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安生:有人问,美国的统治阶级是怎么统治的?(合集)

2022-04-05 09:53:59  来源: 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有人问,美国是不是被共济会统治的?

  (一)

  一个村子里有一个酒馆,一群人在一起。酒馆不大,就那么几百个人有资格到这个酒馆喝酒,交流信息,很容易达成一致,形成同盟,村里其他人都是奴隶,没资格来酒馆喝酒。

  在酒馆里,大家喝酒、聊天、吹牛、赌博、打台球、家长里短嚼舌头,订娃娃亲,勾引对方老婆,偶尔也吵架甚至动手决斗。这些人都有各自的利益,有些彼此之间的利益甚至激烈冲突。

  但是,这些人有共同的利益。比如,酒馆老板要涨价,这些人能集体抗议换酒馆老板。没关系,大家集资盖一个新酒馆好了。其实,与其说酒馆老板,不如说是大家集体选出来的酒保。所以,不用盖新酒馆,大家合计一下,把现任酒保弄下去就行了。邻村要这个村子的地了,大家一合计,让酒保出面,去和邻村交涉。AA制微信收款,大家凑点钱,作为酒保的交涉经费。再比如,村子里的奴隶要造反。这些客人一合计,这还得了?大家AA,出钱给酒保,酒保招一群打手,把造反的奴隶镇压下去。

  喝酒的这些人,从小时候就在一个魔法学校学习,长大了在一个酒馆社交。酒馆是会员制,邀请制,外人即使知道酒馆的存在,甚至走进酒馆,也没人搭理他。要想有资格在这里喝酒,聊天,需要其他现有会员的邀请。个别会员,如果做出违背多数会员利益的事情,则会被开除出去。邀请加入和开除会籍,都不没有正式的仪式,但是加入者和被开除者都能明显感觉到一个圈子对自己的态度的变化,接纳还是排斥。我想,你应该可以理解了吧。

  其实就是一个圈子。这个圈子的基础,是钱。有了钱,有了成为圈子候选人的资格。破产了,只要别做出对圈子不利的事情,也还可能得到来自圈子的援手。毕竟在这个圈子里选助手,比从社会上招新人靠谱。涉及到公共的金钱的利益,大家能达成一致,或者大多数能达成一致。比如提高资本的利润率,比如给圈子里的人更多的挣钱的机会,比如联手镇压工人造反,比如支持对外扩张。在不涉及公共的利益的时候,就可能出现纷争。

  但是,有钱只是进入统治阶级的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有些人,虽然有钱,也未必被圈子接受。比如教父那样的人。不但不会被接受,还会被打压。教父的发家方式,不利于维持一个相对稳定的大家都能接受的有利于发财的环境。在镇压教父这类新型集团的问题上,多数圈子成员能达成共识。所以,教父崛起以后,终其一生,都既要和黑帮同业竞争,也要应付来自司法界的打压。了不起的盖茨比之中,盖茨比也没有被圈子接纳,因为大多数人都知道他是贩私酒的暴发户。要维持圈子内老成员的利益,就不能简单地按财产划线,让刚完成原始资本积累的暴发户进来。

  圈子类似网型结构,而不是有严密组织的星型结构,甚至金字塔结构。绝大多数情况下,没有绝对服从的关系,也没有某人处于主要位置,他人处于次要位置的关系。每个人人都有自己的资源,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好恶使用自己的私人资源,不存在个人服从组织。如果某件事,能得到多数人的认可,这件事自然能得到多数人拥有的私人资源的支持。圈子成员的交流,在俱乐部,在酒会,在宴会,在各种公开聚会中,大家一边喝酒,一边闲聊,一边谈生意,一边谈政治,一边勾引自己看中的情人。

