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古明浩:加拿大的嘴脸

2021-04-20 08:48:0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古明浩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拿新疆维族问题作文章的加拿大终于碰钉,3月27日中国政府宣佈禁止加拿大联邦众议员庄文浩、众议院外委会国际人权小组人员入境中国内地及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同时严禁中国公民及机构同上述人员交易或同上述实体往来;另点破加拿大3月22日对中国新疆有关人员与实体实施单边制裁的行径,是“基于谎言和虚假信息”,且警告加方“认清形势,纠正错误,停止在涉疆问题上搞政治操弄,停止以任何方式干涉中国内政,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否则必将玩火自焚。”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随即于推特表示:“中国的制裁是对透明度和言论自由的攻击,而这些价值观是我们民主的核心。我们与议员们一起反对这些不可接受的行动,我们将继续与我们的国际伙伴一起在世界各地捍卫人权。”加国外长马克•加诺亦声明:“中国对加拿大议员和民主机构的制裁是不可接受的,是对透明度和言论自由的攻击……加拿大政府与议员和所有加拿大人站在一起,我们将继续与合作伙伴一起捍卫民主和言论自由……。”

  中国维护自身权益的正当行为在这些曾经的殖民侵略者后代眼中竟成为“对透明度和言论自由的攻击”,如此借“谎言和虚假信息”以行的言论自由,真不知道是哪门子的普世价值?对以透明度及言论自由严词责人者,无可避免要接受同一标准的检验,我们就以丁玲1981年访问加拿大的遭遇为试金石,华裔学者刘敦仁于〈我和丁玲伉俪的一段交往〉中透露:

  “在我陪同丁玲伉俪抵达加拿大后,加拿大国家通讯社一位黄姓华裔记者,在座谈会上向我提出,是否可以跟踪采访,以便在丁玲结束访问前,发一篇全面的报导。我同意她的要求,只是我建议她在写报导时尽量客观,不要一味地描写丁玲在北大荒受苦的境遇,读者会误以为丁玲仍然在受苦受难。她欣然同意,而且给我保证她会写出一篇令我满意的报导……在访问的最后一站,我想黄女士的文章今天应该见报了。开启房门,门把上挂著装报纸的袋子。我取了后回到房里,果然她发表了一篇份量应该很强的跨页报导,丁玲的照片占了三分之一的版面。我迫不及待地坐下阅读,心里盘算在读完后如何向她表示谢意。没有料到我的情绪几乎成了燃烧的火焰,阅读完毕后,即给她客房拨了电话,请她到我客房来。她带著一脸的窘相,用有些颤动的口吻不断向我表示歉意……当她将写好的报导交给编辑部时,她没有料到,总编辑竟然将她描写丁玲当今在北京的生活写照全部删除,才出现我看到的不同版本。听她讲完后,我也了解到没有必要对她加以指责,只是淡淡地说:‘你现在应该了解,在所谓的民主社会里,一样是没有新闻自由的。加拿大跟在美国屁股后面,只是打著自由民主的招牌,标榜新闻自由。现在你自己的经验已说明一切。’”

  原来口口声声捍卫言论自由者暗藏损招───对丁玲只能放入北大荒来描苦写难,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及中国作协副主席的光彩生活概予删除,也就是说以自由民主招徕者所标榜的透明度是有选择性的。前揭刘文又提及出席欢迎丁玲酒会的一位加拿大文学评论家所受到的“自由”待遇:

  “佛雷在社会活动中是个极端的积极份子,先后参加了反越南战爭运动,呼吁停止南非种族分离等重要活动,成为加拿大皇家骑警队关注的重点人物。其中尤其引起皇家骑警队警惕的是在1966年,多伦多大学举办了一场国际教育论坛,主题是取名为‘teach-in on China’有关中国事务的讨论,佛雷是该论坛的荣誉理事。因此皇家骑警队开始怀疑他担任这个席位的企图。加拿大警方对他的监视所获取的资料到2011年左右,汇集成为一份142页的历史档案储存在加拿大的国家档案馆中。”

  这是典型的对异己的迫害,不也是对自由的攻击吗?以自由人权妆扮者其实别有另付嘴脸:

  “上世纪冷战时期,加拿大情治机构大举渗透在各大学等学术机构,其状况与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行动几乎一致,对他们认为有嫌疑的人物加以跟踪或监视的举动至今一直普遍存在。所以丁玲的加拿大访问,是否遭到加拿大警方的暗中盯梢,很难避免。因为我在进行中美加三国民间文化交流工作时,也很荣幸地得到加拿大警方的青睐。”

  乔治•欧威尔名著《1984》中“老大哥在看著你”的情景于枫叶国还真是无所不在!让人想像不到的是,其干涉言论自由的黑手居然还伸向中国境内!2016年公知高晓松与爱奇艺合作制作的网络综艺《晓松奇谈》推出加拿大专辑,仅因访问一酋长谈及印第安部族史并批评美国的原住民政策,即遭加国旅游局驻华单位出面阻挠,“他们是通过一家赞助商向爱奇艺施压,然后亲自上阵审查,要求删除本期节目有关加拿大第一民族(原住民)人权问题的内容”;看看魔手白纸黑字的自供:“旅游局就节目内容和爱奇艺制片方进行了细致的沟通。作为目的地推广机构,我们希望节目能够把重心放在对目的地的宣传上,这也是我们参与节目合作的初衷。”显然民主信徒的核心价值观是包装宣传远胜自由透明,高晓松“加拿大国内言论自由得到充分保障,为何海外机构尤其驻中国机构敢于赤裸裸暴露歧视与傲慢?”的感嘆自系迷惑于西方的普世教义,他不知道彼辈的优越感正是以东方的丑陋来衬托自己的美好而建构的,怎能让灭绝印第安的罪恶沖淡基督教文明的光环?而聚焦丁玲于北大荒跟秦城监狱的悲惨,恰可凸显野蛮专制的支那需要民主福音的洗礼。

  一个有千年以上宗教迫害史的文明,不容异己是常态;寻找制造并打击摧毁对立面是他们不变的把戏,眼见中国于崩溃声中一路崛起,又怎能不趁机玩火操弄一番?如今人权教棍以虚假的新疆维族问题,对华夏嚷嚷透明度与言论自由问题,其实是借攻击不信普世者来掩饰自身既不透明也不自由的鬼魊伎俩,可谓欺内骗外相得益彰也。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