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谁在扼杀中医:从“游医”李跃华说起

2020-02-23 17:27:24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2月14日,文汇报推出报道《湖北退休厅染病,拒送医引公愤》,退休厅官陈北洋被批“耍官威”“特权思想根深蒂固”,引发轩然大波。

  次日凌晨,陈北洋在朋友圈致歉,并陈述了事情经过:

2.jpg

  2月3号一家测出新冠肺炎阳性后,第一时间联系医院希望救治,但官方渠道反复求助均无结果。后来,通过朋友关系请私人诊所的李跃华医生上门给我们治疗。从治疗效果来看比较可观:通过治疗 3 天后我体温恢复正常,老伴治疗 4 天后体温恢复正常,儿子治疗 7 天后体温恢复正常。经治疗后核酸检测 3 人均为阴性。

  所谓“耍官威”原来是根本找不到床位——这一回应也让“游医”李跃华成为民间舆论的焦点。

  有人说其是神医,有认称其为江湖骗子,还有人称其为炒作。18日,李跃华开通了新浪微博,在微博介绍中自称:“我不是为了在这次疫情抢风头抢功劳博眼球,而是我已经研究抗病毒的方法很久了,积累了很多案例。”

  一时之间,争议四起,然而卫健委还没发话,新浪便很快封了李跃华的微博。

  李跃华只能通过公众号回复网友关心的问题:

3.webp.jpg

  事实上,李跃华压根不是什么游医,他是正规军医大学毕业的有医师证的正规医生,只是在武汉当地一家民营诊所上班。

  记者金微联系上了李跃华医生,进一步了解到更加详细的情况:

  1月22日,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李跃华所在的疹所陆续收治了10余例疑似新冠肺炎病人。这些病人来源有两个途径:一、自行上门请求治疗;二、经熟人介绍而来。

  李跃华说:“我在汉阳一带开诊所十多年,赢得很多病人信任,因此常有病人慕名而来,这次疫情爆发大医院人满为患,只能在医院门诊输液或在家自行隔离,许多病人受不了医院的奔波之苦,就来找我或请求我们上门治疗。”

  李跃华介绍,2004年他发明了一种穴位注射剂,治疗感冒、口唇疱疹、带状疱疹、手足口病等病毒性疾病疗效甚佳,这项发明在2011年还获得国家发明专利。

3.webp.jpg

  事实上,李跃华的穴位注射方法是中医既有的疗法之一,不是新鲜事物,更不是“邪门歪道”。网友扒出了毛泽东时代出版的《赤脚医生手册》给出了证明:

5.jpg

6.jpg

7.jpg

8.jpg

  早在1月份就写了一份请战书早在1月18日就写了一份愿意尝试治疗不明原因肺炎的《请战书》,去过卫健委,金银潭医院,甚至被派去黄冈中医院推广,却因为他来自私人诊所,没有获得别人的信任。

  武汉封城之后,李跃华的诊所也关了门,他就只能接诊那些找不到床位、慕名而来的新冠肺炎患者,其中就包括本文开头提到的湖北厅官。

  李跃华的穴位注射疗法究竟有没有效?他自己治愈了十几例,就算这个是孤证,正规的医疗部门稍微验证一下就知道有没有效果了,李跃华究竟是骗子还是好中医也很容易弄清楚。

  像李跃华这种自荐疗法或方剂的中医不是个例,的确这里面是良莠不齐的。但与西医每一个药物尝试都会引起舆论高度关注、广泛报道截然不同的是,他们这些人不得不“小心翼翼”,弄不好就背上“哗众取宠”、“江湖骗子”的骂名。

  笔者并不排斥西医,广大西医工作者在此次抗击疫情中发挥了巨大作用;笔者愤怒的是媒体对待中西医的这种不公正待遇。

  我们来看几个例子:

  媒体欢呼——

9.jpg

  冷却——

10.jpg

  媒体欢呼——

11.jpg

  冷却——

12.webp.jpg

  看看医疗水平最先进的上海的这个情况:

13.jpg

  当全国治疗新冠肺炎的中医平均介入率已经高达90%以上的时候,湖北的介入率还不足30%,逼着上头发红头文件来纠正。

  2月19日上午,面对送中药的中医,湖北鄂州第二人民医院的院长竟然说出了“我们没有人来干”这样的话——

  看到这种情况,前段时间湖北的中医介入率为什么那么低,重症率、死亡率为什么那么高,也就有了更合理的解释。

  我们再来看看医疗水平比湖北更加“落后”的甘肃:

