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志坤:每一次危机之后,美国都狠狠打击中国

2020-04-17 15:46:1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志坤
点击:    评论: (查看)

——评《当下时刻,中国如何赢得全球信任》

  当此全球疫情危机之际,在中国冒出了一篇相当火爆的文章,题目是《当下时刻,中国如何赢得全球信任》。该文就中国援助美国等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主张。

  这篇文章之所以火爆,原因有二:一是该文契合了当前最紧要的话题,事关中美关系大局;二是该文作者的身份非同等闲,乃是高度国际化的青年精英,具有吓人的背景、影响与靠山。正因为这样,所以《中国新闻周刊》这样权威的杂志才提供平台,隆重推出,从而使得我们这等老百姓也能一睹尊容,也能聆听一番空前的宏论。

  窃以为,这是一篇居高临下训诫中国的雄文,虽然文字不多,但立意高大、逻辑严谨,内容十分丰富。

  该文首先提出了中国必须大力援助美国的逻辑起点,即“每一次重大全球危机,都是中国加强外交关系的机会”。

  为了证明这一点,该文作者先后列举了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受恐怖袭击危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及随后的欧元区债务危机等事例为证,说当时中国都利用这些危机加大对美国的援助,从而赢得了美国的信任,加强了中美关系。因此,此次公共健康危机也不例外,也是中国难得的契机,提出“中国领导人抓住这个机会恢复与美国的关系”,并且还语句中并非不带威胁地称,“中国领导人既清楚面临的挑战,也清楚面临的机遇”。言外之意,如果不赶紧抓住这一难得的契机,以后机不再来,就要悔之晚矣。

  在此基础上,该文作者提出了中国援助美国的具体事项,即“中国可以将其对美国的防御和被动姿态转变为更开放、更主动的姿态”,“应主动提供供应品和设备”,“保证其医疗供应链的持续运转”,“在任何可能的地方帮助维持商品的流动”等等。

  最后,为了进一步砸实中国必须大力援助美国的正当性和紧迫性,该文还给中国套上了一个道德与道义的紧箍咒。该文大声疾呼,称“疫情的大流行不是吹捧任何一个国家的治理体系或方法优越性的时候,更不是争夺全球主导地位的时候。中国应该通过帮助其他国家来赢得信任,这不是出于战略利益,而是出于道义”。

  这样一来,如果中国不赶紧行动,不使出全力援助,则中国的罪过就非常大了,大到失去人类道义的可怕程度。

  笔者以为,《当下时刻,中国如何赢得全球信任》的上述之论看起来言辞凿凿,其实纯属胡说八道,更于其中包藏不可告人的祸心。对于上述各项主张,笔者将其概括为三个“犯”字:

  其一,这是犯贱

  众所周知,尽管美国深陷疫情危机的泥潭,但霸权当局一刻也没有放松或减缓对中国的打压,相反,他们至始至终都借助疫情危机在舆论、名誉、形象等各方面不择手段地打击中国,甚至把打击中国的重要性与紧迫性置于抗击疫情危机之上,他们无所不用其极,甚至已经做好准备要在疫情危机过后对中国算总账,要对中国追责索赔,逼迫中国搞新的“庚子赔款”,连具体数额都弄出来了。

  正是在美国这等步步紧逼之下,中国在没有退路之后才不能不愤而反击。但该文却胡说什么现在“不是吹捧任何一个国家的治理体系或方法优越性的时候,更不是争夺全球主导地位的时候”。难道是中国挑起了同美国之间优越性的争论了吗?难道是中国同美国争夺全球主导地位了吗?该文这样描述,说得轻一点,也是对中美两国各打五十大板;较真一点儿,真实涵义就是在责骂中国不懂好歹、借机挑事,听话听音,难道不是这样吗?

  一方面是美国狠狠地抽打中国的耳光,把中国骂了个狗血淋头,抽得也不亦乐乎,一方面还要中国不顾羞辱、不管疼痛,无条件大力援助美国,这不是空前严重的犯贱吗?试问普天之下,还有如此这般犯贱的个人、团体和国家吗?

  其二,这是犯傻

  该文声称,过去20年的每一次重大全球危机,都是中国加强中美关系、取得美国信任的机会。这简直是瞪着眼睛说瞎话。过去二十年间,中国的确屡屡援助过美国,但换得来美国的认可与信任了吗?当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国曾有人大喊“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结果美国固然得救,得救之后的美国对中国都做了什么,难道每一个中国人心里不明白吗?

  事实恰恰相反!每一次中国援助美国之后,换来都是霸权的恩将仇报,现如今美国不是在疯狂地攻击中国的制度道路吗,不是对中国崛起发展充满什么“战略焦虑”吗?不是声称即便疫情危机严重也照样可以对中国进行军事打击吗?美国疫情严重以后,中国就不断向美国提供支援,供应相应的医疗用品,但换来美国对中国的信任了吗?现如今该文还在拿什么美国的信任来忽悠,难道以为中国人都是傻瓜蛋吗?

