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国际

美国犹太人光鲜背后藏辛酸:反犹情绪,在美国悄悄抬头

2018-11-03 08:50:05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图片说明:美国总统特朗普女儿伊万卡、“犹太女婿”库什纳10月30日到匹兹堡吊唁犹太教堂血案中的死难者。 图片来源:东方IC

  【环球时报报道 驻美国特约记者 侯健羽 刘军】编者按:美国匹兹堡市郊犹太教堂血案过去已快一周,这起极端种族仇恨事件让美国人既痛心又恐慌。被誉为“拥有丰富生存经验”的犹太人在美国“大熔炉”里稍显“袖珍”——犹太人数量从来没有超过美国总人口的3%。自从20世纪以来,美国犹太人从边缘迅速发展为主流,在美国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社会等各个方面获得与其人口比例不相称的重要地位,影响也是渗透到各个领域。但在光鲜的背后,今日美国犹太人也承受着反犹情绪的侵扰,不得不身处日益分裂的社会之中。

  反犹情绪,在美国悄悄抬头

  尽管匹兹堡市的犹太人已警告“你不再受欢迎”,但被批“煽动仇恨”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还是在妻子、女儿以及“犹太女婿”的陪伴下于当地时间10月30日前往事发地吊唁。犹太教堂血案发生后,很多善良的美国民众对这种针对宗教信仰的仇恨行为和“反犹太主义恐怖分子”表示谴责,认为这是对美国宗教信仰自由的严重亵渎。有的民众还表达了对遇难者和犹太群体的同情,并在网上留言说:“受害者中最年长的97岁,作为大屠杀幸存者,却被美国纳粹杀害了。”《环球时报》记者的一位犹太朋友十分激动地说:“非常感谢你对匹兹堡血案的关心。那个白宫的疯子以不受约束的种族主义,不停地宣传仇恨。他应为无辜的犹太受难者负责。对不同声音选民的镇压都是由于特朗普和他的仇恨言论,还有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其他疯子。上帝保佑美国!”

  左派主流媒体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责支持共和党的媒体在分裂美国,制造人们对犹太人的仇恨,把美国社会出现的问题归到犹太人身上。而右派媒体福克斯新闻频道指名道姓攻击“金融大鳄”、犹太人索罗斯资助南美大篷车难民“入侵美国”,大谈“阴谋论”。近日在白宫举行的青年黑人领袖峰会上,特朗普也和一些保守派人士喊出“把索罗斯关起来”。这些保守派人士指责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支持全球主义价值,而这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和保护主义背道而驰。88岁高龄的索罗斯还多次与特朗普互怼,称现在的美国政府是“世界的威胁”,预言特朗普不会连任。今年6月,他还痛批特朗普是一位“超级自恋狂”。

  被认为接受索罗斯捐款的CNN还刊文抨击特朗普某些言论“激化美国分裂”。据报道,这起教堂袭击惨案的制造者鲍尔斯就相信是索罗斯背后的犹太利益集团帮助南美难民进入美国,他高喊着“所有犹太人都必须死”,在“生命之树”教堂枪杀无辜的生命。

  美国社会反犹主义倾向已有时日。美国反诽谤联盟(ADL)的统计显示,2016年到2017年间,美国国内反犹事件从1267件增至1986件。在社交网络上还存在不少“反犹言论”。2014年4月,堪萨斯州一家犹太社区中心发生枪击案,凶手高喊“支持纳粹”的言论。几年前,《环球时报》记者就听克利夫兰一位虔诚的基督徒说,当地犹太教堂有时会遭到仇恨犹太人的中东裔人骚扰。犹太人也不受那些南方保守的白人基督徒的喜欢。主要原因在于:他们认为犹太人掌控了美国主流媒体、电影电视和各大高校的文科理论研究领域,正在系统地破坏传统基督教伦理和资本主义价值观。如犹太学者推进的社会福利理论在变相滋长懒惰风气,纵容那些滥用福利的人,严重打击社会生产积极性。

