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罗援回应谣言: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2017-03-15 19:23:0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罗援
点击:   评论: (查看)

  昨天网上突然刮起一阵邪风,一个下午我就接到了二十多个朋友的来电,都告我微信圈里又开始传播攻击我的言论,造谣说我“在越战前逃离部队,家属子女都移民美国”。我很气愤,我说这不是秦火火在2013年造的谣言吗?他已经被绳之以法,并在法庭上公开认罪,向我赔礼道歉,现在怎么又“剩饭回锅”?

  朋友们劝我出来澄清,我说我已经多次在各种媒体上发表声明,我绝对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我曾主动请缨上过抗美援老战场;1978年1月调入军事科学院是组织行为,当时根本就没有打仗的消息;我的家属子女都在中国生活和工作。但有些人却死乞白赖揪住不放,不断地造谣、传谣,我只能“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我认为,我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没有必要与他们耗精力、费唇舌。

  而这时,我的战友们实在看不惯了,他们挺身而出,拔刀相助。先是“严正”抱着病弱之躯打响了反击第一枪,接着十一军众战友集体发声,其中有最了解我调动情况的军干部处干事向可文,有中越还击作战的前线指挥员何其宗,有中越还击作战的参战战友杨子谦,有共赴老挝参战的战友陈景贤之女陈莉,有对我家庭情况最了解的好友思维,他们的证明是最有说服力的证据,使一切谣言不攻自破。接着,“华山穹剑”吹响了冲锋号,以“金猴奋起千钧棒,只缘妖雾又重来”为标题,给造谣者以致命一击,揭露出他们其实是西方敌对势力“猎鹰计划”的“操盘手”,将他们的阴谋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这一仗打得漂亮,与三年前那次我遭到的“网络围攻”相比,网络雾霾逐渐被驱散,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网络队伍,有了我们自己的发声平台,特别是有国家和军队网络领导机构的支持,我们对打赢网络战、舆论战更有信心了,我们一定能够坚守住舆论“上甘岭”。

  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那些信任我、力挺我的网友们!更要感谢那些与我荣辱与共、生死相依的战友们!“战友”这个名词,在这次“网斗”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我在战友们的跟帖里,看到了曾经与我一个班、一个排、一个连、一个团、一个作训处的战友们,也看到了我们十一军的战友们和我们解放军大家庭的战友们,我们不管相识不相识,只要一提到“战友”我们就会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今天我们可以为维护“战友”的名誉而战斗,明天我们也会为保护“战友”的生命而献身,这就是别人无法理解的战友情谊。在你们的言行中,我看到了战友们对党和国家的忠诚,看到了战友们嫉恶如仇的血性,也看到了战友们侠骨柔情的武德。想念你们啊!感谢你们啊!我亲爱的战友,真想有一天再和你们一起摸爬滚打,再和你们一起金戈铁马!

  附件一:《原十一军战友集体发声,力挺罗援,维护战友名誉

  原创 2017-03-14 第十一军 第十一军

  在全国人民关注两会之际,一股妖风从境外刮向境内,恶毒攻击罗援将军,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网新办已吹响了狙击号,我们原十一军全体战友严正警告那些网络隐君子:我们的战友罗援将军是我们十一军全体军人的榜样,我们决不会任由妖风肆虐,信口雌黄。

   《原十一军战友集体发声,力挺罗援,维护战友名誉》

  最近邪恶势力又开始围攻罗援将军,一篇造谣罗援是“逃兵”、“家属子女在美国”的微信在网上疯传。十一军战友们怒不可遏,看到自己战友的名誉受到诽谤,他们挺身而出,为自己的战友正名辩污。他们当中有经手罗援调动的干部处干事,有中越还击作战的前线指挥员,有与罗援一起参加过抗美援老挝作战的战友,有对罗援家庭情况熟悉的好朋友,听听这些知情人是怎么说的:

  一、罗援调动的经手人和知情人

  我叫向可文,是原十一军干部处干事,我经手了罗援从陆军十一军调到军事科学院的全过程,我有责任澄清事实真相,还罗援以清白。1977年小平同志复出工作后,提出要恢复军队院校,加强军队院校教学科研力量,从部队抽调一些有作战和训练经验的同志充实到院校工作。1977年底,我们干部处分別从国防大学、政治学院、后勤学院、军事科学院收到商调函,拟调作训处处长李凡到国防大学,作训处参谋罗援(曾参加抗美援老挝作战)到军科,秘书处处长白宝瑞、组织处干事许家森到政治学院,战勤处处长张瑞芳到后勒学院,这完全是正常的组织行为,罗援是1978年1月正式到军事科学院报到,当时根本没有任何打仗的消息,何来逃兵之说?若当时有打仗的消息,我们军怎么能同意将作训处长、秘书处长、战勤处长一并调走,请大家不要轻信谣言!

