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后沙:美国外交团队调整,“饼干女巫”受重用

2023-07-27 10:11:39  来源: 后沙月光公众号   作者:后沙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今年5月,美国第一副国务卿温迪.舍曼透露自己准备退休后,谁来接替她成为美国国务院第二号人物,引起了外界许多猜测。

  7月24日,布林肯揭开了这个谜团。布林肯在声明中称:7月28日将是舍曼在任的最后一天,拜登总统已指派副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Victoria Nuland)担任常务副国务卿,直到获得参议院的确认。

  美国公布这一消息时,距离纽兰上任仅剩四天,美国一些媒体称这表明拜登是在最后一刻才下定了决心。

  如果说温迪.舍曼是美国外交团队“鹰派”代表人物,那么纽兰就是“女魔头”,因为她是摧毁乌克兰的直接操刀人。

  美国网友还称她为“饼干女巫”,这个外号也与乌克兰有关。

  2013年11月21日,乌克兰基辅出现大规模“示威活动”,纽兰带着乌克兰网络大V纳耶姆等人去内扎勒兹诺茨广场,并亲自为“民主斗士们”发放美国小饼干。

  一位美国高官在基辅街头公开煽动推翻亚努科维奇总统,她管这叫民主行动。

  2014年,乌克兰“颜色革命”全面爆发后,纽兰全面指挥这场针对亚努科维奇政府的政变,并取得了成功,但乌克兰也因此走向了灾难。

  这次拜登起用纽兰作为第一副国务卿,释放了一个重大信号:美国要加强制造“颜色革命”的力度。

  同时,CIA局长伯恩斯进入了内阁,他很有可能与纽兰配合,再次发挥“民主小饼干”的威力。

  拜登政府要通过她来树立对外“强硬”形象,为2024大选铺路。

  纽兰接替舍曼的消息公开后,立刻引起了美国及欧洲网友的吐槽。

  这两天推特上流传着一个关于纽兰与拜登通话的段子。

  纽兰:总统先生,有紧急情况, 我们几乎没有乌克兰可以使用了。

  拜登:维多利亚,我们与波兰人相处得怎么样?

  纽兰:波兰人还有很多。

  拜登:那太好了,但你要确保在用完波兰人之时,我们还会有很多波罗的海的炮灰。

  美国著名节目主持人加兰.尼克森(爆料拜登毁台计划的那位)也转了这个段子。

  有网友称,纽兰是世界上最邪恶的怪物之一。

  还有网友称,当纽兰走进一个房间时,硫磺的气味就出现了,死亡与毁灭将接踵而至。

  美国资深调查记者、普利策奖得主西摩·赫什(Seymour Hersh)也表示,因担心纽兰会成为舍曼的继任者,这在美国国务院引发了“恐慌情绪”。

  赫什指的主要是乌克兰问题,纽兰“升官”表明白宫不打算很快结束与俄罗斯的代理人战争,然而,美国也难以脱身。

  纽兰或许真的能“战斗到最后一个乌克兰人”。

  她把乌克兰毁到了什么程度?美国三星上将弗林(特朗普的首任国家安全顾问)在得知纽兰接替舍曼后发文表示:

  乌克兰是欧洲和美国的洗钱中心。“这是一个人口贩卖中心;毒品交易中心;我们知道我们在这里有生物实验室;维多利亚.纽兰公开证实了这一切,而且钱还在源源不断地流淌……我们称之为洗钱。”

  那她为什么要毁掉乌克兰,她是跟乌克兰有仇吗?

  其实纽兰是乌克兰人后代,犹太裔,她的家族来自敖德萨。

  1961年纽兰生于纽约,从小会讲俄语。毕业于布朗大学,后进入政府部门,被派往美国驻苏联大使馆工作。

  回国后成为美国国务院“前苏联地区事务局科员”

  后外派到蒙古担任外交官,也曾在中国工作过一段时间(美国驻广州总领馆),略懂汉语。

  1993年-1996年,她在东欧犹太裔集团推荐下成为了副国务卿塔尔伯特的办公室主任。

  小布什时期,她是副总统切尼的安全事务副顾问(2003-2005年)。

  然后调任美国驻北约常任代表(2005-2008年),这期间正值乌克兰第一次“橙色革命”。

  她让乌克兰总统尤先科相信乌克兰肯定可以成为北约成员国。

  纽兰的另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在乌克兰建立“生物实验室”。

  2005年,她说服尤先科允许美国在乌克兰设立生物实验室,一共建了8个。

  2006年,她又说服尤先科邀请北约部队(美国军人)进入克里米亚半岛,引发了当地人激烈抗议,最后美军在断水断电的情况下不得不退出。

  2009年-2011年,纽兰出任美国驻欧洲军队代表。

  2011年-2013年,她成为美国国务院发言人,2013年5月出任助理国务卿,奥巴马让她直接负责乌克兰街头运动。

  作为美国助理国务卿,纽兰的工作地点却是在基辅。

  乌克兰所有NGO组织都要听她指挥,因为她的另一个身份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董事,也就是臭名昭著的NED,负责发狗粮。

