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安生:救灾这种事,必须依靠政府和人民

2020-02-01 13:20:34  来源: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几天,一些地方提前开工,同时要求全民只要上街都佩戴口罩,而且要定时更换,口罩在一夜间成了生活必需品。于是,瞬间出现了口罩短缺。还有些地方,因为抢购,蔬菜短缺。

  商品都有生产周期和保质期,没有人愿意买临近保质期的东西,大多数商业企业的产能都设定在按照提供相对较新鲜产品所需的产能。非常事件,如果没有战略储备的话,往往能打一个措手不及,出现短缺。

  十四亿人,大多数人平时没有戴口罩,或者没有戴让人窒息的N95口罩的习惯,N95口罩的库存和产能自然不会很高。一夜之间,要求每个人都有足够4小时更换一次的口罩,自然会出现严重的缺口。

  于是,各种奇谈怪论就都冒出来了:有人私信我,要各个社区组织起来,选个领头人,组织自救。有人说,要解决口罩供应不足,就要理顺价格,只要价格理顺了,也就是涨价了,供给自然就增加了。

  社会化大生产的工业化社会,生产-分配-交换-消费循环以社会为整体,社会各成员、各部门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以社会为一个有机整体,社会管理也必然是建立在整体统筹的基础上。有些人居然认为建立在自给自足的小农生产循环基础上的封建领主制效率更高,试图强行拆分为整体。

  这些人是否知道拆分之后,社会化大生产要么返祖到小农经济,要么运转困难。放弃社会化大生产恢复小农经济,工业化社会还能不能存在都是问题。

  如果保留社会化大生产,放弃全盘统筹,按照社区把强行拆分成若干相对独立的环节和部门,把宏观总体利益拆分成各个部门、各环节的小单位利益,那么大量需要社会多环节多部门协调的公共任务,必然因为各个部门和环节利益错综复杂而最终搁浅,必然出现各扫门前雪,只考虑自身利益,互相推诿、扯皮、袖手旁顾甚至落井下石的现象。那些需要协调各部门各环节合作才能克服的危机,必然在这种内耗中,不断恶化,最终爆发。危机的受害人,则在无助和绝望之中,被一步步推向地狱,在地狱仰望天堂……

  具体说来,这次疫情如果由各地甚至各个社区自行救助,缺乏全国统筹,那么会出现什么现象?一位医生也进不去武汉,一个武汉人也无法活着走出武汉,一个口罩、一棵菜、一粒米,也不会进入武汉。各地各扫门前雪,所有救援人员和物资都会被截留,所有试图出来寻求援助的武汉人和曾经给武汉运入物资的人都会被封锁。武汉会成为人间地狱。

  不难想象卖力宣传自治理论的人究竟是谁。社区自治这事,很多人吵吵了很久,好像一个个都有信心自己能当上社区老大为社会无私贡献光和热一样。其实,谁能当社区老大这个问题,我在拙作中已经分析过,大概率是伍士豪、考利昂那类人,或者是他们的走狗。

  城市的贫困——资本主义城市化过程及其他(中)

  再说让口罩涨价的呼声。

  口罩和蔬菜供不应求,于是有人开始叫嚷,只要理顺价格(放开价格,允许涨价),供给就会增加,口罩供应就会上去。

  我说,要涨价,也先把囤积的人的口罩抄了再说。一般来说,叫嚷涨价理顺价格的人,如果不是脑残跟风,基本都是有库存的。

  知道当年怎么对付这些人的吗?话说,当年上海解放,有资本家叫嚣,只要控制住两白一黑(大米、棉花、煤炭),共产党就没法在上海立足。这些人囤积炒作生活必需品,倒卖银元,拒绝人民币流通。当年的对策是先礼后兵,先从解放区调运物资,效果不理想,然后,解放军上……

  一群人想发国难财叫嚷涨价,一群蠢货跟风。杀猪之前,抓猪不容易。猪都知道有人拿刀的时候,赶紧跑。蠢货们还不如猪,主动迎上去,引颈就戮。这就是西方经济学教育的威力!培养出比猪还蠢的人,容易吗?

  现实之中,涨价往往并不能刺激商品供应增加。

  第一,扩张产能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建设流水线,采购原料,招募工人,上游涨价,试车,达产,然后冠状病毒突然没了,损失谁承担?为了一票生意,后面若干年产能闲置,成本居高不下。需要多高的定价才能平衡利润,覆盖风险?

