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阳和平:寒春眼中的中国革命之魅力——纪念寒春诞辰百年

2021-12-10 16:06:18  来源: 陈斌   作者:阳和平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作者| 阳和平

  整理|陈 斌

  本文是阳和平教授在纪念寒春诞辰百年会议演讲的整理稿,文章

  已经演讲者审阅。

  寒春阳早为何来中国?

  今年是建党百年,也是我母亲寒春诞辰的百年。我父母是40年代末奔赴中国的。

  他们为什么来中国?好奇心可以解释。他们为什么留在这里?我觉得最根本原因,就是毛主席领导的中国革命的魅力。它使得我父母把他们自己的后半生留在中国。

  我发现现在好多人对我父母的人生选择非常不理解。因为不理解,他们就把我父母的精神境界捧的高不可攀;当然也有人说这俩美国人在美国混不下去了,才跑到中国来。

  其实都不是。他们是很普通的人,当然我也认识他们。

  我的父亲阳早在美国一直是个佃农。他是个farmer,farmer就是从事农业的人,养牛也好,或者从事别的农业生产。农场主是农场土地的所有者,而farmer不一定,farmer可以是租地的,是务农者,是从事商品生产的。而peasants指代的农民,是自给自足的小生产者。

  这么看来,阳早在中国呆一辈子,算不上惊天动地。但是寒春,一个核物理学家,能在中国待一辈子,这是很多人不能理解的。

  不能理解,那怎么办呢?要么就是说这人傻,要么这人有神经病,要么说这人是被洗脑了,要么就是这人精神境界太高了,咱们真是不理解。

  其实你想想,他们的人生选择,和30年代、40年代大批离开了上海、重庆、武汉、西安,奔往陕北的一个小地方延安的人们,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长相不一样,语言不一样,文化程度也不见得差别那么大,真没有什么大差别。唯一的差别就是,抗大毕业的后来基本上都当官了,我父母没捞着。

  但是,想想当年去延安的人,那是冒着生命危险去的,所以,对我父母的人生选择不理解,实际上就是对中国革命的不理解。这是一个很悲哀的事。

  人们总说,他们是为信仰而来。这话是不对的。我们对比一下,比如白求恩,马海德,柯鲁克、伊莎白夫妇等等,他们是作为共产党人到中国来的,他们来中国有明确目的,就是帮助中国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他们是帮助中国革命来的,那么你可以说他们是为了理想,是理想推动的。我父母不是,他们是找出路来的。

  阳早的身世

  我爷爷是一个孤儿,当过煤矿工人,组织过工会,还比较能接受社会主义的思想。我爷爷当了一辈子佃农,阳早有七个姐姐和一个哥哥。

  爷爷的家庭负担重,看广告说纽约州有便宜的土地可购买,便带领一家大小到纽约去做美国梦。到纽约后发现便宜没好货,这些地是水涝地,不能种,只好给他人继续当佃农来维生。没过几年爷爷就劳累过度早逝,美国梦泡汤了。

  阳早一家饱受了资本的剥削与压迫,他们一家一向是佃农,自己务农几年也只不过积攒了一些牛,并没有自己的土地,因此中国革命的打土豪分田地对他有着强烈的感召力。

  阳早的爸爸带着三个女儿与邻居们一起收土豆

  阳早整个一家在过去算是比较贫穷的。但是在美国的贫穷,不是饥寒交迫,是没钱花。他的童年在农场长大,吃没问题,有奶有肉,但是要花钱比较难。他的美国梦一直没有实现,美国梦就是be your own boss,创业等等,跟中国梦还是不太一样。

  我爷爷去世以后,我奶奶靠儿女养牛,自己做面包、蛋糕和其他农产品到集市出卖挣钱,把所有儿女都送上了大学。

  阳早作为一个佃农,看到了十月革命,看到了中国革命,这个感召力还是可以理解的。30年代、40年代的美国,一方面有强烈的反共宣传,另一方面美国的经济陷入泥潭,而苏联经济却在蓬勃发展,这个对比非常强烈。阳早一家每个周日大团聚的时候就是一场左派、右派的大辩论,大家经常争论计划经济、市场经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等等。阳早就是在这个环境下,从一个深受反共宣传影响的青年逐步转向为一个亲苏的青年。

  今天来开这个会的人,恐怕都不太信仰市场经济。我一般跟大学生或者在其它的场合里讲的时候,我问,你们认为是市场经济厉害还是计划经济厉害?基本上这十多年,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市场经济厉害。

