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朱树松:摆脱冷气向上走—鲁迅随笔杂感摘锦

2021-01-03 11:34:4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朱树松
点击:    评论: (查看)

  大众虽然智识没有读书人的高,但他们对于胡说的人们,却有一个谥法:绣花枕头。这意义,也许只有乡下人能懂的了,因为穷人塞在枕头里面的,不是鸭绒,是稻草。《花边文学·“大雪纷飞”》

  奴才做了主人,是绝不肯费去“老爷”称呼的,他的摆架子,恐怕比他的主人还十足,还可笑。《二心集·上海文艺之一瞥》

  勇者愤怒,抽刀向更强者。怯者愤怒,抽刀向更弱者。不可救药的民族中,一定有许多英雄,专向孩子们瞪眼。《华盖集·杂感》

  社会上崇敬名人,于是以为名人的话就是名言,却忘记了他只所以得名是那一种学问或事业。名人被崇奉所诱惑,也忘记了自己之所以得名是那一种学问或事业,渐以为一切无不胜人,无所不谈,于是乎就悖起来。其实,专门家除了他的专长之外,许多见识往往不及博识家或常识者的。《且介亭杂文二集·名人与名言》

  我们是应该将“名人的话”和“名言”分开来的,名人的话并不都是名言;许多名言,倒出自田夫野老之口。《且介亭杂文二集·名人与名言》

  轻薄、浮躁、酗酒、嫖妓而至于闹事,偷香而至于害人,这是古来之所谓“文人无行”。然而那无行的文人,是自己要负责任的,所食的果子,是“一生潦倒”。他不会说是自己的嫖妓,是因为爱国心切,借此消遣些被人所压的雄心;引诱女人之后,闹出乱子来了,也不说这是女人先来诱他的,因为她本来是婊子。他们的最了不起的辩解,不过要求对于文人,应该特别宽恕罢了。《集外集拾遗补编·辩“文人无行”》

  忽讲实用,忽讲友情,只要于己有利,什么方法都肯用,这正是流氓行为的模范标本。《1934年8月3日致徐懋庸》

  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且介亭杂文末篇·死》

  中国各处是壁,然而无形,像“鬼打墙”一般,使你随时能“碰”。能打这墙的,能碰而不感到痛苦的,是胜利者。《华盖集·“碰壁”之后》

  蜜蜂的刺,一用即丧失了它自己的生命;犬儒的刺,一用则苟延了他自己的生命。《而已集·小杂感》

  每一个破衣服人走过,叭儿狗就叫起来,其实并非都是狗主人的意旨或使嗾。叭儿狗往往比它的主人更严厉。《而已集·小杂感》

  幻灭之来,多不在假中见真,而在真中见假。《三闲集·怎么写》

  自由固不是钱所能买到的,但能够为钱而卖掉。《坟·娜拉走后怎样》

  人生最痛苦的,是梦醒了无路可走。《坟·娜拉走后怎样》

  孔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女子与小人归在一类,但不知道是否也包括了他的母亲。《南腔北调集·关于妇女解放》

  奢侈和淫靡是一种社会崩溃腐化的现象,绝不是原因。私有制度的社会,本来把女人也当做私产,当作商品。一切国家,一切宗教都有许多稀奇古怪的规条,把女人看做一种不吉利的动物,威吓她,使她奴隶般的服从;同时又要她做高等阶级的玩具。正像现在的正人君子,他们骂女人奢侈,板起面孔维持风化,而同时正在偷偷地欣赏着肉感的大腿文化。《南腔北调集·关于女人》

  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呐喊·故乡》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份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热风·随感录四十一》

  生命的路是进步的,总是沿着无限的精神三角形的斜面向上走,什么都阻止他不得。《热风·随感录六十六》

  (朱树松·2021年元旦摘编自《鲁迅箴言》)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