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史武军:共产主义的路上制度与人品哪个重要

2022-01-10 12:03:2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史武军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还记得笔者二十多岁的时候,曾经看到过央视张泽群主持的一期《12演播室》栏目。在这期节目中,主要说的是当时的上海复旦大学与台北大学之间,参加的一次世界华语大专生辩论赛。这场辩论赛的辩题是:——“对于一个人的成功来说,实力与机遇哪个更重要?”当时的反方是上海复旦大学代表队,后来竟然是反方的复旦大学代表队赢了。可后来在参加这期节目的时候,当面对央视主持人张泽群以当时参加辩论赛时,自己提出的令台北大学代表队的同学无言以对的问题之时,这个参加节目录制的辩论队的队长笑了起来。然后回答说:“我当时提出的问题是违心的,那只是为了能赢得那场辩论赛,而必须那样提问。今天若要让我把角色互换一下再来回答的话。我只能说:实力是给机遇做准备的必要条件,机遇只有具有相应实力的人才能感觉到,只有他有能力感觉到机遇的存在了,还能够依靠自身本来就有的实力,把机遇转化为成绩之后。才可谓,抓住机会了。否则,当一个人没有相应实力的时候,他是不可能把到手的机遇转化为成绩的。否则,所谓的机遇降临在不具备相应实力的人头上之时,那反倒是负担或伤害。总之,实力必须依靠长期的努力,才能实现积累。只有积累到相应实力了,才能考虑机遇会在哪里。”

  在这里,我提到这场二十多年之前的辨论赛。其实,我的意思是,我想谢谢张泽群与央视。同时,也更加想谢谢复旦大学当时的这个四个人(这之上的文字,全是我的记忆。当时,我并没有做笔记)的辩论队的同学们。此时想来,我感觉,这四位当年的年轻同学,或许早就是某大学的教授了。而我,还是一名农民,只不过今天无地了,才变成——农民工。所以,我应该谢谢他们后来的这期节目又把我的认识拉回了正规。他们之前的那场真实的辩论赛,我也在当时央视播出的时候就看过了。如果,不是后来他们又录制了这一期节目做个补充解释的话。或许,我很多年之前就走火入魔了。所以,我想谢谢他们。假如,有一天,他们这几个如今的教授与张泽群老师若是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若有机会,我很希望能有与他们当面说话的机会。是他们当年的办法帮了我的忙。

  如今,想到我自己拟出的这个辩题,不知张泽群老师会如何看待?

  共产主义:“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这歌声是伴随着张泽群老师与笔者在内的年龄的人的童年一路到今天的。相信我们年龄差不多的同龄人,如今还都能回忆起,童年时我们经常在校园里唱的歌。

  共产主义:当年在学校的政治课堂上,每当讲到——共产主义社会的章节之时,好像老师自己都会感觉到可笑。或许,当真的会在他们的内心也感觉不到共产主义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所以,才会令他们作为讲共产主义社会的政治课的老师都会感觉自己好笑。反正他们在校的同时,总不忘告诫自己的学生:“这个理想中的、理想化的共产主义社会目前只能算是’镜中花、水中月’。什么时候才可以真正实现?要叫我说,那还是得到西游记那样的神话故事中去找寻灵感。你们的老师现阶段的思想也只能进化到这种地步了。接下来的功课,也就只有交给听到我说这些话的我的学生们来继续我们未完成的路了。”当时,在课堂上,我的政治课老师经常就这样启发我们。大致意思都是说,要想实现共产主义社会,就只能到神话故事里找寻灵感。有时,老师会说:“过去的神话故事也不应该只是一味的把它们全都看作是封建与愚昧或者落后。人们还应该看到那些所谓的神话故事,有些部分的内容只是当时科学还不发达的时候,人们理想中想要向往的好的生活方式或者样式。总之,哪里有很多都是人们的理想而已,并不应该全部把他们推到——封建……这一个词条名下。”1987年6月,到如今已经是三十五个年头了,也是笔者离开校园的第三十五个年头。在这期间,迫于生活的压力,我始终都没有回想过当年老师们在课堂上这些为了启发他们学生的思维而做的功课。如今再仔细回想起来,仿佛现在的笔者的思想已经严重的超出当年我的老师的想象了。