  我说,你的证据在哪里?他们就愣了,这还需要证据啊?这不明摆着的事儿嘛。那是因为光宣传了,没有证据。你说中国现在崛起了,这就是证据。这个谈不上证据,因为历史上苏联曾经是一个落后的工业国,在不到20年的时间,一跃成为一个超级大国。苏联的第一个五年计划是1920年代末开始的。苏联从十月革命结束到平息内乱,就算从21年开始,到41年,仅仅20年时间,苏联就从一个落后的工业国一跃变成一个超级大国;经过二战对它最发达的西部地区几乎毁灭性的打击,二战结束后,它仍是超级大国。所以这20年时间的经济发展是非常快的。

  前一段时间我特别好奇,想看看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官方的宣传老说,改开以后中国经济突飞猛进。评价经济发展,人们往往选择的指标就是GDP指标。毛泽东时代年GDP增长不到6%,改开以后将近15%,那简直是好几倍啊。但是毛泽东时代并没有GDP指标,现在看到的这个指标值,好听点是估计的,不好听的就别说了。

  那么你拿什么指标去衡量经济增长?毛泽东时代没有GDP的指标,我们可以拿实物去做对比,因为实物它是没价格的。否则通货膨胀,经济增长看起来可以是非常高的,但是并没有对应的实物。

  比如阳早到中国后给寒春寄信,头几封信邮费是几块钱,后来是几十块,后来几百块,几万块,有一次有一张邮票是几亿,这个虚假的经济增长是非常快的。

  在毛泽东时代,我在工厂里边工作。我们光华木材厂有三千来个工人,我们除了生产国家计划的这些东西以外,我们还有托儿所,幼儿园,食堂,宿舍,技校,医院。这些东西都不算产值的。但是如果你把这些东西全外包出去了,GDP就上去了,因为GDP是市场经济的衡量指标,必须周转才能计入,不周转的不算。

  我们在家里边做饭,对经济的贡献是什么?你买的粮食,你用的电,用的煤气。谁给你付工资啊?谁给你付房租啊?谁给你利润呢?都没了。但是如果你一家大小下馆子,你对经济GDP的贡献大大的。

  我在美国的时候,我的孩子出生以后,我们要选择到底是我前妻留在家里看孩子,还是出外打工挣钱,请邻居帮忙看孩子。出外打工,把钱给邻居看孩子,GDP上去了;在家呆着看孩子是没有GDP的。必须周转才算。所以,拿一个衡量市场经济周转的指标,来衡量毛泽东时代的计划经济,是没有可比性的。

  由于毛泽东时代没有GDP的指标,咱们只能拿些实物来进行比较。我从国家统计局里找了一些实物,比如粮食,汽车,货运,发电,煤,等等数据。一看,这增长速度差别太大了。

  除了布匹,其他指标毛泽东时代的增长率都高于改开时代。布匹在改开以后确实增长的快。布匹是轻工业,毛泽东时代是优先发展重工业的。但是布匹还有一个问题。布匹过去全靠棉花,你要种棉花就不能种粮食,种粮食就不能种棉花。就是说,布匹生产受种粮田的限制,有了化纤才能解决布匹问题。化纤什么时候来的?70年代。化纤解释了为什么改开以后布匹的增长速度那么快,是一部分解释,不是全部。

  但是其他东西增长速度差别都太大了啊。

  钢铁,你可以说毛泽东时代钢铁质量不行。好好,你有道理。汽车,你说那时候一辆汽车比不上现在的一辆汽车。好,你说得通。可是,这发电量怎么解决?1958年的一度电,今天的一度电,哪一度电更一度电?

  发电量是供给和需求的最短边。有发电能力没有需求,发不出去;有需求没有发电能力,也发不出去。所以如果要拿一个唯一的单一工业指标来看,毛泽东时代的发电的增长速度高出改开50%左右。所以发展是硬道理的话,肯定是计划经济。我到美国,人家只说计划经济不民主、不自由,不会说发展不快。

  阳早上康奈尔大学的时候和寒春的哥哥韩丁是舍友。在大学期间,他通过寒春的姐姐珍(珍·辛顿)介绍的《红星照耀中国》,进一步了解了毛泽东和八路军如何用“小米加步枪”反击日本侵略者。在这个背景下,他对中国,对社会主义,对革命感兴趣,是很自然的。他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进步青年。

  在珍不懈的感召下,阳早决定卖掉自己3年多精心饲养的牛群,立志要为反法西斯战争做出自己的贡献,因而就报名参军。他刚把牛卖掉,二战结束了。他不愿在和平环境当兵,于是在1946年应聘到联合国救济总署,作为养牛专家,登上了开往中国的飞机。

  寒春的身世

  但是真的轮不到寒春来中国。她出生于一个精英阶层的家庭,有着无忧无虑的成长、生活的环境。

  我的外祖父是律师,去世早。他去世的时候,寒春才两岁。

  我外祖父的外祖父是一个数学家,叫布尔,布尔代数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学理工科的应该知道布尔和布尔代数。

