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第三世界 > 古巴

马蒂与古巴社会主义

2022-02-20 11:59:39  来源: WorldCommunistParties   作者:CCNUMPFC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原编者按】

  2022年2月15日,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机关报《格拉玛报》刊发文章。文章阐述了马蒂思想对古巴社会主义发展的重要影响以及要警惕资本主义复辟思想和帝国主义的威胁。

  马蒂与古巴社会主义

  1961年4月,当菲德尔宣布革命具有社会主义性质时,他正沿着一条唯一可能的道路,将马蒂的独立古巴计划具体化为“与所有人一起,为所有人谋利益”。

图片

  (恩内斯托·M·兰卡尼奥的作品(哈瓦那,1968年))

  马蒂是历史上一名最具普遍性的古巴人之一,也是我国和我们大陆的骄傲,在他的诞辰之际,他的思想仍然具有重大意义,是辩论和各种理论解释的来源。

  我们仍在争论马蒂的遗产,这是可以理解的;马蒂的思想是远远超前于他的时代的。正如费尔南多·马丁内斯·埃雷迪亚(Fernando Martínez Heredia)所说:“直到胡志明、毛泽东、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切·格瓦拉(Che Guevara)出现,马蒂才有了时代同行。他们是他的同代人;从古巴积累的大量文化中就能看出他的思想有多先进。”

  我们继续谈论马蒂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我们继续走在古巴更深层次的社会主义民主发展道路上(这条道路有着重大矛盾),他为祖国发展所做的方案继续作为道路的指导方向和真正的灵感来源。

  在分析1961年4月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宣布革命具有社会主义性质的社会历史背景时,很明显,他正选择一条唯一可能的道路,即实现马蒂提出的“与所有人一起为所有人谋福利”的独立古巴计划。

  正如一位曾获何塞·马蒂勋章的墨西哥朋友巴勃罗·冈萨雷斯·卡萨诺瓦指出的那样:“古巴及其人民、领导人和领导人的整个革命史,反映了马蒂的道德、思想和政治遗产、革命遗产。为了实现马蒂的道德和革命目标,必须进行革命,社会主义也是如此。如果要连贯地实现马蒂的道德目标,不仅需要革命,而且需要社会主义。”

  我们不能把马蒂的意识形态与1959年1月执政后革命采取的社会主义道路相抗衡。我们忽视了马蒂为赢得古巴自由所作的巨大努力的两个基本原则:首先,他对最底层人民的深切同情反映了他对社会正义的关注;第二,他明确的反帝立场,特别是他对美国控制拉丁美洲这一企图的谴责,以及他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阻止这种情况发生。

  如果说古巴争取独立的斗争为形成作为国家认同基石之一的主权理想奠定了基础,那么社会主义(消除阶级分化的社会和剥削工人的现象)为发展社会正义意识创造了条件,这种正义意识是国家思维倾向的特征。

  如果没有让妇女、黑人和穷人第一次在社会中占有一席之地的深刻的社会变革,我们就不会有所有人上同一所学校的经历。如果没有社会主义,我们是否会拥有一个“完整”的古巴——基于社会正义理解这个“完整”,这包括历史上被剥削的区域?没有社会主义,我们如何巩固国家主权?社会主义为建设一个主权独立、公正的国家以及培养从那时开始并持续至今的主体性提供了具体的、物质的、有形的基础。

  二十世纪上半叶以来,共产主义一直是我们革命遗产的一部分,当时一些最重要的领导人将其与我们渴望的民族解放有机地联系在一起,胡里奥·安东尼奥·梅拉就是这样。

  1959年以后发生的社会主义变革从根本上改变了古巴整个社会结构、工作组织方式、社会活动和关系的动态性、我们对世界的看法以及我们在世界中所处的位置。

  古巴人将社会主义保障的某些有效权利视为自然的。但它们并不是自然权利,也没有超越的本质;它们是对社会重要的征服手段,其普遍和不可剥夺的特性得到维持是因为我们捍卫了我们向社会主义过渡的连续性。

  同样,马克思主义成为古巴传统社会思想的精华部分,也成为理解现实和世界的有力工具。无论我们是否明确表达,它都存在于我们处理社会问题的方法中。

  最后,尽管古巴社会主义经常被随意地贴上斯大林主义的标签,但它并不是苏联体制(存在了三十多年)的翻版。我们的社会主义是由我们的地缘政治状况、我们的历史、我们英雄和烈士的思想、我们人民的努力、他们的需要、痛苦、信念、信仰、渴望和愿望决定的。马蒂、菲德尔以及一切的思想和努力都是这个时代的标志。

  我们国家认同的发展是一个复杂、多元、矛盾的历史过程。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和马克思主义是其主要组成部分,以至于对许多古巴人来说,古巴意味着社会主义。但我们不能说所有的古巴人都拥护社会主义事业。

  费尔南多·马丁内斯·埃雷迪亚(Fernando Martínez Heredia)认为,我们不能接受肤浅的观点“比如,把所有想要在古巴回归资本主义的人都贴上吞并主义的标签。古巴回归资本主义不一定是吞并主义。”

  在这一点上,他接着说:“如果明天我们之间出现严重的问题,那些以这种方式(没有社会主义的主权和社会正义)认为自己是民族主义者的人最终会感到沮丧,并说:“我希望古巴有一个良好的民主制度,在多党制下最好的总会脱颖而出,政府会是一个奇迹,看看因为我的信仰而降临在我们身上的不幸。”

  他接着说:“有历史经验的人该怎么办?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从社会历史和地缘政治的角度分析今天的古巴,更新我们支持社会主义的共识并非临时起意;认为我们可以维持国家主权和社会正义而不继续捍卫和建设社会主义的想法是天真的。我国《宪法》第4条重申了社会主义不可改变的性质,进而确认了这一现实。这篇文章是让所有社会阶层来捍卫他们利益的一个工具,因为如果恢复资本主义,他们将会看到自己的历史征服受到威胁。

  谈到帝国,就不能不提帝国主义。美国之所以是一个威胁,不是因为它本身就具有执拗的特质,而是因为它是帝国主义的。事实上,它不仅是帝国,它还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最重要的政治和军事权力中心。

  今天,资本主义对全世界最底层,特别是全球南部人民来说是真正的危险。它是杀害妇女的罪魁祸首,是大自然的主要破坏者,是工人的主要剥削者,也是历史上的主要殖民主义者和种族主义者。我们应该问自己,在经历了这么多次新自由主义攻击后,马蒂会反对杀戮女性、基于劳动力不稳定性而对人类进行无情剥削的理论吗?他会反对大规模破坏环境、种族主义、新自由主义吗?因此,在21世纪,如果要与马蒂思想保持一致就要反资本主义。

  马丁内斯·埃雷迪亚说:“古巴社会主义是马蒂民族解放和社会正义思想在美洲的实现,是只有将两者结合起来才有可能取得胜利、维持和发展的切实证明。”

  总之,理想可能是崇高的,但社会、政治和历史条件表明,一旦资本主义复辟,无论是从右翼还是社会民主路线,国家主权和社会正义都将受到威胁,这种情况下他们在国家认同中表达的任何可能性,除非是作为一种挫折或者是人民再次走出去重新征服他们的信念,都将处于非常困难的条件下。

  图|《格拉玛报》官网

  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 赵丹阳编译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