  2019年,中国香港黑暴事件背后,NED也扮演了重要角色。乌克兰那些新纳粹分子为什么跑到香港助威?因为它们的狗粮来自同一个老板。

  2014年,在基辅示威的乌克兰“民主小领袖”每天的报酬是200格里夫纳(约25美元)左右。

  当时,格鲁吉亚杀手从基辅广场一家饭店窗口射杀抗议人群引发警民流血冲突的事件,也是纽兰这伙人一手策划的。

  纽兰飞扬跋扈,性格急躁。基辅街头冲突爆发后,由于欧盟没有及时介入,纽兰在与美国驻乌克兰大使通电话时用脏话骂“F*CK欧盟”。

  德国总理默克尔向美国国务院提出抗议后,纽兰被迫道歉,但她却说是俄罗斯间谍窃听行为导致电话录音被曝光。

  到2020年之前,纽兰在乌克兰是“太上皇”一般的人物,而且她又是乌克兰犹太裔,身边聚集了一批犹太寡头,包括泽连斯基的金主爸爸科洛莫伊斯基。

  而白宫直接负责乌克兰问题的是副总统拜登。

  纽兰为拜登立下最大的功劳,就是让拜登的小儿子亨特.拜登在乌克兰获得了大量“灰色收入”

  亨特的钱都是自己赚的吗?那他还真是个商业奇才,他在美国都搞不出花样,却能跑到乌克兰大发其财。

  拜登是协调美国“援助”乌克兰军事计划的最高负责人,而纽兰是执行人,美国副总统儿子在乌克兰做点“生意”,乌克兰人能不识相?

  亨特通过自己投资的基金会(白手套)至少在乌克兰接了两个“医疗项目”,而把项目交给他的就是纽兰。

  亨特有“出息”,拜登能不高兴?但这事又很难跟拜登直接联系在一起。

  乌克兰生物实验室在纽兰的“经营”下,发展非常迅速,就像开连锁店一样,基辅、文尼察、捷尔诺波尔、乌日哥罗德、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赫尔松、利沃夫、哈尔科夫、敖德萨等地陆陆续续建立了30多家“分店”。

  接着,纽兰又将业务扩大到了哈萨克斯坦。

  2016年9月,纽兰落实了在阿拉木图建立生物实验室的工作。该实验室表面上隶属于哈萨克斯坦卫生部,但1.08亿美元的拨款全部来自美国,同时美国还给予了哈萨克斯坦相应援助。

  纽兰的父亲舍温.纽兰是耶鲁大学医生博士、生物学教授,撰写过《医生也曾惹瘟疫》、《迷失在美国》等书。

  纽兰虽说不是生物学专业,但这方面她是有家传的,美国到处建立的“生物实验室”到底给人类带了多少伤害?现在还是个谜。

  从指挥“颜色革命”以及“生物实验室”等方面可以看出,纽兰是一个“干实事”的狠人。

  “饼干女巫”比擅长夸夸其谈的布林肯更能做事。虽然都有犹太裔背景,但“饼干女巫”在美国国务院的资历要比布林肯要深得多。

  而泽连斯基也是乌克兰犹太人,这一男一女真的是将乌克兰毁得干干净净。

  纽兰“升官”对泽连斯基来说应当是件好事,对拜登来说也是好事,因为只要乌克兰不配合,特朗普就很难拿到亨特.拜登的实锤。

  纽兰的老公罗伯特.卡根则是希拉里的心腹顾问,同时也是“新美国世纪战略”的制定者之一。他早在2006年就将中俄定义为“美国最棘手的挑战”,只是当时没有被小布什采纳。

  纽兰成为美国第一副国务卿之后,拜登将让她负责印太事务。

  这表示纽兰将把她的工作重心从乌克兰及东欧地区转向亚洲,“饼干女巫”来者不善。

  纽兰不管走到哪里,动荡和战争总是紧随其后。

  美国的“民主小饼干”会送给谁?

  法国、巴西、委内瑞拉、匈牙利、塞尔维亚、白俄罗斯,东南亚、南太平洋岛国,当然,中国和俄罗斯她也不会忘记……总之,任何一个拒绝顺从美国的国家都有可能。

  美国外交团队进行调整后,下半年的“外交战”将更加激烈。

  纽兰这样的人受重用,说明美国很有可能会狗急跳墙。

  我们必须警惕有毒“小饼干”,有备无患!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