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讲故事

悼念贫困的阿嫂

2019-02-13 17:29:5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佛兰次小区
点击:   评论: (查看)

  又到派员扶贫的时候了,使我不觉再次想到了穷困群众。今把几年前扶贫期间记事文拿出来发表,愿此文能让我们的社会知道那些贫困的人群,给予他们真帮脱贫。

  她死了。遗体是昨天才被发现的。昨天的日历是2012年3月20日。她具体死于哪天哪时,没有人知道。她的丈夫说给了她1000块钱去看牙医,出去已经20多天了,这是唯一能推测她死在哪天的信息。其实她并没有离开家,她就死在她屋后的那个放杂物的棚子里。二个月前,那个棚子还是鸡圈。那个棚子也是去年才搭建的。去年我分两次给了她家60只鸡仔养。为了养鸡,她和她的丈夫就用几根烂竹和几捆枯草搭了那个棚养鸡。她的鸡养得很好,养大后20块钱1斤一下子就卖完了。年前我还跟她买了3只,给了她家300块。当时,她还一个劲地不要我给她家的买鸡钱。那个棚子很小,鸡卖完后才腾出了空间,才完全容得下一个人进去,她就死在那个地方。

  她出嫁应该有10年了。因为她的大女儿已经8岁了。当地人已经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她的名字是“XXX的老婆”。她死了,也是“XXX的老婆死了。”法警法医昨天来了不少,检查了她的尸体,折腾了近3个钟,走的时候也没有留下任何话。

  从昨天到今天,她的家里静悄悄的,她的周围邻居也是静悄悄的,她所在地的村委会就在她家旁边20米处,也是静悄悄的,她死了,没有谁在意,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此刻,我就坐在她所在地的村委办公楼内写关于她的文字,悼念她的亡灵。我的心很沉重,思绪很乱也很难平静。村委会的干部在一边听MP3里爱、爱、爱的靡靡之音,一边在谈天说地,严重干扰着我,但我却无法制止他们。我想到她生前的模样,生前的勤劳和她的死,我的心更是无法平静。我跟当地人一样,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我只知道她很穷。我也知道她穷的原因不是她懒造成的,她夫妻俩基本没有闲过。她种了3亩田地,每年她家地里的收获太少,年份不好还要赔。

  认识她和她的一家是在2011年3月的一天。那天,春雨初歇,我想找几个家里不大富裕的人到产业基地干活。我想通过这种方法让这些家庭挣点劳务收入,此外,我也愿意他们这样的人来帮手,因为他们干活肯卖力且不挑剔。这样,我就来到了她家。她一家住的是一个湫隘的泥房,墙壁已经斑驳陆离,瓦片已经遮不住雨水,地面上放了很多盆子接雨。她一家人正在吃早饭。他们一家人见到到访的我,显得很是拘谨。她形象枯槁,又黑又瘦,一头干枯的头发已起斑驳的杂色。她的穿着十分破旧,那破旧有衣裳穿在她干瘪的身材上就像稻田里农民用来吓鸟的假人一样。如果不是她高额骨下的那双眼睛,你绝对不会相信她刚满40岁。她的丈夫的模样跟她差不多,头发斑白,又矮又瘦。她有3个孩子,最大的孩子在读小学,还有2个3—4岁的孩子在家。她的孩子很可爱,有跟社会上同龄的正常孩子一般可爱的模样。从中可见她身上母爱的光辉。

  她一家六口人,还有一个古稀的家婆,她的家婆瘦小得一只手就可以轻轻提起来,身子佝偻得像把90度的弓。那天,她的大孩子上学去了,坐在一起吃早餐的就这祖孙5个人。我表明自己的来意,努力缓解她一家的不安。不一会,她一家人都一齐殷勤地叫我吃早餐。她一家的早餐是一盘煮熟的红薯。盛红薯的盘子一看就是自己用竹篾编织的。那盘子里的红薯没有一颗是周正的,不是又细又弯,就是在挖红薯时被刨烂了的。我是种过地的人,知道地里不可能全是长这种红薯。我知道,那些周正的红薯是要拿出去换钱的。我搬来一把她家的条凳跟她一家人坐到了餐桌旁,我折下一截红薯嚼了起来,我的心一阵阵发紧发酸,我的脑海里不停地打出两个字——生命!

  我决定重点帮她家一把。

  2011年,我四处努力跟她家弄了2万3千多块钱救急,无偿帮扶。我还亲手帮她家种经济作物,从育苗到成品销售全包。她和她的丈夫都很努力,在这种情况下,通过帮扶。2011年,她家盖了新房,是按小二楼规模建的。架子已经拉起来了,基础打的不错,已经盖了一层,以后有钱了再加一层。虽然建房欠了3万块债,料想通过今天的继续帮扶,还清这点债并不难。

  年前,我看到她一家穿着褴缕,为了让她家和跟她家情况差不多的贫困人家穿上好点的衣服过年。我又跑回单位募了近200套四季衣服,成色和面料都很好。把这批衣服拉到村里的时候,她见了特别高兴,就像饿极了的人见到了食物一样,不由分说一个人就取走了一半,我想,她一家人近几年不买衣服都是够穿的了。

  生活有了起色的她益发勤劳了。地里每天都有她劳作的身影。相处久了,她在我面前也已不再拘谨,老远就会打招呼。她跟我打招呼的头一句话永远是那句“老板,吃饭没有,到我屋吃饭呀。”不管是不是吃饭的时候,开头都是这一句。听多了,我也习以为常了。我不知道她是看到我吃饭没有固定的地方想照顾我的饭食,还是她找不到其他话语。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就是她高兴,她感激。这是她的眼神告诉我的。她的眼神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眼神里有了神采。这神采应该是来自她生活条件的改善。也许,她一生的梦想就是有房住有饭吃。

  她死了,死在她即将圆梦的时候。她的丈夫给了她1000块钱去看牙医。她死的时候,1000块钱还原封不动地在她的口袋里。在她的心里,她自己的身体永远没有她的梦重要。她肯定是自己扛不住了才想去医院,她肯定怕延误了自己的梦才把钱紧紧地揣在自己的兜里舍不得花在医院,她肯定是打算再进点鸡苗养大揾钱,她肯定是在咬着牙在整理自己的鸡圈时倒下的。她倒在了她寻梦的路上,永远不会再醒来了……

  请让我们叫你一声“阿嫂”,好吗?阿嫂,你勤劳一生,穷苦一生,你生前只有一个小小的梦,这个梦在他人看来根本微不足道,而你用尽了你的整个生命也没能实现。你走了,人们谁都没有在乎,至今还是静悄悄的。阿嫂,你恨吗?你用整个一生的付出,得到的却是这个世道对你的悄无声息,那些不稼不穑的人,不但生前尽享富贵和尊荣,死后也是车队成龙地护灵出殡。

  阿嫂啊!我为你不平啊!真心地祈祷你在天堂得到幸福的永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