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林爱玥:方方日记的麻烦开始了……

2020-05-17 18:07:40  来源: 林爱玥公众号   作者:林爱玥
点击:    评论: (查看)

  据说,方方写的日记是“纪实文字”,至少支持方方的人对此是确信无疑的。既然“纪实”,那么,日记中的人物、事件必然都是可以与现实一一对应的。方方日记海外译本即将面世,如果方方日记中所涉及的人物不允许方方在日记中出现关于自己的文字,那方方日记还能顺利出版吗?这,更多的应该是法律问题,希望有专业人士能够答疑解惑。毋庸置疑,如果不能的话,方方日记的麻烦恐怕要开始了……

  之所以有这样的疑惑,是因为网友@敲锣的我 已经明确对方方提出了质疑。@敲锣的我 最大的困惑就是方方转载相关的敲锣记录为何只转载一半,而对另一半听而不闻视而不见。更让@敲锣的我 气愤的是,在补齐后一半敲锣的记录后,方方的粉丝竟齐刷刷给@敲锣的我 送去谩骂与诅咒。

  正如@敲锣的我 所说,在疫情期间,她先后经历了“大劫”和感受了“大爱”,可方方只转载了“大劫”的一半,却未转载“大爱”的另一半,而方方的粉丝甚至不容许@敲锣的我 说出“大爱”。话说,那些方方粉丝不是言必称“真相”吗,为何只接受“大劫”的真相,却拒不接受“大爱”的真相呢?不接受就不接受吧,人家写出来就去诅咒人家“你和你妈早点去死”,这还有一点点人性吗?

  那些方方的支持者声称@敲锣的我 的妈妈是因为“在微博上引起关注了才进得了医院治病”,这种说法是极其可笑的,难道其他没有在微博上引起关注的人就进不了医院了?我希望那些谩骂诅咒@敲锣的我 的人能够花点心思去查阅一下相关数据:在疫情期间,武汉一共收治了多少新冠肺炎(确诊和疑似)的病人,又有多少是因为在微博上引起关注才得到救治的。事实胜于雄辩,这应该不是什么很难做到的事吧?

  那些方方的支持者一方面污蔑反对方方的网友搞“网络暴力”,一方面又对@敲锣的我 大搞特搞网络暴力,更不要说,这些人言论之恶毒、态度之恶劣都超出了正常人的理解范围。如果这些就是方方的支持者的基本素质,我只能说我非常遗憾了。

  就我个人的理解,@敲锣的我 被方方的支持者围攻不是偶然的。@敲锣的我 就像那个揭穿皇帝的新衣的小孩一样,一不小心指出了方方日记最大的问题:只有“大劫”,没有“大爱”。在这样的大前提下,撇开“一地无主手机”的照片和造谣梁护士“死亡”不谈,就算方方日记说的全部是真相,那也是部分真相,只有“大劫”没有“大爱”的真相。

  实话实说,尽管抗疫成绩巨大,可由于是“遭遇战”,有些地方不尽如人意是在所难免的,换句话说,“大劫”确实有,不过“大爱”更多。正如张伯礼院士所说:“在开始的一个阶段,由于对疫情不了解,有点仓促上阵,确实有些混乱,但是我们混乱持续的时间很短,后边主流都是抗疫,都是志愿者,都是医护人员奋战,都是社区的工作者,一派蒸蒸向上,非常的井然有序。”可是,方方的日记除了让人记住“瞒瞒瞒”、“错错错”、“枉死的灵魂”、“没有胜利,只有结束”、“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等“大劫”外,有多少人能从方方日记中感受到“大爱”?

  张伯礼院士站出来说出了真相,可方方——一个据说专注于记录疫情真相的人,居然自称连张伯礼院士都没听说过,如何能让人信服?

  在这里,个人有个不情之请,希望武汉市能够授予张伯礼院士“荣誉市民”的称号。疫情期间,张伯礼院士率领团队在江夏放舱医院救治564名轻型患者,没有1例转为重型和危重型。不管武汉市“荣誉市民”的要求有多高,个人认为,以张伯礼院士在武汉所作出的贡献,“荣誉市民”四个字都当之无愧。

  当然,部分真相同样是“真相”,这一点我们并不否认,可是,就像中国这么大,人口这么多,总会有阴暗面一样,你要盯着那些阴暗面说,一天换个花样,一年365天不重样都说不完,可是个人都该知道那是代表不了真正的中国的,同样,那些以“瞒瞒瞒”、“错错错”为立意的文字怎么可能代表中国抗击疫情的全部呢。因此,面对网友的质疑,如果方方真觉得委屈的话,不妨放慢日记出版的脚步,将60篇的日记扩写到120篇,一半“大劫”,一半“大爱”,虽然不能说这样整本日记就没有问题了,但是,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更接近真相且更客观、更全面了些。

  方方说(转摘)“几个月下来,原本很普通的网络日记眼睁睁在舆情中以不可阻挡之势形成人心撕裂的漩涡,这一切究竟是谁造成呢?”在这里,我觉得方方女士太谦虚了,方方日记无论如何都不能称为“很普通的网络日记”,如果真如方方所认为的“很普通”,那些德文、英文版日记的出版商疯了要上杆子火急火燎的出版?

  正因为方方日记一点都不“普通”,很多文中涉及到的人恐怕都会忍不住较真的。日记不是小说,在写到具体的事时应该经得起推敲,而在写到具体的人时则应该得到相应的认可,现在,由@敲锣的我 的质疑带来的“破窗效应”已经形成,相信会有更多的人加入到质疑的行列中来。如此,不难理解那些方方支持者的气急败坏了吧。方方女士是湖北作协前主席,个人修养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的,在这里,建议方方好好劝一劝那些支持者,让他们放过@敲锣的我 吧。

  为了避免未来不必要的烦恼,我觉得方方女士有必要完善一下自己的日记。如果方方女士愿意从善如流的话,不妨采纳我此前的意见:对文中提到的人和事做一个补充说明,并将相关文字添加到日记中,特别是德文版和英文版的译本中,作为前言也好,作为后记也罢。我相信,如果方方女士真这么做了,方方日记的可读性会大大增强。显然,对方方女士来说,这么做于人于己这都是大好事一件,应该不会太为难吧?

  最后,请容许我说一句:@敲锣的我 ,你是个勇敢的女孩子!致敬!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