  英国数学家乔治·布尔

  布尔只上过小学。他父亲是一个鞋匠,中国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他是其中一个。布尔上完小学就打工去了,后来自己办学校,还自学微积分等等。他写了好多关于数学的书。他研究的布尔代数,一百多年没有实际应用,计算机出来,布尔代数派上了用场。

  布尔有5个女儿,最小的女儿写了《牛虻》。寒春的是大女儿的后代,我外祖父哥哥的后代有一个叫杰弗瑞·辛顿的,现在是搞人工智能的,得过图灵奖。这个人也是辍学好多次,开始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后来还当过一段木工,学过哲学,学过心理学,然后学理工科。然后他自己就琢磨人工智能,三、四十年的时间一直琢磨,琢磨到最近十多年才突然火起来了。

  艾捷尔·丽莲·伏尼契和《牛虻》

  这个家族的人特别喜欢琢磨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东西。这里面有一种特别不一样的教育理念。这个教育理念也是和我们的成长有关系。

  我姥姥是个信奉杜威思想的教育家,她主张教育要与劳动相结合,理论要与实践相结合,反对清高而不会动手的理念。寒春上小学,她教小学;寒春要上初中;她教初中;寒春要上高中了,她创办了自己的高中“帕特尼学校”,那时经济萧条,土地便宜,很多高级知识分子找不到工作,就到她新开的学校教数理化,教音乐美术等。

  我问一下咱们今天到场的同学们,你们的理想高中应该是什么样子?

  这个高中除了学数理化以外,音乐、美术、舞蹈、爬山、游泳、滑雪都有。大家猜一下,这个高中还有什么是必修课?(回答:劳动)哪方面劳动?(回答:体力)体力劳动,说具体的,后面的同学猜一猜。(无人应声)哎呀,养牛嘛!养牛、挤奶是必修课。

  从这里可以知道为什么寒春对务农从来不厌恶。

  为了培养子女对大自然的热爱,寒春的母亲夏天带着寒春(左一)韩丁(右二)等爬山、野营

  从寒春上小学,到上高中,我姥姥的教育理念就是说养牛、挤奶是人生的必修课,都得懂,都得会。

  但是比这个还高兴的,你们知道是什么呀?在场的同学们都超过了高中时期吧?每次我跟学生讲,你们在高中时期最恨的是什么?大家知道他们最恨什么吧?(回答:考试)考试,还有作业,是吧?我姥姥坚决反对给学生留作业,也不考试。

  哎呦,现在的家长,现在的老师都不知道,如果不考试,这怎么教啊?

  咱们现在好多人都有自己的孩子。但是你想想,孩子从小是非常好奇的,他老问你这个问你那个。我的两个小孩小时候也是问问问问的,最后我不耐烦了,我说,你为什么问?把她问住了。后悔啊。孩子的好奇心千万千万不要打击,不管我那时候心情如何,都不要打击。

  教你数理化的,教你地理、物理、历史的、音乐的,不管教什么的,教的人对他教的东西非常热爱,非常投入,他启发学生的兴趣,挖掘学生的特长,不需要担心学生不喜欢学,而是担心学生废寝忘食地学,该熄灯了,拿着手电筒继续学。

  其实这个学校的学生毕业了,要考MIT,要考哈佛,考一个进一个。因为他们喜欢所学的东西。

  所以这种教育下,我姥姥就特别主张教育要和实践相结合。她62年和71年来过中国,她特别认同毛主席的教育理念。

  当时我姥姥还有一个教育理念,不考试,大家在一起建造一个小村庄,在里边过夜,就是你的考试。这就是干中学。这都是为了培养孩子们。

  我姥姥那种资本主义的教育理念,就是要个人奋斗,不能怕苦怕累。这种教育理念下培养的孩子,他认为自己没有干不了的事情。

  寒春在高中时,上学骑马、滑雪,从事各种劳动,劳动对她来讲是非常自然的事,是应该的。当时她喜欢滑雪,要是没有二战,说不定还能得一个奖章。

  原准备参加1940年奥运资格赛的滑雪健将寒春

  我姥姥的这种教育理念,目的就是要培养孩子的独立思考能力。

  前几年我听过一个同事给孩子打电话,问孩子,“今天听话了没有,乖不乖呀?”孩子要乖,那就是束缚了他的创造性、他的个性。什么时候听话变成好事了啊?造反有理啊!

