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尹国明:东部战区官微连续三篇文章发出了什么信号?统一的最佳时机到了吗?

2020-04-20 12:18:19  来源: 明人明察   作者:尹国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东部战区陆军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发了三篇文章,从题目到内容,都让人浮想联翩。因为东部战区的管辖区域以及战略重点,很多人自然会联想到,是不是要解决统一问题了?

1.webp.jpg

  前段时间,有几篇文章谈现在是解决台湾问题最佳时机的文章,颇有些语不惊人誓不休,读者看得也是心潮澎湃。读者喜欢看这样的文章也可以理解,台湾问题,一直是中国人的一块心病。尤其是台湾岛内现在的政治情势,让和平统一看不到希望。美国连续打出台湾牌,越过中美“三个公报”中美方承诺的“一个中国”红线,台湾问题是不宜久拖不绝了。

  但是不是东部战区这几篇文章,就可以视为解决统一问题的信号呢?我认为不是。即便还有一些军事方面的动作会被人联系到一起。下面开始详述原因:

2.webp.jpg

  一、解决台湾的方式只能是以武促统

  首先声明,本人是坚定的以武促统派,很早就认为只有以武力促统一,才有可能实现和平统一;以和平方式促统一,统一遥遥无期。这个理由就不需要分析了,因为现在这都属于常识问题了。

  所以,大陆一直不做放弃武力统一的承诺,就是有着这方面的考虑。至于什么时候用,在什么条件下用,主动权在我。

  以武促统不能简单的认为等同于武统。以武促统包括武力统一,但不以武力统一为唯一手段,更不以武力统一为最佳手段。

  以武促统通过做好武力统一的充分准备,包括两种可能,也就是两个选项:

  一是我们的实力已经足够强,武统准备足够充分,足以制止任何境外势力武力协防台湾的军事干预行动,把台湾问题从理论上的中国内政问题变成事实上的中国内政问题,统一问题的解决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因为一旦没有外援可以倚仗,岛内的分裂势力除了接受和平统一,没有其他选择,到时候连夜绣红旗的都大有人在。

  二是我们的武统准备还不足以吓阻境外军事力量干预,但能够确保战而胜之,最终以战争手段解决问题。

  第一种选项,解决统一的直接成本最低,但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成本,因为要等我们实力更强,才具备更大的把握性。在我们具备这种能力之前,一旦出现绝佳的窗口期,天时地利人和等条件齐备,让我们胜算在握,或者因为有人要在台湾问题上明显越线,公开独立,即使胜算没那么大,那也不妨用第二种选项解决问题。

  所以,官方多次发出信号要做好军事斗争准备,就是为了随时做好应对准备,确保不战则已,战则必胜,因为一旦出现不理想的结果,就可能出现无法控制的连锁反应。

  二、台湾问题对于中国的极端重要性,不因时间而改变,且不接受任何质疑。

  台湾问题对于中国来说,怎么强调其重要性都不过分,这是中国核心利益之一,收复台湾,也是中国要从地区强国变成全球强国必须迈过的一道坎,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备条件之一。

  台湾问题到底有多重要?我们先不从地缘和军事战略角度分析,因为这方面的分析相信大家已经看了很多了。

  我们就不走寻常路,先从金融角度进行分析。

  大家津津乐道的人民币国际化,在实现统一之前,也不会真正走向世界,成为可以跟美元一较高低的世界货币。道理很简单,以前的文章也分析过:世界货币需要具备的关键职能,比如计价、结算、储备,都以安全性作为信任的基础。一个还未实现统一的国家,主权货币的安全性是要大打折扣的。在此之前,人民币虽可可以实现部分国际化的目标,但不会成为世界货币。

  当今世界,真正的世界货币,还是唯一的,就是美元。欧元虽然在结算方面跟美元的份额差距没那么大,20197月份的数据是在国际支付市场份额美元和欧元在国际支付市场的占有率分别达到了40.51%和32.77%,但是在计价和储备方面的差距是很大的。后两者,才是检验一个货币在世界金融版图地位的最重要标尺。欧元跟美元的差距,就是欧洲跟美国的实际差距,这个差距不能充分体现在GDP上,而是充分体现在一些核心能力上,军事能力、地缘控制力等,这些才是让投资者感觉到货币安全性的最重要因素。当然,货币主权国家的经济和财政状况,也是重要的参考指标。美元的地位有所下降,就是与美国的财政状况变差,美国的经济竞争力没有过去那么明显,都有相当的关系。即便如此,美元还是世界上唯一的世界货币,因为美元的安全性,暂时是其它货币没法比的。美国想对付欧元,只要制造一场地区冲突,就可以实现,而欧元是没有能力单独制止的。这种能力,就体现在货币的安全性上,最终表现为投资者对货币的信任程度。

