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旅游

沿着父辈足迹重走长征路,自驾行46天全纪录第3天

2021-06-18 12:10:2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茶杯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5年9月14日周一 第3天

  今天我们按行程计划,先前往赣州的于都参观“红军长征第一渡”,然后赶赴赣州信丰的古陂、新田,寻访“红军长征路上第一仗”旧址。

  对于这次家人自驾长征路途中的行走路线,我们出行前商定了一个原则,即行走路线尽量贴近我们准备寻访的红军长征路线主要旧址点,在沿途无主要寻访点的情况下,尽量走高速,以便节约时间尽快抵达下一个目的地。

  从瑞金到于都约85公里左右,可走G76厦蓉高速,也可走323国道。因此,我们从瑞金去于都选择了走高速。

  其实在2014年国庆期间,我们部分家人也曾专程来到江西的宁都和于都寻访红色革命旧址。宁都的黄陂、小布当年是中央根据地的腹地,是早期中共苏区中央局和红军主力的驻地。也是红军第一、二、三次反围剿的主战场。父亲在回忆录中数次提到他所在的红十二军的驻地就在宁都的黄陂、小布,因此我们一直想来这走走看看,体验和感受当年父亲及红军战士们生活和战斗过的场景。

  宁都还是当年赵博生、董振堂、季振同等同志领导国民党26路军的起义地(史称“宁都暴动”),26军起义后编为红一方面军第五军团,成为中央红军的三大主力之一,在长征中一直担任全军的后卫,为长征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

  我们还未到于都,大约走了一半多路就被从高速上拦了下来,到收费站口一打听,原来是于都的高速收费站口整修关闭,所有车辆都改道走323国道,这一段国道倒真不怎么样,坑坑洼洼的颠簸了好一阵才到于都红军长征第一渡纪念园。

  2014年国庆我们部分家人到过于都,这次来,一是有些家人没有来过,想来看一看,二是因为于都是中央红军长征的出发地,我们自驾长征路从于都上路出发也顺理成章。

  关于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的说法有不少,争论也比较多,如江西的瑞金、兴国、石城、会昌,福建的长汀、宁化等地都竞相证明自己这里才是中央红军长征第一出发地。但归结起来大致有三种说法还靠谱:

  (1)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在长汀,也就是我们第一天参观过的福建长汀中复村。理由是,红九军团从松毛岭战斗撤下来以后,于1934年9月30日在长汀县中复村“观寿公祠”前召集了万人誓师大会。当天下午即兵分两路向江西瑞金方向转移集结,先于其他红军部队转移,因此应为长征第一出发地,并竖起了“红军长征出发地”和长征出发“零公里处”的碑牌。

  (2)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在瑞金。根据是,党的中央机关和中革军委都在瑞金,长征出发的命令也是从瑞金发出的,瑞金西南15公里处有一座云石山。1934年7月临时中央政府从沙洲坝迁驻此地小山上的云山古寺。1934年10月,中央机关编为红军中央纵队,从云石山出发开始长征,因而认为瑞金自然而然就是中央红军的长征出发地。云石山也被称为“红军长征第一山”。

  (3)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在于都。1934年10月上旬,中央红军一、三、五、八、九军团和红星、红章纵队根据中革军委命令分别秘密向于都集结,并于10月17日—20日渡过于都河,正式踏上了长征的征途。这个说法最普遍,许多老红军的回忆录也支持了这种说法,也被大多数正式的历史文献所采信和引用。我们也认为,中央红军各部队(含中央机关)都有各自集结出发的时间和地点,但从中央红军总体来说,把于都称为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无疑是适当和准确的。

  1934年10月17日至20日,8.6万红军主力从于都河上8个渡口渡河,踏上二万五千里长征路。当时,河上没有一座桥,于都人民搭浮桥,摆渡船,把红军送上了漫漫征程。毛泽东、周恩来等同志所在的中央直属机关是从于都的东门渡口渡过于都河,而父亲所在的红一军团是在于都段屋的铜锣湾集结,而后由于都的梓山镇山峰坝渡口渡过于都河(也叫贡水)开始长征。因时间关系,我们没有再去寻访这个地方。父亲在回忆录中提到,他所在的红一军团一师,是刚从广昌前线撤下来,在瑞金附近休整了几天,随后就向于都集结。红军长征出发时任红一师师长的是李聚奎,建国后是首任石油工业部部长,1958年重回军队工作,任总后勤部政委,补授上将军衔。

  “十月里来秋风凉,中央红军远征忙;星夜渡过于都河,古陂新田打胜仗。”----摘自陆定一《长征诗》。

  父亲回忆录节选:长征出发时的情形

  “第五次反围剿战争在广昌战斗失利后,主力红军和中央机关于1934年10月间撤离江西中央苏区开始突围,分三路向广东南雄、仁化前进,一路从瑞金、于都出发,一路从福建的长汀出发,一路从赣南的信丰、大庚出发。

  我们一师刚从前线撤下来不久,住在瑞金附近。一天晚上,上级突然来了命令,要部队立即出发。那时,部队一切东西都在身上带着,说走就可以走,走远走近都没有什么牵挂,随时都可以走。但部队在出发时没有进行动员,只是大家从出发的举动上感到有一些紧张。

  我们一师是从瑞金、于都这一路出发的,我们在一个晚上就突破了于都河,向南即向广东方向挺进。部队出发后,不知是走了三天还是四天,在信丰的新田、固陂打了一仗,把广东军阀陈济棠堵截我们的第一道封锁线打垮了。那仗只打了半天多一点,就消灭敌人几个团,捉了不少俘虏,还缴获了很多物资与武器,都是崭新的,部队情绪非常高…。

  第五次反围剿战争从1933年10月打起,部队在苏区内打了一年多,当时从大多数红军基层指战员的思想上来说,是高兴与愿意部队进到白区去作战,因为部队到白区活动,可以打土豪,有盐吃,部队的伙食会好一些,还能时常改善一下生活。当时我们并不知道这就是长征的开始,以为部队这次出发与往常一样是转到外线去作战,到白区去打打土豪筹点款,又会回到苏区根据地来。谁知这一走就没有回头,越走越远,一直跑了二万五千里......”

