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司马南:中科院贱卖13亿国有资产白送泰山会?

2021-11-07 15:24:4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南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今天跟大家说说国有资产流失的事,具体说是国有资产被贱卖的事,再具体说是12亿多国有资产没了的事。

  巨额国有资产流失这件事主体是谁?主体是中国科学院,简称中科院。这件事发生在什么时间?2009年9月,发生在出让联想控股股权,注意不是联想股权,是联想控股股权的时候

  截图自威远生化

  《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

  国有资产12.9亿元,将近13亿元人民币被贱卖了,流失了。巨额国有资产就好比是手里边抓了一把米,这些米从指缝里边全部都漏出去了,漏出快13亿。

  那按照什么样的价格来计算呢?这事发生在2009年,但是我们现在保守一点,按照2008年的联想控股的净资产来计算。今天,我们所陈述的事实是:国有资产被贱卖了12.9亿元。

  做这期节目的时候,实话说我是有思想斗争的。鉴于问题的严肃性,要指名道姓这样具体,所以我想做几点声明:

  第一点声明,这期节目所讲的所有的事情、数据、事实全部来自于公开发表的数据。没有私密的材料,没有泄密问题。因为前几天我批评北京一家中药企业,那家中药企业就举报了我。具体细节可以看一下这期节目。尽管我有理有据地说话,但被举报压力很大。所以这次在说联想的事的时候,我就特别谨慎。本文所有的数据和事实来自于公开发表的数据,你要的话每一条都可以拿给你。

  第二条,逻辑结构参考了明德先生的文章。明德先生是个年轻人,什么模样我没见过。但是他的文章呢,我读起来觉得十分有趣,曾经也借鉴过。

  第三,这件事大家千万不要把它当成是司马南实名举报联想,当然更不是匿名举报。那根本就不是举报,不能举报公开发布的材料,我只是把材料摊开来,让大家看一看,咱们一块来做个分析,对吧?这属于对此前各种各样的新闻,甚至是历史资料,包括财务报表,拿出来大家做分析。

  第四,我要特别强调的是,国有企业在发展过程当中,特别是近些年来混合所有制改革,股权结构弄得比较复杂。这么多年,走了一条比较复杂、曲折的道路。我们在这件事情上应当有一个发展的眼光、历史的眼光,不能用今天的尺子来衡量当时所发生的事情。

  第五,柳传志先生为代表的第一批企业家,改革开放当中诞生出来的企业家,他们在发展的过程当中走出来一条道路,这条道路回过头来看,现在也许是值得总结一下的时候了。柳传志先生也退休了,他的接班人,甚至连生活秘书现在都担当企业发展大任。所以这个时候总结一下工作,也许是有必要的。

  第六,说大一点,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是小平同志。改革开放的路线既定,但是具体的路线,小平同志不可能想那么细,对不对?特别是像科学院的企业,科工贸的道路到底怎么走,小平同志不可能想得那么细。

  事实上,是柳传志为代表的这一批人和此后的企业家大家一起走出来的。地球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变成了路,这是鲁迅先生的话。现在我司马南坐在这,坐着说话不嫌腰疼,评说前人这对那错这是容易的。所以我建议大家跟我一样,保持平衡的心态,我们用一种比较客观的、平实的观点,来看待历史上曾经发生和现在依然摆在我们面前需要总结的事情。

  第七,我想声明一下,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模式的建立非常之不容易。原来我们是计划经济,然后开始说重视市场的作用,紧接着叫计划经济为主,市场经济为辅,后来叫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相结合,再后来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最新的提法是以市场来配置资源,并且市场作为配置资源的主要手段。

  这词我说得很熟,年轻的时候我在《中国商报》写社评。可见改革开放的道路与我们认识的深化是一条路,是一回事,很难分开来。所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不是一蹴而就建成的。我们不能用一种理想的模式,甚至不能用一种静态的模式、静态的观点来观察改革开放40年我们所走过的道路。

  第八,无论怎样,人的欲望,或者说企业当中决定企业命运的那些企业家,他们的欲望作为企业发展的动力,作为企业必须要有的动力的机制,这是一个非常活跃的部分。如何在发展之后,让它既动力十足,同时又比较规矩,如何让它不但开始动力十足,而且后来还有涡轮增压式的动力,这是我们今天要研究的问题。我的本科毕业论文就叫企业发展动力论,我对这个问题还是做过一点浅薄的思考的。

