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赵磊:生命健康岂能托付给资本的“善心”

2020-03-23 17:51:2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赵磊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引 子

  3月18日,《中国改革报》刊登了《重塑医疗信用 社会办医在路上》一文,明确表态支持以莆田系为代表的医改。文章说:

  ——据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10日,全国共有643家非公医院参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工作,累计收治确诊病例3419人、疑似病例1627人、治愈出院1484人。

  ——非公医院抗疫也“硬核”。

  ——得益于政策红利不断释放办医活力,以莆田籍为代表的非公医院就像野百合迎来春天,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社会办医群体。

  ——2019年6月10日,国家卫健委、国家发改委等十部委发布《关于印发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意见的通知》,重申“加大政府支持社会办医力度”。

  ……

  (二)揣着明白装糊涂

  按照《中国改革报》的这篇报道,若在这次疫情中,某些私立医院,比如那个著名的“莆田系”,出于“慈善”的意境,真的作出了贡献,社会自然会给予认可滴——至于这贡献有多伟大,另说。

  问题是,对待疫情,对待人命关天的生命健康、医疗保障,广大民众能不能依靠私人资本的“善心”呢?

  别人的回答我不知道,但是扪心自问,我认为靠谱的回答是:不能。

  “经济人”经常教导我们:“觉悟”“良心”“善心”值几个钱?

  根据“经济人假设”的逻辑:私人资本的“善心”靠得住吗?

  马克思说:“资本家是人格化的资本”。在市场经济背景下,你可以指望某个资本家成为雷锋,但你能指望全部或大部分资本家成为雷锋吗?

  所以,在市场经济社会,但凡脑子正常的人,都决不会把自己的生命健康、医疗保障托付给私人资本的“善心”。

  那么,我们的生命健康应当托付给谁呢?按照依法治国的标准:必须托付给合理的制度设计。

  这样的制度设计应当遵循什么样的逻辑呢?

  理论和实践早就证明,保障生命健康的合理的制度设计,其基本逻辑决不能是市场,而必须是置身于市场之外的政府。

  在唯利是图的市场中,私人的“善心”当然应该提倡。但是,以为必须把民众的生命健康和医疗保障托付给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资本,那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了。

  总之,在市场经济中,关乎人民生命健康的医疗体系的制度设计,只能是有政府保障的公益化和社会化,而绝不能交由资本支配并由市场决定的私有化和市场化。

  医疗市场化以来,莆田系的是非就摆在那儿,勿需多高的智商就能辨别。所以,对《中国改革报》明确表态支持莆田系的文章,我就不评价了。

  不评价,不是说我不敢评价或不能评价,而是说我实在懒得评价。既然我“懒得评价”,那么不妨看看别人的评价吧。

  (三)民众的反应

  先看看中国民众的反应。

  在《重塑医疗信用社会办医在路上》这篇文章下面,没有一个跟帖表示支持。剔除掉直接开骂的以后,我将跟帖复制在下面:

  ——法国马卡龙电视讲话要把私立医院收回,西班牙这次疫情后也要把私立医院改回国有,简直就是开历史倒车!

  ——你们这帮不要脸的现在出来摘桃子!你们拿了多少好处?人民是这么好骗的吗!

  ——某某委出来走两步。 ——抗疫战争即将结束,摘桃子的就迫不及待了。
 ——无耻。
 ——莆田系每个毛孔都滴着xue和angzang的东西,如果公立医院全归莆田系,任何疫情都将击垮这个国家。莆系不除,医难不已!建议国家以此疫胜利为开端,全面清除莆田系!

  ——狗改得了吃*不?

  ——水很深,我们县的医保额2020年三家公立医院包括十几所乡镇卫生院只有1.2个亿,80万人的县,而私立医院,八家,大部分莆田系的,7000万,慢性病还有几千万,好多也在私立医院!让老百姓怎么活?

  ——私立医院份额超过公立医院,已经是违反中央关于公立医院主导的精神了。

  ——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 。记下来了。

  ——莆田系真不要B脸。
 ——某某委真是"不忘初心",也是莆田系?
 ——这是正能量?