  二、罗援的战友和中越边境还击作战前线指挥员

  我叫何其宗,原陆军十一军副军长兼者阴山作战前线指导组组长,与罗援是战友。我可以负责任地证明,罗援1978年1月调入军事科学院是组织行为,当时根本没有中越反击作战的消息。

  三、罗援的战友和中越边境还击作战参战者

  我叫杨子谦,原陆军十一军侦察处参谋、处长,后任师参谋长、副师长、某军分区司令员。1978年罗援调北京军事科学院前,他是军作训处参谋,我们一起共事多年。我可以负责任地证实,78年1月罗援及时任作训处处长的李凡等共5名军机关同志调北京军事院校任职完全是正常的组织行为,是为刚恢复不久的军队院校充实优秀人材!当时根本没有打仗的消息。中央是在小平同志于1979年初访美后才下达作战命令。得知有战事,罗援曾强烈要求返回部队参战,未获批准,他只能服从命令。罗援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他于1972年底主动要求做为军工作组成员到老挝参加了抗美援老挝作战,军机关及到老挝参战官兵均可作证。现在有人给他造谣,是別有用心,因为他的强势踩了一些人的尾巴。

  四、与罗援同赴老挝参战指挥员的后代

  我叫陈莉,我的父亲是原十一军高炮营援越、援老干部陈景贤(2015年去世),曾任军高炮营政委,受父亲生前嘱托,我可以出示陈景贤回忆录《往事如烟》及战场照片,证明罗援将军是我党我军忠诚的战士,证明原十一军那段血染的风采,在原十一军援老抗美作战时期,他不惧生命危险,随军工作组奔赴老挝作战前线,圆满完成军首长交给的军事任务。当我父亲得知秦火火之流大肆污蔑诽谤罗援将军时,他立即抱病前来北京,找到分别几十年的罗援将军,坚定地支持罗援将军的爱国行为。

   五、罗援的好朋友和战友

  我是思维,是罗援的战友,好朋友。同年入伍,甚至当年在团里任参谋的命令都是一个。一起参加过抗美援老挝作战。我对他家的情况很了解,他的女儿可以说是我看着长大的,一直在国内上学和工作。他的妻子我也认识差不多40年了,至今还常有联系。他的妻子和女儿都在中国工作和生活,都是堂堂正正的中国公民。请別听信谣言,2013年类似的谣言就已传过,当时编造这些谎言的秦火火都已经受到法律的制裁。希望不要出现第二个秦火火!编造谎言的人,完全是别有用心,混淆视听,故意颠倒黑白,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这是邪恶势力一贯的伎俩。

 

  附件二:《金猴奋起千钧棒,只缘妖雾又重来》

  2017-03-14 长弓 华山穹剑

  昨天网络里出现了一个咄咄怪事,“秦火火诈尸”,被秦火火在2013年捏造的谣言,突然又在微信圈疯传:诽谤罗援将军是“逃兵”,造谣其妻子子女在美国,好不热闹。

  这一轮攻击,一看就是有预谋、有组织的。它有如下特点:

  一是时间集中,就是昨天一天的时间,“井喷式”的疯传;

  二是境内外配合,许多境外朋友来短信询问真假;

  三是渗透到传统的红色文化圈中,由不知情者传播;

  四是手段隐诡,在微信中采取“点对点”的方式,规避监控。

  这一轮攻击的背景是,西方敌对势力不断向中国施加压力,“台独”、“港独”不断向中央政府发难,朝鲜半岛风云诡谲……面对复杂多变的安全形势,罗援等一批“鹰派”将领强硬发声,为党和国家鼓与呼,维护祖国的尊严和国家的利益,踩了一些西方走狗的尾巴,于是他们疯狂反扑,不惜拾起秦火火几年前的牙慧对罗援将军进行人身攻击。其目的就是想抹黑罗援将军,减杀他的公信力,迫使他停止发声。

  这不能不让人想起《人民日报》海外版曾经披露过,美国中央情报局针对中国军方智囊制定了一个“猎鹰计划”,罗援名列其中。他们试图通过“网络战”、“舆论战”造谣惑众,迫使中国具有战略思考能力的智囊停止思考。从这一轮对罗援有组织的围攻不难看出,“猎鹰计划”在行动。