  美国独立媒体人斯特凡在关于匹兹堡枪击案的视频中评论说:“犹太人在思想领域取得的成就和他们热爱理性思辨有关。有些人指责他们通过制造和传播极左理论来破坏一国民众的风气,是当今美国诸多社会问题的罪魁祸首。但他们忘记了,美国社会里有一些选民,正是看到了他们可以滥用社会福利才选择那些极左犹太学者的理论。因此,不能责怪整个犹太群体。如果觉得他们的理论说不通,可以用更好的理论战胜他们,而不是用武力这种残忍的方式。”

  在一些研究者看来,尽管反犹主义在美国并不罕见,但从未形成浪潮。对于以色列《国土报》认为“匹兹堡教堂惨案是美国犹太人历史上的分水岭事件”,云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美国犹太人:从边缘到主流的少数族群》作者刘军并不认同。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作为“大熔炉”的有机组成部分,美国犹太人的地位取决于自身,依附于美国社会,并受到美以关系的影响。毕竟,美国社会和美以关系的基本面未变。从美国社会来看,美国人的信仰结构以及由此形成的社会氛围并未改变。迄今,绝大多数美国人信奉基督教诸派系,而基督教源于古犹太教,基督徒与犹太教徒即犹太人同为上帝的“选民”。在美国有成员多达200万人的重要游说组织“基督教徒联合支持以色列”。从美以关系看,美国从最初对新生以色列的“道义支持”到上世纪70年代视以色列为“战略资产”,1981年以来美以关系更是进一步提升为“战略合作”。尽管奥巴马任内美以关系一度趋冷,但今年5月,特朗普无视全球性的反对浪潮,在以色列建国70周年纪念日将美驻以使馆迁往耶路撒冷。

  受自身自由主义政治倾向影响,美国犹太人与民主党的关系历来较为密切。但犹太社团并非铁板一块,犹太富豪更乐意两面下注,他们的捐资成为美国总统候选人激烈争夺的“香饽饽”。特朗普竞选活动最大的金主就是“犹太赌王”阿德尔森,他在2016年大选中向特朗普单独捐助了4000万美元!

  “批评犹太人,将付出巨大代价”

  犹太教重建派领袖摩迪凯·开普兰曾说过:“有利于保护犹太生活的力量并不仅限于犹太民族身上所固有的内部动力产生的那些因素。在犹太民族之外的环境之中,同样也可以找到这样的因素,其中最显著的一种力量就是反犹主义。”从某种意义上说,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兴起、发展和最终取得成功,就是对19世纪晚期到20世纪三四十年代欧洲疯狂的反犹主义思潮和运动的反应。

  相比在欧洲遭遇过的不幸,犹太人在美洲的发展较为顺利。据说,1492年10月哥伦布抵达美洲的航队中就有犹太人。1654年8月末、9月初,一艘名为“斯特·凯瑟琳”的小船载着23名被葡萄牙殖民者从巴西驱逐出境的犹太人抵达“新阿姆斯特丹”(即今天的纽约),这是目前有史可考的关于犹太人移居美洲的最早记录。到美国独立战争前夕,英属美洲殖民地的犹太人只有2000到2500人。犹太人还为美国独立做出过贡献,不少人在北美独立战争中以参军或其他方式积极投入。到南北内战前夕,美国约有15万犹太人。随着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兴起和大批欧洲犹太移民的持续到来,1900年美国已有105万犹太人,1940年增长至470万。在纳粹反犹浪潮之下,又有大批犹太难民进入美国。到1950年,美国犹太人达到500万。战后,美国犹太人口缓慢增长,至2017年达到570万。目前,美国犹太人的数量仅次于以色列,约占全球犹太人的39.3%。但在美国,犹太人的人口比例从来没有超过3%,而且是非常典型的“城市民族”,约80%的人居住在纽约等10个大城市中。生活在美国东北部地区的犹太人约占总数的40%。其中,仅纽约就有200万犹太人。

