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读书

《君主论》一本教唆人作恶的书?

2022-03-28 14:57:0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陶勇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尼珂洛·马基雅维利(1469年5月23日—1527年6月22日)是意大利著名政治哲学家、音乐家、诗人、和浪漫喜剧作家。他所著的《君主论》是人类政治史上的一部重要著作,在中世纪后期政治思想家中,他是第一位明显摆脱神学和伦理学束缚的,从而为政治学和法学开辟走向独立学科的道路。

  马基雅维利崇尚国家至上,把国家权力作为法之基础,用现代法学术语表述就是:法律以国家强制力作为后盾。

  《君主论》主要论述为君之道、君主应具备哪些条件和本领、应该如何夺取和巩固政权等。他是名副其实的近代政治思想的主要奠基人之一。

  在《君主论》第一章中,马基雅维利首先谈到了古往今来国家的类别,即共和国(republics)与君主国(principalities)。任何一个国家都逃不脱这两种组织形式。

  事实的确如此,马基雅维利的论述“极具超前”:至到今天,共和制和君主制,依然是现在社会最主要的、大多数国家都是在使用的政体——因为大多数国家都是从君主制过渡到共和制的——实际上目前大多数国家都是共和制,君主制的比较少了。即使有那也是共和制度的一种,君主都只是象征,没有实权的。

  共和政治的基本含义就是,国家和政府是公共的,而不是私人的,国家和政府应当为公共利益而努力,而不应当为私人利益而奋斗。共和政治的另一个基本含义是,国家各级政权机关的领导人不是继承的,不是世袭的,也不是命定的,而是由自由公正的选举产生的。因而,公正而自由的选举,是判断一个国家是否真正实行共和政治的又一基本准则。

  不过,共和制、君主制与“民主集中制”似乎风马牛不相及,嗯,这个问题我们放在后面论述。

  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是自由派极为推崇的著作,但我在阅读中却感到非常意外与吃惊,我曾多次在微信朋友圈发信息调侃:“马基雅维利把君王教坏了”,因为《君主论》连篇累牍的不是在弘扬民主与自由,而是在赤裸裸地“教唆”君王怎么实施专制与集权。

  《君主论》讲的是君主的治国之道和兴邦之术,主旨是君主或其他类型的专制统治,如何巩固自己的权力、地位。中心问题不外政治手段和军事措施这两个方面。马基雅维利主张人性本恶,并认为这是违反道德的统治不可避免的真正原因。因此,君主治国不一定要恪守道德。作为一个君主,如果只是善良就会灭亡,一个君主必须狐狸般狡猾,狮子般凶狠。

  同时,马基雅维利甚至还说,损害性的行为应该一次完成,以减少人们的积怨;恩惠则应当一点儿一点儿地赐予,以使人们更好地体会恩惠的滋味。

  “人们爱戴君主,取决于他们自己的意志;而感到畏惧,则是取决于君主的意志。因此,一位明智的君主应当以自己的意志为基础,而不是以他人的意志为基础。”

  “另外,假如不运用那些恶行,就无法挽救自己的国家的话,那么他没有必要因为这些恶行被责难而心怀不安,因为如果对一件事情细加审察,就会发现有些事情表面上看来好像是好事,可是假如君主按此办理就会自取灭亡,而另一些好像是恶行的事情,照着办了却会给你带来安全和幸福。”

  马基雅维利强调命运有强大的威力,但也只能主宰一半人生的功成垂败。命运就像一条泛滥肆虐之河,只对没有预先做好防护抵御准备的人才显现淫威,而有备者则无患、并不可怕。

  “机会总是给有准备之人。”马基雅维利指出,只有按照客观规律行事、所作所为符合时代要求,才能战胜命运,否则就会被命运所打败!笔者对此深以为然,马基雅维利的人生价值观与历史价值观对后人影响巨大、深远。