  我姥姥独立思考的教育理念是很“危险”的,她的三个孩子后来都成为共产主义者了。我舅舅韩丁来到中国,到山西参加土改,回到美国写了《翻身》一书。

  寒春一直喜欢科学、大自然。寒春和阳早他们两家互相都来往,寒春还领过自己的高中同学去阳早那里干农活。阳早看上寒春了,但是寒春对谈恋爱并不感兴趣。阳早来中国以前,还专门来找寒春。两人玩的很痛快,临走时达成一个协议。阳早的版本是过几年回来咱们结婚,寒春的版本是过几年你回来咱们再说。因为她说过,I don't mind farming, but I will not be a farmer's wife。

  1946-1948年寒春在芝加哥大学核物理研究加速器边做实验

  美帝国主义的原子弹,投放在日本无辜老百姓的头上,摧毁了寒春研究纯科学的梦想。她发现,不闻政治的科学是危险的科学,因而投入到文人掌握核武器的运动中去,以为这是出路。后来发现,自己在芝加哥大学读博的奖学金来自美国军方。愤怒和悲痛之下,1948年寒春断然抛弃核物理研究。她必须离开。她不得不找出路。

  来自阳早从中国讲述延安信件的召唤,寒春决定离开美国,看一看小米加步枪打败日本和国民党的威力,探索一下其它的人生道路。

  所以说,是中国革命把阳早和寒春结合在一起的。

  为什么留恋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

  为什么寒春留恋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1950年代,在美国她被指责为逃跑的间谍,确实不好回美国去了,但是她并不是非要在中国不可,其实在世界上能用英文讲物理的国家也不少,比如说印度,都不至于被美国通缉或扣押。她不至于非要在中国待着。

  阳早什么时候都可以回美国,但是他在美国能从事什么事情呢?在美国,养牛只能是一个自己热爱的谋生手段;在中国养牛,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再说寒春也说了,她不厌恶农业,但绝不做一个农场主的妻子。这两个人不能都回到美国去的。

  我形容,中国革命像一场精彩的电视连续剧,看了一集,然后你就放不下,且听下回分解,马上到下回去了,你就一集一集看下去,大家有没有这种经历?你看电视连续剧,要是有磁带或光盘,就会一个劲儿看,不看到最后的结尾你是不甘休的。中国革命对他们就有这种吸引力、感召力。他们两个人从来都没有设想过自己在中国待一辈子,只是中国革命的这个“电视连续剧”太精彩,太神奇,太引人入胜了。作为一个参与者,他们总是舍不得离开,因而就不得不“一集一集”地参与下去。

  他们早期搞了各种东西。寒春设计了一个风车,被大风吹爆了。阳早搞了一个四轮马车,结果没有用武之地,农场把它锯成两个两轮马车。他们吸取了这个教训,要先当学生后当先生。

  寒春设计的风车,被大风吹爆了

  阳早起先推广的四轮马车失败了(陕北山路窄,用武之地少)

  1952年,他们被调到西安草滩农场,一干就是13年。其间,他们经历了50年代初的三反、五反运动和整风、反右斗争;他们被大跃进中人民群众的高昂热情深深感染,也经历了大跃进中的浮夸风,也承受了王震带来的瞎指挥的后果。王到农场说,你这里有条件,给他们任务,养十万只鸡,十万只鸭。寒春养了一万多只,最后没粮食了。

  他们也承受了三年困难时期大家同甘苦共患难、干群一致度过难关的艰苦。

  他们也经历了从56年到66年的十年中苏论战。也是在这个阶段,寒春从一个和平主义者变成了一个共产主义者。

  他们也目睹了四清的时候,王光美所推广的桃园经验。桃园经验就是有罪判定,一个工作组到了一个单位,所有干部全靠边站,每个人得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工作组说你肯定有问题,你得证明你自己清白。

  他们当时从事各种农机具的改造。寒春在农场的本事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大家非常佩服她,所以给她发了一个奖状。但是为了公平起见,也给阳早发了一个奖状。给阳早的奖状,是他建议用红薯藤做饲料,但是好像就用了一年,跟寒春做的东西完全不是一个等量级的。

  就这样,他们在农场从事自己比较擅长的工作。但是,他们差一点离开了中国。

  六五年四清开始。之前他们完全是跟中国人是一样的。也不是百分之百一样,特殊化有一些。1959年,有中央领导到了农场,发现我父母住的房子跟其他职工一样,说,“这样做影响不好。”后来就专门给他们盖了一个别墅样的房子。他们工资确实比别人要高一点。其实他们一再要求降自己的工资,降了几次就再也降不下去了。后来农场领导说,“你再这样下去,其他的也得跟着降了。”就像毛主席当年降自己的工资,降着降着降不下去了一样。你要降下去,别人怎么办?特殊化还不是特别严重。

