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杂谈巴黎圣母院大火

2019-04-21 11:23:2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舆论很热闹,国内有化工厂爆炸,四川山林大火,还有马云的996奋斗论,国外也不安生,巴黎的一个著名大教堂——巴黎圣母院,着大火了。这几天都是网络上的热点。圣母院高高的塔尖通红地倒下来。圣母院大火,火在万里之外的法国,却也火在了中国人的嘴里。

  圣母院,这场大火烧了这座八百多年的古教堂,我们知道这座大教堂,是从法国大作家雨果的《巴黎圣母院》这部小说知道的。大火烧了圣母院,也烧火了中国人的舆论,很多中国人就联想起了一百多年前被英法联军烧毁的圆明园,有人说这是历史报应,所以就有“幸灾乐祸”的,也有说大教堂虽是法国的,但历史文物属于全世界,所以烧毁是世界文明的灾难,对灾难而报应论和“幸灾乐祸”的,那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

  一百多年前的耻辱,在百多年后就忘记,这种民族恐也好不到哪去,谁都是有记忆的,尤其对惨痛的记忆尤为深刻,抹不去。因为是法国,曾是一百多年前到中国来烧杀抢掠的一个强盗,它出了灾,一些中国人心里“幸灾乐祸”的报应论一下,不该是罪过,如果是罪过的话,前边它的罪过又该怎么论呢?压制这个民族心理反应,既压不住也堵不住,而谴责者,才是没有民族情感的人,每一个人先属于一个民族,再属于一个国家,最后才可能属于世界,倒过来,在今世是不存在的。圣母院大火而法国,所以想到圆明园,但中国人没有谁,因为塔利班摧毁巴米扬大佛,而报应论和“幸灾乐祸”。

  大火烧毁了圣母院的建筑文物,有中国人戚戚焉,说文物属于世界,文物的灾难是世界文明的灾难,所以不该幸灾乐祸。还是这句话,文物如人一样首先属于一个民族和一个国家,如果文物属于世界,那么西方列强近代从中国抢掠的数不尽的文物,抢劫在国外和留在中国还有什么差别呢?又何必西方一拍卖中国文物,就为高价买回来的国人冠上爱国的称号呢?我们可以有文物属于世界的雅量,西方强盗的子孙们却不会有无偿归还给你的雅意。圣母院是法国的圣母院,毕竟不是中国的圣母院,中国的圆明园毕竟也只是中国的圆明园,非要把圣母院也当作中国以致世界的圣母院,那得到世界大同,在大同之前,各种灾难它也是不会停止的。

  如雨果那样有伟大情怀的作家只是极少数,是雨果将圣母院与圆明园联系起来,他谴责抢劫和烧毁圆明园的强盗,一个叫英吉利,一个叫法兰西。我们也很有些中国人,也许并不为圣母院大火而同情,但却关注、同情和支持着法国的“黄背心”运动。人的自由和解放,才是不分国界的,人永远比死的文物和建筑更有生机和价值,“黄背心”运动才是世界人民向前进步由法国人民垒起来的一级台阶,而那些痛心圣母院大火而谴责和归咎于“黄背心”运动的中国人,则是需要加倍警惕和小心的,以物压人,物便有了罪过,他们同样也是谴责“黄背心”运动打砸抢了高档品商店,破坏了法国社会的安宁,冲击了富人的美好生活。

  圣母院是法国的一个历史,烧了惋惜,但法国政府是决定重修的,将来圣母院还会修复如初,不会消失。而法兰西真正的文明和伟大,则是法国人民不停向前的彻底斗争的精神。关注法国人民,才是关注世界人民包括我们自己的未来。

  2019年4月18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