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安生:如果美国发生金融危机……

2020-03-10 14:06:46  来源: 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有人说,美股暴跌,问我怎么看?

  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动市场,为利润运动,利润无法实现,最终爆发危机。

  投资1美元,想要1.2美元,那0.2美元哪里来?

  甲资本家可以获得乙资本家得损失,但是一个社会从整体上看,除非政府印钞,没有来源。

  这是凯恩斯曾经指出的事情。

  资本主义必然发生危机。

  这是马克思曾经指出的事情。

  政府不断印钞,虽然可以避免金融危机,但是不能避免恶性通货膨胀,政府只有两个选择,不是金融危机,就是恶性通货膨胀。

  政府的选择越来越窄,经济越来越糟,左边是金融危机,右边是恶性通货膨胀。

  左右为难,冰火两重天,掉到那边都是轻者重伤,重者致命。

  这是我在《纸牌大厦》中指出的事情。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其实征兆在2006年春就已经出现了。

  危机爆发以后,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又是降息,又是注资,又是购买债券,又是货币宽松。

  简而言之,让一部分金融企业爆雷,然后增加货币供应也好,借钱也好,给其他金融机构资金支持,保护这些姓华的(华尔街的华)。

  全接盘,会发生恶性通胀,全部不接盘,会金融崩溃。

  救谁不救谁,看谁和美国统治阶级关系最近,或者说,谁的含华量高。

  发出去的货币收是收不回去的。担心通货膨胀,减少货币供应,缩表就会引发新的金融危机。

  只要没诱发恶性通货膨胀,各国央行都一个德性。毕竟,通货膨胀是未来的事情,金融危机是眼下的事情。

  从2007年到现在,13年过去了,新一轮金融危机也该来了。

  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是大量利润无法实现,诱因千奇百怪。这就好像雪崩,只要积雪足够多,势能足够大,岌岌可危,一声枪响、一个喷嚏都能引发。

  当然,如果美国政府极端强势,总统为了自己任期的目的,不计后果干预市场,美联储在总统的压力下成为做市商,设定某一个点位(比如2万点),低于这个点位就不断收购股票,那么美股就不会暴跌。

  代价就是股票具有发钞功能。一方面私人企业拥有发钞权,一方面如果美联储不推动牛市自己就会套牢,一方面诱发恶性通胀。

  目前,特朗普做不到这一点,但是他可以要求美联储不断降息。降息毕竟不如美联储无条件收购股票,所以,金融危机迟早还是会发生的。

  美联储一个劲降息,但是目前看,金融危机无法避免,降息只不过是延缓危机到来的时间而已。

  最终,恶性通胀和金融危机之间没有中间路线,只能二选一。只要没有狠下一条心,不在乎恶性通货膨胀,那么金融危机迟早还是会来。早晚而已。

  与小布什当年第二个任期将尽不同,特朗普面临大选的压力,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给美联储施加压力,增加货币供应。另一方面,为了避免恶性通货膨胀,美元失去国际货币的地位,在巨大的通货膨胀的压力下,美元收缩又是迟早的事情。

  因为危机和通胀之间,政策选择的中间路线很窄,甚至几乎没有,所以,商品价格随着政策走势,剧烈波动。

  2008年的原油价格开盘95.7,收盘42.66,最高147.27,最低35.13,做对了方向,人生从此改变,够爽,做错了方向,人生也从此改变,够酸爽。

  外汇也是一样。

  英镑和欧元,在那两年都是暴涨之后暴跌。其中英镑的暴跌最恐怖。

  马克思说过,“在普遍危机的时刻,支付差额对每个国家来说,至少对每个商业发达的国家来说,都是逆差。不过,这种情况,总是像排炮一样,按照支付的序列,先后在这些国家里发生;并且,在一个国家比如在英国爆发的危机,会把这个支付期限的序列压缩到一个非常短的期间内。这时就会清楚地看到,这一切国家同时出口过剩(也就是生产过剩)和进口过剩(也就是贸易过剩),物价在一切国家上涨,信用在一切国家过度膨胀。接着就在一切国家发生同样的崩溃。于是金流出的现象会在一切国家依次发生。这个现象的普遍性恰好证明:1.金的流出只是危机的现象,而不是危机的原因;2.金的流出现象在不同各国发生的顺序只是表明,什么时候会轮到这些国家算总帐,什么时候会轮到这些国家发生危机,并且什么时候危机的潜在要素会轮到在这些国家内爆发。”

  没有哪个国家能独善其身。各国都是资本主义,都存在利润无法实现的根本困难,彼此之间存在错综复杂的债务和债权关系。各国越是开放,越依赖国际市场,越资金大进大出,越逃不掉。哪个国家首先发生金融危机,那个国家的货币首先下跌,因为大家首先把在这个国家的资产变现汇出。其他国家暂时成为避风港,本币上涨,直到他国的金融危机诱发本国的金融危机。

  美国的金融危机传染到其他国家,一点不难。一方面,美国爆发金融危机以后,会导致对欧洲商品的需求下降,导致欧洲商品出现滞销,诱发欧洲的经济危机;一方面,欧洲的金融机构,持有大量的美元资产,这些资产迅速贬值,美元相对欧元也在贬值,欧洲金融机构出现大量亏空;一方面,欧洲爆发金融危机以后,大批资金外逃,欧洲资产变重,加速对欧洲银行的挤兑。

  不要以为英镑和欧元暂时成为避险货币,是大好事。因为游资走的时候,是要连本带利收回去的。说到底,国际货币的地位是靠暴力决定的,美军的暴力给美元的信用背书。除非美国爆发恶性通货膨胀,否则其他国家不摧毁美军,把美军打回老家去,拔掉在世界各地的美军基地,本国货币很难取代美元。