  六五年四清工作组进入农场。工作组宣布内外有别,不让他们参加四清,也不许农场的干部和群众与他们分享四清的内容。一直以来,他们全面地参与着中国的革命与建设,在生产一线上大搞技术革新和革命,同时也参与着各个时期的政治运动,批评与自我批评也都参加。组织上都把他们当自己人。现在他们发现,自己被当成了另类了,这个电视连续剧是不是到头了?他们要另外找自己能做贡献的地方。他们不愿意专门做一个技术专家,你不让他们参加政治运动,那他们参加中国革命干什么?不过就是一个卖力气的机器人罢了。他们觉得失去了自己在中国继续留下来的意义,于是写信给越南驻华大使馆,要到越南去参加越南人民的抗美斗争。他们觉得这样有价值。

  他们写了信,领导上级知道了以后,马上把他们调到北京。他们特别反对,领导动员他们好多次,他们说,你调我们到新疆,调我们到内蒙,我们马上就去,调我们到北京从事改稿子?不愿意。他们在北京的工作是,中国人把中文变成Chinglish,他们再把Chinglish变成English。她要喜欢文学就不搞核物理了。

  后来他们说,好,服从组织分配,但有一条,北京的外国人都住在友谊宾馆,我们坚决不住友谊宾馆。领导说,没问题。到北京把他们安排在新侨饭店,比友谊宾馆还高级。这些领导们根本就不懂,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事。

  2007年我回来,见到了一些外交系统的人。他们说,我父母被调到北京来,是周总理为了保护他们。真神了,65年总理也会知道文化大革命是什么样子的?完全是瞎猜,这些人根本不懂。首先,总理不会知道文革是啥样子;还有,文革中被关起来的外国人都是在北京的,在外地没事。这个说法完全不符合历史,不符合逻辑。

  我父母特别反对这种一刀切对待外国人的做法。寒春反对把自己称为阳早夫妇,她认为,我自己有名字。有的外国人说,妇女必须用丈夫的名字,她坚决不干。所以,你尊重人家的习惯,你得尊重具体人的习惯,不是哪一个国家的占主流的习惯。

  写大字报,控诉心底的愤慨

  文革爆发,他们一起写了那张著名的大字报。这张大字报语言是非常激烈的,表达了他们心底的愤慨。

  为什么在世界革命心脏工作的外国人被推上修正主义道路???

  是哪个牛鬼蛇神指使给外国人这种待遇?

  在中国工作的外国人,不论他是哪个阶级,不论他对革命什么态度,都受到了这种“五无、二有”的待遇:

  没有体力劳动;没有思想改造;没有接触工农的机会;不搞阶级斗争;不搞生产斗争

  有特别高的生活待遇;有各方面的特殊化

  制定这样的待遇是什么思想支配的?

  这不是毛泽东思想! 这是赫鲁晓夫思想!

  这是修正主义思想! 这是剥削阶级思想!

  这样的目的是什么,结果又是什么呢?

  一、使要革命的外国人不能真正掌握毛泽东思想,只能在口头说条条

  二、使革命的外国人革命意志衰退,滑到修正主义道路上去

  三、阻碍在中国的外国小孩成长为坚强的革命者

  四、把革命的外国人和他们的中国阶级兄弟隔离开,破坏他们的阶级感情,破坏无产阶级国际主义

  我们认为这不是个别人的问题,而是关系到世界革命的原则问题,我们坚决反对这种待遇

  我们决心要成为真正坚强的革命者!

  我们决心要成为坚定的反修战士!

  为了把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进行到底,我们决心锻炼和考验我们自己!

  我们的后代必须成为坚强可靠的革命接班人,而绝不允许他们变成修正主义分子!

  因此我们要求:

  一、以阶级兄弟看待我们,而不是以资产阶级专家看待我们;

  二、允许并鼓励我们参加体力劳动;

  三、帮助我们进行思想改造;

  四、允许并鼓励我们紧密地结合工农群众;

  五、允许并鼓励我们参加三大革命运动;

  六、我们的孩子和中国孩子受到同样的待遇和严格的要求;

  七、生活待遇和同级的中国工作人员一样;

  八、取消特殊化。

  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成为毛主席所要求的革命者。

  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世界人民大团万岁!

  伟大的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中国人民、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万岁!万万岁!

  美国人:阳早、史克、寒春、汤反帝(安汤珊)

  一九六六年八月二十九日于北京

  链接:纪念寒春同志百年诞辰——介绍寒春等四位美籍专家的一张大字报

  这个大字报贴了以后,毛主席看到了,他的心情特别激动,但当然我不在现场。我为什么这么说呢?毛主席说,“我同意这张大字报,外国革命专家及其孩子要和中国人完全一样,不许两样。你们讨论一下。”后来也不知道是过了五秒钟,还是五小时,毛主席觉得这话有点绝对了,把那个句号改成逗号,“凡自愿的一律同样做。如何你们酌定。”

  这个批语里边有矛盾,是不是?毛主席是一个想问题的人。如果批语一次形成,不会有两个“你们讨论”,对吧。这是我的理解。

  这一下子把我父母解放了,中国革命的电视连续剧可以继续参与了!

