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安生:与读者闲聊(20191213)

2019-12-14 17:44:55  来源: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1、今天是国家公祭日,阴郁的日子,说一些涉及二战的比较沉重话题。

  2、上次分析了希特勒的上台过程。

  当时的德国经济崩溃,大量失业人口无所事事,饥肠辘辘,游手好闲,随时可能铤而走险,社会上充满廉价的炮灰。

  原有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都穷途末路,原有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不能解决日益严重的失业问题,原有的议会钱主政治不能以最高效率镇压无产阶级的反抗。

  当时的德国走在十字路口上,有可能左转“打土豪、分田地”为社会主义,也可能向右转对内镇压、对外扩张为法西斯主义。

  在这种背景下,希特勒顺应大资产阶级、大地主和军官团的需求,脱颖而出,成为法西斯德国的最高领导人。

  希特勒利用钱和枪提供的资源,顺应了钱和枪的要求。

  钱和枪,利用他们掌握的资源,实现了他们的意志。

  3、当年的日本大同小异。经济危机,底层苦不堪言。

  与德国、日本准世袭的军官团不同,由于实行兵役制,德国、日本士兵来自普通百姓家庭。

  这种时代,要士兵们去镇压老百姓造反,是有一定难度的。

  4、西德的钱和枪,作为德国的统治阶级,在二战以后并没有被深究。

  日本的统治阶级也一样。

  数以百万计的德国人、日本人则成为了炮灰。

  遇难的还有数以千万计的中国人、苏联人、犹太人和其他各个国家的平民。

  5、打土豪分田地,既可以实现按劳分配,解决有效需求不足产品滞销,解决失业导致的生活穷困;也可以使人人拥有的资源相近,可以避免少数人垄断社会资源,进而垄断发展空间。

  对统治阶级来说,这两条都是绝对不能实施的。

  为了维护统治,必须一部分人垄断绝大部分生产生活资料。如果放弃对生产生活资料的垄断,他们还怎么统治其他人?

  他们的解决方案自然是不触动他们的既得利益的解决方案,顺带还要发财的方案。

  转嫁危机,贪得无厌,挥霍人命,这是资本主义国家统治阶级的必然选择。

  6、某种意义上讲,一战是新兴资本主义工业国挑战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要求分一杯羹的战争。各国的顶层,彼此沾亲带故。对维多利亚女王来说,一战是孙子和外孙之间的战争。

  二战如果没有中国人民的反抗,苏联的卫国战争的话,其实也是帝国主义争霸。

  后发工业国德国被挫败,不甘心失败,社会矛盾再次尖锐激化,于是再来一次。

  7、资本主义是要灭亡,但是需要无产阶级的觉醒和联合。

  一般来说,如果没有工业革命和广袤的领土与资源,后发的资本主义国家,没有资格做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掘墓人。

  这样的国家(比如一战中的德国)没有全面的碾压性的技术优势,也没有丰富的资源。它们和称霸全球可以调动全球资源的老牌国家拼资源,胜算如何是可想而知的。

  它们的前途,更大的概率是走上法西斯主义的道路,在争霸战中毁灭,或者,主动或被动选择投降,沦为半殖民地。

  8、出于对抗苏联的需要,加之出现了核武器,美国吸收德、日进入世界金字塔的上中层。

  许多愚蠢的人,以为这是是世界的正常状态。

  殊不知,如果没有苏联和核武器,美英和德日,可能早就再次开战了。

  9、对无产阶级最有利的,显然不是这个自己当炮灰为大资产阶级、大地主谋求利润的方案。

  即使抛开杀戮是否正义不谈,这些国家的底层,只要稍微清醒一点就会知道自己的风险和收益是远远不匹配的。

  10、那么为什么德、日中下层会投身这个方案呢?

  或者说,狗打架,骨头兴奋什么?

  有些骨头,明明是骨头,却觉得自己属于狗,时刻想收割别人,认为自己有机会成为统治阶级的一员,比如小资产阶级右翼。

  有些骨头,有钱就是爹,有奶就是娘,给钱就卖命,比如流氓无产者。

  流氓无产阶级是旧社会最下层中消极的腐化的部分,他们有时也被无产阶级革命卷到运动里来,但是,由于他们的整个生活状况,他们更甘心于被人收买,去干反动的勾当。

  他们是资本主义扩张的士官和士兵。

  只要这两类骨头存在,资本主义(帝国主义、法西斯主义)扩张,帝国主义争霸(狗打架)永远不会缺炮灰。

  11、与之对应的,还有生存空间理论。日耳曼人要争夺生存空间,日本人要提携亚洲。

  日耳曼人要发展没有足够的资源,这合理吗?日耳曼人受到压制。德国人民热爱和平,但是绝不软弱!

