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中兴事件:“飞鱼”还是“海鹰”?这是个问题

2018-04-22 09:43:0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20).jpg

  中兴被美国制裁——美国商务部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销售电子技术和通用芯片,时间长达七年,而这些芯片是中国暂时无法生产的——的感觉是令人窒息的,有一点像是被人卡住了脖子。

  商务部对此作出了回应——

  美方行径引起了市场对美国贸易和投资环境的普遍担忧,美方的行为表面针对中国,但最终伤害的是美国自身,不仅会使其丧失数以万计的就业机会,还会影响成百上千的美国关联企业,将会动摇国际社会对美国投资和营商环境稳定的信心。

  希望美方不要自作聪明,否则只会自食其果。

  又是“你打我你的手会疼所以最好不要打我”的逻辑。

  老实说,这样的回应反而加深了人们的忧虑。如果美国不怕自身受到伤害呢?如果美方偏要自作聪明呢?这等于向全世界宣告,面对美国的制裁,中国目前并无有效的反制手段。

  在严峻的形势面前,中美贸易战初期“速胜论”的乐观情绪消失了一大半,已经有人主张投降了,说什么“中国毕竟不能靠茅台酒反击吧?”

  这样的人,和抗战初期“低调俱乐部”里的汪精卫、胡适之流一样,距离落水当汉奸只有五十公里,非常危险。

  “速胜论”是幻想,投降更是对民族的犯罪。要打赢贸易战,还是要靠持久战、靠人民战争【点击阅读】

  从战术上来说,则要“你打你的优势,我打我打优势”,中国作为世界头号工业大国和贸易大国,并不缺少反制美国的手段——

  美元对霸权地位是美国的“通灵宝玉”,丢了这个就等于丢了命根子;

  失去了中国生产的大量物美价廉的消费品,美国国内的通胀将是支持特朗普的“红脖子”不能承受的,这两个方向都应该是中国反击的优先方向。

  贸易战和中兴被制裁事件,向我们揭示了全球化的本质——全球化无非是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阶级与阶级之间相互斗争的新形式。具体到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则通常表现为控制和反控制,勒索和反勒索。

  这些年,我们讲了太多的“合作双赢”,并未使美国立地成佛,但客观上构成了自我战略欺骗。

  亡羊补牢,尤为未晚。

  需要认真思考的是,我们是如何落到今天这样的被动局面的?

  想起了一部七十年代的老电影《第二个春天》。这次美国制裁中兴的情节,简直像是在电影里出现过。

1.webp (21).jpg

  20世纪60年代的第一个春天,海军某部政委冯涛被派往一个重要的造船厂任工委书记。刚一到,就遇上我国自行设计制造的“海鹰”鱼雷快艇在试航中起火爆炸,为此厂长齐大同把希望寄托在由苏联引进的“飞鱼”上。

  于是,在政委冯涛的带领下,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路线斗争:是走“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道路,还是依靠外国的“援助”中寻找出路?经过工人和技术人员的共同努力,终于在第二个春天,胜利建成了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新型鱼雷快艇“海鹰”。

  这部电影中有一些发人深省的细节:

  已经开始“变修”的苏联,利用中国在技术装备上对其援助的需要,屡屡卡我们的脖子,每到关键时刻,就会出现“零件对不上号”、“图纸对不上号”,甚至“炮膛爆炸”的问题。

  同意中国引进“飞鱼”,真正的目的是想搞垮“海鹰”,使中国永远不能摆脱对苏联的依赖,这一图谋失败之后,又想借助厂长齐大同和总工程师潘文对专家赫文斯基的迷信,搞走“海鹰”的图纸,再次失败之后,竟丢下处于总装阶段的“飞鱼”一走了之。

  如果不是“海鹰”的成功,造船厂确实面临一个“拿什么交给海军”的问题。

  中兴这次被美国卡脖子,暴露出这些年,我们搞的基本是“飞鱼”而不是“海鹰”。

  新中国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银幕英雄于洋扮演的工委书记冯涛,在苏联专家撤走后,于全厂工人大会上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我们自己干!专家让他们撤走吧,合同让他们撕毁吧,没有他们,我们会过的更好!”——至今听来不仅仍旧令人热血沸腾,而且也完全适合今天的情况,至于中兴的老总会不会在中兴的员工大会上发表类似的演讲,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电影《第二个春天》是1975年摄制的,但最早的话剧剧本在1962年就已经完成了。

  这就是说,在对外技术合作中,如何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和主体性,如何在控制和反控制,勒索和反勒索的斗争中取得胜利,至迟在六十年代初,我们在政治上就已十分清醒,并有了十分成熟的考虑;在艺术上也有了完美的表现。

  但为什么半个世纪后,却犯了和齐大同相同的错误,甚至出现了大量类似潘总工程师那样用投靠洋人,出卖自己的祖国来追求“事业和理想”的精英呢?

1.webp (22).jpg

  考虑到《第二个春天》在1976年之后被贴上“极左”标签受到批判并被打入冷宫,似乎也就不难理解了。

  对新中国前三十年积累的历史经验,采取一种轻浮的、全盘否定的态度,不仅违反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也让我们在今天付出了重大代价。

  如果我们从今天中兴被人卡脖子的教训中,得出的结论仅仅是“今后要加大技术创新的投入”,而不能上升到是走“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道路,还是走“洋奴哲学,爬行主义”道路的高度来思考,很可能还会犯同样的错误。

  需要强调的是:走“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道路绝不是反对对外开放,这条路线要解决的仅仅是对外开放中的独立性、主体性问题。

  毛主席说:“思想上路线上的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

  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今天困扰我们的诸多问题,主要是这四十年中出现的错误或者失误造成的,基本与前三十年无关。

  认真总结经验,扎实汲取教训,并在此基础上回归正确路线,我们才能够继续前进。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