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扒皮:恨国老公知们为什么不吃香了?

2021-04-17 09:25:46  来源: 陆家嘴金融圈 微信号   作者:胖兵本兵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一段时间,一个“公知翻车”的事,让年轻人聚集的B站网友很欢乐。

  起因是一个不甘寂寞的“古墓派公知”冯玮,盯上了B站巨大的流量,也想进来捞一把。

  冯玮,男,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导,日本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于是,冯玮就在B站发了一个视频《听说B站缺少一个懂二次元的知识区教授,所以我来了》

  实事求是讲,这个视频还是有点料的,内容轻松搞笑,按说应该很受年轻人喜欢。

  果然,视频火了,评论区多达几千条。不过令冯玮没想到的是,95%以上的评论都是骂他的……

  有人调侃冯玮是“日本人”,有人列举了冯玮的恶行,更多的是玩梗一般的冷嘲热讽。

  具体内容请延伸阅读《老公知B站翻车,年轻人为啥不好忽悠了?》,了解这一大快人心的事件。

  据说,冯玮的身心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反正好多日子过去了,他还没更新视频。

  老公知冯玮可能想不通,明明几年前他还能叱咤风云,怎么现在变成了人人喊打?

  其实,公知的落幕,是中国时代进步的一个缩影。

  【01】

  十几年前的网络啥样?

  十几年前,那是中国网络舆论的至暗时代。

  一些中年网民应该都记得,以前贴吧、天涯、猫扑一些流行的梗,在感谢别人的时候,往往要说一句“好人一生平安”。

  但其实,“好人一生平安”后面还有半句:“下辈子美利坚”

  还有一个很典型的梗,“看帖不回,内地轮回/天朝轮回”

  意思就是如果不回帖,就要承受“下辈子还当中国人”的惩罚。

  你以为这是开玩笑?

  不,这是真的。

  造成这样的网络舆论环境,公知们“功不可没”。

  10-15年前,没有各种新闻App,更没有抖音、快手,没有公众号,没有手机直播,没有各种各样的新闻自媒体。

  在那个信息极度不对称的时代,有一批掌握着更多国外信息资源的人站了出来,充当了那个时代的“意见领袖”。

  他们被称为“公共知识分子”,简称公知,在当年,这可是妥妥的褒义词。

  这些人原本就存在,不过本来他们也就顶多说教一下身边的人,影响力并不大。

  但网络时代的开启,他们很快发现了一个新的“传道”渠道:微博、贴吧、各大论坛。

  2009年,新浪微博横空出世,用户的言论可以被数量巨大的潜在用户所看到,而那几年正是公知风头正劲的时候。

  为了粉丝和流量,公知开始以反传统认知为己任,以吹捧西方和抹黑中国为主要方向,以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频频出现在公众面前。

  他们利用自己的社会地位和中外的信息差,又垄断着欧洲和美国的信息,便向公众灌输其慕洋犬思想。

  于是,什么德国油纸包、日本夏令营、俄罗斯高福利、美国看病不要钱的谣言满天飞。

  反正那时候,出国的人只有极少数,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别人都无法反驳。

  这种睁眼说瞎话地崇拜西方、吹捧民国、恨国言论,我们随便找一下就能找到好多。

  那真是互联网舆论的至暗时代,群魔乱舞!

  各个行业、各个领域的公知,层出不穷。

  比如作家领域:

  2014年,鄢烈山坐土耳其航空公司的飞机,在物品盒上发现了欧洲放在最中间,中国在最边上的地图,立马就激动了,发图文说:

  “看啊,这才是真正的世界地图。”

  中国的世界地图,居然和土耳其的不一样?

  不用说,肯定是中国错了。

  中国为什么把自己放到了世界地图的中间?

  不用说,肯定是精神胜利法,是可笑的民族主义作祟嘛。

  虽然鄢大作家既不懂世界,更不懂地图;然而,这丝毫未能阻止他对中国的批判。

  ——试问,世界上哪个国家,不把本国所在地区放在世界地图的中央呢?不是使用起来更方便吗?

