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中国应试教育下各阶层的分析

2021-04-19 15:47:4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未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在《当下教育矛盾要论》已指明要发动新教育革命。毛泽东同志早在一九二五年的《中国社会各阶层的分析》中就说过:“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我们要分辨真正的敌友,不可不将应试教育下各阶层的地位及其对于教育革命的态度,作一个大概的分析。

  中国应试教育下各阶层的情况是怎样的呢?

  学生

  学生(我所讨论的一直都非高等教育)是庞大的群体,我们先来分析他们。我看最好从学校和成绩入手,因这两种事物决定了学生的主要生活和在应试教育中的意义。

  有三种学校。最广大的,属“超级中学”及其极力效仿者,河北衡水中学、六安市毛坦厂中学(安徽省)、河北省承德第一中学、北京八中乌兰察布分校、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天源学校、东港市第一中学(辽宁省)、郑州市实验高级中学(河南省)、东海县第二中学(江苏省)、冀州中学(河北省);超级中学“培育”出的学生之向往地,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北京市)、北京市第四中学、上海中学(在“向往地”也有许多学校算中层学校);还有常被忽视的一种,在“超级中学”所在地区的偏僻贫穷之处的被其挤压的一些学校,说白了,农村学校。为了方便称呼,分别叫作中、高、低层学校。

  大家都知道,教育的矛盾表现在压力上。不只学生压力,还有学校压力。由于升学率的高低,学校压力会变化。

  高层学校压力与中层学校压力成反比。二〇二〇年,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本科生录取人数,北京约550人,安徽约230人,河北约270人,辽宁约250人,河南约400人,江苏约300人,铁证如山,不言自明。而中层学校压力越大,意味着那个地区的教育建设重心会越倾向中层——在应试教育下,它本来其实就是倾向中层学校的。这样,低层学校变得更无人关心了。

  因而低层学校学生压力主要来自于生活而非学习。纪录片《盗火者:中国教育改革调查》第三集“天梯,寒门学子的出路”中的贵州留守儿童,每天就是自己养活自己,小小年纪,满面劳苦。中层学校完全相反,它们的学生的压力是三者中最大的。压力越大,矛盾越激化,反抗心理越剧烈,革命性越强。但我们的革命的首要目标还是解放低层学校最迷惘、贫穷的学生。所以,低层学校的学生是我们革命的领导;中层学校学生是最广大的盟军。

  而在每个学校内部,学生在考试制度下,他成绩越好,地位就越高,利益越和考试制度捆绑,也就越没有支持新教育革命的动能,甚至会反动。所以那些天天考高分的学生并不厌恶考试。一句话:一切学生都想获得更高地位(都想要考高分然后赶紧跑到经济好的地区去的意思),学生的科举成就决定他的地位。再分成高、中、低分层学生。我们观察具体的一次考试结束后的情形。对中分层学生,他特别想要跨入高分层中,获得更高地位,故一方面,他要打到现存的高分层学生,这就要求生活上要联合现存的低分层学生;另一的学习方面,他要考好成绩,不能向成绩不好的低分层学生学习科举的方法,于是在学习中,又要谄媚高分层学生。对高分层学生,他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不得不更加紧学习,而在学习方面不能向中和低过多讨教,所以他一般在校园生活中最轻松,学习上则不屑于和“白丁”交流。前段时间流行的所谓“凡尔赛”的炫耀文化在应试教育中,就这样体现在高分层学生身上。对低分层学生,学习上他要向中、高分层乞讨,生活上或多或少被中、高分层学生、家长、老师鄙视、戏弄、利用,特别是一直处于这个分层的学生,他受考试制度压迫最深。虽然他们在应试教育中被老师批评为十分“危险”、不努力不“上进”、不守规矩,但他们因此就是教育革命的领导力量。

  一句话,学校越“超级”,学生越亲革命;分越低,越近革命。

  老师

  说完了受教育者——其实老师也是受教育者,毛泽东同志曾说道:“要作好先生,首先要作好学生。许多东西单从书本上学是不成的,要向生产者学习,向工人学习,向农民学习。在学校则要向学生学习,向自己教育的对象学习。”现在来说说应试教育制度下,在校内对学生的科举成绩起决定性作用的教师。

