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拍案惊奇:北大、清华批量产出“和尚”

2021-08-27 17:30:2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辽宁王忠新
点击:    评论: (查看)

  八点思考:期盼高校多为国家培养拔尖人才

  近年,北大、清华屡遭诟病,核心话题是国家花巨资投入,北大、清华也垄断了全国高考尖子,但国家重大尖端项目的领军人物,却无北大、清华的身影,而2万多北大、清华学子,在美国硅谷如过江之鲫般为美利坚共和国做贡献。特别应指出的一点,北大、清华给国家培养人才令人失望,但批量生产僧尼,却奇葩妖艳。

  一、毛时代--北大、清华没培养出一个和尚

  在中国一提“北大”、“清华”,那绝对是教育界令国人惊叹的“双航母”。

  1.北大是中国文科旗舰型大学。北京大学,简称“北大”,创立于1898年维新变法之际,初名京师大学堂,乃中国近现代第一所国立综合性大学,创办之初也是国家最高教育行政机关。1912年改为国立北京大学。北京大学是新文化运动的中心和“五四运动”策源地,也是创建中国共产党的重要基地之一。据1966年的统计,北大有在校生近九千人,培养的毕业生有百余人后来成中国科学院、工程院院士。现在是教育部直属全国重点大学,位列“双一流”、“211”、“985”的中国文科旗舰型大学。

  2.清华曾被誉为“红色工程师的摇篮”。清华大学,简称“清华”。前身的清华学堂始建于1911年,1912年更名为清华学校。1928年更名为国立清华大学。新中国成立,清华大学进入新的发展阶段。1952年全国高等学校院系调整后,成为多科性工业大学,1978年以来逐步恢复和发展为综合性的研究型大学。现为教育部直属,位列“双一流”、“211”、“985”、“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被誉为“红色工程师的摇篮”。

  3.毛时代两校没培养出一个僧尼。甭说北大、清华是“两院院士”的摇篮、出国家领导的摇篮、“红色工程师的摇篮”;也甭说高若能考上清华、北大,简直就是令万人仰慕的学神,肯定前程似锦!更甭说清华、北大学术研究如何如何了得,至少有一点十分明确,从北大、清华建校开始,到1980年改开扬帆,无论经历了多少风云激荡,无论走过多少蹉跎岁月,这两所大学都为国家培养了大批栋梁之材,独独没有培养出一个出家的和尚、尼姑,更没为佛教培养出一个高僧,这不知是北大、清华的骄傲,还是北大、清华一份深深地遗憾!

  二、近四十多年来--北大、清华批量培养“僧尼”成特色

  近几十年,清华、北大的一大变化,就是学校里一批批学霸,竟决绝地不顾父母跪求,络绎不绝地选择了,宁与青灯古佛相伴,不与尘世结缘,纷纷出家当了和尚、尼姑。

  1.龙泉寺成了清华、北大分校。在清华、北大的出家和尚中,特别耀眼,也极具代表性的,就是北大、清华的一群学霸,在北京海淀西郊的龙泉寺抱团出家,龙泉寺也成“世界文凭最高的寺院”、“史上科研实力最强的寺院”。在龙泉寺碰到个扫地的和尚,可能都是“985”毕业。其中,龙泉寺的五大高僧:禅兴法师是清华大学物理学博士、贤威法师是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的博士、贤启法师是清华大学核能物理学博士、贤清法师是清华大学热物理博士、贤宇法师是北大数学系的天才。有人调侃:龙泉寺是清华、北大分校。用龙泉寺一位法师的话说,因最近有七八位清华大学的博士或博士后出家,清华出家人数一举超过北大。

