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反动文人的伎俩:阎连科们笔下的真相只是他希望你看到的“真相”

2021-03-16 15:24:19  来源: 公众号“子夜呐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新京报等媒体在几天前报道,作家阎连科在去年获得了第七届美国纽曼华语文学奖,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委托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于3月10日下午举办了颁奖典礼,新京报全文发表了阎连科的获奖感言《一个比世界更大的村庄》。

  在这篇获奖感言中,阎连科讲述了两个小故事:

  一个是他在“二年前”(2019年)母地的村庄听一个邻居讲“中国为什么不核平全世界”:

  阎连科紧接着这个故事讲述道:

  世界上很少有什么事情在那个村庄没有被思想,能和那个村庄无联系。高科技、网络虚拟世界和人类最传统、极致的宗教般的爱,在那个村庄的现实之今天,都如荒野中的荆木、花草一般繁荣共生着。

  阎连科的意思就是,从1978年“大伯”能否打赢美国的焦虑,到2019年那位称他为“哥”的邻居要“核平全世界”的可怕思想,正是“被思想”的结果——“一边在那儿存在着深刻的嫉妒、谋算和仇怨,又一边充满着上帝所渴望的人与人之间的爱”。

  被谁思想?不言自明,因为接下来阎连科讲述了另一个故事,时间跨度从“二年前”的新中国成立70周年跳回到解放前的1945:

  其后,阎连科来了一句简短的结论:“爱,是可以化解一切的。”

  透过这两个紧密相连的小故事,阎连科所要表达的意思其实就呼之欲出:村庄里村民的思想是“被思想”的结果,“被思想”之前是有关“爱与被爱”,“被思想”之后却是有关“渴求爱与‘嫉妒、谋算和仇怨’”。

  阎连科在获奖感言的开头就点明了:“那个村庄就等同于是中国的过去和今天”,“你要想认识中国,去认识那个村庄就够了”。

  阎连科对“红色中国”之恶毒诽谤,已经非常直白地表露在他这篇获奖感言里,只是有些话笔者如果要进一步点明,这篇文章恐怕分分钟就要被别有用心的人举报了。

  微博上有网友指出,阎连科的第二个事故其实是抄袭解放军的真实故事:

  笔者倒觉得阎连科未必是在“抄袭”,也未必就一定是编造。

  “日本兵发糖”的故事可能是真实存在的,只是阎连科宁愿让你看到“日本兵发糖”的“真相”,而与之同时却希望读者无视“解放军发糖”以及其背后西藏百万农奴翻身得解放的历史真实。

  笔者儿时也听姥姥讲述过日本兵发糖的事,后来从某些媒体看到“日本军人对待小孩子比较和善还给他们糖吃”的描述。

  然而,与“日本军人给小孩子发糖”这样的个别事件并存的却是这样的大量存在历史事实:1874年,日本军人借口“琉球漂民事件”入侵我国台湾,残忍杀害中国高山族;1905年,日本军人占领旅顺地区,展开大屠杀;1928年造成济南惨案,共有千余名中国军民死亡;1933年成立731细菌战部队,在中国残忍的用人体进行病毒实验;1937年12月造成了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共有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人被日军杀害……日军在所到之处实行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其罪行可谓罄竹难书!

  结合大的历史背景,“日本军人给小孩发糖”的目的其实并不难理解,一则通过几块糖果让懵懂的小孩对日本军人形成好感,成为亲日派,便于进行奴化教育;二则将日本军人给中国小孩发糖的美好瞬间抓怕下来,在报刊、书籍上大肆宣扬(如下图),美化侵略罪行,欺骗日本民众和世界人民。

  像笔者已经去世多年、一辈子没有出过县城的姥姥还困惑于日本兵为什么“不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坏、还给她发糖”,那么,“饱读诗书、满腹经纶”还是行伍出身的“著名作家”阎连科会不了解日本帝国主义荼毒中华民族的历史事实?在了解历史事实的情况下,阎连科又是怀着怎样畸形的“博爱”思想,去将一个本来就别有用心的孤立事件,放大为“爱与被爱”的“旧时代主题”?

  正如上面所说,阎连科笔下的真相只是他希望你看到的真相。这样的手法也可见于方方这样的反动文人的小说,她把个别地主遭到的“过左”的对待,无视毛主席在土改过程中积极的纠左努力,更无视广大被压迫被剥削的贫下中农翻身得解放的广泛事实,通过自己的小说描述成整个地主阶级的遭遇,借此否定这个土地革命的正义性。

  归根到底,这是一个立场问题,不同的立场看到的“真相”自然也就截然不同:是站在劳动人民立场,还是站在剥削阶级立场;是站在被侵略被压迫的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立场,还是站在反动的帝国主义侵略者立场

  那么,阎连科的立场其实也就显露无疑了。

  那么,回到阎连科的第一个故事,阎连科口中的要“核平全世界”邻居究竟是个例还是普遍现象呢?我们每个人都活在当下的现实社会,相信不难做出判断。

  从阎连科讲述的第一个故事发生的时间——2019年,到阎连科讲故事的2021年3月10日,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显著的大事件便是美国步步紧逼通过贸易战遏制中国,美国政客将大流行失控的责任甩锅中国、并无耻地向中国“索赔”,其间激起的便是中国人民对美帝国主义切齿的痛恨,这样的民众情绪是完全正当的、也是完全正义的,恰恰是站在一切热爱和平的世界人民的反帝立场。

  阎连科显然对国人这样的情绪感到不安,急不可耐地通过不知是不是他编造的第一个故事,以点带面、以偏概全地丑化全体中国人民以及中国人民的“情绪”,向帝国主义的主子主动提供丑化中国、美化自己帝国霸权行径的素材——据报道,阎连科的颁奖仪式视频将于3月18日在俄克拉荷马大学诺曼校区举办的网络国际庆典上播放,他的这个获奖感言已将向全世界“宣告”。

  而回顾历史“琉球漂民事件”、“柳条湖事件”、“卢沟桥事件”,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一系列侵略的借口无一不是“中国人的反日情绪”、“日本兵被中国人杀害或失踪”。

  试问,阎连科这样的行径是什么行径?

  那么,笔者要进一步追问,人民大学文学院的衮衮诸公究竟是怀着怎样的用心给阎连科举办颁奖仪式,并坦然地听完阎连科这篇用心歹毒的获奖感言的?

  阎连科的真实立场暴露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的事了,关于他的作品、他的“事迹”稍微做一点网络检索都知道。仅举一例,毛主席1944年在延安为纪念张思德同志写下了名篇《为人民服务》,这也成了一代代共产党人的根本宗旨;而阎连科却以此为题创作了一部“很黄很暴力”的中篇小说,恶毒地污蔑毛泽东时代。

  而人民大学竟然在前两年为它的这个文学院申请到了“特殊津贴”:

  何其荒唐!

  这就是丑陋的精英阶层的所作所为,正如笔者之前文章指出的,韭菜连“带路”的资格都没有啊。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