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小说:四老汉求举报

2021-09-07 15:32:1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颂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宋老头想出名想疯了。为出名,他绞尽脑汁、挖空心思至今未能如愿。最糗的一次是他参加了一个全球华文大赛,信心满满地投了一首诗过去,居然得了金奖。奖金50000元。组委会要求他先交3%的个人所得税1500元。那天他刚好领退休金,二话没说就汇过去了。老太婆要和他拼命,闹得鸡飞狗跳惊动了警察,结果警察说他是上当受骗了。宋老头一下子就背过气去了,把老太婆吓了个半死。最近宋老头为了蹭热度,没完没了地写文章批莫言。累得茶饭不思,日夜不安,文章写了不少,却如同泥牛入海,全没了消息。他气而不馁,越挫越勇。宋老太婆拿他一丁点儿办法也没有。再闹怕他又背过气了,和风细雨劝说起不了一点效果。总而言之,统而言之,宋老头想出名已经走火入魔无药可救了。你说这可咋整。

  今天宋老太婆赶集,听到了一则消息,心中不禁一喜。韩庄的韩老头因为写文章批莫言被莫言举报了,没准还得吃官司呢。宋老太婆清楚宋老头的软肋啊,别看他表面牛气哄哄,内里头的胆子还没芝麻大,最怕打官司。平时宁可打碎牙齿往肚里吞也不愿意和人对簿公堂。宋老太婆寻思着,我把韩老头的事添油加醋地和老头子说说,没准他会就此消停了。这临了的能过上几天安生日子比啥都强。于是宋老太婆啥也不买了,急匆匆地赶回家去。

  万没想到的是宋老头听了老太婆绘声绘色的描述之后不但没怕,反而兴奋起来,他一拍大腿:“这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咋就砸不到我的头上哩。”

  宋老太婆傻眼了:“人家都要吃官司了你咋还说是大好事呀?”

  “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你不想想啊。莫言是多大个名人啊!能被他投诉举报那得整出多大的动静啊。你说就像韩老头这样的无名小辈为啥立马就天下谁人不识君了?不行,我得找韩老头说说去,咱就来个韩冠宋戴。让他把被举报的名分转让给我。就说他是我的笔名。真身是我宋老头。”

  “你这是要冒名顶替啊。冒名顶替是违法的。你可得想清楚了啊。”

  “两厢情愿算什么冒名顶替。他批莫言的文章哪有我写的多,写得深刻?这不叫冒名顶替而是实至名归。被举报怎么轮那也该轮到我头上啊!再说了,我也不是要他白让的,我出钱买这个名额。商业社会买卖自由,我给他100块钱!”

  宋老头直奔韩庄而去。半途中,他遇到了朱老头、杨老头和侯老头也在匆匆地往韩庄赶:“你们仨这么急匆匆地去韩庄干吗?”宋老头问。

  “我们去请韩老头把被举报的名额让给我们。”

  “什么?你们也跟着起什么哄啊?”宋老头气急败坏地说。

  “我们写了大半辈子作品,这大半截都入土了还没出名,心有不甘。能被莫言举报一下立马就能天下闻名,这等好事谁不想啊?”

  “你们也想被举报?够资格吗?你们有我老宋专批莫言的文章多吗?”

  “我看你不过是井中的蛤蟆,只见过巴掌大的天。我们写了多少能让你知道?谁能像你啊?成天里在网上自吹自擂,‘我写了三百篇小说’。告你说吧,我们仨最少的也超过四百篇了。”

  宋老头急眼了:“那,那你们写得没我水平高!”

  “你水平高?谁承认你水平高?”三个老头嗤嗤冷笑起来。

  “不服我们当面比试。你们可敢跟我当面比?”

  “比就比,谁怕谁啊?可怎么比,谁出题,谁裁判,总不能都由你宋老头一嘴说了算吧?”

  路边大柳树上站在一只白颈老鸹,呱呱直笑:“我在这听你们四个老头吵半天了。我倒是想看看你们的水平都有多高。那我就不揣浅陋来当这个出题人兼裁判了,如何?”

  四个老头抬起头来:“你谁啊?”

  “连我的大名都不知,可见你们都不过如此而已。‘久在台阁,文鸦通达,明故事。’吾乃文曲星之司笔童子文鸦是也。”

  四个老头都给整懵了。宋老头怯怯地问:“当是‘久在台阁,文雅通达,明故事’啊,怎么到你这变成‘文鸦’了?”

  白颈老鸹又呱呱大笑起来:“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雅鸦古本同字。后人以讹传讹才作‘文雅’的。隹者,鸟也。隹牙鸟牙皆吾牙。吾牙即雅。你们整个四文盲啊!呱呱呱——”白颈老鸹狂笑起来。

  四老头都没词了,只好悻悻地说:“好吧,那就让你出题作裁判吧。”

  白颈老鸹扇了一下翅膀:“颁奖词说莫言是诗人,那你们就每人写一首诗,不得出现莫言二字却句句莫言。用字最少、语义最精炼者胜出。”

  “古体诗还是新诗?”四老头齐问。

  “你们四个身上都腐儒气熏人。古体诗自然难不住你们。那就新诗吧。新诗免不了朦胧抽象,写好之后请你们都给出明确释义。”

  “好吧,我先来。”朱老头抢先说了:

  “见了馒头就叫馍

  “给点吧

  “家有三口要吃呀!”

  杨老头迫不及待地抢过话头:“该我了。”

  “我还没解释呢。”朱老太推了杨老头一把。

  “不急,待会一块解释。”杨老头摇头晃脑地说出了自己的诗:

  “添土亡人之家

  “他说了不兑现的假话”

  侯老头不慌不忙地说:“抢先没用的。关键看水平。宋老头,你先来。”

  “还是你先来吧。你们仨是一起的。我压轴。”

  侯老头说了句承让,便开口说出了自己的诗:

  “遇水反而沙化

  “话不投机

  何必饶舌”

  宋老头怔了一下:“该我了?”

  “快作诗吧。不会还没想出来吧?”三个老头准备看笑话了。

  宋老头眨巴眨巴眼:

  “成精蜕皮貘,开口说计谋。”

  “没了?”仨老头望着宋老头。

  “完了。”宋老头点点头。

  “那我们开始解释了,还是按作诗的顺序来吧。”朱老头说。

  树梢上的白颈老鸹开口了:“都不用解释了。宋老头胜出。”

  “凭什么?我们不服!”

  白颈老鸹说:“宋老头,既然你胜出,你就给他们解释吧。”

  宋老头说:“你们仨的都是一个水平线上的。见了馒头就叫馍。馒变馍去曼加莫是也。给点吧,家有三口要吃呀。三口加点为言。倆谜面打俩字。添土亡人之家。他说了不兑现的假话。莫加土底为墓,说无兑剩下言。依然是倆谜面打俩字。遇水反而沙化,莫加三点水为漠。话不投机何必饶舌,话饶舌乃言也。还是倆谜面打俩字。我的成精蜕皮貘,开口说计谋。貘蜕皮为莫,开口即言为谟。谟者谋也。我的是一个谜面打俩字,谟即莫言。字数最少最精炼。当然我胜出。”

  三老头傻了,愣了一会儿又一起说:“我们还是不服。”

  白颈老鸹问:“为何不服?”

  三老头说:“颁奖词虽然说莫言是诗人,可他毕竟是靠写小说出名的。我们应当比小说。看谁先完成一篇小说谁胜出。”

  宋老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甚?”仨老头莫名其妙。

  “那就不用比了。你们抬头往上看,宋老头的小说已经完成了!”白颈老鸹说。

  2021年9月6日星期一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