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从与莫言的斗争中,看到了这样的危险(3)

2020-12-04 17:16:2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三)

  从与莫言的斗争中,看到了习总书记说的危险。

  *我们与莫言的斗争,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这场斗争是我们共产党内部的斗争。

  第一轮斗争,是共产党员之间的斗争。

  莫言是共产党员作家。他的“文学”观点,与毛泽东文艺思想,是对立的,与习近平文艺思想是对立的,与共产党的文艺方针政策是对立!他是个混进共产党的阶级异己分子!他是在我们共产党内有权势的共产党员和党的领导干部的赞赏、力挺、保护、支持下发迹得势的。他的小说、言论表明他是党和国家的敌对分子!

  朱伟在《莫言:在深海里响亮沉重地呼吸》中披露:

  莫言的小说《民间音乐》,得到荷花淀派创始人孙犁老先生的赞赏。孙犁老先生是老共产党员。

  《透明的红萝卜》的篇名是徐怀中改的,原来叫《金色的红萝卜》。徐怀中将小说推荐给冯牧,冯牧读后也推崇,这小说就发表在1985年第二期《中国作家》上,发表后专门开了座谈会。徐怀中对于莫言的重要性,不仅是赏识,更重要的是保护。

  莫言背后有徐怀中、冯牧、王蒙的支持。这三位都是共产党的高级干部。

  给莫言十万元大奖的评委七人中,有五位是共产党员,其中李锐、徐怀中是党的高级干净。

  严厉批判莫言的刘白羽、魏巍等革命作家,绝大部分是共产党员。

  第一轮斗争,以莫言离开军队、《丰乳肥臀》被禁告终。接着莫言反攻。

  莫言反攻后,在新旧保护伞下,不但再没受到任何批判,而且连连得奖,青云直上!《天堂蒜苔之歌》、《丰乳肥臀》等反动小说,被美国等西方国家看中,翻译出版,莫言也随之出国游说!莫言与国外敌对势力沆瀣一气了,在西方国家大肆抹黑共产党,抹黑社会主义制度。

  第二轮斗争,从瑞典文学院把“诺贝尔文学奖”给高行健开始。高得“奖”党报发表评论员文章,义正词严地指出:瑞典文学院是彻头彻尾的反动组织。

  莫言得“诺贝尔文学奖”,一反常态:“热烈欢迎”!

  *莫言得“诺贝尔文学奖”,是一次暴露。

  第一,暴露了莫言。此前对此人,虽然1996年革命作家对其进行了严厉地批判,指出《丰乳肥臀》是反动小说,但是对他并没有深究,在党内某些人的保护下就过去了。瑞典文学院给他的“授奖词”揭开了他的画皮,对他的小说的反动性,作了全释。莫言得“奖”后,得意忘形,在一系列演讲中大肆抹黑共产党,申明了他的阶级地位、政治立场、文学观点、写作目的,让我们明确、彻底的认识了莫言。

  第二,暴露了如何对待“诺贝尔文学奖”,如何对待得“奖”的莫言,在我们共产党内出现了两种声音:

  中央常委李长春致信中国作家协会祝贺,一些党员、党的干部、新闻媒体一窝蜂的丧权辱国的崇拜“诺贝尔文学奖”!狂吹特捧莫言!这是第一种声音。

  第二种声音,信仰不变、不忘初心、坚持斗争的共产党员愤怒地批判“诺贝尔文学奖”!批判莫言:

  用地主仔子的哀怨否定共产党和新中国。所以,才会被西方看中。三十年文学流氓化、汉奸化的典型代表!

  西方只会把这种奖赏赐给东方的叛徒和西方的走狗,从而出现更多的走狗!

  习总书记召开文艺座谈会,否定了“诺贝尔文学奖”,否定了莫言。

  *一,从与莫言的斗争中,看到的危险

  第一,莫言是我们共产党内的一些党员、干部,赏识、力挺、保护、支持、大奖出来的共产党的敌对分子!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些党员、干部政治上的变质!党员、干部政治上的变质,是第一危险!

  第二,莫言得“诺贝尔文学奖”后,新闻媒体、大大小小的报刊、各大网站一窝蜂的丧权辱国的崇拜“诺贝尔文学奖”!狂吹特捧莫言!

