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欧洲金靴:所谓“群体免疫”,就是法西斯式抗疫

2022-03-13 15:51:5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欧洲金靴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第三年了,关于“群体免疫”“放开躺平”的呼声竟依然不死。

  我记得第一次真正大规模在国内鼓吹群体免疫,就是在2020年夏天北京新发地爆发疫情时,当时某些专家和媒体利用民众“怎么武汉刚好,北京又来了”的情绪,大肆散播……

  我想提醒一下,就在那一时期,全球实行群体免疫被奉为典型的北欧诸国,其最直接的两个结果就是老年人和索马里移民死亡率超高。

  没有任何歉疚地淘汰老年人,这种种族主义正是西方社会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也是“躺平理论”最大的心理依靠。

  同样很热衷群体免疫的英国当时还推出“评分制”,启动淘汰老年感染者,甚至按照老年人的健康状况把有病史、健身与否等列为评分指标,1-4分之内优先治疗,5分起放弃。

  包括法国,“70岁以上感染老人不进行插管治疗”;还有西班牙,“放弃对65岁以上老人的治疗”;还有意大利,“放弃60岁以上老人治疗,把生的希望留给年轻人”……

  那个时候美国放任黑人在街头聚众游行,又是否也有这样的思维?

  而特朗普确诊没两天就紧急治好,那么人人都是总统吗?

  全球新冠爆发,黑人群体的感染率、死亡率都高得恐怖,2020年抵制英超重启的大部分也都是如斯特林、迪尼这样的有色人种球员。

  中国呢?看起来中国人抗疫是多么的“笨”、多么的“木讷”:上到耄耋老妪,下到新生婴儿,全数动用财政和医保竭尽全力救治,全部国家掏钱!

  这不叫“木讷”,这叫社会主义。

  2020年上半年(我国疫情最危急的半年),中国70~79岁的感染病死率8%,80岁以上感染病死率14.8%——已经是举世瞩目的奇迹了。

  抗疫的两条路线斗争,不仅反映抗疫水平,这是刻画着政府道德和社会信仰。

  群体免疫是绝对绝对没得洗、没得尝试借口的,任何一个国家的民族精神一旦陷入社达,只会走向无底线的资本化、唯利益论。

  鼓吹躺平政策,你先摸摸自己口袋里有几个子儿,敢不敢在摆脱规模性救治的情况下去硬刚病毒。

  某些专家连续三年聒噪不止的目的,我早就看明白了:将中国强行纳入进“世界主流抗疫局面”即欧美的失控局面中。

  这样一来,原本依靠着中医药治疗和高效封闭措施实现了阶段性清零的中国,就会被动得与西方世界“共存亡”,承接西方世界无力抵御病毒的危机转嫁,使我中华绿洲可在一夜之间沦为炼狱(因为我国人口相较于西方,密度太大了)。

  仔细阅读某些专家三年来的言论,可以很容易得品味出他们的政治立场和政治调性:他们从来不拿自己自己当「中国人」,而是拿自己当一个「世界公民」。

  推荐阅读:见阅读原文

  所以,他们抗疫思维的一切出发点、一切标准和一切落地,都是以西方的价值观和西方不断变化的现状为参照物。

  比如疯狂地反对封城,比如疯狂地催促国门洞开,比如忧心忡忡地“以经济为中心”,比如忧心忡忡担心中国因为抗疫太牛逼而被世界“边缘化”……

  对于这部分人士,我只能说:既不懂中国共产党,也不懂中国人民;既不尊重中国共产党,也不尊重中国人民。

  党在他的眼里,是要听他调拨指挥的;十几亿人民在他的眼里,更是一群供他实验、做“压力测试”的小白鼠而已(“压力测试”这种法西斯词汇都能堂而皇之蹦出来,我有时候真感叹中国的言论自由才是开放躺平)。

  同时,从政治角度来看,当中国再度被欧美的病毒攻破国门之后,就新冠溯源这一已成当前国际斗争最重要议题之一的角斗场,中国的身位会被瞬间矮化。

  对于新冠溯源这场战斗的极端极端极端重要性、特别是对于中国未来国际话语权争夺的重要性,以及美国越来越清晰的制造疫情、投毒亚洲和欧洲的嫌疑,此前我已有文章论述,不再这里重复。

  推荐阅读:新冠溯源疑云

  当然,深挖这些专家发声的背后,恐怕也是利益驱动所致。

  去年8月3日,美国著名期刊杂志《纽约客》(The New Yorker)曾发布文章呼应中国国内的专家:《放弃幻想,学会与病毒共存》,并授权国内的药明康德团队翻译,向国内互联网输出;

  三天后,英国BBC跟进,质问中国政府“能否放弃清零、与病毒共存?”

