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司马平邦:如果“德特里克堡枪击案”发生在中国武汉

2021-04-09 10:25:44  来源: 司马平邦说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欢迎收看《司马平邦说》。自从2020年新冠病毒全球泛滥以来,这种可怕病毒是否来自实验室一度被人们津津乐道,最喜欢这么说的是美西方的政客,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等人炮制出新冠病毒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的谣言,不断污蔑中国,即使中国向世卫组织和国际社会多次开放了这个研究所,也没能叫醒“装睡”的美国人。

  但与中国开放武汉病毒所相反,美国那个臭名昭著的生物研究所,德特里克堡基地,一直不开放,更没有邀请世卫组织核查,即使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都快喊破喉咙了,即使美国人自己也在不断追寻基地的真相,他们还是充耳不闻。

  对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的相关新闻我们一直很关注,做过多期节目,比如2020年的第281期节目(德特里克堡为什么绝对不能开放?)、第244期节目(赵立坚单挑美利坚)和2021年的第433期节目(拜登政府无法洗清的两宗“原罪”),感兴趣的朋友大家可以去看一看。

范塔洪·吉尔玛·沃尔德森贝特(来自FBI)

  当地时间2021年4月6日早上8点左右,美国海军军医范塔洪·吉尔玛·沃尔德森贝特,在位于与德特里克堡美军基地相邻的河畔科技园中的一个海军设施中,用步枪打伤了两名美国水兵,之后沃尔德森贝特乘车逃往德特里克堡基地,大约25分钟后他来到基地大门外,基地警卫在警戒通报中认出了他的车辆,试图让其停下来,沃尔德森贝特迅速驾车撞开大门,冲进了基地,但只走了800米之后,就被宪兵在一个停车场拦截,于是沃尔德森贝特拿起武器奋起反击,却被基地宪兵开火击中,医务人员在沃尔德森贝特身前工作了大约20分钟后,宣布他已经当场死亡。

  当然,这些都是美国警方的单方面表述。

  据当地的弗雷德里克市警方人员说,狙杀沃尔德森贝特是一次成功围猎,警察和宪兵协调行动,在基地里打死了他,且没有任何死伤。

  我们给大家总结一下其中暗含的一些关键点:

  第一,抢手沃尔德森贝特,38岁,是一位来自弗吉尼亚州的黑人,拥有一个不错的家庭,有妻子和两个孩子;从军9年,2012年9月加入美国海军,于2017年6月在华盛顿布雷默顿的海军医学准备和训练司令部服役,获得下士军衔,于2019年8月5日被派往腓特烈海军医学研究中心,他没有参与过海外部署——请记住这第一点,并未参与海外部署;说起来,他也算受过良好教育,还非常励志,于前年,即2019年12月36岁时毕业于美国陆军大学;2019年8月,他进入位于德特里克堡的美国海军医学研究中心,这个医学研究中心在德特里克堡运作一个生物防御研究局——换句话说,军医黑人沃尔德森贝特供职于生物研究室,天天与病毒打交道。

德特里克堡基地的指挥官塔利准将

  第二,德特里克堡基地拥有完备的紧急事件应对计划,用该基地的指挥官塔利准将的话说,基地在一周内要进行1次枪击演练。正因如此,沃尔德森贝特才会在闯入基地4分钟,仅开车行驶了800多米后就被宪兵击毙了。

  在当日早8点到9点,也就是在案发到沃尔德森贝特被打死,顶多40分钟的时间里,警方和军方已经做出了可以打死这个海军士兵的命令,可谓狙杀的干净利落。

美军德特里克堡基地,面积巨大

  需要注意的是,德特里克堡基地非常巨大,1万多人在工作,占地1300英亩,约合526万平方米,近737个标准足球场大小,在这么大的面积内保持如此高强度的安保级别,所花费人力、物力非常巨大,所以,这个基地里是绝对不能示人的。要知道,1月6日,特朗普的支持者说进国会大厦就进去了,对比起来,美国国会大厦的安保好像都比不上德特里克堡基地。

  第三,沃尔德森贝特虽然参军9年了,但就是一个军医,没有海外部署的经历,换句话说,并没有真正上过战场,不可能存在战后心理综合症这种创伤后应激障碍。那么,沃尔德森贝特为什么要在美国海军科研机构里寻求杀掉两名水兵呢?是随机还是预谋?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人,做过什么呢?