  不要小看被称为“袖珍民族”的美国犹太裔,他们拥有巨大能量,特别是经济和知识精英的杰出表现,为整个族群带来光鲜的一面。目前,美国犹太人在金融业、电影业、新闻业、皮毛业、电子业、娱乐业、餐饮业、钢铁业、石油化工业等领域占据着有利地位甚至主导地位,对美国人生活的各个方面有着重大影响。《福布斯》发布的美国富豪榜中,约半数是犹太人,如洛克菲勒财团创始人洛克菲勒、“金融大鳄”索罗斯、甲骨文公司创始人埃里森、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犹太赌王”阿德尔森、谷歌共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奇、戴尔电脑创始人戴尔等。此外,在获得诺贝尔奖的美国学者中,也有大量犹太人。甚至,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也基本上是犹太人。在美国,还有多位犹太裔摘取诺贝尔文学奖桂冠。美国第一部有声故事片是华纳兄弟公司拍摄的《爵士歌手》,华纳四兄弟就是犹太人。像斯皮尔伯格导演这样的文艺界名流更是不掩盖自己的犹太身份,积极为犹太人和以色列的利益奔走。

  在美国众多少数族裔中,犹太人在政坛上的表现无疑是最为出色的,可以列出前国务卿基辛格、首位女国务卿奥尔布赖特等一长串名单,难怪有美国媒体说:“那些想入主白宫的人的背后,总是浮现着犹太家族的影子。”在2016年大选中与特朗普对决的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与前者也有个相同之处,就是都有女婿是犹太人。枪击案次日,一些“默哀”做得不到位的共和党候选人遭到舆论猛烈攻击。事实上,不仅美国政客忌惮犹太人巨大的影响力,美国学者同样如此。国际关系理论家、芝加哥大学教授米尔斯海默所著《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国对外政策》亦因得罪犹太人而无法在美国出版,他无奈地承认:“如果你批评了以色列或(犹太)游说集团,你将会付出巨大的代价,而这种代价将是绝大多数人难以承受的。”

  控制舆论,犹太人的“绝招”

  无论从教育程度、城市化程度、就业率还是社会地位来看,美国犹太人都有着比其他族群更大的优势。由于在社会分层中占据有利地位,犹太人对自身社会地位的认定也是比较乐观的,他们中自认为属于上层或中层的人的比例要远远高于其他族群。尽管包括华裔、印度裔在内,美国很多少数族群在诸多方面都取得骄人成就,但整体影响力尤其是政治影响力还是不能与犹太人相比。部分原因是过去华裔不热衷参与政治,印度裔受自身宗教信仰影响,难以融入基督教社会。

  作为外来移民,犹太人重视教育,但视角却不同于华裔。他们在语言方面不满足于生存用的日常会话,而要达到能发表文章并影响他人思想的程度。二战时期,从欧洲逃到美国的犹太人建犹太教堂、办学校,组织犹太人学英语,办英语报纸,向外界讲述他们遭受的苦难。《环球时报》记者认识一位犹太裔长者,他十岁时随父母逃离奥地利,一家人来到美国后才开始接触英语。为尽快适应新生活,他们一家人有意培养用英语演讲和写作的能力,并试着在媒体上发表文章。他说:“语言只是工具,不要被它吓到而停滞不前。”相比,早期的华人在语言上不自信,交流中一旦受到美国人的冷遇就退回到华人圈子。在美国,华人办的英文报纸极少,难以影响大多数的英语读者。

  犹太人善于利用非营利组织(NGO)扩大影响。美国各大城市都有犹太联盟,经常举办筹款活动或对外系统地讲述犹太人的苦难史。据《环球时报》记者一位曾在该联盟实习过的犹太裔同学讲,克利夫兰犹太联盟一年可从犹太裔商人和相关基金会筹得1亿多美元捐款,然后用于各种游说活动。为维系犹太民族的传统文化,有的NGO还组织年轻的犹太裔赴以色列考察,培养他们的领导力、创新力和国际视野。还有几位从事NGO的犹太裔美国人表示,在建新的NGO之前他们会做详细调研,如果已有类似组织存在且运行完好就会放弃,因为再建一个不但功能重复,还会造成族内竞争,带来不必要的内耗。

  美国各大顶尖名校的董事会、管理层和教职也有大量犹太人。在学术上,犹太人不会重理轻文。美国一些顶尖高校的新闻系,就接受犹太人NGO的捐款。毕业的学生再进入由犹太裔掌控的主流媒体后,自然会传播有利于犹太人利益的声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