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中医泰斗邓铁涛生前对冠状病毒的论述……

2020-02-27 09:43:38  来源: 国医徐文兵粉丝团   作者:国医徐文兵粉丝团
点击:    评论: (查看)

  国难思良将,抗疫思良医!


打不开?点这里>>>

  还记得17年前抗击非典的战斗中,中医就已经战功赫赫,可惜却很少有人报道。2003年,非典横行中国,非典在中国横行时,当时87岁的国医大师邓铁涛老先生临危受命,担任中医专家组组长;力挽狂澜,扭转了治疗那个急性传染病的被动局面。

  当时,邓老指导下的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以中医为主治疗73例非典,全部治愈,病人零死亡、零转院,医护人员零感染,且患者没有后遗症。

  世界卫生组织专家曾经也到广东考察非典的疫情,也认可了中医的强大作用:

  “我是为中医而生的人”

  从幼时眼见父亲悬壶济世,到后来走上中医求学之路,邓铁涛始终在为中医发展奔走呼号。他说:“我是为中医而生的人。”

  邓铁涛1938年就曾与同学在香港合办了南国新中医学院。“中医学受轻视、歧视、排斥,从民国初的政策开始一直到今天,中医在这一百年里经常受到不正确的对待。”邓铁涛说,“自己感到中医这个宝贝不能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丢掉。”

  邓铁涛一生多次上书中央,为弘扬祖国医学大声疾呼。第一次上书,呼吁成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第二次上书,保下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这就是中医界著名的“八老上书”。第三次上书,为中医和西医院校合并“踩刹车”。第四次上书,重申中医不能丢,呼吁全社会对中医加以重视。第五次上书,建议中医介入抗非典。

  邓铁涛不担心中医走不出国门,而是担心中医走出去不姓“中”。他说:“我们中医一定要争气。日本人曾提出,中国人迟早要到日本学中医。我现在最怕的就是中国人没把中医学好、用好,一看到西医那些方法,心里就胆怯了。中医要有底气,要为全球健康提供中国处方。”

  抗击“非典”中医立功

  2002年末,一种世界首次发现的烈性传染病突然袭击广东,这种疫病后来被定名为“非典型性肺炎”,英文简称SARS。当时87岁高龄的邓铁涛站出来勇敢而自信地说,SARS是温病的一种,而中医治疗温病历史悠久,用中医药可以治好SARS。之后,邓铁涛立马撰写学术文章,以便全国中医介入抗击“非典”时参考。

  临危受命,“非典”期间邓铁涛被任命为中医专家组组长。在他的努力下,当时他所在的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共收治了73例SARS病人,取得“零转院”“零死亡”“零感染”的“三个零”的成绩。

  邓铁涛:战胜非典我们有个武器库

  非典是全新的疾病,为20世纪以前所未见。无论中医与西医都遇到了新问题,中医不能袖手旁观。邓老认为,对病毒性疾病的攻克,中医自有其优势。从历史可以上溯至仲景时代。在现代,如1956年石家庄流行乙型脑炎,师仲景法用白虎汤疗效超世界水平,并不因为中医无微生物学说而束手无策。1957年北京乙脑流行,蒲辅周用温病之法,疗效又达90%。1958年广州流行乙型脑炎,为暑热伏湿之证,邓老曾亲自参加救治,统计中医之疗效亦达90%,且无后遗症。

  国家七五攻关科研项目——流行性出血热之研究亦显示了中医在治疗急性热性传染病的成果:南京周仲英研究组治疗1127例流行性出血热,中医药组治疗812例,病死率为1.11%;西医药对照组治疗315例,病死率为5.08%(P<0.01),明显优于对照组。江西万有生研究组治疗413例,中医药组273例,病死率为3.7%;西医药对照组为140例,病死率为10.7%(P<0.01),疗效优于对照组。由于时、地、人等有关条件不同,周氏、万氏的辨证论治完全不同,周氏治疗以清气凉营为主,万氏则以治湿毒法为主。此病西医同辨为病毒性疾病,按西医理论,病原相同,治法必同;但中医治疗如果两者对换,则很难取得良好的效果。邓铁涛认为,病原体只能作为中医辨证论治的根据之一,诊治的关键在于辨证论治。

  这些事例说明中医辨证论治不把着力点放在对病原体的认识上,而在于病原体进入人体后邪气与正气斗争所表现的证候,这些辨证论治的理论及方法历传两千多年,的确是战胜“非典”的武器库。

  战胜非典的理论依据与特色

  世人多不理解为什么中医没有细菌学说,却能治疗传染病,对病毒性传染病的治疗效果甚至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因为中医走的是另一条道路。

  中医虽无细菌学说,但细菌早已被概括于“邪气”之中。吴又可的戾气、厉气、杂气学说,已非常接近对微生物的认识。但温病的病原说发展到吴瑭,却使中医理论从另一角度认识了发热性传染性及流行性疾病,提出独特的温病的病因理论。这一理论,即使在今天看来仍具有极高的科学性,足以破解中医虽无细菌学说,仍然能治疗急性传染病之道理所在。

  吴瑭之病原说为:

  (1) 岁气、年时(气候与环境因素);

  (2) 藏精、冬伤于寒(人体内在因素);

  (3) 戾气、时行之气(致病物质)。

  气候环境——致病物质活跃

  发病的变化——正气不足以拒邪

  这样的病原说比之只重视病原体的现代医学理论似略胜一筹。当然吴氏对于微生物的认识与现代微生物学相比,就有天壤之别了。如果我们今天把微生物学的知识,取代比较含糊的戾气与时行之气,那就是比较完满的传染病流行病的病因学说了。

  邓铁涛认为,治疗不是只知与病毒对抗,而是既注意祛邪,更注意调护病人的正气,并使邪有出路。正如叶天士所说,或透风于热外,或渗湿于热下,不与热相结,势必孤矣。这是一个多么高明的战略啊!

  中医并不是慢郎中

  中医不只是养生保健、治未病,中医并不是慢郎中,抗击传染病也毫不逊色。有人说,“非典”救了中医!从此,中医有了和西医平起平坐的对抗疾病机会。人们不会忘记为中医赢得声誉的邓铁涛。

  行医御药80多年,邓铁涛一直精心研究中医理论,极力主张“伤寒”“温病”统一辨证论治,为中医诊断学的内涵建设提出了新的见解。

  “经过几十年的研究,我感觉在中医学上我应该有自己的观点和理论体系。”89岁时,邓铁涛成为科技部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计划)首席科学家,他提出的五脏相关学说是中医基础理论专项的主要研究内容。根据自己的观点和理论体系,邓铁涛提出了从补脾健胃着手对重症肌无力这一个世界难题的研究。40多年过去,邓铁涛及其科研小组治疗重症肌无力病人的有效率达到98.8%,达到世界先进水平。“我说我已经把它(重症肌无力)攻克了,有了经得起考验的社会效益。”

  “21世纪是中华文化的世纪,是中医腾飞的世纪。这是我的最大梦想。”邓老虽然逝去了,愿他的梦想早日成真。

  这次中医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效果也是有目共睹,大部分西医还不了解、不相信中医的效果,作为中医人,仍然需要大力宣传和推广中医!

  我辈中医人,当努力!

  祝愿祖国早日战胜疫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