  第四,沃尔德森贝特是生物武器研究机构的军医,他之前在基地里究竟进行过什么样的研究?他现在受到了何等压力才做出了4月6日早上这一出如此拼命的举动?这究竟是一起纯粹的刑事案件?还是一宗内情极为复杂的政治性事件?

沃尔德森贝特驾驶的车辆最后被宪兵击中,车窗弹孔可见,他应该是死在车里

  第五,我相信,如德特里克堡这么重要的军事机构,一定会有沃尔德森贝特冲关枪战的所的原始监控视频资料,而死者驾驶的汽车里也应该有监控视频,这些其实是最方便了解本案真相的证据,现在我们猜猜,美国方面会不会对外公开这些素材?

  我在看到本案的新闻后,第一时间写过一段评论,我说沃尔德森贝特枪杀案,其实对中国媒体来说既是一次机会,又是一个考验。现在有没有中国记者去弄清真正的死因?有没有中国记者去采访死者的家属?有没有中国记者去警局翻案底?有没有中国记者要求进入德特里克堡采访?有没有中国记者在这个基地周围测一测病毒浓度?等等等等。

  因为我们早就发现另一个规律,这种事如果发生在中国,BBC上去了,CNN上去了,人民、新华、财新、财经都会跟着上去;但是发生在美国呢?BBC没有去,CNN没有去,我们的人民、新华、财新、财经也都跟着没有去。好,这回我们再通过实践验证一下。

  说到这里,我们再转换一个新角度。假如说此次枪击案并不是发生在美国,而是发生在中国,就发生在武汉的病毒研究所。试想,美西方媒体和中国媒体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反正案件都发生两天了,我看现在无论是西方媒体还是中国媒体都表现得挺平静的,我们可以看得出中国媒体现在仍然是西媒的跟屁虫。

  但是,关于本案,我坚信一定会有更多的新闻出来。我们也模仿一下白岩松:是什么原因,让一个38岁、家庭美满的美国海军军医对自己的同袍和自己效力的机构端起了枪,射出了仇恨子弹?在这里面有两个大方面需要注意,即,其一,此事件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其二,它应该被定位为什么样的事件进入传播渠道?

  其实,在美国、西方媒体来说,真相是什么真的不重要。比如“新疆棉”事件,哪家西方媒体关心过真相呢,他们只关心如何把“新疆棉”定位为种族灭绝和强迫劳动事件,再送入传播渠道。那么反过来,对此次枪击案,中国的媒体是否有胆量、有本事,在真相没有被调查出来之前,或者说在真相永远不会调查出来的前提下,按着既定的定性送入传播渠道。当然,这里有一个大前提,我前面说了,我相信掌握美军病毒研发制造真相的沃尔德森贝特,如此这般死在德特里克堡,一定埋着不可示人的大秘密。

沃尔德森贝特被击毙的现场,一个基地内的停车场

  我相信,关于本事件美国官方需要的最后结论,当然、肯定、必须是一宗刑事案件,沃尔德森贝特不是有精神病,就是有其他个人极端原因。但是,依现在中国的需要,沃尔德森贝特就应该是一个良心发现,意欲揭露德特里克堡大秘密的拯救人类的反霸权主义英雄。现在,中美两国在意识形态、国家利益等方面的对立正在走向白热化,而德特里克堡的枪击案,在我看来,它有着一举可以扭转大局面的潜质。

  但我们也可以断定,沃尔德森贝特之死,就像当年马航MH370的失踪,会是一个永远都不会有真相的典型事件。

  新冠病毒到底是不是美军德克里克堡的实验室杰作?世卫组织说了,经过核查,新冠病毒极不可能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的,但是世卫组织从来没有核查过德特里克堡,那么又如何断定说不是美军的生物实验室泄露的呢?

  按常理,诡异的德特里克堡枪杀案发生,理应会被引向这个神秘、罪恶的美军基地,也必须老老实实接受世卫组织和世界各国的核查的这个方向。但是,我们在新闻中又看到了,这个基地每周都会有一次紧急事件的演习,基地宪兵即使对自己朝夕相处的工作同事,那也是说杀就杀,不留活口,那么,还有谁敢去核查病毒呢?还有谁敢去采访调查呢?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