  在于都参观完红军长征第一渡后,我们按计划立刻动身赶往赣州市信丰县的新田镇去寻访红军长征路上第一仗旧址,以及拜谒在长征途中牺牲的第一位红军师长洪超烈士的墓。从于都到信丰的新田镇行程约103公里,要分别走S218、S223和S325三条省道。从于都出发没多久,我们遭遇了出发以来第一次难走的路。S218省道路况极差,被洪水冲淹和大货车碾压后的路面布满大大小小的坑洼,我们这次自驾长征路的车,一辆是北京现代悦动,一辆是东风日产颐达,两辆车都是普通型轿车,底盘低,越野性能不好,遇到深的坑洼处只能用很慢的速度颠过去,有时的时速只有十几公里,七颠八磨,黄昏时分才到达了新田镇。

  出行前我们曾看到浙江一位曾自驾过长征路的名叫“老包”的车友在网上发贴说,长征路上第一仗是在新田镇的“白石村”,但从GPS上一查,根本找不到“白石村”,害得我们走了不少弯路。好在“老包”在贴子上说过,新田镇隔壁的大桥镇距那个“白石村”更近,我们索性赶到离新田13公里外的大桥镇去打听。到了大桥镇政府经了解后才得知,红军长征路上第一仗的地名叫“百石村”,而非“白石村”。这个百石村是隶属新田镇管辖,但从地理位置和距离上讲,它距大桥镇更近一些。即使如此,据说从大桥镇到百石村的14公里乡村道路仍是不那么容易走,加上时间已近傍晚,我们也略有些着急,如果今天去不成,就得先到信丰县里住下,明天返回头再来,这样就会耽误了行程和时间。正在此时,从镇政府外面走进来一个穿预备役军制服的年轻人,经询问,原来他是大桥镇人民武装部的曾寒星部长,是我们曾姓本家。他说他刚从百石村过来,听说我们是重走红军长征路要到百石村去寻访洪超烈士墓,就自告奋勇地提出给我们带路,陪我们再跑一趟百石村。我们大喜过望,深感遇到了热心的好人。大桥镇到百石村十多公里的乡道七拐八弯的还真不好走,若不是曾部长给我们带路,稍不注意就会走岔路。

  路上行车大约走了四十来分钟到达了百石村。我们顺着村边一条花岗岩铺的青石台阶登上山去,首先就看到了竖立在这里的6米高的墓碑,这里长眠着长征途中牺牲的第一位红军师长洪超,墓碑上的刻字系张震同志所题写。墓碑后面的山坡丛林深处是红军长征路上第一仗的战斗旧址,现还保存有长征途中最长、最完整的战壕。

  1934年10月20日,红军先头部队抵达信丰县新田镇罗峰头。21日,红4师向百石、古陂搜索前进。上午10时,当红军到达百石村时,被驻百石村的守敌信丰“铲共团”常备第二中队发现,双方交火,红军长征的第一仗由此打响。

  洪超烈士,1909年生,湖北黄梅人。1927年进入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学习。同年12月参加广州起义。起义失败后转入朱德、陈毅所率领的部队,任朱德的警卫员。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湘南起义和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1929年转入红5军工作,任红5军第1纵队中队长、大队长,红8军军部参谋,红5军第1师师长,红3军团第6师、第4师长。参加了湘鄂赣边区的游击战争、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作战。1932年6月负伤致残。1934年8月荣获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颁发的二等“红星奖章。”同年10月21日,中央红军长征第一仗在江西省信丰百石村打响,时任红4师师长的洪超亲临第一线指挥,不幸被敌人流弹击中,壮烈牺牲,他是中央红军长征路上牺牲的第一位师长。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红军长征出发才刚上路,这位身经百战的师长就倒在长征路的源头上,令人无限感慨。当我们今天身临其境回顾起这段经历,仍感到心情十分沉重,唏嘘不已。据曾寒星部长告诉我们,洪超烈士墓是当地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年清明时分,县里和镇里都会有许多单位和群众前来扫墓和进行革命传统教育,也有不少像我们这样重走长征路的人专程到此瞻仰祭奠。

  在百石村寻访完后,热心的曾寒星部长一定要留我们在大桥镇吃晚饭,盛情难却,只好客随主便。

  饭后,热心的曾寒星部长还想挽留我们在这多住一天,明天再带我们去走走,但我们长途行程在身,不便久留,只好婉谢告别主人。

  从大桥镇到信丰县走325省道,一路40公里的好路,个把小时我们就到达了信丰县城,一路上大家滔滔不绝议论着今天满满当当的行程和丰硕的收获,一派喜悦之情。当晚我们下榻信丰县金辉酒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