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孙锡良:老百姓的朴素金融观

2018-04-14 13:56:29  来源:微信“孙锡良”  作者:孙锡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640_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 (6).jpg

  老百姓的朴素金融观

  金融,在中国普通百姓心中,仍然是个很有学术味或者说很有专业味的东西,好象只有金融专业人士才有资格谈这个东西,越是专业术语讲得神乎其神的文章越是被追捧,若是业外人士偶尔谈点金融,不是被嘲笑,就是被漠视。

  然而,我就一直反对“资格特权”,我曾经讲过:金融,它早已经不是一门做学问的专业,而是普通百姓的生活,不管你是否有专业知识,不管你是否从事金融工作,你都是金融的一部分,你必须讨论并参与到中国金融改革进程。我在上一篇“微评”中还讲过:未来的中国改革就是金融改革决定全局的改革。

  作为普通老百姓,我们该如何瞎扯金融话题呢?我们该如何搭上金融天车呢?

  我建议大家从以下方面去做思考:

  从“两个宏观”判断金融新时代的方向

  

  第一个宏观是国际宏观中国近二十年以来一直在羡慕美元的全球性剥削效应,包括不少中底层老百姓在内的国人都希望人民币也能剥削一下弱势经济体。在这样一个大认知逻辑影响下,人民币国际化也就成为多数人似懂非懂的不二选项,不管目的能否达到,这样做了,感觉总是对的,错了,权当是某种代价。

  有了民意基础,当然就会给推行这一战略的设计者们以很自由的庞大空间,他们就有足够理由按照这个思路去做。人民币要国际化,金融国际化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一个金融封闭的国家货币不可能成为全球货币。

  另一方面,中国不少人都持有让中国成为“未来全球领导者”的远大抱负,都在设计着与美国同样的梦想,美国是金融化的国家,中国自然要跟,学得越象,直到超越美国,全球领导才具备其中的一个要件。所以,“美国式金融”是必然选择,让美国金融融入中国金融也是必然选择。

  总而言之,中国金融全面开放的国际宏观背景就是:力争同美国走一条并行道路。

  

  第二个宏观是国内宏观。中国老百姓一般情况下只看工资,只看农作物收成,只看吃穿住是否有进步,极少有人思考这些生活与金融的关联性。不过,近二十年来的房地产变局触发的资产标识已经让很多人有所反省——房地产的本质就是金融。可惜的是,当一般老百姓都能看出这个现象的时候,大多数人已经晚了,资产分配早已经出现了严重的两极分化,金融的高端化让极少数人成为中国富强的财富代表,他们玩透了金融,所以,他们代表了财富。

  近几年以来,中国又出现了一个新现象——股权资产的全盘化方向。我记得在中国刚刚提出“混改”设想的时候,我就给出了一个建议:只要找到路径,你就想尽一切办法参与到股权配置改革中,哪怕它缺少法律依据。为什么我要这样坚持?因为未来的方向必定是资产股权化,是全范围全要素的资产股权化。

  金融大开放之路的原因简单可概括为:应对经济失速过快的宏观风险和展现改开活力的需要。

  

  从“三个微观”判断金融新时代的方向

  

  第一个微观是总量数据微观。这是什么意思呢?很简单,就是要把大金融下面覆盖的各类要素行业全部从规模上做到超级庞大。中国人多,中国人在做任何产品时都追求把总量做到世界第一,这种偏好似乎已经达到了某种怪僻的程度,也已经引起了其它国家的厌恶。但是,中方不会改变传统路径,在做金融产品的时候,仍然是追求全球总量第一。有这种追求的支撑,引入国际金融资本就是必然选择。设计者们试图用“汽车扩张模式”指导“金融扩张模式”,先把所有国际汽车厂商都拉进中国,让中国汽车产量实现全球第一,然后再发展自主品牌,而金融业似乎基础更好,所以,设计者们可能并不认为风险很大。

  可以这么说,中国相当多的金融企业正在热切期盼国际金融资本早日进门喂食,这是大政策的情绪支撑主体,没有人真正会考虑未来怎样怎样,先让政策红利最大化才是好汉。

  

