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香港的命运会比张国荣更好吗?

2019-07-29 17:20:2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香港的公园里,今天还矗立着维多利亚女王、国王乔治六世的高大铜像,但和新中国有关的政治人物的铜像,则一尊也没有。”

  01

  前几天,我从港岛南端打车去西九龙高铁站,司机看我讲普通话又要去高铁站,居然借口不熟悉道路要我下车。我看他已年迈,头童齿豁,谋生不易,便没有与他计较,只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其实,拒载并不符合他的利益,也不会对我造成了不起的伤害,他只是在宣泄自己的情绪罢了。

  这一经历也让我想起2015年看过的一部香港电影《十年》。

  这部电影由5个独立的故事组成,分别想象10年后可能发生的事。

  《十年》拍的相当荒诞无稽。

  其中第二个短片讲的是香港一对情侣喜欢收集慢慢消亡的东西作为标本,没想到标本越来越多,箱子已经不够用,最后男女主角把自己做成了标本,这个短片拍的有点像恐怖片;

  第三个短片讲的是十年后,香港在内地的压力下强力推广普通话,讲粤语的人备受歧视,不会说普通话的出租车司机不能在机场、车站等地方拉客,不会普通话的职场白领也丢了工作,小学生都要学普通话。

  当然,这是一个纯属的虚构的“鬼故事”,真正受歧视的是讲普通话的人。

  还有其他几个故事,不一一例举了。

  从这部电影里,我们可以读出的信息是:香港的一部分文化精英,留恋回归前的一切,到了病态的程度。

2.webp.jpg

  02

  香港的这次“运动”,其表现出的情绪化与非理性,令人叹为观止。对此,我曾在《香港,你需要一个社会主义方案》一文中有过叙述,这里不赘。

  关于香港这次“运动”起因,各种解读已经很多了,外部势力插手,贫富分化等等,应该说都有一定的解释力。

  但文化心理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只是鲜有人论及。

  03

  香港回归以后,一个重大失误,是没有做去殖民化的工作。

  有学者初次到香港,晚上到美仑美奂的维多利亚港散步,忽然心生感慨:

  “这香港都回归20年了,怎么还叫维多利亚港?我们是不是收回来一个假香港?”

  在香港,作为殖民记忆的一部分,以英国皇室成员、港督、殖民地官员、英军军官命名的街道有800多条,可谓比比皆是。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占领香港。日本总督矶谷廉介发布“公示”,将香港的所有英式地名改为日式名称,目的是“为清洗从前英夷据治下所遗留之污点”。

  日本战败后,英国人重新占领香港。一个月之后就将所有的日式地名全部改回英式地名,日军为纪念战死亡灵而修建的忠灵塔,也被英军毫不客气地炸毁。

  这两个殖民强盗,一新一老,都深深地懂得地名的政治功能。

  香港的维多利亚公园里,今天还矗立着维多利亚女王的铜像,动植物公园里,有国王乔治六世的高大铜像。

  但和新中国有关的政治人物的铜像,香港则一尊也没有。

  香港回归时,获赠了一座紫荆花雕塑,安放雕塑的位置,被命名为紫荆花广场,成为香港举行最重要政治仪式的所在。

  紫荆花,是香港的区花,体现的是香港的自我认同。但作为回归的纪念雕塑,不是更应该强化对祖国的认同吗?

  为什么不赠送一尊毛泽东主席的铜像呢?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他难道不是国家统一最好的象征吗?

  地名和铜像,尽管是最为外在的“文化”,但却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回答着“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等问题。

  

3.webp.jpg

  04

  去殖民化工作的意义在哪里?就是要解决香港以及香港人的自我认同问题。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不是大英帝国的海外属地;香港人是中国人,不是女皇陛下的子民。

  这些问题,并不能仅仅停留在法律和政治层面的解决,而应该在同时在文化和心理层面予以解决。

  这些工作都不做,香港就会产生自我认同的错乱,并衍生出种种乱象。

  05

  香港回归后,为什么没有大张旗鼓地进行去殖民化的工作?

  今天看来,根本原因就在于,当时正是文化自信的低谷,内地也没有走出失败主义情绪,仍然把西方看成是“先进文明”,既然自认落后,当然也就没有资格做去殖民化的工作了。

  还有一个更隐秘的原因。

  去殖民化是一场严肃斗争,在被英国占据150多年的香港重建对新中国的政治认同,更是一场艰巨的斗争。

  但当时精英阶层内部的氛围,则是畏惧一切斗争,幻想靠自发博弈和“发展起来”之后,政治认同会自动得到解决。

  回归二十多年了,香港的GDP从占全国的18%下降到不足3%,内地可以说已经“发展起来”了,但认同问题“自动解决”了吗?

  我相信大家都有答案。

  相反,这种经济地位的相对下降反而令香港那些有严重殖民化情结的人产生了可能失去“高等华人”地位的焦虑感,对内地更加排斥和疏离,甚至走向了“港独”。

  06

  没有从社会文化心理的层面解决政治认同问题,是今天香港的“运动”呈现出严重非理性色彩的深层次原因。

  内地公众的观感是,那些闹事的香港人“不想过了”,但他们“想怎么过”,却不得而知,也没有看到任何可行的主张。

  确实,因为没有解决“我是谁?”的问题,就时刻想出走,甚至出走本身就成了目的,但究竟去哪里比较好?事实上一点儿也不清楚。

  07

  香港今天的处境,令我想起了曾经的香港偶像张国荣(我对他作为一个演员的成就心怀敬意)。

  风华绝代的张国荣因为没有最终解决自我认同的问题,而在红极一时之后香消玉殒。

  香港也正在经历自我认同的痛苦、撕裂。

  香港的命运会比张国荣更好吗?

  08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香港人民是我们的同胞。

  我们应该帮助香港摆脱痛苦,我们应该张开双臂拥抱香港人民,而第一步就是立即启动去殖民化的工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