  共产主义:武王,有句名言——“君子撒于野,小人聚于朝。”他说这是造成朝代更迭的最主要原因。在今天的笔者看来,我也是这样的意见。所不同的是,当年的武王想要解决这样的问题的目的,只是为了能够保住自家的江山永固的私事。而今天的笔者写这篇文章,目的是为了想要实现儿时老师们的愿望;为了要实现我们民族的目标——实现共产主义。因为,我也是小时候唱着——“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这样的歌声长到如今的新中国的中年人。如果把武王与我的老师们的话语结合在一起考虑的话,笔者感觉,若要想实现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必须有两个必要条件才可以实现。这两个必要条件就是——优良的社会制度与具有数量足够多的谦谦君子一样的无法计数的众多的普通老百姓。简单点说就是——制度与人品的问题,具备这两项先决条件了,共产主义社会就好实现了。制度与君子,就像是战场上必须合作抗敌才能得胜利的炮兵与步兵协同的性质相类似。就现如今我们的社会来说,其政治制度已经相当可以了。假如,今天我们的社会当中就可以有足够多的谦谦君子的话。那么,或许今天就可以实现——共产主义社会。可是,由于是此问题、此观点,此时此刻才只是笔者一个人的一家之言。可我们的社会却是一个十四亿多人的大家庭,这样的观点是必须先交由相关的专家学者老师们还要经过长期的研讨,才可以有定论的事情,等到那样的结果出来之后。我相信,我们的明天——就会更加的比蜜甜了;就会有更加甜蜜的哥儿飞满天了!

  在过去的古典神话故事当中,找寻未来我们更加合理的政治制度的模样;以已经过去的那些名垂青史的谦谦君子的具体德行,为未来人们的道德标准的典范。这样的课题,一但以国家的概念立项之后,那些随之而来的“好东西(好文章)”,笔者是无法与专家相提并论的。因为,我顶多算是一块砖。所以,我只能向所有人求助了……

  此时此刻,笔者的感觉。若是仔细的分析——制度与人品哪个更重要的问题之时。我感觉,——制度,就像是张泽群老师当年的《十二演播室》里的那场辨论赛里说的——实力差不多、或者说是犹如战场上的炮兵。那么,谦谦君子就好比是那场辨论赛里提到的机遇一样,也或者像是战场上最终解决战斗的步兵一样。因为,没有优良的社会制度做保障,怎么可能会有谦谦君子生存的空间与土壤呢?就像一个人没有相应实力就感觉不到机遇一样。就比如解放上海时,为了减小战争当中对于城市设施的损毁程度。于是,当时的总前委决定不允许炮兵参加核心城区的战斗。因此,也确实增加的士兵的伤亡数字。可考虑到接下来还要搞国家建设的需要之时,适当的增加点伤亡也只能是无奈的结局了。当社会制度具有相应的优越性的时候,就像是炮兵已经经过了多伦

  对阵地的轰炸了,已经可以为步兵发起冲锋而炸出相应的炮火封锁区了,在这个区域内,步兵冲锋时,相对来说是要安全一些的。如今的我们的社会主义社会不就是相当于炮兵为步兵“炸出”相应的可以自由成长谦谦君子的“合适空间”与“环境”以及“土壤”了。假以时日,等到我们的社会制度下可以生长出足够多的谦谦君子的时候了。就像是此时,的炮兵说:“老兄啊?你们在后方兵营里可是休息的时间不短了,你们要是在上不来,我们可是要‘无牌’可打了。你们终于还是来了,我们就可以适当的稍适休息一会儿了,放心好了,我们会安排人配合你们,必要的时候,我们的炮弹就再次补充充足了。接下来彻底打扫战场就交给你们了。”因此,未来更加的能够凸显出我们社会制度优越性的,不光有富裕的物质生活。它还需要有遍地的谦谦君子来体现出我们未来社会制度之下老百姓富足的精神面貌。而富裕的精神面貌与富裕的物质生活又是一对密不可分的“孪生兄弟”了。可这一对“孪生兄弟”人们就分不出先后了。它就像鸡生蛋蛋生鸡的无头理论了。

  2022年1月9号

  【文/史武军,本文为作者投稿红歌会网的原创稿件】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