  俗话说的好,吃一堑长一智。中国人民在中美关系中“吃堑”事情够多、够大了,已经有一万亿美元国债摆在那里岌岌可危了,也已经有很多黄金储备陷在那里无可救药了,这难道还不够?中国人民不能再傻下去了,更不能再去当那种用胸膛温暖救活毒蛇的可怜又可悲的农夫。

  不能不顺便提到一句。有人还在网络媒体发表了题为《马上,考验中美的历史性时刻真正就要到来了》的文章,该文高喊“救美国就是救自己”的口号,提出了一系列中国无条件援助美国的主张。结合《当下时刻,中国如何赢得全球信任》一文,可从中看出这些主张背后集团化影子的端倪。但是,当年“救美国就是救中国”都已经极臭,这种翻版改造之后又端出来的再版,不照样臭不可闻吗?简直是滑稽好笑而又可怜可鄙了。

  其三,这是犯罪

  美国全国上下深陷疫情危机之中,对于美国人民,中国人民理应寄予同情,伸出援手也是必要的,中国对美国不能说不援助,从人道主义出发,应该援助美国人民,但不能无条件援助,更需要量力而行。援助美国首先要在保证和保障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前提下进行,对中国人民负责是最大的道义。

  但是,按照《当下时刻,中国如何赢得全球信任》一文提出中国援助美国、援助世界的各种要求,如果真的这样施行,简直是要倾尽中国国力的节奏。什么“保证其医疗供应链的持续运转”,什么“在任何可能的地方帮助维持商品的流动”,云云。看看美国一年市场商品流动的规模,让中国帮助维持,而且美国之外还有其它各国,把全中国的国民财富都投进去恐怕都不够,这简直等于把中国当肥猪宰了送给人家。如果有谁这样做,难道不是可耻的犯罪吗?

  其实,话说到这个份上,任谁都明白了。《当下时刻,中国如何赢得全球信任》一文打着一心一意为中国的幌子,其实是急不可耐地要拉中国下水去为美国火中取栗,该文不过把帮助美国的真心思掩藏在为了中国的大旗之下而已,但坦率地说,隐藏得十分拙劣,十分令人恶心。

  历史的经验不可忘记。积过去二十年的历史经验,每一次世界性的危机过后,美国霸权都掉过头来狠狠地打击中国;积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史经验,遏制中国崛起复兴始终是美国最核心的战略目标;积新中国成立以来七十年的历史经验,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这些都是中国人民所必须牢记的宝贵历史经验。当年911危机反恐战争过后,他们搞战略重点转移,把主要矛头转向中国;金融危机过后,他们还是把主要矛头转向中国,对中国打贸易战;此次疫情危机过后,他们一定还要将主要矛头转向中国,不管中国是不是支援美国,也不管中国多么卖力支援美国。对于这一点,中国人民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所以,包括任何人在内,都请不要以为中国人会那么傻、那么贱,不管什么伦敦的、纽约的,也不管是什么青年领袖,如果没有站在中国人民的立场上,那就统统都不过是狗屁而已!

  附:当下时刻,中国如何赢得全球信任

  金刻羽  2020-04-13

  世界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一场健康危机、一场经济危机和一场流动性危机。因此,许多经济体面临的,是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规模的衰退,而不是2009年那样的大衰退。

  大萧条的一个重要教训是,富裕国家政府通过美国的《斯穆特-霍利关税法》(Smoot-Hawley Tariff Act)和英国的《反常进口法案》(Abnormal Importations Act)等措施,引发全球保护主义,导致贸易和资本流动大幅放缓。事实上,这种“各国为己”的政策总是全球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

  过去20年的每一次重大全球危机,都是中国加强外交关系的机会。

  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和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都将中国列为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但在每一个案例中,中国都成功地扭转了局势——首先是在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受恐怖袭击后,通过在反恐项目上的合作,然后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帮助刺激全球需求,稳定金融市场。

  同样,在欧元区债务危机期间,中国通过购买希腊、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债券,加强了与欧洲的联系。它还增加了从欧洲的进口,增加了在欧洲的投资。

  通过帮助领导全球应对新冠疫情危机,中国可以将其对美国的防御和被动姿态转变为更开放、更主动的姿态。幸运的是,中国领导人既清楚面临的挑战,也清楚面临的机遇。

  首先,美国生产医院所需的棉签、呼吸机、口罩和防护装备的能力有限。因此,中国应主动提供供应品和设备,并分享其关于新冠病毒的数据和临床经验。此外,中国应保证其医疗供应链的持续运转,并抵制任何诱惑——不像少数人建议的那样,切断向美国出口药品和维生素等基本物资。

  其次,中国可以成为全球需求的支柱和关键供应的来源,因为随着中国准备解除封锁,中国企业现在正在恢复生机。通过稳定全球供应链,并在任何可能的地方帮助维持商品的流动,中国可以悄悄地驳斥已经开始形成的“脱钩论”。

  在新冠病毒威胁到近期达成的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完成之际,这些努力尤为重要。尽管作为协议的一部分,中国承诺在2020年购买价值128亿美元的美国服务,但其中很大一部分将用于旅游业。

  此外,某些商品的需求将无法从中国得到满足,而其他一些商品将无法在美国生产,从而导致短缺。因此,新冠病毒大流行为两国提供了一个好理由,来推迟进一步的关税上调,并给彼此一些喘息的空间。

  第三,中国应该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财政援助,这些国家通常在全球经济衰退时陷入困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缺乏成为主要贷款机构或流动性提供者的资源,而世界主要国家的央行大多提供互换安排。正是中国人民银行在葡萄牙、阿根廷和埃及的金融危机期间提供了一揽子救助计划,并承担了信贷风险。

  最后,随着中国领导人抓住这个机会恢复与美国的关系,两国的私企也在共同努力。美中两国的医疗公司正在合作生产和销售新冠病毒的检测试剂盒。哈佛大学的科学家们将与中国的研究人员合作(其中包括著名医学专家钟南山),开展一个为期5年、价值1.15亿美元的冠状病毒研究项目。

  在传播有关新冠病毒危机的信息时,速度、透明度、准确性和科学可靠性是至关重要的。疫情的大流行不是吹捧任何一个国家的治理体系或方法优越性的时候,更不是争夺全球主导地位的时候。中国应该通过帮助其他国家来赢得信任,这不是出于战略利益,而是出于道义。(作者系伦敦经济学院经济学教授,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青年领袖)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