  我们一定要使美国的“猎鹰计划”彻底破产。

  第一,大家行动起来,顺藤摸瓜,缉拿这次谣言的元凶,将其绳之以法;

  第二,广泛传播罗援将军原在部队陆军十一军战友们和“严正”等网友为其正名辩污的文章,正本清源;

  第三,贯彻习近平总书记“819讲话”精神,军内外宣传思想部门要发声,坚决回击各种网络谣言。

  习近平同志指出:“今后,谁再围攻我们的同志,我们宣传思想部门要发声,党委要发声,各个方面都要发声!要发出统一的明确信号,形成一呼百应的态势,不要怕被污名化,我常常讲干部要敢于担当,这就是一个重要检验。”

  让我们维护好中国军人的声誉,呵护好“中国鹰”,让他们飞得更高、更远!

  附件三:    《罗援:我不贪不腐 上过战场 不是裸官!》

  原创 2017-03-13 严正 华山穹剑 

  近日,网上关于诋毁罗援将军的传言铺天盖地。又是一场恶毒的网络谣言,但不是什么新鲜的货色,而是在炒秦火火等人的剩饭。

  2013年2月吴兵(周永康家的白手套)策划和指使网络尔玛公司及网络水军秦火火之流,制造了毁我长城,在网络上诋毁军队声音的行动,主攻对象就是军队网络形象的代表人物罗援将军。一时间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造谣中伤罗将军逃避中越反击战,造谣其妻子子女移民美国的谣言不胫而飞。

  2013年8月公安部开展严厉打击利用网络制造谣言,诬陷诋毁爱国军人和知名人士,扰乱社会秩序的行动。依法整治了专营制造谣言的尔玛公司和在网络上职业编造谣言的杨秀宇、秦火火之流,并对他们及策划者吴兵给于法律制裁。他们承认了在网上制造谣言的过程,并特别讲述对知名军事评论家罗援将军的造谣诬陷诋毁,吴兵公开说:"钢铁长城不及我网络飞刀"。电视台新闻栏目专访了罗援将军,请他讲述了犯罪人对其进行人身攻击诋毁、造谣中伤的事实。

  第一,造谣说罗援没有上过战场,是逃兵。

  罗援是不是“逃兵”?是否上过战场?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不算,罗援说了也不算,事实说了算,有罗援在老挝战场的照片为证。

  关于罗援调回北京的历史背景是,根据邓小平同志的加强军事院校建设的指示,1977年开始,各军事院校向野战军考核挑选干部调入军事院校,经过考核后调入军事院校的干部大批是来自战斗化部队的基层干部,罗援所在部队驻守在云南边陲,经过挑选共调入北京军事院校有作训处长在内五人,罗援也在其中。

  而对越反击战是邓小平同志1979年2月访美回来之后才决定的,罗援调入军事科学院与对越宣战整整相差了一年零1个月。对越反击战打响后,罗援向军科打报告要求调回原部队参战,没有批准。因此罗援的调动实属组织上的正常调动。

  第二,谣传罗援老婆和子女已移民美国

  这更是子虚乌有,罗援的爱人是国家的公司,是电脑专业的技术人才,从没有到过美国,现已退休。在现今出国留学的热潮中,罗援的女儿也没有出国留学,大学毕业后在国内事业单位工作。

  第三,网络上还造谣说:罗援鼓吹对美必有一战

  “包括付出以牺牲西安以东城市为代价的核战争“,更是信口雌黄。罗援将军是一位严谨的军事研究人员,又是新闻媒体人物,他从不会说这样不负责任的极端语言,凡是听过他的课,看过他的文章的人都不会相信这样的胡说,这纯属是诬陷。

  由此可见,以上谣言都属恶意中伤,国家已有网络管理法,对于网络上制造诋毁个人名誉者即触犯了法律,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同时作为每一名公民都有维护网络正义清明的义务和权力。严厉打击网络犯罪,维护军队网络人物的名誉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罗援说:我不贪、不腐,上过战场,不是裸官(妻子、子女、兄弟都在国内——这些我已经反复说明过了),有底气说硬话,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在11军时的战友们自发起来集体为我辩污,证明我上过战场。

 

相关链接:

新一轮诽谤罗援将军真相:美国“猎鹰计划”在行动!

罗援少将:反制“萨德”十策

韩媒萨德配图瞄准中国国旗 罗援发文痛斥(视频)

罗援:老兵听到毛岸英被黑气得发抖,拍案而起(视频)

【中国正在说】罗援:国防建设与国家安全(视频)

罗援:血祭国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