  第二,工业化社会的生产高度集中,任何一个行业,核心环节的厂商(渠道)一般不会超过一个巴掌,超过一个巴掌的很罕见,超过十个的几乎没有,供给侧改革以后,尤其如此。即使下游小企业增加了流水线,上游企业不增加供应,同样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第三,资本谋求的是利润,不是产能。对控制核心环节的企业来说,不是产能越高利润越大,而是创造围城中的面包利润最大。70多年前,某城市发生过一个金戒指换一个窝头的事情。城破之日,守军囤积的粮食堆积如山,全部成了战利品。窝头供应充足,一个窝头卖500金圆券,哪如一个窝头换一个金戒指利润高?

  如果放开口罩价格,会怎么样?

  上游核心原料的价格会迅速暴涨,供应不会大幅增长。那样必然影响暴利。下游产量也许会有适当增加(一班工人变三班倒),但是必然维持在供不应求的水平。绝大多数口罩都会静静地沉睡在库房,不是进入市场流通。一方面买涨不买跌,一方面市面上越来越难买,每个人或主动或被动都截留口罩,即使不为了投机,也要储备一些,免得断货。市面上的口罩不会更多,反而会更少。

  不仅如此,在暴利的驱使下,还会有大量的假冒伪劣口罩流入市场。

  一些人跟风叫嚷,要口罩涨价,无非是觉得自己比别人钱多,有资格有限获得有限的资源。一个金戒指换一个窝头,他有几个金戒指?

  危难时刻,生旦净末丑,纷纷表现:有些人奋不顾身,有些人争功诿过,有些人蠢蠢欲动,有些人愚蠢跟风。

  没脑子很可悲,脑残跟风更可悲,被指出了认识的缺陷,仍然拒不接受现实最可悲:无知和弱小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市场经济,极少数人控制生产生活必需品,大多数人支付巨大的代价购买这些商品,社会总产品的分配极其不平均。

  这种社会总产品的分配方式在和平时期,大多数人好歹能维持下去。在非常时期必然导致绝大多数人即使支付巨大的代价,甚至倾家荡产,也难维持基本需求。

  资本不是慈善家,谋求的是利润最大化。灾情对资本来说,是发财的机会来了。知道当年地主怎么利用荒年兼并土地的人,丝毫不会怀疑这一点。

  这种情况下,必须由政府代表人民的利益,出面统一集中救灾物资,按需、按轻重缓急分配。政府不应舍弃每一名社会成员,将给每一名社会成员平等的获得抗灾必需品的机会,而不是按照市场规则优先保障相对富裕少数人,同时让极少数人发大财!

  首先,由政府出面,尽快组织核心环节扩产。核心环节利润由政府控制,风险由国家财政承担。

  其次,核心救灾物资实行产品统购,全国调配,优先保障重灾区和救灾一线供应。

  再次,某些地区和行业,要延缓复工和恢复生产的时间,减少核心物资的消耗。

  又次,救灾物资实行分级发放。传染威胁性相对较低的地区主要采用自制或采取相对简易的救灾物资,优质物资集中保障一线供应。

  最后,查抄囤积居奇和假冒伪劣的救灾必需品,对趁机发过国难财的人毫不留情。

  前面说了解放军怎么对待囤积的资本家,再多说一句,知道毛主席的时代,怎么对待用黑心棉做医用纱布导致志愿军战士伤口感染被截肢的资本家的吗?不知道的话,可以去查查王康年和三反五反运动。

  这不是说人民袖手旁顾,而是说,对于多数人来说,积极配合政府,多在家休息,减少暴露时间,少抢购,少跟风,就是最好的抗灾自救。

  多说一句,当年的口号是备战备荒为人民。武器弹药,粮食肉类药品,都够维持若干时间。库存的枪支、子弹、手榴弹、粮食、肉类,按照人均计算,每人可以分到若干。有人说那个时代浪费了大量的资源。这不是浪费,这是风险意识强。因为主席知道,这个世界上,如果中国发生危机,其他国家不落井下石、趁火打劫就不易,除了人民政府和中国人民,没有哪个外国靠得住。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