  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日本人要承担领袖作用,提携其他国家,建立大东亚共荣圈。

  资本主义国家选择扩张,统治阶级从来都不提资本的利润和利益,不提国内矛盾重重需要对外转嫁危机,不提资本主义国家扩张的成本由谁承担、成果怎么分配,更不提社会主义的解决方案,而是把全民族描述成受害者,自己伪装成受害者和解放者的代表。

  德国真的受到了威胁吗?日本人真的是解放者吗?除了对外战争,没有其他解决方案吗?德国人、日本人心里清楚——至少顶层清楚,至于下层,或者清醒被裹挟,或者利欲熏心、利令智昏试图在对外劫掠中翻身。

  12、从1840年开始,中国就是资本主义扩张的最大的受害者。

  有人把德国、日本人的处境和被侵略殖民的中国人的处境划等号,认为帝国主义扩张争夺殖民地和殖民地人民武装反抗是一回事。轻一点说,这是多么愚蠢,重一点说,这是没有良知。

  *********************************************************

  13、咱们大日本帝国和老毛子争夺满洲就指着这些缫丝厂了。这些缫丝厂怎么不好?老板和员工是一家人,女工吃得好,绩效考核,奖勤罚懒,697保持活力,还有百元女工。这些企业是民族企业,离开它们,咱们大日本帝国怎么和老毛子争夺满洲?什么?你说饿饭,开除?那是你干活不卖力。你说女工累成肺痨?那是你自己身体不好。你说女工干不动被开除?你干不动了,凭什么领工资?你说女工家依然贫穷?你要能一直卖力工作,一直697,你家还会穷吗?——《啊!野麦岭》观后感

  14、1909年美国发生经济危机,因为米国鬼畜减少订货,日本缫丝厂陷入危机。日本缫丝厂的选择是强化绩效考核、裁员、压缩工资、延长劳动时间、提高劳动强度、缩减吃饭时间、殴打不满的女工……——《啊!野麦岭》观后感

  15、人口稀少的蒙古牧民通过一年一度的那达慕大会,互通有无,彼此交流,为儿女找对象。与蒙古牧民的那达慕大会类似,《啊!野麦岭》的开场,1903年,是一群各国贵族们在跳舞,这种舞会是贵族们定期交流,彼此联姻的平台。结尾,1909年,还是一群各国贵族们在跳舞。这些贵族彼此通婚,沾亲带故,建立金钱和暴力的同盟,一旦分赃不均,或者后来人想加入没有机会,便又兵戎相见。无产阶级无祖国,他们只是提供利润和兵员的电池,他们的血是统治阶级互相博弈的资源和筹码。资本主义无国界,只要有足够的利润,四处延展触角,彼此通婚,互通有无。当社会底层在战场上你死我活的时候,顶层可能又在攒局,准备明年联姻的舞会了。——《啊!野麦岭》观后感

  ***************************************************

  16、有人提出,南京找对象那个评论不要放了。很多人点赞。

  还有人提出,放就放吧,其他人当看不到就可以了。

  我觉得,还是放吧。

  不过,评论区能找到对象的概率,实在渺茫。过一段,可能他自己就不找了。

  17、物价上涨的元凶是猪肉,肉价上涨的元凶是猪瘟,猪瘟的元凶终于找到了,是野猪和炒猪团。元凶终于找到了,多少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18、民族的就是世界的。

  今年有三位华裔,邱淑贞的闺女、李连杰的闺女,还有另外一位大小姐。

  19、有人让我分析经济工作会。

  抱歉,不评论了。

  大家有时间关注一下猪肉和其他生活用品价格就可以了。另外,不要随便辞职,钱花光了,理想工作没找到,可能是未来的常态。

  2016年,我曾经有一个对未来经济政策的预期。

  被知乎强制修改了。

  不过,有其他途径还能看到。

  所以,不贴了。

  大家可以看看实现了哪些,还有哪些很可能实现。

  20、岳飞,是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加入金国国籍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