  今天的全球也是一样,为什么有人努力安排自己女儿去参加巴黎名媛舞会,就是为了混进这样的圈子。一些人组织这样的舞会赚钱,让暴发户们的女儿有机会和圈子成员攀亲。但是真正的圈子成员往往都是世代相传,所以看不上这样的舞会。另外,俄罗斯的寡头们也是虽然有钱,但是也没有被统治阶级的圈子所接纳。读一些人的传记,就会发现有钱很难,被统治阶级接受的难度同样不低,一般的家族发家以后,可能需要两三代才能被圈子接受。相比之下,学者、运动员、明星、科学家,往往可以在自己这一代就加入圈子。

  (二)

  美国出现终产者这种可能是存在的。某一个特大财阀出现,垄断几乎所有行业,所有人都受制于他。那时建立星型结构,甚至金字塔结构。但是,在目前的美国并不容易。

  同样是封建土地所有制,中国能出现一统天下的皇帝,欧洲和日本只能是无数封建领主,杀来杀去。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是中国的领土核心区域是平坦的平原,欧洲和日本则土地碎裂、狭长,中央政权要把手伸到稍微偏远的地方,成本就会激增。资本主义的特点之一,是随着生产力的发展,核心生产环节不断更新,当年是机械,现在是AI、人工智能,将来又不知道是什么。农业社会只要垄断土地就可以了,资本主义社会不好垄断某一具体生产要素,稳定控制生产。这是第一。

  美国统治阶级圈子对本阶级内部迅速崛起的个人,并不友善。这就好像一群人,虽然有共同的利益,但是都恨人有,笑人无。谁有突然做大,鹤立鸡群,对他人形成威胁的趋势,大家背后都不约而同地给他使绊子。这个传统,从罗马时代就有,凯撒做大了,大家觉得他威胁所有人,一人一刀结果了他。最典型的就是反垄断法。洛克菲勒突然崛起,结果,就面临拆分的命运。西奥多罗斯福用反垄断的大棒揍新崛起的巨头,受到圈子里大多数人的支持和默许。类似的还有比尔盖茨,也遭到拆分。马斯克将来怎么样,也不好说。他现在玩的是高风险的行业,家产再多,随时完蛋。一旦他做低风险的垄断行业,估计也难逃拆分。作为既有统治集团的old money拥有政治优势, 暴发户们在崛起过程中,就会遭遇无情打压。这是第二。

  金融行业受制于财政,同样很难做大。理论上,垄断金钱可以垄断所有生产要素,但是抛开金融的风险不说,金融业的利润与财政密不可分。金融家做到一定程度,就会有人鼓捣一些对他们不利的议案出来,并且能获得既有政治集团的支持。只要切断财政的支持,或者限制一些业务,金融行业某些资本的盛衰就是一夜之间。这是第三。

  要成为终产者,就要同时控制经济基础和国家暴力机关。需要国家暴力机关支持至少不反对出现终产者,这更难。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好像一个串联电路,想办成一件事很难,需要三个开关都通,想破坏阻挠一件事很容易,只要一个开关不通就行了。终产者要控制三个开关,简直做梦。何况,总统和议会的任期都不长,最高法还要顾及民意。某种意义上,美国其实是四权分立,舆论还是一个权力。最高法也好,总统和议会也好,都要考虑民意,如果舆论臭了,选举就很难胜出。把old money们惹恼了,出点钱支持独立记者,舆论想不臭都难。再说,对方在暗处,还可以雇佣杀手。元老们还需要动手剁凯撒,现在一个疯子杀了总统,杀了就杀了,最终不了了之。这种事不新鲜。这是第四。

  要出现凯撒那样的人,要么需要对外战争,要么需要内部矛盾极端尖锐。美军是目前全球最强的军团,而且美国还可以有很多方式让对手屈服,远远没有到军事上需要仰赖某人的地步。美国目前占据全球金字塔顶尖,国内基本可以使用面包加马戏实现相对和谐稳定。个别革命者因为要动员组织群众,必然与流氓无产者组成暴力团伙发生冲突,如果不和对方同流合污,大概率被对方干掉。再说,革命者也没有稳定可靠的经济来源。外战、内乱这两条目前都很难出现。所以,old money 们现在没有把所有的权力交给一个权威的想法。这是第五。

