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谈推特封杀特朗普

2021-01-16 11:56:3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

  美国在任总统特朗普尽管还未卸任,佩洛西等民主党人,几天也等不了,疯狂地永久封杀了特朗普的推特账号,还封杀了支持特朗普的七万多人的账号。不只推特封杀,还有脸书、苹果、谷歌、TikTok、Youtube、Reddit,这是一致的、强制的、来自美国反对特朗普势力的民主党人及内外盟友的行为。

  特朗普总统是美国中下层人民支持的总统,按马列的观点,他是一位站在美国无产阶级立场上的总统,而不属于大资产阶级,所以包括美国国内的,世界上形形色色的各大资产阶级都恨不得他早点滚下台,连最后几天也等不了,必须现在,而且马上,立刻把他的嘴巴贴上封条,让他“死亡”,肉体死亡更好。

  美国资产阶级标榜的自由、民主,在这儿对特朗普扔掉了面纱,露出了真实的、暴力的嘴脸,打了特朗普,虽然也自扇了嘴巴,但对付特朗普这个政敌,也顾不了太多了。

  封特朗普的嘴,连欧洲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也看不下去了,她说,一名总统的账号被永久冻结是有问题的。这话还太软,因为默克尔也不喜欢特朗普,但多少反对私人社交平台对一名总统,而且是第一强国的美国总统,滥施言论审查权也就够了。还有别的国家的一些政要,也站出来表达震惊和反对,这也就够了。

  推特的封杀行为,引起了世界的公愤,各国将不得不另眼看这些社交平台。推特封掉特朗普,也在葬送着自己,以后这些平台动用私权侵害人们言论自由权最可能的是要受些限制了,原因无他,各路资产阶级们的那杆“自由”、“民主”的大旗还得挂着飘扬。

  有人说美国经此一折腾,再次证明美国的自由民主是虚假的,美国也必将衰落。但我们也从此知道,美国是有两个美国的,一个是大资产阶级的美国,一个是中下层人们的美国,其所虚假的,也只是大资产阶级所标榜的虚假,而不属于美国中下层人们,衰落也只是美国大资产阶级穷途的反扑,而不属于美国中下层人们,是特朗普总统在即将卸任之时,将这种分野让人们看得更清楚了。

  1月20号特朗普总统在任的最后时刻还没有到来,不论最后什么结果,从几年前的占领华尔街,到这次占领国会,有支持特朗普的七千多万美国中下层人们,美国将会走向新的阶段,他们的冲锋是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地方的人们都热烈,是酝酿着美国的新生。

  二

  站在东方这块古老的地方,我们看美国这次大选,多数是看热闹的,嘲笑的居多,因特朗普总统在任时让国家很不高兴,所以评价特朗普,他们更多是幸灾乐祸,口里骂着:活该!早该如此!早点滚蛋!清算他!也有很少很少的人,他们能抛开狭隘的民族主义,用马列主义客观看待他,因为特朗普是两个美国里的另一个美国。

  特朗普没有标榜自己是马列主义者,他是美国总统,当的是美国人民的总统。而某些标榜自己是马列主义者,却比特朗普更民族主义,特朗普说要美国再次伟大,美国要让美国人优先,触犯了资本全球化者的利益,因此说特朗普是民族主义不为过分。而某些自称马列主义者也高唱梦回大唐,万国来朝,才是只许我有不许你有的民族主义。比较比较,特朗普是用素颜现真心,而某些假马列主义者,一边高喊臭骂着美国“自由”、“民主”的虚伪,一边则用力摁着特朗普的头说,你竟敢不承认民主选票结果!你知道吗,你败选了,你个不要脸的不认输的家伙!

  有某报说,“美国选举结束了,不仅共和党要按照美国的规则认输,特朗普和他的铁杆支持者也要认输。特朗普的社交媒体账号积蓄了巨大政治能量,他拒绝承认失败的态度已经构成美国制度的后患,封他的号就是一种整肃。”换句话说,它只赞美选票式民主,而不管选票是否有窃选,即使有窃选和一切的造假,那么反对无效,即使有证据也无效。它只愿赞美那个选票结果,腐败和黑暗是“不存在”的。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是美国不稳定因素,而且数量上是可怕的,会威胁到美国制度。

  那些假马列主义者,他们天天向我们灌输他们的那些假的私货。

  他们最善于把所谓的什么利益捆绑给你,因为他把那利益往你身上一套,你就不能说二,否则,一说就是你的错,必须随他们之愿。只要特朗普或者别的人所做的有伤那个利益的话,你就必须以那个利益为一切是非、对错的标准。而你早已在马列主义思想里迷了路,甚至连一米的路也看不清。