  柳传志与杨元庆

  第九个,简单说就是,柳传志该不该拿这么多钱?前段时间不是传柳传志拿得多吗?柳传拿多了吗?柳传志拿多了还是拿少了?还是赶巧了?现在柳传志拿着些钱,这一份,那一份,巧了,不多不少正正好好。如果这样的话,那有意思了。

  简单说,杨元庆该不该拿这么多钱?杨元庆及其他高管该不该拿这么多钱?简单说中科院是收入多了,还是收入少了?简单说,中科院的收入还不及杨元庆的个人收入高,这种现象要不要继续下去?如果不能继续下去,那怎么格式化呢?怎么规范?应该做出怎么样的努力?需要柳传志柳先生、杨元庆先生等其他这些亿万富翁们,他们跟我们一起做出怎么样的努力,我们媒体应该尽些什么样的责任?这都是我们可以思考的问题。

  最后一条,第十国有企业做大做强,我们社会主义的基本经济制度,大家都清楚。国有企业防止巨额国有资产流失。面对联想这样的典型,我们可不可以现在就认真地总结出一些经验来。大家知道,十多年前我曾经揭露过“潘仁美”事件,华远集团集团涉嫌巨额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为这事我承受了很大的压力。那个时候他们的力量好大。我们平常说利益集团,那是嘴上说说,空泛去指,那你怎么说都无所谓。但是你要是把人名、时间、地点、哪个楼盘讲出来,那你试试压力会有多大?

  今天,这些人是态度端正一些,或者说老实一些,但是当年那是气势汹汹,用北京胡同里都很少听到的那种下流的,五官科和泌尿科结合在一起的各种语言,暴风雨般地猛啐司马南,但我依然礼貌相对。因为我认为这件事情不是司马南出于私心,跟我也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涉嫌巨额国有资产流失这件事情总有一天要解决。那今天我们对联想的这件事情,它和“潘仁美”事件还不太一样。令人高兴的是“潘仁美”的事情,现在都在找补,都在清算。解决问题总需要过程,2012年到现在才九年时间,最近要开十九届六中全会,很多事情都要慢慢理出头绪来。

  当我们有些人感到特别着急的时候,那是因为你性子太急了。40年慢慢积累下来的问题,你就要一朝一夕全部都解决掉,太难!2012年以来,我们大家有这种感觉吗?该啃的骨头都让人啃完了,剩下都是硬骨头,所以要解决的是过去想解决没有解决,得创造条件才能解决的问题,因此我们在建党百年的时候,对于这十年的发展成就给予充分肯定。

  好了,说具体问题,国有资产12.9亿,我们就说个整数,13亿国有资产,现在就被送走了,是什么呀?是唐僧肉吗?

  据说这件事和泰山会有关。我现在都担心我说完这话以后泰山压顶。好在我老头这么老了,过去惹的事太多,老有人说你小气,那想弄死我的人,他排场大得很,胡同口北排到胡同南。

  所以我这种现象,隔壁王奶奶说:“你小子就是虱子多了不咬。”虱子多了也咬,但是感觉会变得麻木。从责任角度来说,2009年9月,中科院旗下的国科控股将29%的联想控股股权以27.55亿元转让给泰山会会员卢志强的泛海控股。

  卢志强,他最鲜明的标志是泰山会会员,他的企业叫泛海控股。2012年4月17号,距离股权转让过去四年时间,威远生化披露了一个信息:联想控股在2008年底的净资产是139.49亿元。

  这些作为我们分析问题的背景资料,按照联想控股2008年底净资产计算,29%股权对应的净值为:139.49*29%=40.45亿元。这计算小学生都会。按净资产交易的差价就有:40.45-27.55=12.90亿元!将近13亿元。原国有资产流向了泰山控股,流向了泰山会。