  将来,美国会不会失去全球金字塔顶尖的位置?对内需要希特勒那样的人镇压民众?有可能。那个时候,可能就会出现一个与当权者关系密切的家族,成为终产者。目前看,概率很小。

  (三)

  再回到那个酒保的问题。酒保是怎么产生的?理论上是所有村里人一人一票产生的,不止是酒馆的客人,包括村里的奴隶都有投票权。但是,这又产生一个问题,候选人哪里来的?

  理论上按照七人定律,你和任何一个人之间最多间隔七个人。但是,你认知的熟人圈子,不会超过1000人。你可以看看你的微信好友有多少,经常联系的有多少,能对他产生影响的有多少。除非你是做微商的,我相信,你常联系的人不会超过200人。很简单,你没有这么多精力和时间去和每一个人保持点对点联系。你们之间的关系很快就会因为疏于联系而疏远。

  如果你要和更多的人保持联系,希望对方把你当作他们了解的亲友并投票支持你,你必须借助媒体等宣传工具或雇佣他人组织粉丝团、组织聚会、当秘书给所有来信的粉丝挨个写信,或者兼而有之,只有这样才能把你的信息传递给他们,让他们觉得自己了解你,给你投票是正确的选择。

  无论是使用媒体工具还是雇佣选举助手,这都不是奴隶出身的人靠自己的财力所以能支持。除非特朗普那样家里有钱,又想玩票客串一把酒保的人。否则,要想拥有这样的财力,必须获得酒馆顾客们的支持。大家捐款、众筹,候选人才能脱颖而出。

  互联网时代,并没有让候选人摆脱对酒馆顾客们的依赖。理论上,所有人都能发生,实际上,所有人都发声等于所有人都没发声。因为同样能极的声音很快就会泛滥,然后所有人都会沉浸在周围嘈杂的人声中,很难听到稍微远一点的声音。

  这种情况下,奴隶们获得有用信息的途径反而狭窄了。候选人要么自己组建一个宣传工具,并使其压倒其他一切宣传工具,要么与所有控制宣传工具的酒馆顾客搞好关系,大量传播对自己有利的正面信息,对对手不利的负面信息。候选人对顾客们的依赖性更强了。

  除了正面消息,还有负面消息。大家应都知道热搜的产生过程。不符合酒馆顾客的对酒保的要求的候选人,可以把他从小的烂事都翻出来,三岁抢过小孩子的棒棒糖,五岁撒谎,八岁摸邻桌女孩的手,九岁偷窥女孩子,十岁考试作弊,十一岁酗酒,十二岁抽烟,十三岁离家出走,十四岁滥交,十五岁抽大麻,十六岁加入混混团伙……经过精心的设置选题,绝对可以把这个候选人包装成一个人渣。

  无论是给自己贴金,还是给别人泼大粪,都离不开天量的资金。酒馆顾客们下注,酒保候选人对骂,最后奴隶们决定谁胜出。

  所以,竞选过程,其实相当与顾客们民主推荐,奴隶们投票选择的过程。只要过不了顾客们这一层,奴隶们根本就不要指望能见到这位候选人。表面上使差额选举,实际上是等额选举,每一个候选人都是符合酒馆顾客利益至少是不违拗他们的利益的候选人。

  不考虑暗杀,政治掣肘之类的事情,仅仅考虑选举。

  每一个酒保候选人,如同一个项目经理,需要完成两项任务,一是获得酒馆顾客的金钱,并用这些金钱宣传包装自己,二是树立良好形象,获得奴隶们的选票。

  每一个酒馆顾客,都清楚,酒馆需要一位酒保,自己有能力影响谁当酒保。所以他们也愿意为让自己满意的酒保打赏,这既是为了让自己满意的酒保脱颖而出,也是为了酒保上台以后投桃报李。这些人有闲钱,也懂得投资公共权力一本万利的道理。所谓,“立国家之主赢几倍,” 曰:“无数。”