  当年毛泽东主席说,中国真懂马列的人不多。

  毛泽东首先是一位伟大的马列主义者,其其次,才是一位伟大的爱国者。而那些假马列主义者,总是向你说毛泽东首先是伟大的民族英雄,之后才是伟大的马列主义者,而且是用中华五千年文化养育出来的马列主义者。其真假就在那个谁先谁后之中。

  三

  讲到民主,有些人只会想到选票,好似民主即选票。一讲到民主,某些号称马列主义者就说民主是虚伪的,自由是虚假的,而他们完全抛弃了社会主义是必须要建立在自由和民主之上的,自由和民主不是资本主义的专利,这是马列主义里的理论。

  我们国人今天所享有的一些自由和民主,是从西方传入的,进入人权领域,是从建立社会主义社会才有的。自由和民主,是我们当今国人最珍贵的一项社会福利。

  民主的内容决不只等于选票。

  回顾五千年漫长的历史,我们中国以前是多么黑暗,仅为了一张嘴,除了用它吃饭,就是说话了。而为了说话,在漫长历史中,死在这张嘴下的有多少人?——历史黑暗得可怕。

  简单从三皇五帝起,尧帝置“敢谏之鼓”。一个“敢”字,一则进谏之人要有直言的勇气,二则尧帝有仁德与胸怀。到舜帝,竖“诽谤之木”,让人们放言,有什么不满就写到木柱上。而从“敢谏之鼓”到“诽谤之木”,是从当面敢嘴说到躲起来用文字去说,直直的是对直言的勇气的压制。再往后,“敢谏之鼓”蜕变成了自审冤屈的“鸣冤之鼓”了,“诽谤之木”也蜕变成现在天安门前的那两根已毫无用处的华表了。

  为了一张说话的嘴,

  商纣王囚禁了箕子,脯了鄂侯,剖了比干……

  周厉王以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让卫巫监谤,搞得国人“道路以目”……

  汉武帝以司马迁为李陵辩白了几句而施以腐刑……

  东汉桓、灵大搞党锢,使数千上万人遭受灭族之祸。张俭天下亡命,夏馥听说后,叹道:“孽自己作,空污良善,一人逃死,祸及万家,何以生为?”他剪去胡须,毁坏容貌,逃入林虑山中,给铁匠家当佣人,再没人认识他……

  到唐太宗,才出了个《贞观政要》,说“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宋代王安石变法后,几番朋党倾轧,弄出了个元祐党人碑,司马光也差点被掘墓鞭尸,……,北宋由此而亡。

  明嘉靖皇帝搞大议礼之争,多少贤臣能士受到打击。从隆庆帝时的吏部一段记载中能窥见因言获罪的一斑。吏部奏:“先朝建言诸臣,如沈炼、徐学诗等三十余人,宜遵诏录用。以建言死者,其等有三,戮死者,复职赠荫谕祭,若杨继盛、郭希颜、沈炼、杨允绳四人;廷杖死者,复职赠荫,若杨最等十三人;系狱戍边、斥死牖下者,复职赠官,若唐胄、李璋、豊熙、杨慎、杨名、王元正等三十八人。尚书熊浃谏箕仙,御史杨爵劾权贵,虽罪止罢黜,然忠义风节,当与杖死者一体恤录。”……,东林浙党,南北科道,言官攻言官,大臣攻大臣,大明因此而亡。

  清代异族统治,大兴文字狱,因言获罪更为惨烈,人们是什么话都不轻易说了,最保命的法子不是管住嘴,而是闭住嘴。

  我们中国几千年,自身性命和家人、族人性命葬送在一张嘴巴上的人难以数计,是世界民族史上最酷烈者。高官显贵者,要么受腰斩、割舌,夷灭三族、九族甚至十族这样的对待;而小民百姓,也是你说了他不愿听的话或者反对他的话,他就能轻易能把你绑起来、捆起来、吊起来,关起来,或者掌嘴、凿牙,灌哑药。

  中国人真正享有些自由和民主,是在毛泽东时代得到的,让你也敢对官爷瞪瞪眼睛,也敢对官爷、学阀们贴贴不满的单子,也能跟他们抬起头来,不用再看了他们的脸色再低下头去,反而他们要看群众的脸色,怕群众有意见,在背后指指点点。

  众所周知,后来法治了。

  今天是互联网时代了。

  而美国,贵身为在任美国总统的特朗普也没法子了。

  刚从历史旧巢里出壳没几天的我们,还没有理由嘲笑美国,我们距离真正的自由和民主还有很远很远的路程。

  嘲笑特朗普,自己也将被嘲笑。

  虚伪的西方资产阶级民主的政治家们,不仅要反特朗普,而且他们也反推特们封特朗普的嘴巴,是虚是真已不重要,他们不想接受自打嘴巴,脸面最后总还是要有一点的。

  2021-01-15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