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孙锡良:太热了!!!

2023-07-26 14:27:1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孙锡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太热了!!!

  现时7月,正值大范围酷热季,走到哪里都是烤火。

  电脑里,手机里,也全是热消息。

  第一大热闻恐怕是“31条”,超越前期所有规定,说是要给他们吃下万年定心丸。借此风声,马光近等人出来高喊要抓人,抓那些曾经说过私企坏话的人。

  哈哈哈!这群满嘴西化思想的虫竟然对批评声喊打喊杀,真正的小丑。

  品味“31条”,可以看到,中国并没有放弃法律底线,有定心丸的本意,但也有“依法”的前提,恐怕不是让你无法无天地干。硬是要分央企碗里的粥,也只能接受。

  有关“营商环境”这个问题的争论,我已经写过多篇文章,并且我认为,中国的营商环境不只是好,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最好,好到连美国都比不上,印度就更不用讲了。用什么证明我的结论?在国内会赚钱的中国人到了国外就不如在国内;只能看到中国人在国内成为千亿万亿富翁,没看到离开中国的中国人在美国白手起家成为千亿万亿富翁。

  有很多经济学家天天说私企受了委屈,并且总是拿流传志作代表,以此证明左边的人在打压私企。这道证明题从出题开始就错了,故后面的解题过程也不会正确。不管谁,谁违法,抓谁就是,少矫情,莫煽情。

  为什么大家又这么热地讨论环境?因为指标未达预期。

  然而,未达预期,就一定是因为委屈了某企?不见得。

  回头看过去四十来年的发展,我们应该看清高速增长的重要特点——快餐式。

  咱们不妨来简单理理脉络:

  “三来一补”年轻人知道吗?多数不知道。这是当年最早喊出的致富路: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件装配,补偿贸易。

  有这么个政策,私企和外企如雨后小笋,冒得特快,大量不需要自己动脑的活都能快速上马,并且还能快速赚钱,快得让许多人痛恨过去为啥就不知道这样干呢?八十年代,九十年代,裁缝满天飞,流水线工人满天飞。

  “三来”富了一些人,“一补”又补富了一些人,这都是小成绩。

  大动作是什么呢?是合资,是特事特办。

  特事特办了,合资了,外国淘汰的“先进生产线”都进来了,几千万甚至几亿的人陆续往生产线上流,既解决了就业,又创造了无数新富,只要你跟上了这个节奏,思想解放得快,你致富的可能性非常大,那些还坚持自立艰生的人渐渐掉队了。

  合资合到后来,产品档次一步步提高,外资占比也一步步提高。因为外资有相当高的避险功能,故再后来又有国人先变身外人再回来当外商的独资。

  这个“资”字一扩张,“劳动不一定致富”就开始盛嚣尘上,“赚快钱”成为最时尚的选择,最好的人才流进了这里,最好的资源投向了这里,最大的富人也集中在这里。

  与“外资”刺激经济快速发展相对应的还有内部新制。

  上世纪八十年代,曾经流行一个正统说法:“家门口的矿,公家可以挖,私人也可以挖嘛!”“矿老板”三个字于是就在全国涌现。再到后来,网友们喜欢用“你家有矿”来表征某家富有的程度。

  与这一进程相伴的当然还有“国企改制”,靓女先嫁之后,“夫家”便富了,下了几千万,至少富了几百万,这种快是让很多人始料未及的快富,并且是留下争议最多的快富。

  粗略理出上面几个要点,我们不难发现,确实因为某些新规实现了快速发展。不过,从这些致富经里我们又可以总结出一个规律:我们的快,是快餐式的快,营养不足,后劲不足,经济素质会下降,到了一定时候必然要调理身体再出发

  有人跟我讲:”某类企业贡献了八成技术创新。”

  我反问他:“你能跟我讲讲它贡献了哪些技术创新吗?说那么几项便可,不需要说八成。”

  他想了许久许久,除了拿华为举例,硬是没有说出一项属于自己的技术创新。

  我们天天喊创新,什么叫创新呢?