  大寨半年,成为陈永贵的粉丝

  71年中美关系和解。他们到大寨去,在那呆了半年,一下子成为陈永贵的粉丝。陈永贵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农民的代表。知识分子看不起没文化的人,他们犯了什么错误?知识分子把智慧和知识混到一起,老百姓有智慧,可能没上过学,中国历史上有过没上过学的皇帝,智慧和知识的结合才是厉害的。不要以为你读书多,你就聪明。

  聪明人一点就明。陈永贵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举个具体的例子。我父母是务农的,养牛的,农业他们完全是内行。我舅舅韩丁在美国,谋生手段就是种地,种玉米,也是农业内行。内行到大寨,马上成为陈永贵的粉丝,他们真心佩服陈永贵在大寨、在昔阳县所作出的农业上的成就。他们特别崇拜陈永贵。

  1971年他们在大寨半年,成为陈永贵的粉丝

  我父母和舅舅是内行人。内行骗外行是非常容易的,大家在医院里边上当受骗过吧?我自己就上当受骗过,你去看病,人家是内行,一说把你说的,简直是赶快有多少钱给多少钱。骗内行不太可能。

  大家知道农业上有一个问题,就是分配的问题。大家出工记工分。记工分怎么记?是每天干完活大家评分,还是队长说这个活多少分,或者那个活多少分?

  头一个方法太费时间,第二种方法造成人偷工减料。陈永贵想出个好办法:自报公议。每天出工记出工,记多少分,年终咱们讨论。大家说,这个小伙子他是标准,你比他多还是比他少?他是十分,你觉得你比他值得多,还是少?你说我得值十分半。大家说:“算了吧算了吧!你哪比得上他?” 完了。谁也不敢被大家否定,对吧?你要谦虚,你说你是九分半,大家说,你别太谦虚了,你跟他差不多,再说你太谦虚了吃亏啊。这样年终一下子就把偷工减料、挑肥拣瘦,各种问题解决了。太聪明了。

  我到美国,在AT&T公司里边一个小的单位工作过一段时间。里面百来个人全是高级知识分子,博士、硕士,还有我这种研究生。年终奖怎么分配,你猜他们用什么办法?自报公议!陈永贵的这种聪明的办法,在顶尖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知识分子圈子里边,被认为是最合理的、可以施行的方法。所以不要小看没有上过学的人。

  困惑而又无奈的80年代

  72年开始,他们又回到了生产一线,搞机器设备的研究等等。

  但是,80年代又是一个非常困惑的年代。有些人向陈永贵这么优秀的中国农民的代表泼脏水,胡说八道,愣说他是造假的。真正造假的我们都知道,是谁?是小岗村。好好的集体强行解散,已有的农机具全部报废。

  当时韩丁帮助山西长治张庄搞了全盘的土洋结合的农机具。1979-1980年,这个村近千人,强壮劳动力大概就二、三百人,不到五百人。他们用十个人就把全村的土地全管了,其他劳动力就搞副业、搞工业、搞煤、搞其他的事等等。以那时候中国的条件来说,他们是非常富有的。强迫包产到户,结果这些农机具只能当废铁卖掉。

  韩丁帮助张庄搞的农机具全部荒废,当废铁出卖

  八、九十年代是中国科技和教育大倒退的年代。我在国家统计局的网站里边找到了普通高中毕业人数。看到这个数据我简直是太吃惊了,我都没想象到。

  1969年到79年是中国高中教育井喷的时代。79年到81年、82年是断崖式下降。高中生毕业生断崖式下降,造就在农村有一代父母有文化儿女是文盲。当时还有大批的核心的军工科技下马。大家都知道运十飞机。

  我69年进了光华木材厂,74年到美国。我在工厂的时候,那时候我们是全民搞科技。71年中美关系和解,大家都想学英文,我的工段长追着我要学英文。他学英文干嘛?难道是出国考研?他知道中国要搞四个现代化,必须学英文。老百姓都是这样。夜校就更多了。当时我们还搞可控硅。

  在70年代,中国跟西方科技的距离是非常短的。但是,改开以后,虽然大量科技人员的工资上涨,但是经费砍了。联想的起步就是因为中科院计算所的科学家没有经费,下海卖电脑起家的。这是犯罪呀!