  从这个角度说,一个主权货币的扩张范围是跟一个国家的军事能力能够到达多大的地缘范围,是直接相关的。美军势力暂时还是世界第一,美国还是世界上唯一能够在全球布置军事资源,并且能够控制全球主要黄金水道的国家。美国能够掌控资源定价权,大宗货物和主要商品要以美元结算为主,而欧元不具备这个能力,差距就在这里。这个差距有多大呢?看欧洲人自己怎么说:

  2018年9月,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指出,欧盟作为能源进口大国,在只有约2%的能源进口自美国的情况下,80%的能源进口都以美元结算,令人感觉实在“荒谬”。

  欧盟约70%的天然气进口都要使用美元。

  欧洲消耗全球约1/10的原料,绝大多数原料都是以美元进行交易的。

  航空制造领域几乎所有货品计价都是使用美元。欧洲空客的总收入中超过一半都是以美元结算,令欧洲人十分尴尬又无奈的现象是:欧洲企业购买欧洲飞机,也要用美元(而非欧元)。

  欧元跟美元地位的真实差距就是这么大,这个差距说明欧元和美元还不是一个层级的。因为欧洲自己的安全都需要美军提供保护,欧元自己都在美国的军事保护之下。法德倡议要建立的“欧洲军队”,什么时候能够实现,还是个答案遥遥无期的未知数。

  投资人都是最精明的人,他们的货币投资策略是建立在对各种要素进行分析对比的基础上,对安全性最为敏感。

  所以,在2015年到2017年一些财经媒体炒作人民币走出去,希望中国赶紧拆除金融防火墙,实现人民币自由兑换等概念和主张时,我就写了一些文章,主要陈述一个观点:在实现统一之前,人民币不具备与美元争雄的基本安全性条件,目的是提醒,在中国实现统一之前,不要拆掉金融防火墙,那样,等于我们还不具备与美元打对攻的能力时,自己先把后方撤掉,结果就相当于中国足球队跟巴西队放弃防守打对攻。

  中国现在跟美国差距最大的,应该既不是军事能力,也不是科技能力,而是一个话语权能力和一个金融战能力。话语权能力的差距经过几个大的舆论事件,我们很多人都已经感受到了,好在中国的网民给力,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媒体能力的不足,基本把做互联网平台上守土有责的责任给承担过来了。美国短时间内是无法用话语权优势在中国发动一场“颜革”了,而且时间越往后,他们这方面的发动能力就越弱。美国能够对中国形成绝杀的还是金融偷袭;但只要中国保住金融防火墙不拆,金融偷袭就没有基本条件。

  在中国解决统一之前,人民币主要还是应该是防守为主。有合适的机会,可以慢慢往外走,一点一点侵蚀美元的空间,但一定不要放松防守。

  中国几十年来没有爆发整体性的金融和经济危机,最大的依仗条件就是人民币还没有实现完全可兑换,金融还没有实现自由化。金融自由化的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发生过金融危机,无一例外。金融自由化和金融危机之间的关系几乎是充分条件。

  从看似没有直接关系的人民币国际化这个角度看,解决统一问题都已经这么重要。至于从中国的地缘安全条件来分析,就更清晰了:实现统一,就可以直接废掉美国精心组织的第一岛链,让中国直接面对太平洋,让中国的海军变成面对大洋的深蓝海军。中美军事对峙线直接推进到以关岛为支点的第二岛链,西半个太平洋,不再是美国自己主导。美国在日本和韩国的军事存在,对中国的威胁锐减。到时候,日韩对美国的离心力也会大大增加,毕竟给美国做殖民地的滋味也不好受。

  只要实现了这一步,至少东南亚各国,对中国的态度也会发生很大变化。国家之间选择站队,利益是唯一因素。多数国家站队的原则,就是谁实力最强就跟谁走。少数国家能够从未来潜力这个角度,提前决定选择中国。

  三、中国是不是到了解决统一问题的战略窗口期?

  我觉得以中国现在的实力,以第二种方式实现统一,军事实力应该已经没有问题,只是愿意付出多大成本的问题,包括是不是愿意做出打断发展战略机遇期的决断。

  中国还在实力快速提升的战略上升期,而美国实力却已经行走在下降曲线上,时间在中国这一边,现在看起来棘手的问题,可能过三五年(也不用太长时间),就变得容易了。因为实力对比发生进一步变化了。这场疫情又可以让中国实力上升曲线和美国下降曲线的交叉点来的更快一些。

  当然,中国解决统一问题,并不以中国整体国力超过美国为基本条件。中国只要在近海(主要是1000公里以内,如果能够再远一些到第一岛链到第二岛链的范围内,自然更好),依靠陆基导弹和制空权,占据主导权就可以了。

  我认为在中国已经在具有覆盖两三千公里的东风21、以及覆盖5000公里的东风26等精确打击武器,美国航母并不敢太靠近中国大陆,即使想干预也应该不是主要依靠航母的力量,而应该是主要把日本作为不沉的航母来使用。韩国有朝鲜看住,难有大的作为。