  “诺贝尔文学奖”是国外敌对势力向中国意识形态领域进攻的“奖”!是侮辱中国共产党,侮辱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奖”!人家在给莫言的“授奖词”中说的非常明确!莫言对这个“授奖词”连连感谢,崇拜吹捧者,难道不知道吗?!

  瑞典文学院给莫言的“授奖词”和莫言“答词”,8年了没进报刊!这两个“词”,实在不了阳光!这两个“词”,一见阳光,“诺贝尔文学奖”是个什么“奖”?得“奖”的莫言,是个什么嘴脸?就原形毕露、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

  新闻媒体、大大小小的报刊、各大网站一窝蜂的丧权辱国的崇拜“诺贝尔文学奖”!狂吹特捧莫言,搞了人心!搞乱了人们的思想,这是最大的危险!

  第三,一些刊物、出版社,成了莫言抹黑共产党,抹黑社会主义制度,抹黑革命历史和新中国的阵地!

  在第一轮斗争中莫言反攻以后,《丰乳肥臀》在多家出版社出版,再版后的《丰乳肥臀》莫言封面上特意写到:我别的小说你可以不看,《丰乳肥臀》你不能不不看。这是向共产党示威!

  2007年,海天出版社出版莫言的《访谈对话集》、《散文随笔集》、《演讲创作集》,封面设计:左侧是莫言头像;右侧是醒目的四个大字:“说吧莫言”!莫说的是:《〈檀香刑〉是一个巨大的寓言》、《恐惧与希望》、《读鲁迅杂感》、《毛主席老那天》、《吃事三篇》……莫言说的全是抹黑共产党,抹黑社会主义制度,抹黑革命历史和新中国的污言秽语!

  “说吧莫言”这四个大字:说明海天出版社同莫言一样:仇恨共产党!

  得“诺贝尔文学奖”后,《人民文学》为莫言开了专栏!

  2012年10月19日——10月12日,作家出版社与北京精典博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在京举办新闻发布会,祝贺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并宣布将推出新版莫言文集

  2012年10月25日云南人民出版社将出版莫言文集精装本。

  2012年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莫言全集。

  2014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莫言全集。

  ……

  1996年批莫言时,汪德荣同志就发问:“试看今日之中国,竟是谁家的天下?”

  这个发问过去20多年了,今天依然振聋发聩!,一些刊物、出版社,成了莫言抹黑共产党,抹黑社会主义制度,抹黑革命历史和新中国的阵地!请同志们、同胞们想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天,是谁家的天?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天,成了敌对分子莫言的天!这何等危险吗?!

  第四,有两个省市,县以上的四套班子的干部书橱里面都有一套十八本《莫言作品系列》,和十八大文件放在一起!

  这说明这两个省市,县以上的四套班子的干部们,在政治上已经麻木不仁,敌我不辩了!这是两个被曝光的省市,没被曝光的省市又如何呢?

  省市县的领导干部,在政治上麻木不仁,是最大危险!

  第五,计生委这样的单位它也要摆一本《蛙》!扫黄打非办公室主任那儿也有一本《丰乳肥臀》!

  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莫言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崇拜“诺贝尔文学奖”,不计党纪国法,不讲原则了,这不危险吗?!

  第六,《透明的红萝卜》迅速进入了高中课本,然后初中也开始选他的故事和文章,小学也开始考虑,幼儿园的老师也要让孩子从小记住莫言!

  把莫言的魔爪抻向我们的孩子了,毒害我们孩子的灵魂!这个危险难以估量!

  第七,莫莫言家乡的县委宣传部的部长,陪同莫言到斯德哥尔摩领奖!

  这表明崇拜“诺贝尔文学奖”,到了难以复加的程度!

  第八,不知是什么人的决定,为莫言建立了文学馆、塑了铜像、修缮了故居!

  莫言是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国家和民族的敌对分子,为敌对分子竖碑立传,这是何等危险!

  *以上所述的危险,就是习总书记所说的:共产党自己打倒自己的危险!

