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夺冠》冲击奥斯卡定会一无所获(外三则)

2020-12-05 09:34:0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天简评电影《夺冠》冲击奥斯卡的新闻和其他两则新闻。

  要靠先进的价值观冲击奥斯卡

  据@电影夺冠官微 12月3日消息,由导演陈可辛执导,巩俐、黄渤、吴刚、彭昱畅、白浪、中国女子排球队领衔主演的电影《夺冠》将代表中国内地角逐第93届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奖(原最佳外语片)。

  其实,奥斯卡是美国电影的“家宴”,约略相当于美国的金鸡奖,所谓最佳国际影片奖(原最佳外语片),则相当于为客人留一个座位。

  所以,对奥斯卡应该有平常心,过分热衷于奥斯卡,本质是一种文化上的臣妾主义。

1.jpg

  可是,中国电影人对奥斯卡的热情,长盛不衰,但一直颗粒无收,原因在哪里?

  关键还在价值观。

  2011年,张艺谋专为冲击奥斯卡拍摄了《金陵十三钗》,这部电影距离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只有一步之遥,但“处女比妓女珍贵,因此妓女可以牺牲,处女不能死”的价值观实在太过陈腐,最终与小金人失之交臂。

2.webp.jpg

  最近几年的趋势是,作为“白左”的大本营,欧美的电影界已经开始反思新自由主义(尽管这种反思还是肤浅的),关注底层和弱势群体,但在中国部分主流电影人那里,最热衷的反而是极端化的新自由主义,甚至是社会达尔文主义。

  去年中国选送奥斯卡的《哪吒》完败给韩国的《寄生虫》就表明了这一点。

  现在正在上映的张艺谋的《一秒钟》,从历史的角度上看,仍然是一部向冷战胜利者献媚,为新自由主义背书的影片。

3.webp.jpg

  《夺冠》的核心价值观是一种躲躲闪闪的民族主义,而民族主义在奥斯卡的圈子里本身就是一种政治不正确。

  由于这些原因,个人判断,《夺冠》此次奥斯卡之行,仍将空手而归。

  澳籍主播向赵立坚道歉

  连日来,澳大利亚特种兵在阿富汗境内虐待和残杀战俘的丑闻,经过多家媒体的报道,引起了全球目光的高度关注。

  前两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引用一副漫画敦促澳大利亚当局高度重视此事,并给阿富汗人民一个合理且满意的交代。

  11月30日,一位名为Hazza的澳大利亚籍主播,通过社交媒体向赵立坚表示道歉。Hazza声称他作为澳大利亚人感到非常惭愧。

4.jpg

  这件事提示我们:

  1、西方国家并非铁板一块,要努力争取那些极端反华分子之外的其他社会阶层的同情,开展人民外交,不要把注意力都放在精英阶层身上;

  2、要坚持站在国际正义一方,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这一次,中国站在阿富汗人民一方,反对澳大利亚军队屠杀无辜平民的暴行,这改善了中国的国际形象;

  3、要继续清理臣妾主义、市侩主义外交思潮,不能把“各扫自家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小农意识代入到国际关系中。

  特朗普与顾问商讨提前赦免子女等人

  据《纽约时报》当地时间1日报道,两名知情人士称,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已与顾问们商讨,是否要提前赦免自己的子女、女婿和私人律师朱利安尼。

  这一消息,不管最终的结局是什么,都证明了美国现行政治体制封建性的一面——总统的权力太大了,堪比国王。

  当年,华盛顿担任第一任美国总统,就有人指出他是“民选国王”。

  赦免自己的子女、亲信“已经犯下的和可能犯下的全部罪行”,从此不予追究,这确实没有一点公平正义可言,完全是“王子犯法,不与庶民同罪”的封建特权。

5.webp.jpg

  这样的做法,在中国的政治体制和政治文化氛围里是不可想象的。中国元首虽然也有特赦权,但必须根据全国人大的决定发布,并且特赦的对象需经过法院审判。

  中国的现行政体,是在一场彻底反帝反封建的人民革命中诞生的,其在政治文明方面,是高于美国和西方体制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恢复这一体制的人民性。

6.webp.jpg

  史密斯为何分不清“国军”、“共军”?

  11月30日,为给澳大利亚军队在阿富汗杀害平民的做法洗地,澳大利亚天空新闻主播克里斯·史密斯在一档视频中称,没有哪国军队能声称自己的战争历史是清白的。

  他特地展示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时的一张照片,称当时“针对共产主义者的大屠杀,从未被上海人忘记”。不仅如此,他还拿出“文夕大火”的历史照片,称“中国政府烧毁了长沙,杀死了所有长沙人”。

7.jpg

  这位史密斯先生的历史知识真是等于零——他居然不知道制造这些恶行的国民党军队和国民党政府早已在70多年前的人民革命中被消灭、被推翻了。

8.jpg

  但细细想来,发生这些错误,真的只能怪史密斯先生的历史功课太差吗?

  这些年来,不是有人故意用“中国军队”混淆“国军”和“共军”的区别吗?不是的纪念馆甜甜蜜蜜地把国民党军队称为“我军”吗?不是有人强调不要再提“解放后、解放前”吗?

9.webp

  你自己要认贼作父,又如何能够责怪别人把贼犯下的罪行加到你头上呢?

  但愿这次“张冠李戴”,能够让人民清醒,至于那些故意把水搅浑,带头认贼作父的人,改也难!

10.jpg

   【郭松民,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 “独立评论员郭松民”,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