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互联网经济繁荣,国家就强大了吗?

2020-12-08 15:53:4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

  互联网经济搞得我们国家好像已很强大了。很多互联平台,不论微信支付,还是网购,也有某些外国人到中国来称赞我们生活多么便利,很让有些国人顿觉飘飘然,一股股祖国自豪感直冲毫发。这两年闹5G,憧憬5G美好时代,感觉5G一到来,世界就天翻地覆了。美国等限制中国5G芯片技术,就特别能激起我们同仇敌忾般的民族愤怒。现在用上5G的,好像也没成神仙,而所共知的5G费用不低,至于网速如不如光速那样快,用的人是知道。所切身能知的,接过多次网络运营商电话,很有赶人入5G的味道,从看到的也知道,5G并没那么吸引人,但4G网速却真有点慢了下来。现在5G话题有些消停,据报道,华为又把手机生产加大到4G上去了。商场里各品牌款式的手机价格都不低,这些不菲的手机,还是坚信当初的感觉,什么几G,都是变着花样让你不断掏钱更换新手机而已,用5G是必须新买5G手机的。搞网络的,生产手机的,销售手机的,都变换心思、换着花样源源不断把人们口袋里的钱转到利润账本上罢了。高喊5G的,自然还有那些手机直播带货的,以及靠手机网络经济挣钱的人。

  几个月前,还是闹芯片时,苹果、三星手机受限,某国产手机品牌就趁机抬高价格,好几个手机制造商扬言向高端手机迈进,以占领外国品牌暂时腾出的市场空间。说千道万,什么这什么那,唯一惦记的是人们口袋里的钱。格力的董明珠是个有正义良心的女老板,她说让人们买国货,首先你制造商要爱国,你要对得起买你东西的同胞。可董明珠这样的商人在十三亿人里还真看不到几个​。

  手机支付确实是方便,国民看到的是方便,但国家管理者如果也只看到方便就不大行了,其中最主要的,这涉及国家的经济金融安全和国民信息安全,普通国民没有责任也没能力维护这些,但国家管理者第一要做的就是维护安全,如果也跟普通国民一样倡导手机支付,那是守土有责的失职,而且其次还有,不能放纵对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儿童、某些残疾人搞另一种形式的欺负和排斥,国家必须有义务照顾好自己的每一个国民。手机支付的危险和弊端,可以列举出许多,也这是西方国家不象我们搞得这么火,可能是人家比我们懂,而不是人家落后于你。最大的区别有一点,西方人懂得保护自己的身份信息和隐私权,而我们是不在乎的,所以我们到处是采集信息。据说深圳如厕用纸,也要刷脸才能用。

  不管什么几G,也不论什么手机支付,都是要花钱的,而你的钱从哪来?地上不长,天上不掉,都得从劳动中来,没有劳动,就不会有钱。前几年,马云要搞无人超市,有人就跟着喊无人酒店,没几天也销声匿迹了。他们处处把人看成是多余的,他们不增加新就业岗位,还变着花样消灭就业机会,处处敲人饭碗,这不仅是恶,而且是歹毒。可马云自己呢,他讲什么996是你的福报,马云让他公司的人要多加班多干活,却不见他把他的公司搞成无人公司。如果处处人都是多余的,那么我们十三亿人该去哪里生存呢?

  二

  据说马云是中国首富,也列入世界几大富豪中。很多国人崇拜马云,当成励己的偶像。崇拜马云的,无非就是崇拜钱。马云的网购,富的是马云,害的中国经济。满大街跑着快递小三轮,中国经济要靠小三轮来支撑,难道不可悲吗?那些生产和销售、使用的低劣产品充斥市场,背后是整体拉低着制造业,难道不是经济的可怜吗?把满足一切懒惰的网购经济说成先进,难道不是民族的一种退化吗?网购消灭实体店说成是进步,难道不是社会的一种萧条吗?