  除李长春、两省市、高密县委宣传部长和力挺、保护、支持、大奖莫言的人们,明确共产党员的身份外,请问:

  人民日報海外版编辑部、作家协会,有没有党的组织?有没有共产党员?

  一窝蜂的丧权辱国的崇拜“诺贝尔文学奖”!狂吹特捧莫言的新闻媒体、大大小小的报刊、各大网站,有没有党的组织?有没有共产党员?

  各类争先恐后的出版莫言作品的出版社,有没有党的组织?有没有共产党员?

  计生委、扫黄打非办公室,有没有党的组织?有没有共产党员?

  编写中小学教材的教育部门,有没有党的组织?有没有共产党员?

  *全党同志!对共产党自己打倒自己的危险,不能视而不见,无动于衷!

  *二,全党同志一定要认识莫的危险

  莫言的作品,在国内出版的数量难以计数,据说被翻译成50多种语言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散布!莫言在国内外抹黑共产党,抹黑社会主义制度,抹黑革命历史和新中国的危害,他对国家民族的危害,比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达赖、刘晓波有过之而无不及!

  莫言的“文学作品”海量出版、流行,已经极其严重地污染了一代人的灵魂,而且必将危及我们的子孙后代,这个危害,这个危险,难以估量,对莫言不严加批判,后患无穷!

  文学对人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革命和进步的文学,净化人的灵魂,催人向上,热爱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制度和新中国,不忘革命历史。莫言的“文学”正相反,污染人的灵魂,拉人倒退,煽动仇恨共产党,仇恨社会主义制度和新中国,否认革命历史!进而推翻共产党领导!推翻社会主义制度!

  文学是意识形态领域阶级斗争的重要阵地,这个阵地上斗争胜败关系党和国家民族的前途命运。

  我们党内,对“诺贝尔文学奖”,对莫言,是两种声音——崇拜“诺贝尔文学奖”、吹捧莫言的声音;批判、否定莫言的声音,正在斗争。如果批判、否定的声音压倒崇拜吹捧的声音,党和国家民族安然无恙;如果崇拜、吹捧的声音压倒批判、否定的声音,后果,就是亡党亡国!

  习总书记语重心长的讲:“我们党作为世界第一大党,没有什么外力能够打倒我们,能够打倒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

  这是对我们党执政70年的总结,是对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以来共产党执政的总结。苏联共产党的垮台,就是自己打倒自己。

  *总结我们党的百年史,不怕敌人强大、狡猾毒辣,怕的是自己变质,怕的是面对敌人的进攻自己出现两种声音。

  在长期执政的和平环境下,我们党的肌体滋生两个毒瘤:作风腐败,政治变质!作风腐败看得清楚,人民深恶痛绝,政治变质潜移默化,一时间则不易看清楚。对这两个毒瘤都必须进行刮骨疗毒的医治。

  崇拜“诺贝尔文学奖”、吹捧莫言,就是面对国内外敌对势力的进攻,政治上的变质!这种变质是丢掉了自己的信仰,举手向敌对势力投降,与敌对势力沆瀣一气,向党进攻!就是自己打倒自己的“管涌”,久而久之“就会沦为大塌方,甚至可能酿成全局性、颠覆性的灾难”!

  习总书记站的高,看的远,讲的准确。全党同志一定要牢记在心,落实到行动上。

  习总书记亲自召开的文艺座谈会,否定了“诺贝尔文学奖”,否定了莫言,全党同志一定要坚决维护。“两个维护”,不能说在嘴上,记在本上,必须落到实处。文艺座谈会之后,继续崇拜“诺贝尔文学奖”、吹捧莫言,是对“两个维护”的对抗!

  习总书记亲自召开的新闻舆论座谈会,要求党办的新闻媒体必须姓党,在新闻舆论座谈会之后,新闻舆论单位继续崇拜“诺贝尔文学奖”、吹捧莫言,就是对习总书记要求的对抗!

  全党同志们!让我们怀着忧党之心,发扬斗争精神,奋起批判“诺贝尔文学奖”,批判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绝不能让它们污染烈士用鲜血染红的大地!为我们子孙后代留下一片净土!尽我们为党之责、强党之志。

  2020年12月1日星期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