  “人都是自私的。”在马基雅维利看来,“关于人类,一般地可以这样说:他们是忘恩负义、容易变心的,是伪装者、冒牌货,是逃避危难,追逐利益的。当你对他们有好处的时候,他们是整个属于你的。当需要还很遥远的时候,他们表示愿意为你流血,奉献自己的财产、性命和自己的子女,可是到了这种需要即将来临的时候,他们就背弃你了。”为此,马基雅维利认为人类愚不可及,总有填不满的欲望、膨胀的野心;总是受利害关系的左右,趋利避害,自私自利。因此,利他主义和公道都是不存在的,人们偶尔行善只是一种伪装,是为了赢得名声和利益。人都是“忘恩负义、心怀二志、弄虚作假、伪装好人、见死不救和利欲熏心的”;即使最优秀的人也容易腐化堕落,因为作恶事更有利于自己,讲假话更能取悦于别人。“人们忘记父亲之死比忘记遗产的丧失还来得快些。在他们眼里,财产的得失比亲人的死活更值得关心。”(看到这里,是不是让人不禁哈哈哈笑?——笔者注)

  人类生来就是邪恶的,即便看上去很纯洁,因为这些都是本能。比如小孩子(可以是小到婴儿),也许他们什么都不懂,但他们本身就带有一种破坏的欲望,他们之所以会作出弄坏玩具虐杀昆虫这种事,是因为这样做能带给他们快乐。若不是人性本恶的话,那么“纯洁的小天使们”为什么会因为破坏和欺凌甚至虐杀弱小而感到身心愉快呢?贪婪、狂暴、征服、破坏……这些都是人类不可否认的本能,它们一般会因为后天的影响,在受教育和与人接触的过程中被压抑或节制,使社会还不至于变得疯狂,但本能这种东西是无法消除的,每个人的心里都存在一头野兽,如果特定状况下铁链断掉,那么跑出来害人是百分之百肯定的。

  (这段话读了是在让人哈哈哈,不过,笔者小时候确实喜欢搞破坏。拆家里的座钟等等,后来我妈就把我会拆的东西藏起来了。牛顿小时候老拆家里手表,他妈就鼓励他拆、拆、拆,当然提供无数手表,他家有钱。我家没钱、我和牛顿隔着一个母亲,呜呜呜呜。此外,我在外把母亲同事儿子、我的小玩伴的玩具小汽车故意弄上鸡屎,哈哈哈哈哈哈哈,马基雅维利言之有理啊——笔者注)

  综上所述,《君主论》颇有些负面评价,在许多评论中,被人当作一本教唆作恶的坏书。但是,有读友表示,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君主论》确实值得认真研读、反复“回味”。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君主论》中讲述的政治手腕,并非没有借鉴作用。尤其当今,“我们国家依然被少部分个人、团体,乃至国家所孤立和敌视。研习《君主论》,即便不说是‘以暴治暴’,却也不失为一种了解敌人手段的方法。”

  上述读友只说并非空穴来风,冷战期间,美苏两国中情局克格勃无所不用其极、不择手段践踏法律伦理的种种行径,似乎都是效法马基雅维利之倡导……

  事实上1532年马基亚维利的《君主论》首次出版,这本书在西方影响力巨大。它被西方评论界列为和《圣经》、《资本论》等相提并论的影响人类历史的十部著作之一。2015年11月,《君主论》被评为最具影响力的20本学术书。

  据有关资料表明,英国政治家、军事家、宗教领袖奥立维·克伦威尔一直珍藏着一份《君主论》手稿的复印件;法国国王亨利三世和亨利四世遭暗杀时随身还带着《君主论》;普鲁士弗雷德里克大公把《君主论》作为自己决策的依据;路易十四把《君主论》作为每天睡前的必读书;人们在清扫滑铁卢战场时,在拿破仑的用车里找到一本写满批注的法文版《君主论》;俾斯麦熟谙《君主论》,被人称为是马基亚维利主义的虔诚门徒;希特勒说,他一直把《君主论》放在桌上床边,经常从中吸取力量;墨索里尼则对人说:“我认为,马基亚维利的《君主论》是政治家最高的指南,至今仍具有生命力。”

  综上所述,过去数百年里,《君主论》被西方政治家奉若神明、尊为最高治国之术。其要旨无非是反对分裂、不择手段建立统一国家政权(马基雅维利对当时意大利长期战争分裂的原因进行了总结,并提出了实现意大利的统一的方案。

  最后,笔者想说,读《君主论》、看《东周列国志》、品《三国志》,你会发挥它们中不少地方可谓异曲同工。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