  钞票的发明和使用,始于中国,我们在宋代就有了,但能发明出来,与能深谙其中的技术,却是不相干的。从宋到清也仅限于简单流通,而西方却从钞票里衍生出了经济和金融理论,还发明了银行、股票等,比对钞票以及经济的研究,我们真比不上西方。如果网购、移动支付、互联网经济真能让国家强大,西方人也并不傻,相反西方资本主义本性更为贪婪和不择手段,钞票在中国古代流通一千年,钱生钱无外乎弄出个高利贷,但西方人却弄出花样繁多的经济与金融理论与玩法。所以,从本性上找原因的话,他们很可能比我们更懂其中的危害,而我们只被所谓眼前的便利所迷惑,跟当初开放市场想换取人家的技术一样,市场给出去了却没换来几个像样技术,还处处被人卡脖子,不得不从头创新、自力。法则永远没有变,越容易轻易迷惑人的,往往后边的危害越大,是得小利而失大益。

  中国扎扎实实的进步和富强,需要扎扎实实、艰苦的发展,想靠花哨的、虚幻的东西一步得到,注定是场梦,很可能是一场噩梦。互联网经济再繁荣,再能造就出一批像马云那样的富人,也只是几个富人罢了,丢下的是平凡的芸芸众生和停滞在低劣水平上的经济,而最受伤害的则是经济和技术的进步。比如网购经济对实体经济的一大危害,人们网上购物,同产品中,在公开的各种价格中,多数人选择低价但不知其质量,使得质量好的产品在网上没有多少竞争力,也基于国民工资收入普遍并不高(公开报道国民月工资收入平均不到2500元),于是处处、样样拼的就是抵价,而降低价格必然降低质量,这就导致网上产品质量不可能太好。物到手中,尽管对质量不满意,但网购退货的不便,也就将就使用。这种经济循环起来,人们虽然长期抱怨网上假货充斥但又乐在其中,也就不足为怪了。质量的低劣,整体拉低的是制造技术,生产厂家无心、更无力追求技术革新,因为网络经济拼低价的后果是利润微薄。而这样的产品流向社会,整个社会的制造行业和需求层次也被懒惰和低消费的人所引导、所控制。互联网经济就在恶性中循环下去了。疫情期间,由于西方订单的减少或取消,为西方生产商品的有些生产线只得停工。那些生产线的产品往往质量和档次比较高,只能销往欧美,因其价格高国内卖不出去,更因我们国人还没到消费高质量产品的档次上去,多数中国人爱消费的多是中低端产品。

  生产厂家的低利润决定了国家经济也不会好到哪里去,陶醉其中的只是网购人所谓的便利,成就的是赚取网购佣金所制造出的象马云那样少数几个富人,受损最大的则是国家税收,而国家税收的减少,直接制约国家对社会民生的支出,或不得不降低或减少国民福利,或减少或停止民生建设。享受购物便利和价格便宜的国民,很可能就得失去本该应不断提升的国家福利,真的将是收之桑榆而失之东隅,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实体经济呢?互联网经济消灭实体店,就在于互联网经济成本低,实体店有租赁、运输、人工等费用,而这些费用都要进到价格上去,在房地产经济主导下,抬高了房租和仓储费用。互联网经济一出现,实体店是天然不敌,两者的最大源头都是中国式房地产经济,这也是为什么互联网经济为何独在中国火的最大原因。

  三

  互联网出现,不可能再消失,但强推经济与互联网相加,也许其弊大于其利。别的国家不太搞这些东西,一是人家可能真懂这其中的利弊多少,二是人家没有中国式房地产经济的土壤。不难从中预见,互联网经济的繁荣可能只是虚幻繁荣,靠互联网支撑的经济可能不会有多强大,靠互联网经济的社会不太可能是一个处处有生机和活力的社会。

  中国的经济,还必须基于实打实的实体经济,互联网经济只能是辅助性的、锦上添花式的、活跃信息交流和气氛的,如果根本颠倒,就会危险。另外中国经济必须是要惠及人民的经济,而不是被少数房地产商、网络中间商垄断的经济,更不能是放任资本主导的经济。经济主权和经济管理权必须是国家,以及经济的发展目标是人民就业的稳定,社会福利的日益提高,而不是为出几个顶级富人。

  2020年12月8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