  比如教育领域:

  文章开头提到的复旦大学的博导冯玮,就不用赘述了。

  某著名日记作家的好友,湖北大学教授梁艳萍,先是否认南京大屠杀,然后为八国联军侵略中国叫好。

  而日记女作家还在点赞支持她:

  当然,日记女作家汪主席支持的人,除了湖北大学的梁艳萍,还有海南大学的王小妮等人。

  比如文化领域:

  高晓松在《晓说》中,公开挑战公众的认知底线,说台湾是中国的固有领土并不准确。

  从《晓说》到《晓松奇谈》,因屡屡出现类似情况,他的人设坍塌,他的名字也被网友改为“矮大紧”。

  比如新闻领域:

  一个优秀女记者,当年凭借自己在小汤山的报道而名声大噪的她,如下图,却生生就走歪了路。

  这位央视大平台的著名女记者,不经意间“基因突变”,开始以美国的价值和标准来看待一切。

  她看到了美国丰厚的物质和经济条件,却看不得中国的发展和中国人的奋进,并在一次采访中,用碳排放(总量而不是人均)来绑架中国。

  她质问丁仲礼院士,为何要指责国际碳排放委员会。

  丁仲礼回应,为什么不能指责?错了就是错了!

  她追问:我看到你的措辞是很激烈的,有这个必要吗?

  此时,丁院士发出了“灵魂拷问”:

  “那我就要问你了,你就是说中国人是不是人?这就是一个根本的问题了,为什么同样的一个中国人,就应该少排?”

  随后,她被爆料全家移民美国。

  比如娱乐领域。

  袁立本来是个不错的演员,可她后来认识了加拿大人林博文,是小布什弟弟的公司雷曼布什公司的CEO。

  一个金主,而且年轻。

  虽然没林博文最后走到一起,但接触的西方思想也让袁立迷失了方向,还信了教。

  随后,袁立以微博为阵地,开始了自己的公知生涯:

  1、崇拜“集才貌、智慧、担当于一身”的蒋、宋夫妇;

  2、鼓吹丘吉尔的“绅士的品格”,吹嘘蓄养黑奴、当了八年总统的华盛顿“高贵品格”;

  3、支持希拉里,为她竞选失败而哭;

  4、称“双11”是英联邦的“荣军节”,为中国人把这一天当做购物日而脸红;

  5、国家公祭日,举国哀悼南京遇难同胞时,她却来一句“非正常死亡的中国同胞”

  哪怕频频被网友打脸,她也一如既往。

  这些言论放到今天,肯定已经被网友喷得生活不能自理。

  不过在当年,这种言论不但不会被喷,反而还会获得一批坚定的簇拥者。

  在今天,任谁也不会想到,原来在当初,有很多人心中真的有一轮高挂在大洋彼岸的奇圆无比的月亮。

  而他们,把歌咏赞颂这轮月亮的人,当做神圣的精神导师。

  【02】

  时代变了!

  谁也没有注意到,忙忙碌碌之间,时代悄然变了。

  或许就是哲学老师说的,量变的积累产生质变。

  时代一直在飞速发展。十几年后,那些公知从万人簇拥,陡然间变成了人人喊打。

  最典型的就是高晓松直播翻车事件。

  2020年6月28日晚,权威媒体与权威平台邀请高晓松等人,参加了一场“名人读名著毕业季特别直播。

  直播节目的内容,是八位文化名人送上毕业寄语”。

  但直播开始后,实况简直惨不忍睹,评论区骂得狗血淋头。

  直播间很热,据说是因为高晓松的存在。

  而且,正当更多网民火速赶往该直播间围观,直播突然中断了。

  关闭直播后,网民还不依不饶,又把高晓松骂上了微博热搜!

  这样,搞得高晓松直播翻车的事,天下皆知。

  紧接着,一大票公知被查处,比如著名的薛蛮子,以及那个任大炮。

  到了今年,就是撞了枪口的“辣笔小球”仇某明。

  “辣笔小球”早已是“老公知”了,自认为多读几年书,是媒体记者,对中国社会比别人看得清,便随意信口开河。

  2021年2月19日上午,“辣笔小球”竟然公开侮辱解放军烈士:

  在这里解释一下,飞将、脱兔、神机、血路、强运,都是游戏中的buff,翻译过来就是跑得快、会看形势、杀出重围、运气好。

  简单来说,就是讽刺重伤的解放军团长只会逃跑。

  此前,他还直接造谣解放军牺牲60-70人!