  这个事实依据,大家可以看图表,都是公开的材料。所以,中科院在2009年9月出让联想控股的时候,即便是按照2008年的联想控股净资产来计算,也贱卖了许多钱。

  也许有人说,这是威远生化的间接数据,不是直接数据。那你看下面这张表。这张表是联想控股有限公司2011年度29亿元公司债券信用评级报告。联想控股大概没想过发这个报告,过了若干年之后能够被一些人看出一些问题来。

  实不相瞒,明德先生对于这个财务报表有些独到的研究,明德先生身边的那些负责财务分析的人士也贡献良多。这个上面大家看,非常清晰的写着,联想控股2008年底的净资产是139.73亿元。

  那现在我们接着算数,139.73*29%=40.52亿元;40.52-27.55=12.97亿元!还是接近13亿。

  无论是按照威远生化的间接数据,还是按照联想控股的直接数据,中科院在2009年卖联想控股股权时,至少贱卖了12.7到12.9亿元,接近13亿元。

  这么远的事儿,说这么一个故事,什么意思?就是说,如果说到这儿,你觉得证据还不够充足的话,那就再加一个佐证。

  当时,仅联想控股所持有的的两家上市公司的市值就高达131.78亿人民币。29%对应的是38.21亿,比泛海控股的交易价格高出10亿元不止。

  那现在对这事根本就没有了解的人可能会纳闷说:你卖国有资产可能吗?你这么贱卖,难道别人不会抢?怎么只能卖一个特定对象呢?

  不太可能。不可能的原因是因为这交易条件是量身定做的。只有谁合乎条件呢?只有泰山会卢志强先生的泛海控股有资格入围。这跟找对象一样,找个什么样的?随便,就是各种可能性都有,但他心里其实想的不是随便,心里想的是:

  第一是长得像外星人的,第二当过中国首富的,第三说起话来滔滔不绝的,第四当过老师的已经退休的,第五最近在西班牙地里边正在研究环保的,第七呢,曾经控制媒体帝国而后撒手不干了的。

  按这么一个标准,你说那人是不是呼之欲出?所以,限制条件越多,适合的对象就越具体。这一切都不是白送的,2009年9月,主持完联想控股贱卖13亿给泛海控股的庆典后,原中科院计算所所长曾茂朝先生,宣布卸任联想控股董事长,由柳传志接任!

  你看又涉及到一个人,曾先生,我求您高抬贵手,理解理解,我没有恶意,没别的意思,我们只是讲讲历史。

  曾先生宣布号称中国企业家之父的柳传志接任联想控股董事长,这现场应当有欢庆的音乐 ,应该有磅礴气势感,应当用若干合成音带混响效果。

  因为柳传志先生接任,这是个重大历史事件。这书记厉害呀。大家知道李白有诗:“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就这么着就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结果人们很快就发现,曾茂朝先生的名字出现在了联想致远,也就是联想控股的第二大股东的股东名单上。明白了吧,不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而是“云想衣裳花想容”,打扮的漂漂亮亮、金光闪闪,相当璀璨地出来了。

  所以这件事儿你怎么想?明德先生写到这个地方的时候,用了个词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如果你以为只有曾茂朝先生拿到了股权,那就图样图森破了:曾茂朝先生的妻子——胡锡兰,也出现在了联持志远股东的股东名单上!

  嘿,两口子,这真是有意思了。大家发现没有,一直隐居在幕后的曾夫人居然持有联想致远的股权1.73%,联想的创始人、首任总经理王树和才占0.28%。你说曾先生的夫人胡锡兰,比王树和你高出了六倍多,这到底哪讲去啊?

  看到这,有没有人看明白了,巧妙设计啊。明德先生有个说法:“前脚国资大贱卖,转身夫妻双双把股权拿。”

  夫妻欢乐拿股权,夫妻双双把家还,这话我可不敢说。因为咱们只是看了些资料,没有和柳传志先生沟通过,也没有和曾书记谈过,胡锡兰咱也没有沟通过,没有调查,所以只能把材料摆出来给大家看看。

  这到底是个什么问题,明德先生认为是国资大贱卖,是夫妻双双把股权拿。这样的话,那这个事是个很大的问题了。但是如果按照司马南的说法,这事呢,我们只是把材料摊到这来,结论一定要由有关方面调查了之后才能给,如果有关方面不调查,我们也就把这事摆到这。

司马南,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南频道”,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