  无非是两类:一是创造了人类过去未有的原始创新;二是他人已经先有而我们靠独立自主跟上的创新。

  原始的比较难,咱们不必非要死心眼样样都追求原始。

  “跟随式创新”必须有,它比原始差一点,但比拿来主义要好很多。

  大家经常讲私企“贡献八成技术创新”其实都是拿来的技术,看起来很新,但核心技术不在自己手上,改头换面的新,又会被其它国家再改头换面,进口组装型的新,人家一断供,你就新不起来了。私企的问题不是出在营商环境,出在没有真技术创新。

  从目前来讲,中国真正不怕外国制裁的赖以维持国家安全的国防事业和经济命脉都来自公姓时代的“跟随式创新”,比如说,我们的航天体系,外国是比我们先干出来,但后来我们是靠自己的努力跟上,世界上任何一国都无法中断我们的航天事业,这种超强的独立性来源于独立自主的跟随创新,不是“一被制裁就死”的依赖型创新。靠自己干出来的,就能靠自己干下去。

  前不久,有个在某高科技公司工作的学生对我讲:“我们不是在用美国的开源,就是在等美国开源的路上。”很多自称高科技的企业,“源头”出了问题,习惯性等水源来了之后再耍点小聪明“创新”,然后就吹牛“弯道超车”。

  有没有可能实现超车呢?局部可能有,源头不在手,不可能整体实现超越。

  讲了这么多,我们可以总结一下整体放慢的原因:

  初期的内需市场效应没有了。

  初期的低端技术也不管用了。

  外资的赚钱效应弱化了。

  技术的源头陆续被切断了。

  外面的中低端市场被南亚、东南亚挤压了。

  和平的世界秩序被西方搅乱了,外部环境不利了。

  快餐吃不下去了,肯定会慢,必须得慢。

  现在,还没有完全被切断的是人才流,这也是今后的希望所在。

  希望在哪里?在人才能自由地思考,能自由地创新。如果不能实现这一目标,我们的慢将是长期的慢,而不是短期的调整,我们必须让那八成的依赖型创新变成真创新。有很多人不理解中国公私两块共投了几万亿的芯片研发经费,为何还不能独立?因为依赖型创新淹没了真创新。

  关于经济指标放慢的事,全民不能头热,全民要冷静,要搞清楚原因所在,乱投医只会加重病情,炒作资产被提速就是不好的一味药。

  大夏天的,除了“31条”很热,还有什么热?恐怕与人事有关。

  不作细议,但非常有意思。本人今年2月6日写了篇文章(后被平台给删了),提及某“大青年”,并且写得很明白。有很多人看不懂,问我指谁?于是,我就在2月11日的文章(此文仍可见)中做了答复,点出了姓氏。

  非本人有神预测能力,乃事出有因,眼辣,是因为心细。

  第三热的大事当属中俄朝近期的密切互动。

  这种必要性应该是被各方认识到了,公知们请不要继续挑拨三国关系。

  我痛恨美国的霸权,但又非常叹服美国的战略执行力,它不管对错,它认定的战略,就坚定地往前推进,逼得西方必须团结跟随,这就是定力和战力。

  什么是正义?什么是共同命运?

  先让自己活下去才是正义,亡了,还有讲正义的机会吗?迟到的正义,对亡人有意义吗?没有。共同的命运,最直白地讲,那就是不被共亡。先拉紧手,共同活下去,之后的路之后再走。

  眼下,各条战略大道,退一步,就是离死更近一步,绝无可退之空间。

  天气热,心要冷,不要被热死。

  附言:

  1,有网友批评我现在不爱用马列毛理论分析问题。回应:毛主席的理论我肯定得继续用,但马列理论在可见的时间内我不会关注,这是几年前就下了决心的。你们让我分析啥呢?左边的人,错就错在这里,不懂战术,在不合适的时段写不合适的文章麻醉自己。

  2,有网友问新政之后的资本市场走势会如何?答:见势随势,遇疯跟疯,该逃就逃。

  写于2023年7月26日星期三

  【文/孙锡良,红歌会网专栏学者,独立时评人。本文原载孙锡良新公众号“孙锡良B”】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