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史武军:东西方自由与民主的差异

2022-01-11 15:53:1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史武军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东、西方自由与民主的角力系列文章的序篇)

  东、西方,人类历史近三四百年以来逐渐出现了的新名词——东、西方。如今,这个新名词已经被全世界各地的人们所逐渐的认同了。它不但代表着两种不同的文明载体,同时也代表着两种不同的生活方式与意识形态。由于意识形态都有所差异了,所以,也就自然的衍生出了各自不相同的社会制度与发展模式了。

  东方文明,目前是以古老的中华文明为主的文化形式。而西方文明是由与古埃及、地中海沿岸以及西欧、欧洲文明为主的、经过了千百年的自然演变之后,所形成的今天的以欧洲、以美国等等近代欧美文化为代表的一种文化形式,也就是近代人们所熟悉的资本主义。

  目前的资本主义一词,就相当于是西方文明的代名词一样。而以中国社会为代表的社会主义思想、共产主义社会理念就是目前、乃至今后的——东方文明的代名词了。尽管社会主义思想与共产主义理念都是发源于德国、发源于正规的欧洲的近代思想,可从今以后,它一定会成为中华文化、中华文明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因为,近一百年以来原本发源于德国本土、诞生自马克思与恩格斯、诞生于西方的思想。很早的时候,就被以欧美文化为主的西方社会所放弃了。而这种被西方社会所放弃不愿意使用的所谓——“不切合实际”的思想,当经过前苏联共产党人列宁与古老中国新一代的知识分子毛泽东主席为代表的一大批人实验、总结之后,在逐渐的融入到其中一些古老中国的治世哲学理念之后,就行成了直到如今的中国共产党一整套包括理论在内的治世思想了。而中国共产党之思想却并没有在目前的阶段就定性不变,相反的是,中国共产党目前正在逐步的对其自身的思想朝着——更加的本土化在迈进着。

  这两种一东一西的文化形式,各自都有对文明、自由与民主这些名词的解读方式。一时之间,谁也没有证据可以令对方心服口服。因此,危机也就不可避免了。

  自公元1840年已来的一百年时间,西方文明、西方文化战胜了古老的东方文明,其主要手段就是一靠着自身所掌握的近代科技所形成的一定优势。以坚船利炮把中国的“大门”打开了,也等于是打开了东方文化的大门。由此,近一百八十年以来,整个的东方文明就像是“睡狮”一样的暂时的“趴下”了。其实,这只是表面现象。因为,华夏民族在自身的成长史当中,早就已经经过了几次的文化灭绝与文化奴役了。但每一次,华夏民族为代表的东方文化总能在某一时刻——完成重生、完成绝处逢生。所以,在1840年前后当“华夏大门”又一次的被外来力量所打开的时候,在华夏大地早就已经有无数的持爱国主义思想的人们在各自的地方、在各自的领域里在做着各自的努力、思索与探索。

  东方的人们或许应该有人在想,——这是怎么了?几千年以来的堂堂——中华文明到底是怎么了?在自己的人民内部矛盾并不太大的情况下,却要——亡于外部的先进生产力所代表的力量了。不得不承认,在近代的三、四百年之间,中华文明落伍了,华夏民族的——自由与民主思想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北了、找不到合适的方向了。

  作为当今的中国人,抛开党派与意识形态差异的想法,我觉得,如果要对东、西方民主与自由做一客观的评价的话。我觉得这样的自由与民主的对比,就好像是与当今世界之内任何宗教派别内部的不同相类似。客观的说,当今世界之内的任何一门正规宗教都是教导人们——驱恶向善的一种理论。可是,纵观当今世界的各门各派的正规宗教,它们却无一例外的各自内部总有相矛盾的解释方法。可他们却各自都无一例外的认为自己——才是正宗。

  比如,佛教传入中华大地之后,就自然的行成了——汉传佛教。汉传佛教注重于首先度人而后度己的修为、悟道理念,也就是所谓的——大乘佛教。而在原来的正规的佛教发源地周边至今还在流传的佛教,却变成了——小乘佛教了。小乘佛教讲求的是度己为先,度人为后。之所以会是这样的事实结果,我觉得其原因还是离不开发源于黄河、发源于长江的中原文化、华夏文明的深远影响。这种大乘佛教的宗旨难道与千百年以来流传于华夏大地文化当中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思想有多大的不同吗?或是应该说——它们是有一定的相通性吗?

