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李三生:漂浮人家 五十

2020-05-31 18:16:1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天太热了,墙外大柳树上,几只不停鸣叫的蝉,吱吱啦啦的实在让人心里烦得慌。走出院子,站在大墙的阴影里,看见大轿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又停在林溪庄园的门口,旅游公司组织的农家乐采摘钓鱼一日游,是老鲁和李工张姐一起,找旅游公司协商成功的,一日游的游客每天都要超出百人。大槐子用皮卡车拉着一车槽的太阳伞,要送到刚开张的鱼塘去,是啤酒商赞助的。他和我打个招呼,马上开走了,似乎有些急,估计是想赶紧回来准备饭菜。老哥的亲侄子帮助装完车,看着大槐子开车走了,又看见我就和我打招呼,您好,我给您搬一把椅子,您坐阴凉地儿凉快会儿?我摆摆手,“你也歇一会儿。我说,还没有和你聊过什么,大扬子,你平常在干什么工作,靠什么吃饭呢 ?”

  老哥的侄子小名叫大扬子,老听别人叫,就知道了,今年快三十了,看着身体不算很壮实,人不太爱说话,像个没嘴儿的葫芦,一般的时候,脸上的笑模样儿也明显少于大槐子。不过,大概是祖上积德,凡是董姓一家人,五官长相都十分周正。听我问,他迟疑了一下,低声回答我:“我没什么正经工作。平常打零工,就靠自己的双手,有活儿就挣点儿,没有活儿就瘪着,家里媳妇有病,孩子小,不能出去赚钱。这几个月才刚刚在林溪庄园上班”。

  “这样啊。现在在林溪庄园做什么?”

  “厨师,原先和大槐子一块干过,凑合能给大槐子打下手。现在主要是炖大锅鱼和肉。”

  “来到林溪庄园以后,生活有改善吗?”

  “这几个月,可好多了,工作稳定收入就稳定了,还不用再救济我叔,比过去是强多了。”

  “那还真好。嗯,零零散散,一家一户(农民),靠单打独斗改善生活实在是不容易,就是得依靠一个集体组织,靠自己的劳动,更要靠有一个公平的社会制度。林溪庄园虽然不是过去意义上的农村集体,好在这几个领头的人,都不错,老党员,老干部,做人都是有底线的。你这些日子有没有感觉到,林溪庄园什么地方做得好,什么地方还可以做得更好?”

  “那倒是没想过,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呗,能维持长一点儿时间就好了。”

  “你得想啊。眼下这是你的饭碗,可不能端一天算一天,农家乐办得越来越好,你们的生活不是也可以持续提高吗?”

  “反正,理儿是这么个理儿。我也才刚干了几个月,从建林溪庄园开始来的,也看不出什么来,就是看出来也不敢说呀,嫌我多嘴再把我开了!”

  “不会的。你有好建议,他们一定会采纳,怎么会反过来把你开了呢 ?他们想的是什么我知道,将来有条件,他们要组织你们走集体化道路呢。现在村里像你们家这种情况的还有吗?”

  “有也就是几户,实在没有人可以出来的了,不是病,就是老的和小的,能出来干的,早就上城里去了。”

  “村里平常怎么管这几户呢?”

  “够岁数的,每个月九十块钱,其他好像没有什么。有小病忍着,有大病扛着,报销以外的部分也是负担不起,就那么过吧。“

  “嗯,知道了,行,你先忙吧。”

  回到院子里,又想起昨天跟张姐和李工的聊天。张姐这个人,有一套自己的理论急于实施。她说“在现在这个时候,单靠个人劳动养活自己和家人是困难的,是过不上好日子的。虽然没有“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那样夸张的现象,但是社会上有各种不公平的现象,同样生活在现在的人,掘到“桶金”的人,自己有手但不劳动,照样能吃香的喝辣的。他们靠掠夺大家的劳动成果,靠榨取百姓的剩余价值,靠侵吞国有资产养肥了自己。虽然也是生活在当下,却可以过着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生活。只有重新建立起社会主义的集体经济,劳动与吃饱饭过好日子之间,才能恢复到一个正常的逻辑关系。劳动创造财富,劳动就应该吃饱饭,劳动就应该能过上好日子,应该是最朴素的真理。在新中国的公有制社会里,劳动是社会劳动,吃饱饭也是社会现象,财富是劳动人民创造,自然应该属于全体劳动人民 。我是有信心在这里搞个帮助农民,重新走集体化致富的样板的。”张姐说到。李工说,“我也同意,咱们都是共产党员,生活有保障,身体又不错,干一把,无论成与不成,反正光说不练是肯定不行。”

  说实话,我一些感动,又有点儿懵 。我说今天他们俩过来有点儿严肃呢,这是要谈大问题。“那你们有什么具体的想法吗?以前也没有听你们说起过,还以为你们来这里就是挣大钱来了呢。”张姐说,“简单的思路,林溪庄园的经营进入正轨以后,将来也交给村里,以后要以冷水鱼基地为依托,搞大型全民持股的公司。附近几个村子全都吸纳进来,争取在五至八年的时间里,把岙下村的冷水鱼基地做到全国最大,彻底改变这个地区环境山清水秀,经济半死不活的贫困状态。什么时候干不动了就退出。”李工同意,说,“是这样。我们俩意见是统一的。今天和您说这些,是想请您和老黄在理论方面对我们有个支持和研究,既可以把把关,又可以给我们一些信心。”

  “你们和老黄提过这个问题吗?”

  “没有,您和他关系近,您和他念叨念叨,姚伟也会做些工作,看看怎么能寻求到老黄的支持。”

  “我在理论研究方面不如姚伟,更不如老黄。我支持你们的想法。有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办到,就绝不会看着不管。不过有一个问题,咱们都不是政府系列下来的,和地方的关系不是很顺,如果你们真的已经决定了这样做,虽然退休了,还是要和组织靠近,将来最大的保障,还是要依靠组织啊。可是,现在你们这个又还只是个想法,没有什么具体的东西,现在和组织去说,明显是太早。我先和老黄聊一聊,拿出个想法再说,如果老黄也同意,咱们几个人再具体研究吧,包括姚伟,怎么样?” 李工和张姐都表示同意。 之后,自己琢磨了一下,嗯,对张姐这个人了解的还是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