  此言一出,正义的网友瞬间炸了,纷纷谴责辣笔小球丧尽天良,拿烈士的名誉开涮!

  然后在2月25日,公安机关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提请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等待他的是法律的严惩,辣笔小球变成了辣笔小囚。

  而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教授王小妮,也没能逃掉处理。

  王小妮指责中国驻联合国代表的发言,是“WG言论”,将学习雷锋的活动表述为“荒诞的喜剧素材”,甚至声援乱港分子的占中活动。

  结果,自然就是no zuo no die。

  去年,就在湖北大学宣布调查梁艳萍四天后,海南大学发布声明,宣布成立调查组,对发布不当言论的该校退休教授王小妮进行核查。

  海南大学院长表示:其人已退休,各人对自己言行负责。锅,学院背不起,奖杯,更不屑接。

  不过海南大学院长有一句话说对了,王小妮已经是一个“中古时代的人物了”。

  那个任由她们纵横捭阖的时代,再也回不去了。

  事实上,连公知自己也感叹,自己的时代过去了。

  2020年最后一天,财新传媒常务副主编高昱发表长文:《2020年随感》

  文章字里行间充斥着一种失望颓丧、气急败坏的情绪,比如:“被骂成歪屁股递刀子”、“南墙已撞”、“西方人的愚蠢反衬”、“三十年的青春都没有意义了”、“坚持走的窄路”……

  在他的笔下,中国发展成就最辉煌的年代,变成了“至暗”时代!所有质疑、抨击他们的人,都是他们要帮助的!

  “免于恐惧的人,变成了痛恨我们的人,比那些欺压他们的人更恨我们。”

  最后结论是:

  “站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我敢僭越地说一句,过去三十年所有启蒙的努力,失败了。”

  结果,这句话遭到了网友的群嘲:你丫给谁启蒙呢?

  你们自以为在敲警钟,其实是在敲丧钟。

  丧钟为谁而鸣?

  丧钟为你们自己而鸣!

  现在的网络,再也不是公知一家独大了。

  一位网友说的好,公知的失败,就是人民的胜利。

  【03】两个为什么

  为什么公知曾经会盛行?为什么公知如今没落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公知,是时代的余烬。

  随便拨拉一下就能发现,公知绝大多数是80前,以60后、70后居多。

  这些上一辈人,很多都是改开初期1980年代形成世界观的。

  改开后,传统的意识形态被打破、被质疑。

  而中国在转向西方的同时,西方的意识形态挟经济实力,一拥而入。

  西方超越中国几十年的发达程度,是很容易刺激到一个人的,也很容易产生一种无法追赶的无力感。

  用现在的话讲,就是:跪了跪了。

  ▲那震撼的心情,估计和李鸿章访美,看到高楼林立差不多。

  青少年的生活困苦,西方国家的经济繁荣,再加上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大溃败......

  时代的发展路径,让他们中一些人滋生了恨国心理。这些人懊恼着,为什么我要投胎成为一个中国人?

  能满足他们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只有大洋彼岸的灯塔美国和西方世界。

  既然变不成美国人,那就当个精神美国人。

  因此,一旦遇到中国和外国的冲突,他们就会秒变西方的“私生饭”,努力吹嘘西方的强大,指责中国为什么不跪下来。

  ▲美国的确有10艘医院船,其中2艘在美国,8艘在中国公知的微博里。

  就算西方干了什么错事,他们也要想办法为西方辩解,否则自己的人生就被否定了。

  这种跪着看世界的思维一旦形成,大概率就会伴随着一生,直到今天也难以改变。

  于是这一跪,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网络时代开始之后,他们垄断着大部分的发声途径,他们宣称比大多数人见的事物都多,因此得到了大部分人的信任。

  他们利用极度的信息不对称,名利双收,他们说的话,一度被奉为圣经。

  但是到了年轻人这一茬,他们很快发现,年轻人不好忽悠了。

  连老公知陈丹青都承认,再也无法评判年轻人。

  他说,现在年轻人变了,至少在网上,年轻人现在蛮凶的,OK,你凶我就silence算了。

  ▲公知坦言:年轻人现在蛮凶的

  陈丹青的哀叹,说的无奈而无辜。

  但说到底,是国力上升的投射。

  进入21世纪后,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物质和文化层面上呈现逐步繁荣的景象,由于在物质和精神层面的富足,国民对国家对未来的信心逐步加强。

