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90后纪念艾跃进君

2019-04-22 14:13:00  来源:青年思考  作者:青年赵文凌
点击:   评论: (查看)

  作者按:今天是艾跃进老师逝世三周年纪念日,作为一个90后,笔者虽然从没有与艾老师见过一面,却时常可以听到艾老师那些充满真知灼见而又激情飞扬的讲座。

  艾老师是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是毛泽东思想和社会主义事业的忠诚卫士,这是毋庸置疑的。想起要为艾老师写点什么的时候,笔者想到了鲁迅先生的《纪念刘和珍君》。想来,这些敢于追求真理、敢于反抗并身体力行的革命者的精神境界是相通的吧!

  笔者自知本人的文学素养、社会感悟、思想深度等都远远不及鲁迅先生,今日依照《纪念刘和珍君》改编的一文也算是献丑了,不做他求,只求能写出笔者对艾跃进老师的崇敬之心,只求能勉励更多的人可以像艾跃进老师一样践行毛泽东思想、追求共产主义理想。

  

  一

  公元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一日,就是艾跃进老师三年前愕然去世的同一天,我独坐家中,看到有一消息,“今天是艾跃进老师去世三周年”,我想到大约四五年前,在看艾跃进老师讲座视频的时候,是何等的受益。

  这是我知道的,凡艾老师所做的讲座,向来是座无虚席,大多聚精会神地聆听艾老师神采飞扬地讲述毛主席的故事、宣扬毛泽东思想的内容。

  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无数前辈、老师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我却看不到他们所期盼的未来,哪里还能有什么言语?

  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反毛分子的幸灾乐祸,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

  倒下的只是毛泽东思想的旗手,毛泽东思想的红旗将屹立不倒,我们90后还是要追求共产主义理想。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二

  真的猛士,敢于宣扬自己的信仰,敢于正视生命的意义。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红色的记忆和微漠的悲哀。在这红色的记忆和微漠的悲哀中,又使现实倒退一步,回到那过去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年轻人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艾跃进老师逝世也已有三周年了,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三

  在众多为共产主义理想逝去的前辈中,艾老师是当代的榜样。榜样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更觉得十分贴切了,我应该对他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他不是我一个人的榜样,而是所有有理想的青年应该去学习的老师!

  他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大约四五年前,我还在读书时,选他的网课的时候,那时候,他好像是讲毛泽东的军事思想。直到后来,或许是我已经慢慢接受马列毛思想的熏陶了,我才发现这位富有激情、十分吸引人的老师不仅是个给我们教授网课的老师,更是个追求共产主义思想、信仰毛泽东思想的同志!

  

打不开?点这里>>>

  艾跃进:为人民服务是毛泽东思想的精华(一)

  其时,我才能将这位老师和毛泽东思想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许多老师对待马列毛思想,要么是照本宣科、毫无激情,要么甚至会在课堂上公然讲出些反毛的话语来。待到听得艾老师的讲座多了,才知他正是个坚定不移地宣讲毛泽东思想的捍卫者。待到除了毛泽东军事思想的网课外,我又去看了艾老师的其他讲座,尤其是他讲60到70年代的那十年历史的时候,竟真的发现他的与众不同了。

  总之,在我的记忆上,三年前听到艾老师去世的消息时,很是悲痛和诧异,那时心想,我才刚开始认识他,还没见过真人呢。此后,我就开始在艾老师的启蒙下认真学习历史,从文字资料到工人访谈,反正,只有认真学习才对得起艾老师。

  四

  我在三年前的四月底,知道艾老师因重病去世的消息;得到噩耗的时候,长叹一声,艾老师年纪轻轻,怎么就去见毛主席了。对我来说,我向来是认为要保重好身体的,毕竟这是革命的本钱,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艾老师竟积劳成疾,已经先去了。

  然而这已然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网络上网友们的哀悼。艾老师的思想光辉,影响了许多人。

  我们怀着崇敬,说他是“毛主席的好战士”!

  悲痛,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有良知的网友怀念艾跃进老师的缘由了。为人民服务呵,为人民服务呵!不仅为人民服务一时,更为人民服务至死。

  五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他,艾跃进君,那时是欣然前往的。自然,讲座而已,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伤身,但竟在一次次讲座中损耗了自己的身体。在疾病稍有好转的时候,他就要回到人民群众中间,去宣扬他最热爱的毛泽东思想,去教导后人要继承毛泽东思想,去用行动践行为人民服务的精神。

  

  始终抱有活力的艾跃进君确是故去了,这是真的,而且已经有三年了。不止艾跃进老师,连毛主席身边的好干部——张钦礼也走了许多年了(点击查看《清明雨,后人泪——想起毛主席、张钦礼和红岩烈士》);还有鞍钢宪法的推动者马宾老、通钢斗争的老工人代表吴敬堂……这一个个继承毛主席遗志的老同志都陆续离我们而去了。

  但是私人资本的所有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六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微弱的发声。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同志、师友、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驶,再无痕迹,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七

  我已经说过:不仅为人民服务一时,更为人民服务至死。我知道这很难,但还是有众多当代前辈做榜样,更别说多得是从古以来的老师了。鲁迅先生笔下的刘和珍君正是我当代女子的榜样之一。

  我耳闻老同志们的去世,是始于四五年前的,毕竟,我还只是二十多岁,需要不断学习和成长的小子。至于这一回纪念艾跃进老师,更是寄托了许多的哀思。共产主义的理想是不好达到的,为人民服务至死更是很难实现,但若有成千万的无名烈士在前,更有诸如张钦礼、马宾、吴敬堂、艾跃进等这些实实在在的当代榜样,无疑是对我们后来者的激励。倘要寻求这一次死伤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红色的回忆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纪念艾跃进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