  ——共产党的历史使命就是消灭私有制,莆田系作为私有制在中国医疗产业的一杆黑旗,倒下是必然的,只是时间长短问题。

  ——要不要脸?公然给莆田系站台?疫情期间莆田系救治了多少人啊,傻X,真当百姓好欺负?
 ——这是想亡我中国啊! ——正义迟早会来的!莆田系医院一个包皮手术少则三五千,多则上万,公立医院人工的六七百,器械的也就是不到两千。

  ——令人作呕!
 ——莆田系这次死了几个?别怪我问的太刺耳。
 

——�
 ——我呸! ——人心黑了最可怕!拿人手短,吃人嘴软!
 ——这对民生领域动手了
 ——若是这样,下次疫情将没有援兵了。
 ——不要脸!!!!
 ——社会主义荡然无存。 ——我啥子都不想看,也不想听任何忽悠,莆田系早都臭的不行了,还能这么顽强的存活,真的牛皮。

  ——浦田医院你们赚了多少钱,能公布一下吧? ——
���
 ——资本的力量?
 ——
到底谁给这个领域抹了黑?
 ——
这个协会在民政部注册了吗?
 …… 有一句话说得好:“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的人。”

  (四)学者的意见

  再看看学者对《重塑医疗信用社会办医在路上》的评论:

  ——这是莆田系的洗地文章。文中说“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10日16时,全国共有643家非公医院参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工作,累计收治确诊病例3419人、疑似病例1627人、治愈出院1484人”。如此算来,它治愈了全国治愈总量7万的1484人,就多按1500人算吧,占比是少的可怜的2%。但是,文中的结论是抗疫“主力军”,抗疫最美“逆行者”!

  ——所谓“社会资本”、“民营经济”、“社会办学”、“社会办医”……,是用“社会”为“私人”打掩护的,早已真相大白。

  ——他们拿了多少私立医院的好处不顾事实为其说话?若真参与了早就吹起来了。应高度警惕事后歪曲事实。

  ——“社会资本”?本来就是社会的,怎么成了私有的?反过来说,只有被他们侵吞了的才叫“社会”的?“民营经济”?哪里来的“民”?只有他们才叫“民”?全民的“民”不是“民”,被开除“民”籍了?“社会办学”?“社会办医”?全民的“学”和“医”不是“社会”的了?全社会都被它们接管了?看来是名称和叫法,实际上细思极恐!

  ——应该正名。故意制造“社会资本”,“民营经济”这些概念,把人们的思想搞乱了。

  (五)疫情的教训

  人不是教育出来的,是教训出来的。

  这次疫情给全球最大教训是什么?

  3月12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电视讲话,他表示经过这次疫情后,法国将汲取现在的教训,反省民主国家暴露的缺陷,计划取回民生医疗行业的控制权,将其置于市场规则外。

  马克龙说:“此次疫情启发了我们,必须将某些商品和服务置于市场规则之外,将食物、防护、医疗和生活环境托付给别人是一件疯狂的事情。我们必须重新夺回控制权,建立一个比现在更独立自主的法国和欧洲,一个牢固掌握自己命运的法国和欧洲。”

  马克龙称:“在接下来的几周到几个月,法国需要朝着这个方向作出决策,他将为此承担一切责任。”

  请大家注意,马克龙先生不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总统,而是地地道道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总统。

  我预计,疫情过去之后,一定会有“经济学家”站出来呼吁:“疫情期间,医疗卫生当然只能暂时交给政府管制,因为人命关天;但是疫情之后就没必要了,医疗卫生必须交给资本,由市场决定”云云……

  大家说,这样的“经济学家”该不该抽?

  对于我们每个人而言,生命健康的重要性不会区分疫情时期或非疫情时期。

  对于医疗保障系统而言,每一个病患,就是疫情!每一次患病,就是疫情!

  对于吃五谷杂粮的人类而言,这个道理是不言而喻的。

  (六)方大娘,你敢么?

  昨天看到方某3月20日的日记,标题是《你看我怕不怕你们》。在这篇日记的末尾,方大娘气急败坏地发出尖叫:

  “我还要重复一句: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改革开放如果毁在了这些人手里,是我们这代人的耻辱。来吧,是把你们所有的招数都拿出来,把你们背后的大牌都喊出来。你看我怕不怕你们!”

  我不知道,方大娘所谓的“极左”“耻辱”“招数”,究竟是怎么“祸国殃民”的?究竟是怎么“毁了”改开的?

  根据方大娘一以贯之的逻辑,上面那些坚决反对医疗市场化、私有化的呼声,或许就是方大娘定义的、“毁了”改开的“极左”“耻辱”“招数”?

  别给我说什么“你看我怕不怕”的,如果方大娘你真的不怕,你就在你下一篇日记里做一个公开调查,看一看有多少国人会支持做强做大“莆田系”?

  你敢么?
 

  作者:赵 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编辑部)

    相关链接:中国改革报发文力挺莆田系:重塑信用 非公医院抗疫也“硬核”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