  随着国家的发展和年轻一代的逐渐成长,越来越多的人走出国门,亲眼看到外国的月亮并不像传说的那么圆。

  那些年公知们传播多年的国外童话,慢慢变成了老梗笑话。

  年轻一代亲身经历了中国天翻地覆的发展成就,开始学会用独立客观的视角,去看待中国崛起和国外现状。

  在年轻人眼里,公知们最擅长的哭哭啼啼的伤痕文学,和歇斯底里的河殇情结,都成了莫名其妙的无病呻吟。

  而中国互联网行业崛起,更是打通全世界的联络壁垒。

  每个人都能在网上学习各种知识,不用再和过去一样,受制于技术和地域,与见识擦肩而过。

  中国新生代出国也不再是难事,但跑到美国旅游会发现:

  美国基础设施破破烂烂,手机信号时有时无,没有移动支付,晚上还不能出去逛街......,出去一不留神就被人给抢了,更倒霉的还可能被一枪崩了!

  再回头看看国内:高铁、5G、支付宝、微信,放心大胆撸宵夜,半夜三点压马路……

  好和坏是比出来的!只要是个正常人,自然会对美国有客观的判断。

  ▲美国夜生活:想抢点啥?

  ▲中国夜生活:想撸点啥?

  特别是近几年,中国政治、经济、军事等各方面,实力无可置疑地进入top2,年轻人享受了国家发展的红利,使他们更加自信,对本土文化也具有更强烈的认同。

  更加自信的同时,年轻一代人也从银河号货轮事件、大使馆被炸、南海撞机,再到贸易战,一边体会着实实在在的大国崛起,一边在看清了西方所谓丛林世界法则的真相。

  ▲一个小姑娘正在中国被炸驻南大使馆遗址前拉小提琴。

  特别是在抗疫中,中国很好地控制了疫情,研发了安全有效的疫苗,

  而西方发达国家,尤其是被公知无限追捧的美国和英国,简直就是惨绝人寰:美国疫情确诊世界第一,死亡世界第一,英国死亡率世界第一。

  相比中国,这些年轻人心明眼亮。

  从此,他们对于西方向中国所推送的所谓的普世价值不屑一顾,对于跪舔西方的中国公知极度藐视和深恶痛绝。

  以至于现在,公知在互联网上已经成为了一个“智障”的代名词。

  现在,面对西方的抹黑和攻击,年轻人也成了反击的主力军。

  一些年轻人,本来上P站和推特,只是想当鉴黄师;但实在看不惯国际上那些造谣传谣攻击谩骂中国的声音。

  他们自然就站出来,戳穿谎言,在国际撕碎了西方虚伪、凶残的“人权”真相。

  更厉害的是,中国年轻人不但抵御住了攻击,还正在对西方国家进行反向输出。

  比如,@乌合麒麟的一张画,曾闹得西方炸了锅。

  ▲莫里森推特评论区,被《致莫里森》刷屏了……(图片来自观察者网)

  新一代人的价值观,就这样被新时代的中国崛起红利,和西方对中国的打压产生的逆反心理,所重新塑造了。

  与此同时,国家也开始重视“网络上甘岭”,对于一些胡说八道的公知,比如薛蛮子、任志强、李开复等人重拳打击,还了网络空间的朗朗乾坤。

  【04】公知的落日

  对于公知,金灿荣曾点评道:“他们是被豢养的有人格缺陷的一群人。”

  虽然还有冥顽不灵的公知在苦苦坚守,比如大洋彼岸的方舟子,某日记女作家,但他们已经掀不起什么浪花了。

  他们随着互联网的初创而兴起,也必将随着互联网的发达而落幕。

  虽然他们很不甘心,但却在无可挽回地不断老去,而且终将退出历史舞台。

  他们就像黄昏夕阳,想努力发出耀眼的光,却总有一种无力感。

  而下一刻,夕阳就要落山了。

  这是公知的落日。

  文章来源于铁血胖兵,作者胖兵本兵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