  对付美国在日本的空军基地,中国可以用射程更近、造价更低,数量更多的东风-16等导弹对付之。

  中国的歼20等四代机也正在形成战力,预警机已经不输给美国,争夺近海的制空权也有了底气。其他的新式武器就不一一提及了。

3.webp.jpg

  更重要的是,台湾对中国是核心利益,对美国则不是。中国愿意为了统一,不惜代价和成本,美国则不能承受。台湾对美国来说只是重要的利益,但不是不能舍弃的利益。一旦中国有了实力再有了决心,美国愿意为台湾拼命的概率为零,为了遏制中国要在台海跟中国一拼的概率也很低。

  因为美国现在跟伊朗都不敢硬碰硬。在中东,先是在叙利亚面对俄罗斯,一直采取守势;在波斯湾,面对伊朗的强硬立场也没有一战的决心。美国但凡实力够用,也不会这样。

  美国的财政已经无法支撑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争了,20多万亿美元而且还在快速增加的政府债务摆在那里。美国当然可以用美联储增发美元的方式苦苦支撑,那样美元的信誉又会迅速下降。美元才是美国的核心利益。

  综上,美国不大可能在中国解决统一问题上进行军事干预。这也就基本意味着,继通过“种岛”解决了南海军事安全的主导权之后,解决统一的问题,主动权也已经掌握在中国手里。

  从这个角度分析,如果是以三五年作为一个时间段,现在也可以说开始进入解决统一问题的窗口期。

  同时因为美国的一系列越线操作,解决统一问题的紧迫性也越来越清晰。就是我们可以继续等,美国也快要跟我们摊牌(主要是政治讹诈,而非军事行动)了。

  五、疫.情期间是不是一些人说的最佳时机呢?我认为非但不是,而且还是需要回避的时间窗口。

  理由如下:

  1、兵者,国之大事,牵一发动全身,做决定必须慎之又慎,以军事能打赢为目标,但又不能只考虑军事胜败这个因素,需要综合评估战争得失,并在这个基础上,寻找最佳时机,以能够用最小的代价实现统一的目标。现在动手,是不是能够以最小的代价解决问题,我认为还没有足够的信息能够得出这个结论。不要光看美国有几艘航母上的军人集体感染病毒,就做出现在就是最佳时期的结论。这样分析问题,容易陷入“唯武器论”的思维定式。

  2、军事行动要先解决师出有名的问题。从古人开始,就特别讲究“师出有名”,因为这涉及到战争的性质问题。实现祖国统一,道义在我,这个不需要有什么疑问。但是如果在全世界都在抵抗疫.情期间,以武力实现统一,那么道义会大打折扣,尤其是在国际话语权还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手上时,更会如此。这不利于我们在世界范围内团结最大多数,孤立极少数。这个问题解决不好,不只是关系人心向背的问题,而且还能够助长一些国家军事干预的野心。

  3、美国等西方国家现在正陷入政府焦头烂额,正在为如何推卸责任绞尽脑汁,尤其对于特朗普这样的极端民族主义者,特别希望有机会让美国走向军国主义,对外转嫁国内注意力,缓解自己现在承受的内部追责压力,既能增加胜选的概率,还可以强化总统的权力。疫.情期间,也是美国相对最容易作出对外军事冒险的时间段,同时也是美国最容易发动盟友的时间段,因为其他西方国家也需要对外转移自己防控疫.情不力的责任。

  4、中国的实力现在也不需要利用疫.情作为时间窗口,主动权已经在我手中,解决问题,只是选择一个相对最有利的时机,以相对低的成本实现目标。虽然我对金融方面的一些措施有一些担心,但认为中国在军事布局和应对未来威胁方面并不保守,南海“种岛”那么大的行动说实现也就实现了,困扰我国多年的南海军事主动权说解决也就解决了,在军事装备方面更是日新月异的发展。

  5、中国完善产业链的一些关键环节,解决受制于人的问题,也还需要一点时间。

  6、要采取那么大的军事行动,除了军事方面的信号之外,会有一些其他方面的信号,至于什么信号,这里就不谈了,至少,境外资产的安全性要先考虑并提上日程吧。

  六、那么东部战区官微连续发文,是要释放什么信号呢?

  我认为还是着眼于警告美国特朗普政府不要为了转嫁国内压力和自己的责任,就采取军事冒险。这个军事冒险,可以是对准中国的领土领海,也可能是针对对于中国是利害攸关的战略目标,当然是以前者为主,牵制美国在其他地区的军事冒险。

  毕竟美国前段时间有全球撤侨行动,又在疫情期间通过“台北关系法案”,帝国主义国家有着历史上遇到国内危机深重就对外发动战争的习惯,所以这种信号更多是对美国的一种警告。

  东部战区这种信号,是一种进可攻退可守的策略。可以对美国形成一定的牵制作用,如果美国真要在其他地区采取军事行动,那中国师出有名解决统一的机会也就到了 。

  在统一问题上,我觉得应该相信党、相信军委的智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