  90年代,大量外资进来,他们在80年代做的所有的东西基本上全军覆灭。昨天我还在中国农业机械化研究院讲这个事。他们解释为什么,就是没办法,市场化了以后没办法。到后来他们也很无奈,只好守着这个摊子。

  问心无愧,为之奋斗终生

  留恋毛泽东时代有两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就是,他们有一个不用为资本和少数人的利益服务的大环境。他们拿的不光是铁饭碗,是金饭碗。他们要什么国家给他什么。我姥姥62年来中国,所有的经费全是国家包了。我姥姥生病,总理派医疗队去护理。他们不需要为自己的生存而奔波,他们就可以把自己的爱好和人民的需要融为一体,可以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上去。寒春喜欢研究问题。让她专心研究,她可以做挤奶机,可以做铡草机,可以养鸭子,还可以搞胚胎移植。凡是这些科学的东西,钻进去都非常有意思,这给她的生活带来乐趣。她把那种好奇心带到她所有的工作中去。

  他们问心无愧,为之奋斗终生。

  但这是从个人的层面,还有一个层面。他们是二战的目睹者,他们目睹了帝国主义对人类生存的威胁,是帝国主义摧毁了寒春搞纯科学的幻想。她认识到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必然结果。很多人不懂得这个。资本的基本逻辑是竞争,竞争的目的是垄断。竞争、垄断、霸权是资本主义的DNA。你说我喜欢竞争,不喜欢垄断,就像你喜欢钢币的这边,不喜欢那边;只喜欢这人的前身,不喜欢他的背后;只喜欢北极,不喜欢南极;你只喜欢上,不喜欢下。它是对立的,同时它还是一体的。你不可能只要竞争不要垄断,霸权是必然结果。所以不推翻资本主义,不可能打倒帝国主义,人类不能得到解放。

  参加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帮助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富强起来,它本身就具有反帝反霸的目的。通过参与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他们实现了既做自己本来就喜欢的工作,又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反对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目的,这是两全其美。在美国养牛就是一个谋生手段而已。在中国养牛帮助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富强起来,就是反帝。

  寒春晚年去参观了日本长崎、广岛的原子弹爆炸遗址,更加坚定了反帝、反霸的志向。

  他们到中国来,确实是中国的革命使他们觉得人的生活有价值,有意义。

  好,我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

  答问环节

  问:很早以前就特别关注寒春阳早的事迹。今天非常有幸听到几位老师的报告,非常受启发。

  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阳老师,就是在看您和寒春的一些材料时,明显感觉到,你们在说的时候会有非常多的幸福体验的刻画和描写。比如说,你谈起在美国的时候,特别怀念在光华木材厂的工作氛围,回到中国以后也是去光华木材厂做了几个月的工,去回味那个时光。我有个问题就是,能不能理解为,通过这种幸福体验,逐渐地确信了社会主义和中国革命的这条道路的正确性。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与此相关,对于我们来说,一方面在追求个人的幸福,另一方面也在寻找一个比较好的道路。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何理解幸福和这种信仰和道路,它们之间的关系,是否有必然的联系?不同信仰和道路所决定的幸福体验是否有本质的区别?我在中国这种环境之下和在美国那种环境下,我的幸福体验是不是会有非常大的质的差别?

  我主要是这几个问题。

  谢谢各位老师。

  答:其实,我觉得幸福观跟自己的立场是不可分割的。你想想,马云恐怕感觉他的生活很幸福。

  有的人,他的幸福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欺负别人的人,他觉得他自己很幸福。咱们不能谈客观的幸福观,它和你的立场是有关系的。

  我们看到的有两种不同的幸福观。站在绝大多数劳动人民一边,是一种幸福观;喜欢当人上人,往上爬,出人头地,大家都得听我的,也是一种幸福观。

  像特朗普,宁死不认输,他的幸福观是我们当老大,我说了算。

  我的幸福观,很大程度上也跟我的生活环境有关。我的周边的朋友、同志,他们都是社会上的普通老百姓。我不是在特朗普那个环境里边长大的,所以我的幸福观跟他是很不一样的。

  我觉得,要理解这个东西,还是要从立场出发。你同情哪一种人?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好吧。

  问:阳老师好,我之前已经在网络上,还有一些其它场合,多次听了阳老师的讲话和演讲。

  我从接触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到现在,已经几年过去了。我后来考研,也是从经济跨到了马克思主义,因为我发现我是真的对这方面感兴趣。我也是在各种各样的资料中,学到了很多之前没有注意到的一些历史的和理论上的东西。

  我现在的一个困惑就是,我在马克思主义学院读了一年多的书,我始终感觉,在和社会上的各种各样的群体,同志群体,以及其他的一些群众接触的过程中,我始终发现,我读了这么多的著作,马恩列斯毛的这些著作,学了这些理论,但是总是有人告诉我,你始终没有和工人群众、农民群众真正地站在一起过,你始终只是站在你的理论的角度,高高在上地去评价这个社会。