14.jpg

  截至2月18日晚的最新数据,在甘肃9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89例使用了中医药治疗,中医药治疗率达到了97.8%。治愈出院62例,治愈率达到68%。目前,治愈出院患者均全程使用中医药治疗……

  前几天,网友扒出了中国中医科学院王永炎院士早在2019年6月27日的一次会议上,就预测长江以南在2019年冬天到次年春天会有瘟疫发生的视频,在网络上引起了热议。

  新京报紧跟着就出了一篇“辟谣”文章:

15.jpg

  文章作者将王永炎院士的预测称之为“神秘预测”,说这不是“科学预测”,就差直接说这个预测是封建迷信。

  文章作者进一步鞭笞“地震预测”:“科学界主流观点认为,地震不能预测。”,“预测某次将要发生的地震的准确时间、地点(震中)、震级(烈度),三种要素缺一不可。”“很多宣示‘成功预测地震’的人士,不过是在无数次预测当中,拿跟实际发生的地震最接近的一次来哗众取宠而已。”

  作者认为比所谓预测更有价值的是“预警”,然而,地震发生后通过“地震波”传递时间差来进行预警的机制,对于远离震中的地区充其量也就是几十秒的“避难期”,根本就来不及跑;对于震中及附近地区更是没有丝毫意义。

  对于地震预测的问题,笔者在上一篇文章《疫情是可以预报的,该反思迷信专家了!》已经有了叙述。然而,对毛泽东时代通过群防群测“预测”了二十余次地震的事实,作者是完全不认可的,只是基于他“科学界主流观点认为,地震不能预测”的固有观念。正像中医黑们基于所谓的“科学观念”,对中医一棍子打死一样。

  科学本来是具有开放性的,将现有科学未能触及的领域、现有科学不能解释的现象一概斥之为“伪科学”,这不是科学的态度,而是科学邪教徒的态度。

  王院士预测所用的规律是五运六气理论体系,这是《内经》时代最伟大的发明。五运六气理论体系把天文、地理、时间、空间、气象、物候、生理、疾病、治疗等等融合为一体,是中医史上最了不起的成就。这并不是什么神秘事物,恰恰是几千年来大量中医基于实践经验的科学总结。

  王院士说的“要观天地之象,观万物生灵之象,观疾病健康之象,所以今年大江以南,暴雨成灾,厥阴风木司天已经描述了太虚元象,上半年是比较和缓的,下半年特别是在冬至前后,也就是连续到明年的春季,要有瘟疫发生……”,这段话稍微学点中医基础理论的人都看的懂。

  新京报的文章作者看不懂,就武断地将其斥之为“神秘”事物,这是科普工作者应该持有的态度吗?显然这背后是对中医一贯持有的极大的偏见。

  他们见不得中医有“高光的时刻”,但凡中医出了一点点纰漏,便要群起而攻之,抢购双黄连事件本来跟中医没关系,却成了他们集体狂欢、痛批中医的最佳材料。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看看新闻报道就一目了然了:

16.jpg

17.jpg

  中医介入的平均治愈费用仅仅5358元,而实际上每人每天服用中药的成本不到30元。

  我们再来看看此前媒体报道纯西医治疗的费用:

  根据调研了解和专家大体估算,采用西医治疗方案,一个新冠肺炎重症患者,从住院到出院,用EcMO(人工肺)治疗,首次开机约10万元,之后每天2-3万元,大致要花近40万元,不用EcMO要20万元,不包括后期ICU治疗费用,不保证存活几率,轻症患者检查和治疗费用大约2万元。

  好在这个费用不需要患者自己出,都是国家兜底的。

  但是,如果我们把新冠肺炎中西医治疗的费用对比要延伸到日常的医疗中呢?很多病中医可以治、西医也可以治,有些病中西医结合治疗效果更好。对于中西医都可以治的病,哪一种治疗方案产生的GDP更高呢?这是一目了然的。

  中医创造在GDP方面是“无能”的,更加“无能”的则是它很少有专利,不能给医疗公司、医疗器械公司创造巨大的“利润”!

  在化学药品专利方面、在先进医疗器械方面,目前跨国公司均占有绝对的优势,而我们往往只是采购方。

  这下知道是谁在操纵那些公共媒体“扼杀中医”了吧?

  在资本为王的情况下,这种状况并不会随着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医的优秀表现而有任何改变,正如17年前SARS事件中医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依旧没有扭转被动局面一样。

  当资本为王的时候,科学也成了资本维持垄断、赚取利润的工具。

  所以,我们真正需要改变的不是所谓的科学观念,而是资本为王的秩序!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