  有需求有供给。把双方厝合起来的,就是党魁一类的人物。自己逐门逐户募捐是一种方式,寻找掮客是另一种方式。掮客就是党魁。这些党魁是以政治为职业的人。属于酒馆顾客圈子人,或者圈子的边缘人,与酒馆顾客们关系密切,彼此信任。来自奴隶的酒保候选人获得党魁的推荐,才好对接酒馆顾客。

  还有一些核心人物,可以认为是城市中乡贤,对某些特定的社会民众有极大的影响力。比如教父对意大利裔移民有极大影响力。教父让移民投谁的票,大多数人都会听话,不然,下次遇到困难的时候,不要去找教父。肯尼迪当选与受纽约黑帮影响的卡车司机工会有很大关系。酒保候选人也要通过这些核心对接特定民众。

  整个竞选过程非常复杂,但是无外乎谋求更多的竞选资金和更多的奴隶们的好感。没有足够的资金,一步也运转不下去。不能赢得奴隶们的好感,再多的钱也是浪费。钱是实在的,好感是虚幻的,有足够的钱就能包装自己,为了赢得奴隶们好感说假话,对酒保候选人来说是吃饭喝水一样的本能。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内部私下纵横捭阖,公开场合光彩照人,一切都是为了更多的资金和更良好的形象。但是,酒保可以欺骗数量众多难以聚拢的奴隶,绝不能轻易欺骗数量稀少,有资金,容易达成一致,也有执行自己意志所需的物质资源的酒馆顾客。除非他有决心,有能力打土豪分田地,否则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酒保上任,回报党魁,一般是把党魁推荐的人安排在各种肥缺和要职。除非他有惊人的私人财产,否则他很难有绝对忠于自己的团队。这些政务官们,也就是各部门的首脑,除了个别人以外,大多来自党魁的团队。党魁是专门吃这碗饭的包工头,自然有一群吃这碗饭的政治打工人。

  有些人筹款能力特别强,这样的人物即使不是党魁,也有广泛的人脉,可以通过对接他们对接那些酒馆顾客。《别往上看》之中,那位NASA主管,就是前按麻醉师,因为筹款出了大力,被安排到这个位置。她能筹集大量资金的原因,一方面是她有广泛的人脉,一方面是女总统的政策符合她的顾客的胃口。


 

  至于事务官,根本不要考虑。一方面,他们都是职业公务员,与公司打工人没多大区别,不过干的是公务而已,小资产阶级、工人贵族关心的是保住饭碗,不是挑头闹事。一方面,没有各部门首脑的政务官牵头,他们自己很难形成有效的合力,很容易被分化瓦解。

  酒保回报那些核心人物,就要通过对他们有利的政策,或者给他们撑腰,当保护伞。这些人比较难处理。因为给他们当保护伞往往意味着和相对保守的酒馆顾客之间发生冲突,所以,肯尼迪上台之后,就对纽约黑帮翻脸不认账了。

  如果酒保说话算数,他就能被酒馆顾客圈子接纳。如果他上任以后翻脸,那就小心其他人掣肘,毕竟他很难把三个开关都打开。如果掣肘还不行,那就有舆论攻击。如果掣肘和舆论攻击都不行,那就小心刺客。

  除非本人有军队,否则基本不要指望能通过刺客这一关。至于建立本人的军队,那就又回到了打开三个开关的问题。使用公权力组织私人军队,基本没法通过议会、最高法和新闻舆论。如果使用私人财产组织私人军队,那才能有多大规模?很容易被其他酒保以替酒馆清理门户的名义用公权力的军队镇压。

  所以,西方政客不完全是傀儡,有一定的自由度。不过,这种自由度,也仅仅在一定程度之内而已。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