  不知人们可否这样的设想一下,设想一下现如今东、西方对自由与民主的解读方式可否能够借鉴一下当今世界的宗教界的形式呢?可否令目前的这种对各自认为有优越性的——自由与民主的存在方式相当于当今的世界宗教的存在形式呢?当今世界宗教的存在形式无论从自身而言,还是从并存的角度而言。并存终归是事实,这种并存的过程当中总免不了各种各样的相应的冲突与不同意见。因为,就目前来说这种现象暂时好像还找不到最为稳妥的解决办法。如果在暂时还不能够找到合适的解决办法的时候,任意一方想要把己方的意愿强加于对方的话。那一定会像——弹簧一样受到多大的压力,就会反弹出相应的——反作用力来的。所以,我觉得,检验一切的真理的唯一合适标准与办法还应该是——实践为先最稳妥。

  实践岀真知。今天的实践就有可能会是明天——最新的、更新的——新理论。这就是理论升级换代的必由之路。

  任何人也不要害怕自己的文明会破灭,只要它是先进的。只有自己心中都没有信心的文明,才会担心会被别人取代,尤其中华文明更应该——有自信。因为,时至今日我华夏文明自上古时期开始,已经经历过多少次的摧残与重生?恐怕谁也数不过来了。这说明什么呢?我觉得着恰恰说明——一个不屈的民族、一股不灭的文明与文化,它总会在——绝处——逢生。

  当电视剧《毛泽东》的剧情当中,出现杨昌济教授在启导年轻的毛泽东主席为首的一批爱国青年之时,杨昌济教授曾说:“我华夏民族目前已经到了三千年一遇的大灾难临头的时刻了……”

  我想,自毛泽东主席为代表的中华民族的近代进步思想,或许真的像是杨昌济教授所说的那样,应该是空前的一代人。可是,我觉得这并不应该是一种——绝后的思想。所以,毛泽东思想只是空前而不会绝后。并且,今后的华夏大地的人们还自然的会犹如——滚滚东逝的长江水一样,一样的有多位的可以改写——世界历史的伟人出现。绝对不会只有一个毛泽东主席的出现。或许,毛泽东主席只是华夏民族大爆发的前奏。

  中国人的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并不是像通常人们认为的只是目前的中国共产党的口号那么简单的事情。中国人的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是基于浩瀚的五千年的、不灭的中华文明为底线的。所以,有自信!这种自信是因为中华文明、中华文化是一种历经磨难总能重生的现实,而不是——臆测!

  从古至今的东方文明是代表着人类思想与文化进步的文明。而西方的近代文明好像是代表着近代先进生产力的一种文明方式。双方的文明与文化当中都有各自的自由与民主,可是,这两种文明方式当中的所谓的——自由与民主虽各有不同,但也各有优劣、各有所长、各有所短。

  可如今的以中国共产党所主政的新时代的中国人,起所谓的社会主义特色就是一种——东、西方文化、东、西方文明的融合。这种融合的具体表现形式就是,中华文明为——母本,西方文化、西方文明为为了完成必要的——“嫁接”而必须要取来的——“嫩芽”。这种东、西方文化,东、西方的自由与民主再经过中国共产党若干年的——消化与吸收,而后再创新并发展之后。将会形成全新的中华民族之——新中华文化、新中华文明。或许,只有这样的——新中华文化最终在实现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梦的同时,才有信心、有能力令西方社会再反过来去思考他们未来的——自由与民主的社会方向在哪里。

  就目前的西方社会来说,是过不了恐怖主义这一关的。——“心病还需心药医。”再先进的生产力水平也是治不了人的思想上的——“毛病”的!

  2016.8.2

  【文/史武军,本文为作者投稿红歌会网的原创稿件】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