  2.清华、北大培养的僧侣四海开花。清华、北大培养出的和尚、尼姑,可绝非就聚集在北京海淀西郊的龙泉寺,而是散播在五湖四海。看过早期《今日说法》的观众,对气质优雅常在节目中担任嘉宾的女法学家--北京大学的王小能,可能还有印象。而王小能已于2003年出家,法名衍能,现在五台山隐修。北京大学哲学系硕士邓文庆,毕业后在福建莆田广化寺剃度出家,人称“显庆法师”,现已在另一家寺院挑大梁。任河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北柏林禅寺方丈明海法师(姓肖)是北大哲学系八七级学生,他于毕业次年――1992年在柏林禅寺剃度出家,现在已是佛教界有名的高僧。1995年在秦岭脚下一座小庙,清华女学霸剃度入寺名为智宏法师。清华、北大到底培养出多少的僧尼,还无法统计,但这绝对不是个别现象。

  3.学霸出家已是一大靓色。清华、北大培养出的和尚、尼姑,这只是近几十年教育折射的一道光影,毛时代后整个高等教育,特别是名牌大学培养和尚、尼姑,已是司空见惯。仅在四川的仙女山云海寺,就有来自四川大学、中科院、西南交通大学的桥梁水利工程专业硕士研究生,交通专业博士生,法学专业硕士等30多名高学历研究生,在这里出家当和尚、尼姑。在五台山也有许多尼姑都是高学历,放弃高薪选择出家。那个被中科大破格录取的,曾被誉为“第一神童”的宁铂,2003年就在五台山出家为僧。现任广东佛学院讲师湛空法师,曾是中科院管理心理学博士生、心理咨询师。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4.笃信佛教意志坚定不怕吃苦。清华、北大培养出的和尚、尼姑,不仅笃信出家,还铁心出家。因出家也要先经漫长“实习”“考察”。 就拿国际奥数赛金牌得主,数学天才柳智宇来说,北大毕业前,他就申请到世界名校美国麻省理工全额奖学金,一般人做梦都能笑醒。但大二那年,他不顾家人劝阻投身龙泉寺,先以义工身份在寺里接受“劳动”考察,清修三年后,才得以剃度,法号贤宇。

  位于海拔980米的千年古刹--四川省达州市仙女山云海寺,原是座年久失修的建筑,破旧不堪,没有山门,仅有一座所谓的大殿,简陋的僧侣住舍和四个住寺僧人,但三十几名高学历人才来此出家,却不怕住宿饮食的清苦。很多寒门子弟,家里几乎砸锅卖铁地供其上学,可名校毕业即出家,不顾亲友劝阻,不顾父母跪求,决绝地遁入佛门。

  三、新时代--对高校批量培养“特色和尚”的思考

  高校培养的高知批量出家,已成整个高等教育的一大特色,也成一种社会现象,这到底为何?

  1.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对北大、清华,乃至整个高校,批量培养僧尼的现象,绝对不能孤立地看,这要联系毛时代之后形成的整个教育去看,当教育被大张旗鼓地推入产业化,教育被强制“一切向钱看”,中国的教育在教书育人的根本问题上,无疑犯了根本性和方向性的颠覆性错误。也必然造成精致利己、批发假文凭、抄袭论文、胡混职称、校外补课、毕业就失业、腐败招生等乱象横生,而批量培养僧尼,只不过是乱象中的一象!

  2.对“文革”似乎反证点什么?看看整个教育界的乱象横生,清华、北大“猛料”不断,看看“和尚”的出现,人们对为什么搞“文革”?为什么要从教育领域先发动“文革”?为什么教育领域以清华、北大为发动“文革”的“牛鼻子”?似乎领悟到点什么”,似乎看到在反证点什么,可到底在反证什么?

  3.他们到底看破了什么?2009年在西安,一父亲带一7岁小孩找贤志师父要出家,问为何这么小就想出家?小孩子居然说:“世间太苦了!请让我出家解脱吧!”有位伟人和导师评价信仰宗教时指出:人们在痛苦中仰望天空。或者说,看破红尘的都是对人世痛苦地绝望!清华、北大出家的僧尼,他们都有独立的人格和头脑,对痛感更敏感。他们可能各有各的苦衷,各有各的难言,佛门清静就成了他们的向往。一个个的个体相连,那可就是一个社会群体,作为“盛世年华”,这群特殊的僧尼,他们对社会到底都看破和绝望了什么?

