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顾秀林:迟到的新闻!德国也立法禁止转基因了

2016-11-10 17:50:5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顾秀林
点击:   评论: (查看)

备忘录(二十三):德国也立法禁止转基因了

  这是一条迟到的新闻——路透社11月2日报道: 德国内阁批准了禁止种植转基因作物的法律。

  路透社报道原文:

  German cabinet approves draft law banning GMO crops.

  Wed Nov 2, 2016 | 6:24am EDT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us-germany-gmo-idUSKBN12X13S

  报道的内容很简单,要点有二

  1. 不得在德国种植转基因农作物;

  2. 必要时请求欧盟将德国从“转基因种植国”清单上撤除

  鸡毛蒜皮的细节扯皮也扯了一阵:是否在德联邦一级立法禁转,还是让各州自行决定?

  最后的结果是联邦立法禁转。

  读这个新闻,我们需要考虑一个背景条件:在德国尚有美国军事基地将近60处。德国两年前声明继续允许大田试种转基因,该决定背后不能说没有这个阴影。这次的立法,看着就是一锤子砸了。

  问题马上就来了:德国具有世界一流的基因技术,德国的拜耳公司刚刚“收购”了孟山都,强强联手,登上了再也无人能挑战的全球唯一制高点;这德国怎么就同时又立法禁转,一举成了彻底拒绝转基因农业的欧洲带头大哥呢?你家有两大公司搞转基因全球最强——一家拜耳+孟山都,一家巴斯夫,你们搞出来的转基因,难道不成100%是让别人种、给别人吃的?这是什么科学道理?

  几个月前,108诺奖帮发公开信向中国人民施压,最亮之点是反对转基因就是反科学和反人类;现在德国立法禁转,德国是不是反科学反人类呢?这么尖锐的问题,总不能一题两解吧?中国和亚洲反转是反科学、反人类,难道德国人和欧洲人反转,就是爱科学、爱人类?

  转基因这件事还就是怎么邪气:中国人反转就是王大妈反科学,欧洲人反转就是绅士高雅大而上。

  转基因,人家反得,中国就反不得。这是什么世道?

  这是人类社会又一次被撕裂的征兆。转基因科学转基因产品就是撕裂人类社会的利刃。

  德国立法禁转的当天,11月2日,在北京有个开到一半的世界生命科学大会,说好的13位诺奖得主来了10位,与李克强总理保持一致,他们没有提转基因农业;然而身负重任的3位粮食奖得主还是找到机会齐声高唱:中国的未来必须是转基因农业。

  【见科学网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6/11/360107.shtm】

  这三位分别是美国人罗杰.比奇,陈章良在美国读博士的导师,其爱徒恰好在当日以个人理由辞去了全国政协常委之职;第二位是孟山都的傅瑞磊(Fraley),第三位是比利时科学家蒙塔古(Montagu)——我在此祝贺他们三位不辱使命,不远万里来向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中国科学界示威;但是我同时必须指出,蒙塔古背叛科学,还对中国人民撒谎。他撒的谎是“转基因机理源于自然”,他说农杆菌是“天然植物遗传转化系统”。农杆菌天然地要侵染植物造成病害,植物也天然地用自身的免疫机制对抗侵害,这其中的生物学机理,被与蒙塔古一流的科学家用于强制拼接转移插入外源基因、制造转基因植物,其手段按照我的说法叫“老虎凳辣椒水,卸了胳臂再卸腿”,本质上是在微观层次上对生命施加酷刑.

  详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88d2520102xy8r.html】

  对生命施以如此酷刑,蒙塔古你可曾静夜扪心?你的技术和成果遭受那么强烈的反对,你可曾反思?

  被扭曲和糟改的DNA系统,一定是不稳定的,未知的新化合物被制造出来是必然的,全新的化合物一定会伤害食用它的动物(对全新食物的不适应就是被毒害);植物免疫系统被破坏是有严重后果的;这些在20年的转基因农作物大规模种植中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食用转基因饲料的动物被伤害得惨不忍睹,证据已经太多,人类的体质退化已经不需要科学论文来证明,中国美国都在内,老百姓也能看出来了。全世界反转拒转的浪潮已经快要汇聚成革命潮流(参见我的“海牙归来”系列博文),然而这一切全都不入转基因“科学家”的法眼,似乎仅仅是因为他们有一个永远不改变的立场,即把自己的“成果”高价卖出去,即使这成果会毒害全体人民,他们是在所不惜的!所以他们的基本立场,就是反人类的,也是反科学的!

  为了开发生命以谋利,能把科学家变成匪! 转基因生物科学界是被诛心的经典案例:转基因给穷人吃就是金米模式,他们自称搞转基因是为了养活世界,把“谁养活谁”这个基本点彻底颠倒了。穿西服打领带,不超时不抢麦,那种文明民主可以是全假,真理并不在握着麦克风的那只手里!

  制止转基因的生命科学界以无穷的借口一层层撕裂生命结构以谋取私利,是一场艰难的21世纪的新长征。只有胜利地完成这新长征,人类才能摆脱自我灭绝的厄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