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对阎连科获奖感言的一点思考

2021-03-18 10:34:18  来源: 击水中流2019   作者:滠水农夫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近日,作家阎连科在第七届美国纽曼华语文学奖的颁奖仪式上发表了《一个比世界更大的村庄》的获奖感言。讲到了两个小故事,其中一个是:

  我又回到那个村庄时,有个管我叫哥的邻居,专门到我家闷头坐了大半天,等到家里没有他人安静时,他很郑重地轻声问我道:“哥,你说一个核弹头丢下去,能真的让一个国家消失吗?”在我朝他点头并做了解释后,他又非常不解地大声质问我说:“既然核弹头这么厉害,那么中国为什么不趁全世界都毫无防备时,朝所有的国家都丢一个、几个核弹头,然后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别的国家只有我们中国了。

  另一个故事是:

  在那个村落里,有位母亲七十多年来,无论是在电视上或是村人的谈论里,当大家看到或谈到中国与日本的仇杀历史时,那位母亲总会记起1945年,日本军队从中国败退时,一位穿着破烂、身上挂彩的日本士兵,拄着拐杖从口袋里摸出一颗小糖给了她。这位母亲说,这是她人生第一次吃到的糖,知道了世界上有一种叫糖的东西,竟然那么甜。所以她终生记住了糖的味道和那张流血的日本士兵的脸,终生都渴望还给那个日本士兵一些什么去。

  讲完这两个故事后,阎连科点出了他要表达的主题:“爱,是可以化解一切的。”

  他进一步讲道:“人类一切有价值的东西的价值都不会超过爱。当我们在那个村庄看到有人渴望中国用核武毁掉人类时,也看到那个村庄最柔软、博大的内心在爱着人类和世界,希望这个世界的角角落落都充满爱。”

  看到这里,笔者不禁想起那首耳熟能详的歌曲——《爱的奉献》,歌中唱道:“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这是人间的春风/这是生命的源泉/再没有心的沙漠/再没有爱的荒原 /死神也望而却步/幸福之花处处开遍/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2.jpg

  获奖感言所表达的思想与这首歌异曲同工,宣扬的都是一种普遍之爱,俗称的所谓“博爱”。如同《爱的奉献》这首歌的流行,正是处于“告别革命”的时代,革命几乎成为了暴力、仇恨的代名词,与此同时西方的博爱思想则迅速被人们尤其是中国的主流知识分子所追捧。

  我们说,博爱与自由、平等等理念作为西方人道主义的具体化,产生于欧洲资产阶级革命时期,提倡关怀人,尊重人,以人为中心的世界观,主张人格平等,互相尊重。这些观点在资产阶级革命时期,作为反对封建、宗教统治的武器,曾起过积极作用。

  然而西方人道主义始终属于资产阶级的思想范畴,与马克思主义的人道主义格格不入,马克思主义的人道主义是基于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之上的人道主义,是维护劳动人民的尊严和权利的学说,同资产阶级人道主义有着本质的区别。

  由于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西方的资产阶级人道主义在中国畅通无阻,成为了中国主流知识分子的主导思想理念,因而必然会体现在他们的作品和言行中。

  阎连科此次获奖感言所表达的博爱精神正是由此而来。也正是因为包括阎连科、方方在内的主流知识分子们所秉承的资产阶级人道主义思想符合西方的价值观念,才成为他们获得西方大奖的原因。当然,我们也不能完全否认,西方敌对势力利用他们的作品和言行来抹黑中国,但我想在思想价值观念上的一致性也许才是更主要的原因。

3.jpg

  我们已经看到,资产阶级人道主义是不讲阶级性的,也是否定阶级斗争的。比如阎连科宣扬的所谓超阶级的爱,在阶级社会里是不可能实现的。

  从世界范围内来讲,帝国主义还在残酷剥削压迫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帝国主义不会实行真正的“博爱”;在具体的国家内部,按照马克思主义原理,国家是统治阶级的工具,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是对立关系,也不可能实行“博爱”。

  因而,资产阶级人道主义必然充满虚伪和欺骗性,是资产阶级麻痹劳动人民的工具。无产阶级及劳动人民要坚持的只能是马克思主义的人道主义。

  回到阎连科讲的第一个故事,暂且称之为“核弹炸平地球”,从这个故事里流露出一种民族主义情绪的宣泄,他之所以讲这个故事,显然要表达的是一种贬义,这种贬义是对民族主义话语的否定。

  但他否定的依据却是资产阶级的“博爱”精神,那么我们的批判就只能从马克思主义的人道主义观点出发,指出其博爱精神的虚伪性,而不宜用同样的民族主义的话语来反对,否则就正中其下怀。

  如果说第一个故事,阎连科是从反面宣扬所谓的博爱,那么第二个故事则是正面宣扬这种思想,暂且称这个故事为“日本军人给小孩发糖”,他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显然是将日本军国主义与日本人民混为一谈,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累累罪行并不能因为个别日本军人的善举(这里暂且这样称)而有丝毫的减轻,同样,日本军国主义犯下的罪行也不能简单地加在普通日本人民的头上,所以我们还是应该和日本人民和平友好下去,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的共同敌人只能是日本军国主义。

  我们不能因为日本军国主义曾经犯下的罪行,就被狭隘的民族主义、国家主义情绪所左右,对普通的日本人民也怀着不应有的仇恨的情绪。这种民族主义、国家主义正是当年日本军国主义鼓动日本军队侵略中国的思想武器,今天我们难道也要落入旧窠,重犯历史性错误?

  因此说,我们希望世界和平,希望人间都充满爱,但要实现这样的崇高理想,靠的不是虚伪的资产阶级人道主义,而是马克思主义,只有马克思主义才代表着人类光明美好的未来!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