  我就想请教一下阳老师,我们这些信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人,怎么真正地和广大的人民群众,和工人群众、农民群众站在一起,去好好地进行共产主义事业;以及我们这些新时代的共产主义接班人,又如何和我们上个世纪已经战斗过的这些共产主义先锋队,这些老同志站在一起,一起去进行后面的共产主义事业。

  谢谢老师。

  答:其实你这个问题没法回答。每一代人都要探索自己的道路。

  你现在的困惑,我也有过。80年代末我陷入信仰危机的深渊里边去。我自己为什么回到中国来,也和我自己的困惑有关系。

  你的问题,怎么去结合,这是你的实践,我没法跟你说。这就看你自己怎么去实践,怎么去探索了。

  跟你的问题有点联系的,另外一个人也给我提过这样的问题。

  我自己的困惑,也是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和我在西方学的那些主流的经济学两个体系打架打了几十年,我在这种矛盾中试图解决它,懂它,才慢慢爬回了左岸。

  至于你想去做的这个,那只能靠你实践了。

  我说说我自己的经历吧。

  不知道你熟悉不熟悉1970年的九届二中全会。当时关于天才论等等,中央有一次大的辩论。然后,毛主席说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号召全党学马列原著,不要上当受骗。

  我当时在光华木材厂。工厂里面就开始学马列原著。那时候我也学习,学一些基本的原著,尤其是恩格斯的《反杜林论》列宁的《国家与革命》等等。《国家与革命》对我太震撼了,从前都没想过这个问题,国家好像这个很自然的东西,列宁说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我再也不能离开这个视角看问题了。还有《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等等,我印象很深。

  我还试图啃《资本论》。《资本论》第一卷那时候是分两册,第一册读完,第二册啃不下去了。那时候我学《资本论》的条件远远比不上你们,我还得想象市场经济是什么回事,你们现在有优越的条件学《资本论》。

  我到了美国,开始还是满怀信心的,结果强大的资本主义思想体系冲击着我,我节节败退。

  还有,很多历史不太懂,没接触过。比如,朝鲜战争怎么发起的,我就觉得特别被动。人家说是北朝鲜先侵略南朝鲜。后来我明白了,按这种说法,百万雄师过大江,是北中国侵略南中国;美国的独立战争是北美国侵略南美国。人家是内战,跟美国有什么关系?这些东西慢慢就理解了。

  好多东西过去不太懂,比如说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人,59年庐山会议为什么PDH被罢免等等。这些当时都很困惑。

  资本主义的思想体系,过去在中国接触到的,都是批判唯心主义的世界观,但是正面接触唯心主义的世界观还不容易。到了美国全是这些。感触挺深的,有了对比才慢慢懂得是怎么回事了。

  资本主义经济学是研究现象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则是研究现象背后的本质。就像咱们中国农民有二十四节气,什么时候种什么时候收,按照二十四节气,八九不离十,挺准的。但是二十四节气不需要知道是地心说还是日心说,并且二十四节气只是对北半球有用,南半球就全部反过来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本质,研究地心说还是日心说。

  我为什么能从信仰危机的深渊爬回来,也就是因为好几个原因。一个原因,80年代,好多改革开放的一些事情,我开始还挺认同的,但是90年代国企工人下岗,毛泽东时代所担心的东西全部出现了。

  还有一个原因。美国仍然是一个帝国主义国家,它进行了第一次海湾战争,第二次海湾战争。你知道资本的逻辑,资本主义要走向帝国主义。那么,我认同资本主义,不认同帝国主义,我要么是无知,要么是自欺欺人。

  你的问题我没有直接回答。我知道,每一代人都需要探索自己前进的道路。我爸爸很早就对我说,你们这代人没有经过旧社会,然后就担心我们这个那个。

  我的体会就是,你们这代人不会活在死人的历史上,你们创造你们自己的历史。今天我们面临的历史和毛主席面临的、我父母面临的、我面临的都不一样。

  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崛起的工业国,随着资本的崛起,它必须寻找自己的市场,寻找自己的资源,那么它会蚕食美国的势力范围,和美国争夺市场、争夺资源会越来越激烈。美国手里拥有着炸遍世界好几遍的核武器,它不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它会垂死挣扎。你们这一代人会看到美帝国主义的灭亡,但是它的灭亡不会是和平的,就像中国的崛起,不会和平一样。

  怎么对待这个新的世界格局,是跟美国争夺世界霸权,还是联合全世界人民反对任何霸权,这是你们这代人需要完成的任务。

  [演讲结束]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