  第二个微观是产品微观。必须强调,这里讲的产品特指“金融创新产品”。创新是个好东西,但创新也被某些人给弄脏了,在很多情形下,“创新”约等于“诈骗”。金融创新衍生出来的金融诈骗覆盖了几乎所有行业,也几乎与所有人息息相关。

  在创新大旗下,金融诈骗的安全系数相对还很高,具有相当程度的“刑法豁免权”,全民声讨的高利贷只有膨胀趋势,没有被遏制迹象。金融数字化和电子化将可以诞生比普通高利贷利润大无数倍的新产品,没有看不到,只有想不到。

  金融创新产品的复杂化是金融洪水的巨大泄洪池,国际金融资本同样具有“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的本领,它们可以在未来的“创新”中获得可观收益。

  我现在要提醒大家的是:未来相当长时间内,越是带有国际化金融资本参与的金融创新越是获得支持,其“创新产品”就越是安全,初期收益率也越高,风险总在风雨后。

  

  第三个微观是人心微观。在很多时候,我不去研究专业词汇,也不去研究企业好坏,我会抽时间思考国人个体的心理畸形。比如说,从网络看,中国人骂美日特别多,但买美日的产品群体却又特别地大;从现实看,中国人骂贪官的特别多,但稍有点权力的人又特迷恋权力,连管个厕所的人都能使出点花样;中国人夸耀自己礼仪之邦的干劲可以说冠绝全球,国学又被抬到了菩萨位置。然而,中国人彼此互害的深度恐怕也是冠绝全球。

  我为什么要谈这个?因为它会影响到未来。只要金融大开门的方向不变,任何创新产品都能在国内受到推崇,哪怕它带有明显的血泪痕迹,也阻挡不住国人对财富疯狂攫取的歇斯底里,彼此伤害并不显得可耻。今天被金融产品伤害,明天照样还要往刀尖上走。

  在分析了金融国际化的宏观背景及微观背景之后,我个人估计:骂娘的声音最终会淹没在财富的滚滚洪流中。换句话讲,金融国际化就是未来的基本模式。

  我还相信,过不了多久,中国的金融专家和主流时评家也会重复我讲的“两宏观”和“三微观”背景理念。

  下面,很想说说金融全开放到底会引起什么后果,我个人有以下基本判断:

  

  金融开放不会导致大危机。在中国,不会有“危机”一说,只能表述为“困难”。金融全开放,客观上讲,会有导致中国金融甚至经济大危机的可能性。只要整体上没有危机,任何时候都不会有经济或金融有危机的结论出现。顶设者们有一个高明之处是渐进性,危机总是以温水煮青蛙的模式出现,不到一定阶段,一般人也不认可危机的真实性。

  

  他们不会害怕金融开放引发的困难。我这样笼统地讲,可能会引起不少误解,会认为我喜欢危机。但我只能比较含糊地讲这个问题,我之前曾经多次讲过“人决定一切”,少数人不怕大危机,所以,中国也就不怕了。

  为什么老百姓总是误认为资本家会怕危机?为什么总以为危机会让资本家破产?

  因为普通人不喜欢看大势。自从2009年以后,我就不厌其烦地宣传:危机对资本拥有者是福音,不是坏事,危机只折磨穷人,全世界都一样。大家不妨看看历史,资本主义国家始终在爆发周期性危机,从未断绝,但你看到资本主义国家的富人减少了吗?你看到富人的总财富比例降低了吗?没有。相反,每一次危机过后,富人都会越来越多且越来越大。这也是资本主义社会不被重视和较少提及的经济规律。

  

  金融开放会让麻刻丝不再具有现实价值。我非常欣赏中国右边先生们的执着与坚持,他们沿着近几十年的路径勇敢向前,从来不因风向改变而抛弃对资本的迷恋。相比之下,左边先生们则带极强的幼稚性,象右边一样坚持信仰本没有错,但稍看到点约隐约现的“麻刻丝现象”就无比兴奋,然后又诞生许多不切实际的幻想,那就是大错。我不是反对大家谈信仰,但我反对幼稚地判断趋势。如果新的更明确的讯号还唤不醒这群先生,那就真的无可救药了。什么时候麻刻丝会回来呢?

  归纳一句话:金融,不是学术,是你我的生活,可以不懂金融,但你我已经无法摆脱金融,既挡不住,就让它做到极限。

  写于2018年4月12日星期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