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孔庆东|孔曰年画(视频)

2017-01-23 13:44:25  来源:孔和尚  作者:孔庆东
点击:   评论: (查看)

  节目:河北卫视《文化密码》

  2012年1月16日

  嘉宾: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杨琪  

    河北武强年画艺术家  戚建民

  “画”说新年

  杨:年画的渊源很长,最早是汉朝的。现在没看到有汉朝的年画,但是宋朝的有很多,我有一个证据是王安石的《元日》。

  孔:“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最后这一句就透露了年画的秘密。千家万户都要换桃符,说明已经有一个成熟的市场了,一定不是宋朝才起源的。

  杨:年画,是在除夕的时候张贴的,由民间画工绘制、坊间刻制而成,而非文人画家创作的,用于营造欢乐红火气氛,达到辟邪祈福目的美术作品。

  孔:比如唐伯虎画的,不能叫年画。要满足这五个要素,还得辟邪。

  门上春秋

  孔:“春秋”就是一年一年的岁月,在门上怎么体现“春秋岁月”呢?

  杨:有一幅全国人民知道得最多的年画,它是武强生产的。比杨柳青的、朱仙镇的、苏州的,更广泛地被人们知道。

  戚:武强年画的“门神”最出名!

  杨:歌剧《白毛女》里,杨白劳和喜儿过年贴门神的时候,他们说了这个门神的特征,“门神门神骑红马,贴在门上守住家,门神门神扛大刀,大鬼小鬼进不来”。我曾认真地考证过,这个门神是谁生产的,我看了各地的门神,也看了不同时代的门神,最后得到结论:武强的。

  孔:杨老师提供的材料对我也很重要,我是教现代文学的,讲课要讲到《白毛女》,以后再讲,我就补充这一条。年画,武强生产的——又反过来印证了《白毛女》这个故事发生在哪里。

  杨:因为发生在河北,所以更加确定是武强生产的。

  孔:这就是文学与美术互相证明了。杨白劳家这么穷,债都还不上,但是年得过,贴门神。

  杨:不光是杨白劳家,中国有这个传统。人们认为自然是很可怕的,有狼虫虎豹、牛鬼蛇神,那怎么才能安全呢?把自然界割出来一块,这就是家。家里最重要的是门,门外是可怕的东西,门里是安全的。

  孔:门里是安全的,门外的狼虫虎豹如果冲进来怎么办呢?我就雇俩保安在门口站着。

  杨:真有保安。这两个保安,中国人早就发明了,一个叫神荼(shū),一个叫郁垒(鬱壘 yù lǜ)。战国时候,海里有一座大山叫度朔山,山上长了一颗大桃树,枝枝杈杈绵延了三千里,在桃树的东北角上有一个门——这个门是鬼门——鬼从那里进进出出。门口有两个把门的——神荼、郁垒。

  孔:本来是在海里把门的,然后让咱们给引进了。

  杨:他们看到作恶的鬼,就用绳子捆上喂老虎吃。但这时的门神,和过年没关系。汉朝,蔡邕具体说了神荼、郁垒抓鬼的时间是“先腊之夜”,就是除夕。家家户户都需要抓鬼,但只有两位神仙,那就把他们画下来,贴在门上。他们是武门神。

  孔:文门神管事儿吗?

  杨:武门神辟邪,文门神赐福。

  戚:武强年画的《五子登科》、《喜报三元》是一对儿。

  孔:三字经里有一句“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

  戚:主人公叫窦禹钧,生了五个小子,都及第了、升官有名望了,所以叫“五子登科”。

  孔:媒体上宣传过一个号称“狼爸”的父亲,四个孩子,三个都考上北大了。

  戚:《喜报三元》,上边两个小孩儿他抱着,下边三个小孩儿。小孩儿手里拿着喜鹊,脚下蹬着圆圆的果子,三个人连接在一起,是“连中三元”。

  孔:这是教育的成功,教育事业最成功的就是“连中三元”。戏曲舞台上有“连中三元”,其实历史上真正发生的很少,概率很小。所以家里有学生的,应该贴这个门神。

  戚:武强是这样的:武门神,贴在外边大门上;文门神,就叫“文官门神”,贴在老人住的屋子,一般是富贵门神;童门神,贴在儿子儿媳屋门,像《麒麟送子》。

  孔:根据他们功能的不同,贴在不同的地方。

  杨:贴门神也很有讲究,不能贴错,右为上,左为下。

  孔:假如一个坐北朝南的宅院,就是东为上,西为下。像贴对联一样,上下联不能贴反了。

  杨:如果反贴门神,这一年叫“左右为难”。

  孔:“左右为难”只是老百姓的一个说法,其实是对没文化的一种惩罚。看来这画儿里边也是有文化的。

  戚:武强年画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与时俱进,在每个革命时期、每个历史阶段,有不同的内容。1937年“七七事变”的时候,武强的老艺人和革命画家结合起来,画一些革命的年画,抗日救亡,“打日本,救中国”。