  老师同样分三种。一,官师合一。就是这个教师在学校里既有官的身份,又有师的身份。例如某年级主任、学生处某某、当地教育改革研究小组某成员。他们作为官的身份出现在学校的社会时,还附和着师的训导、威严,学生们最不敢惹怒他们。他们既然成了官,自然就要维护学校的利益。我们知道官师合一在高、中层学校至普遍,尤其后者。高、中层学校利益一方面是统一的,都是要把学习“卷”进名牌大学。所以他们不会欢喜有所谓“教育革命”,还会抨击这种思潮,高呼科举公平论。他们是革命的敌人。

  亲师合一。这是大多数的老师。他们在这场应试教育的游戏里,既是家长,还是教师。他们会感到教育实在是要改革,这是凭借他们自己对孩子在学校里的情况的了解和自己作为家长与老师的各种压力得出的;可又对现今教育部领导的教育改革毫无信心,更不必说未来之革命了。我们要做的,就是激起他们的觉悟,首先让他们有自信。他们也是教育革命最广大的同盟军。

  有的人是官、亲、师合一,实际上只要做了官,其他的就都由官的性质决定了。就像学生求地位高,要靠分数高。被洗脑的老师们,也要求升官。这些必须被改变。

  纯粹的师。这并非是他(她)非亲,而是说他的孩子上学带给家长的压力并不在他(她)身上;就是说他的妻子(她的丈夫)须要考虑孩子的上学。

  这种人集中在乡村教师。他们教不出科举机器,在内卷戏剧中扮演丑角。正因此他们身上也最有教育革命的希望——应试教育使他们和自己的学生一败涂地,但社会主义新教育将使之充满教育建设的积极性。他们被连考试大山都上不了,只能被压得喘不过气,最有革命性。

  进步(反动)知识分子

  还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和下面要说到的局外人不同,他们是了解教育的,他们或许是上面所说的哪一种人,或许是“局外人”,但他们利用进步的马克思主义对于教育之分析,一针见血,掷地有声。可谓他们对教育之了解比内卷中的人还清明——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其实他们也不过是用了唯物辩证法,而且时刻注意调查现实罢了。这些人也是我们革命的很好的朋友,尽管数量不多。

  反之,有的人一味推崇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教育,什么能重回人的本性,他们就是反动的,是革命的敌人。

  局外人

  局外人——那些不参与到当今教育制度内的或教育建设的人。推动教育发展的主要不是他们,然而他们起码也有一定的阻碍作用。即使他曾经在哪里接受过应试教育,只要在教育的主要矛盾发展到这一阶段中既不受教也不施教,也不关心现实情况(形而上学式的关心等于没关心),那么便一定要对这教育发表一些风凉话。知乎上有一个帐户名叫“曲一刀”,在二〇一八年一月十八日发布了一篇《在中国,反抗应试教育的人,是真蠢》。先不论它这种“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的题目。一开头它举了像蔡元培辞职一样的高考零分考生,接着举了少数成功的知识分子来告诉我们要顺从应试教育,其实它第一段写的“富二代”、“挣扎的普通人”已暴露了他是帮“富二代”来宣传所谓“躺平”思想了,如同“资本家的乏走狗”。

  他们的基本态度就是:考试自古就有,只要靠高分,就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众生平等,有何不公,有何要革?他们这样一种唯心主义思维,实在令我要笑死。之中更反动的,甚至教育改革都不支持。

  结论

  综上所述,一般地说,局外人、在高层学校的学生、科举成绩“出类拔萃”的愿意为考试终生奋斗的学生、官师一体的教员是新教育革命的敌人;在中层学校的学生、中分层学生、亲师一体的教员是我们最广大的同盟军;在低层学校的学生、低分层的学生、特别是纯粹的教员,是我们新教育革命事业的领导力量。特殊地说,有的人属于“敌人”或“局外人”,但只要他这一物质基础并不稳定,而他又可以接受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不久就要找机会背叛他原来的阶层,这样的先进知识分子也是我们的朋友;反动知识分子是我们的敌人。他们虽数量不多,但要注意。敌人是坚定的反动,朋友和自己人要团结起来,有些朋友是中间派中的,要当心中间派的摇摆不定。

  同志们!朋友们!我们的教育看似是无可救药的,然而也仅仅是看似而已。中国的教育之出路,我依稀看清楚了,大家也要看清楚了!必须靠我们中国人自己,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必须靠一切热爱、追求进步的教员与学生领导,一切被应试教育压迫的人都大团结,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中国的教育,人类的崭新教育的曙光,在我们中国人的身上!朋友们,同志们!让我们紧密地团结在以伟大的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周围,奋力夺取新时代社会主义新教育事业的旷古大胜利!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