  4.为什么都已经见怪不怪?或许怪事太多,让人目不暇接,让人已见怪不怪;鼓吹的“一切向钱看”,让人必然变得特别自私,自然就循入孔孟之道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那麻木不仁地吃人血馒头,也就习以为常。北大、清华如此批量的产出僧尼,绝对是社会的奇葩。看看那些跪求孩子不要出家的寒门父母,为什么没有组织干预?为什么都麻木不仁?为什么都听之任之?为什么都不求改变?

  5.信仰自由就是信教自由吗?或许,对于高校批量产出僧尼,可高举信仰自由的幌子,让各级组织不敢和不能干预。可信仰自由就是信教自由吗?在一个共产党执政的国家,共产党宣传自己的共产主义信仰,不更应该有信仰自由?可面对宗教势力的泛滥成灾,面对各种宗教理论的挑战,各级的共产党宣传机构理直气壮地,坚持宣传共产主义信仰自由没?“初级阶段是个筐”,什么乱七八糟的都能往里装,若共产党都不敢和羞于讲共产主义了,信仰自由能不等同信教自由?作为个人信仰不同,追求不同,无关对错,这只是个人的选择罢了。可作为还是共产党执政的国家,不应该有宣传的舆论导向和主流声音吗?

  6.宗教的根本属性不是政治吗?马克思主义不否认,甚至充分肯定宗教是文化,佛学充满辩证法,可马克思主义首先认定宗教是唯心主义,是“精神鸦片”,更是大政治。现在全世界社会科学的两大尖端课题,就是民族与宗教,而且,世界各地的动乱都离不开民族与宗教作祟。所以,政治才是宗教的根本属性和第一属性,自有阶级社会以来,也从来没有脱离政治的文化。所以,说什么“现在正是中华文明伟大复兴的关键时期,需要包括佛教在内的中华文化走出去;高素质人才投入到佛教事业中来,能够让我国的佛教文化得到更大范围的传播,一样是为中华文明做出了贡献。”完全脱离政治的讲文化,绝对是偷换概念的虚伪。若说社会需要一支高素质的僧人团队,那遍布中国的佛学院还不够用吗?

  7.历史总在先解决急迫险阻中前行。俗话说:家有三件事,先可紧要做。即使佛学也要发展,可看看后来的佛教(包括其他宗教)的恣意泛滥,已经“发展到中国历史的最好时期”,伟大复兴最紧要的是复兴佛教吗?就拿1980年出生贫寒的张明光来说,以高分考入清华大学,博士毕业后,他接下一份工作不久,却选择了放弃自己奋斗数年取得的本领,不顾父母反对,就选择了在龙泉寺剃度出家。毕竟,国家为了培养一个人才,是付出了巨大的成本的。现在他们学有所成,正该回报社会,为社会创造价值,却选择了出家,这里就没有一种遗憾?

  8.信仰佛教能摆脱心灵痛苦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高学历、智商超群的人也不例外。面对烦恼,每个人解决的方法也各不相同。有的人选择斗争,有的人选择绕行,我们无法评论对错。”可遁入佛门的清修能疗愈人心吗?一方面很多人信教后,越追求所谓的真善美,越发觉自己得身心,都配不上佛学和其它教义要求的美好,自我对灵魂的折磨就开始了,那一种赎罪的自虐,或许,将陷入更大的痛苦之中;一方面佛门是清净之地吗?自古以来的佛门就不缺“花和尚”,古代的僧侣地主不残酷压榨农民吗?现在的寺院一切向钱看,又有多少藏垢纳污?大寺院的大和尚贪污被抓起来的不时有耳闻?

  结束语:当岁月的年轮转到2012年,中国进入一个“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全面地、极其艰难地进行拨乱反正,已成“新时代”的主旋。就在这拨乱反正中,期盼清华、北大,这两所处于中国高校金字塔顶端的大学,能少培养点和尚与尼姑,多为国家培养点拔尖人才!也期盼社会能为高校培养的拔尖人才,多提供点“英雄用武之地”,多给点红尘有恋!

  (文中配图选自网络,发表前略有删改)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