新民主义革命时期

  中国的无产阶级以上海的工人和铁路工人为代表,五四运动中,第一次走向了中国政治前台,成为了中国革命的一支有力的新生力量。

  中国无产阶级的产生,不同于欧洲的无产阶级,它诞生于侵华的西方列强资产阶级之下,而中国资产阶级还没有产生。中国无产阶级先受西方资产阶级整体压迫和剥削,随着中国洋务运动和近代民族工业的兴起,又同时受本国官僚买办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压迫和剥削,他们是深受中外资产阶级双重压迫的阶级,这在世界历史上是罕见的。中国无产阶级脱胎于自给自足的农民阶级,与广大农民天然联系,中国无产阶级反抗帝国主义、国内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压迫的要求是极为强烈的,但同时在思想上逆来顺受的封建思想又是沉重的。是五四运动和新文化运动启蒙教育了无产阶级队伍,他们很多人天然地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思想——要翻身只能自己挺身而起,向压迫在身上的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这最大的三座大山斗争。

  五四运动“外争国权,内惩国贼”,青年学生走在了最前头,他们的爱国精神感动着每一个中国人,中国亡了,中国每一个人都是亡国奴,给帝国主义资本家和中国资本家做工的无产阶级,受到的压迫将比文人士绅和农民更加悲惨,支持学生爱国运动,也是拯救自己,所以深受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压迫最重的上海工人,铁路工人站起来是历史进程的必然。

  中国工人阶级走上政治舞台,开启了民主革命的新时期,它的先锋队共产党一九二一年成立,从此,以五四运动为开端,领导中国革命的不再是软弱的资产阶级而是勇敢坚强的无产阶级了——“失去的只是锁链,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日本一九三七年全面侵华,中国革命面貌已经一新和全民族的彻底觉悟和团结起来,轰轰烈烈的抗日战争变成了包括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地主阶级、小资产阶级和大资产阶级在内的全民族的抗战,这个从五四运动的全国反帝反封建的运动到全民族的反帝反封建的全民抗战就顺势而出现了。

  所以,五四运动是中国现代历史的开篇,是旧民主主义革命走向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重大转折点。

  四、五四精神

  在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的纪念里,五四精神是什么?有说是民主与科学,有说是爱国,进步,民主,科学。五四精神首要的是不妥协的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反帝反封建是五四运动的时代色彩,而色彩之下所蕴含的是爱国主义精神。有强烈的民族的爱国主义意识的觉醒,才认清了帝国主义的本性与军阀政府的反动,才会义无反顾地、“抱着死尸的沉重”,投身到反帝反封建的运动中去。祖国积贫积弱任人宰割的命运,在五四爱国主义精神的激励下,迅速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向往和接受民主的,科学的现代思想,在当时眼花缭乱的各种思潮中,辨别和接受了的只有马克思主义才是救国的真理。

  五四运动推动了民主与科学在中国的进步,加速地击碎了孔孟的封建思想,摇动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

  中国这座两千年来用孔孟泥浆搭砌起来的秦砖汉瓦的封建大厦,在近代西方列强的枪炮轰鸣声中墙倒屋塌,又几次再和泥添浆,终也垒不起来,大厦里的亿兆人民饱受内外敌人蹂躏之苦。要保护秦砖汉瓦的这座祖国大厦,只有舍弃泥浆,选用现代能抵挡枪炮的水泥洋灰才行。这现代的水泥洋灰就是马克思主义。

  中国是人人之中国,不是一人一姓之中国,中国是多数人之中国,不是少数人之中国,中国唯有绝大多数起来当家做主的中国才是中国的出路,仍由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中国,路只能越走越窄,直到无路可走。马克思主义是实现大多数人自由民主解放的大路,因为当时苏联就是眼前的榜样。

  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苏联革命的胜利在中国的传播,在时间上不只是历史偶遇,而是中国历史规律和人类历史规律内在的必然交叉,五四运动不过只是在这两种必然中爆燃了,它将这种必然性快速推进到了中国现代历史发展的必然轨道上去了而已。

  五、五四运动的当代意义

  以实而言,百年后的今天谈五四精神,是有些底气不足的。因为自由经济以来,中国的青年整体上是跟随社会在堕落,道德在堕落,精神在萎靡,文化在沉沦,追求在庸俗,虽然也有不少好青年在奋发,在图强,在贡献,但不能遮掩整个青年群体的功利主义的严重。北京大学钱理群教授曾指出,当代大学教育是在精致地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一语直点要穴。

  当代青年学生主要追求什么?无需美化和遮掩,是为自己如何成为人上人,如何通过教育能比别人抢占到更多有利于自己的资源,以实现自己人生利益的最大化。国家和民族,太宏大了,太遥远了,唯有自己的才是最真实可见的。马克思主义在高校不受欢迎,马克思主义教育课程常常受到学生的嘲弄和讥讽,反而西方那一套很受青年学生的追捧,叔本华,尼采,萨特是受追捧的“伟大”思想家。受西方自由经济的影响,推崇自由化,市场化和私有化,认为人的本质是自私,不自私的人是虚伪,是骗人,是洗脑,唯一可靠的只有钱,不管什么主义,只要能有钱它就是好的主义。对不公不平,对无助者,对弱势群体的遭际,他们很多人无视和冷漠,钻进象牙塔里织着自己那精致的美梦,顶级高校的学生规划着将来出国移民的蓝图。他们崇尚的是精英,追求的是能当上精英。

  五四运动,是青年学生走进了大众,而当代青年学生,却想着如何能脱离大众去当精英,这是两种完全相反的选择,也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家国情怀。让那些认为结合大众拥抱马克思主义是被洗脑的青年,去传承拥抱马克思主义的五四精神,能有多大的可能性呢?

  我们的教育上,不是有家长警告么:“让刘胡兰远离我的女儿”。不是今年清明节西北某高校组织大学生去给张灵甫这位“革命烈士”扫墓么?大是大非都能昏头的当代某些大学生,有何资格去继承和发扬伟大的五四精神呢?

  这几天纪念五四运动的文章很多,不敢直面现实问题,却高喊继承五四精神的,不过是些装腔作势的应景而已。

  五四运动虽然百年过去了,但五四精神几百年都不过时,也是当代中国人尤其是永远走在时代前列的青年最需要总结和继承的,首先是爱国,其次是与人民群众结合才有最光明的前途。

  2019年5月1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