  孔:门神被赋予新的任务,不光是打鬼,打小鬼、大鬼,现在要打日本鬼。

  戚:马是传统风格,上面坐的人拿着大刀,就是当时抗日战争时期的民兵。这些年画,农村大量刻印,家家户户都贴这个门神。小日本来了以后到各家一看,中国人了不得,中华民族了不起,士气就消了很多。

  孔:这真起到辟邪的作用了。

  戚:当时的革命年画,在社会上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厅堂祥瑞

  戚:各个地方都有年画,不过最主要的是正房三间屋里边的画。东屋为上,老人住的屋一般贴《大花瓶》,是给老人家祝寿的。炕上有四条屏,窗户上有窗花,儿童屋里还有其他的胖娃娃。老年人屋里有戏出,像《三国志》、《西游记》,一版一个名著,每到年下老人给孩子讲故事,一年也讲不完,帮着孩子读书。

  《耄耋富贵》

  戚:“耄耋”是谐音,猫戏蝶,七十为耄,八十为耋。

  孔:上边有一个老寿星骑着鹿,还画着蝙蝠,有鹿有蝙蝠,加上寿桃,“福禄寿”齐了,把这样一幅年画贴到老人家屋子里是非常吉利的。

  《九九消寒图》

  戚:上边是《九九歌》,从数九的那一天开始,九九八十一天,春天来到。也有人叫《六顺图》,三个脑袋六个小孩儿。周围的曲线条,造的是十二生肖,四角上是四季花。

  孔:画上充满了吉祥,贴到屋里,满室生春。

  《同乐新年》

  戚:上边是风调雨顺,首先要敬天地,下边辞灶王;上边是拜财神,下边是吃年夜饭;上边是敬祖先,下边是放花炮;之后是兄弟拜年,最后是夫妇一起回家拜老人。

  孔:这个画挺好,给小孩一种教育,过年的仪式都展示出来了。

  《马跃檀溪》

  杨:戏剧里有《马跃檀溪》。

  孔:有句词“马作的卢飞快”,说的就是这个“的卢马”。孩子看到这幅画,大人给他讲故事,他就深深地被吸引了。

  灶台红火

  孔:灶王爷是全国普及的一个神,虽然地位不太高,但是跟家家户户都有联系。腊月二十三,专门给他过一个节。侯宝林的相声里曾经很善意地讽刺过,灶王爷是一家之主,可是户口本上没他。

  戚:糖瓜祭灶,是给灶王爷嘴上抹蜜,把嘴粘住,上天以后少说话,说好话。老百姓祈求平安,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尤其在伙房里不泼米洒面,要节约,泼米洒面灶王爷是要上报的。

  孔:看来古代很早就讲究低碳环保。灶王爷在天上级别不算太高,但是对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专门有灶王爷的形象画,威风、严肃。

  杨:关东糖是必须的,但是也可以有别的。要想让灶王爷“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光不说话不行,要心甘情愿地说好话,所以好东西要拿上来。

  孔:好话不能白说,先得宴请一番。

  杨:灶王爷有别的任务,不仅仅是灶王管做饭的。贴灶王爷的时候要唱歌,“灶王爷,你坐下,听我把你来夸夸”——不是夸,是给他布置任务呢——“要有米,要有面,要有锅里有剩饭。要有骡马串成行,要有家有状元郎”。怎么才能有米有面呢?得有骡马。怎么能有骡马呢?得有状元,得有做官的。这一系列的问题都灶王去解决。

  孔:不光管物质文明,还得管精神文明——一家之主。

  杨:中间是灶王爷,上下往往有别的人物,别的神仙也来赐福。

  孔:“灶君府”不是一个人,是一整套人马,就像咱们的“直隶总督府”一样。

  杨:上边是管福禄的,下边是管钱的,人丁兴旺而且有钱。

  孔:中间还有通宝,不光管吃饭,金融也要管。

  年画新生

  孔:年画在新时代仍然具有生命力。

  戚:我做年画几十年了,带着这个问题就退休了。武强年画,包括整个民间年画,我们怎么给它增加点活力,给它一点生命力,把它真正地救活?所以我现在就要新创作。《五福生肖图》十二张,创作用了一年时间。

  杨:我非常尊敬你,不是理解,是尊敬。我觉得中国年画应该是这样,是作者最多、作品最多、受众最多的一个艺术形式。

  孔:这些加起来,就是咱们中华文化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杨:它根植于中华民族的土壤当中,它根植在农民的心中,这种艺术应该得到公正的评价,但是多年来,我们评价不大公正。

  孔:我们弘扬传统文化,不是光弘扬经史子集,活在老百姓中间以年画为代表的艺术,也应该得到重视。我们还要进一步挖掘和重视年画艺术、年画文化,让它发扬光大。

  杨:我们要携起手来,有创新的,有评价的,有宣传的,一定会创造一个新局面出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