  再四天后,8月10日,美国彭博社也发声:“中国政府坚持病毒清零,会被世界孤立”

  同一天,国内一家资本成分极为复杂的民间媒体“观察者网”,竟然也撰文声援:《为张文宏医生说句公道话》,肯定其“与病毒共存”论;

  再提一个事儿:去年2月底时(马云已消失四个月后),比尔及梅琳达·盖茨信托基金突然退出了阿里巴巴集团(股票代号:BABA)。

  同时,盖茨信托(Gates Trust)还出售了截至2020年底的第三季度末拥有的552383张阿里巴巴美国存托凭证。

  也是在这一阶段(马云基本确定在中国大陆失势),盖茨信托基金又转头购买了700万股Schrodinger的股份——这家公司专注于寻药制药和生物基因研究。

  早在2019年4月,距离马云正式卸任阿里董事局主席只有不到半年时,比尔盖茨就已与Schrodinger签署过投资协议(自2010年以来,比尔盖茨曾连续领导四次对Schrodinger的投资)。

  目前Schrodinger有近300名员工,在美国、欧洲、日本和印度均有运营,在中国也拥有商业合作伙伴——比如,这个药明康德。

  很巧的是,盖茨基金会从2020年开始,也一直在为中国国内的专家站台:

  更巧的是,药明康德2008年7月曾获得马云领投的价值6300万美金的融资。

  更更更巧的是,药明康德这家公司2018年12月25日还曾被科技部点名:“华大基因、阿斯利康、药明康德、上海华山医院等6家公司或机构,因违反人类遗传资源管理规定,遭科技部处罚。”

  无一例外,这些企业受罚的原因都是涉及违规采集、收集、买卖、出口、出境中国人基因遗传资源。

  药明康德在2016年被国家安全部门检查时,就被发现他们试图将5156份具有中国人生物遗传样本偷渡到国外。

  ……………………

  中国今天“疫情孤岛”的地位,是依靠党的坚强领导、中医药的巨大作用、人民群众的政治意识和卫生意识、千万量级的基层党员干部和医护工作者的日夜奋战所换来的。

  推荐阅读:中医药抗疫

  风雨中的“孤岛”,于岛上人是幸福,于岛外腥风血雨里的妖魔们而言,则是靶子。

  他们千方百计地妄图将狂风暴雨沾染进中国这座一尘不染的孤岛,如过去二十多年他们所习惯的“经济全球化”那般,继续着“疫情全球化”,幻想着让占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中华民族,一同卷入西方的病毒漩涡,将解放区污染为沦陷区。

  离我们不远的香港,眼下正在水深火热中,不够警醒吗?

  全港疫情感染最严重的油尖旺区、观塘区、黄大仙区,全部是中低收入地区;而外资云集、寡头遍布的深水湾、浅水湾、赤柱湾等富人区,感染寥寥。

  同时,感染密度恐怖的整个九龙半岛,也是老年人密集区。

  在发生医疗资源挤兑的状况下,普通老百姓、特别是身体免疫力差的中老年群体,依靠什么救治?靠自己?连一张病床都弄不到,只能靠天等死。

  就在今天召开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电视电话会议上,春兰同志讲话:“要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不动摇、不放松,采取果断措施,尽快控制局部聚集性疫情,巩固疫情防控成果。扩大核酸筛查范围,加快流调排查和转运隔离,严格落实集中隔离、居家隔离、封控区和管控区管理措施,彻底阻断社区传播,用最短时间实现社会面清零。”

  中国抗疫最根本的原则究竟是什么?是经济利益吗?

  不妨再听听领袖是怎么说的:“在这一次疫病流行的时候,我们毅然地,为了防控疫情,对经济社会发展按下了暂停键,不惜付出很高的代价,把人民的生命和健康放在第一位。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必须把它保住,我们办事情一切都从这个原则出发。”(2020年6月2日)

  【文/欧洲金靴,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金靴文化”,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