  2008年的危机,危机首先在美国爆发,所以资金首先从美国流出,美元下跌,其他国家货币上涨。由于美元是国际货币,美国全球金融资本主义的核心国家,是世界金融重心,美国不稳定下来,其他国家不可能稳定下来。所以,美国肯定先于其他国家复苏,美元首先企稳、反弹。轮到其他国家资产价格和货币暴跌。

  其他国家或者需要美国的市场,向美国出口商品,或者与美国有大量的资金往来,一旦美国发生危机,美国市场不再购买这些国家的商品,大量资金大进大出,这些国家完全没有可能幸免于难,也必然面临经济巨震。

  2007年危机,欧洲、英国先后倒下,冰岛破产……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这些国家是否受到美国金融危机的影响,而是这些国家施行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内部经济本身就是不健康的。这些国家的经济类似雪崩前的雪山,已经岌岌可危,一声枪响,一个喷嚏都可能诱发金融危机,何况是美国金融危机这样的大地震呢?

  1930年代,苏联能够幸免于经济危机,因为苏联不是资本主义,既不需要美国等国家的市场,也没有国际资金的大进大出。

  美国先于其他国家走出危机,给了美国反手收购其他国家资产的机会。美国出问题的时候,其他国家也即将爆发危机。其他国家爆发危机的时候,美国首先走出危机。

  其他国家,只要在美国经济圈内,使用美元结算国际贸易,就不要幻想吃美国的尸体。最终,本国经济和社会秩序不崩溃,能不被美国吃尸体,就很幸运了。

  其他国家,如果试图使用本币或者其他非美元货币结算国际贸易,挑战美元的统治地位,那就要做好战争的准备。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在美国国内经济政治动荡,迫切希望通过战争转嫁矛盾的时候,主动迎头对撞,首先要考虑自己的综合实力和物资储备。除了直接军事打击,美国的武器库里还有:代理人战争、颜色革命、金融打击、核心物资禁运、经济封锁、增加关税等手段。我们甚至不能排除,美国利用其科技优势,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对他国的粮食作物,甚至他国人们发动生化打击。

  个别国家可能开出比美国放松货币规模还大得多的金融宽松方案。表面上看,这些国家经济企稳向好,其实地雷从那时就开始埋下了,一方面债务不断增加,一方面资产泡沫膨胀,一方面物价稳步上涨,一方面经济不断放缓。

  类固醇可以让普通人变成肌肉怪物,但是从此以后,就休想离开类固醇。美国不是不能用这么猛的剂量刺激经济,而是考虑到后效,采用了减量的处方。

  这次危机期间,那些创造经济奇迹的国家,在后效还没有过去的时代,能否还用这样的剂量而不造成恶性通货膨胀,值得拭目以待。

  与上次危机不同,这次危机时期粮食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印度、美国、法国,这些重要的粮食生产国都爆发了疫情。日本、韩国,这些购买力强劲的国家也爆发了疫情。非洲沙漠蝗虫进入印度和巴基斯坦以后,产卵死亡,未来虫卵孵化后,很可能爆发更大规模的蝗灾。全球粮价大概率上涨。在这种情况下,更容易诱发恶性通货膨胀。真到那一步,像委内瑞拉人一样,钱不钱,债不债都不是问题,活下去是问题。

  有没有胆量继续增加货币供应,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增加货币供应,粮食上涨,本币下跌;为了控制粮价,维持本币汇率,猛烈加息,资本市场一地鸡毛;在本国带路党的积极配合下,美国资本大肆收购,国家丧失经济主权……,这就是当年某些国家走过的路。不了解这一段的,可以去看韩国电影《国家破产之日》。

  说点题外话。

  许多人关注我,是想发财。我的一些分析,给他们一些启发,有利于他们投资,甚至投机。但是,我对发财兴趣不大。

  资本是以物为媒介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财产,是社会地位的变现,依托于社会地位而存在。教父成为意大利移民区头号绅士。他的财产绝不是靠投资来的。同样的紫禁城,在康熙、雍正手里,是最大的私人宅邸,到了溥仪手里,就是一个大包袱。大明亡了,紫禁城成了大清的,大清亡了,紫禁城变成博物院。一旦社会动荡,财产的意义其实不大。

  想明白自己的社会地位,对财产没有必要那么孜孜以求。

  相比之下,有些更可能影响未来若干年自己和自己后代社会地位和生存状态的事情,虽然我大声疾呼,这些人却并不关心,甚至觉得我杞人忧天、大惊小怪。读者知道我指的是什么。想想真可笑。

  我的粉丝之中,马克思主义者、小资产阶级、托派、自由主义者、投机者、流氓无产者甚至关注我就是为了记黑账的蠢红,什么人都有,和社会结构一样复杂,我也没办法。

  另:资本主义制度必然周期性发生危机,如何利用资本主义国家的危机弯道超车,是后发国家需要考虑的事情。

  主席当年在经济上,拒绝和苏联、美国融为一体,储备大量的武器和粮食。表面上看,这样的模式确实比搭苏联、美国的顺风车慢很多。但是,手中有枪,心中不慌,手中有粮,喜气洋洋。一旦两个超级大国发生危机,没有被危机波及的中国,有资格取而代之。结硬寨、打呆仗,看似笨拙,在对付太平军的时候,其实挺高明,不是吗?

  又:在主要产粮区的朋友,欢迎提供今年春耕备耕等粮食生产情况的信息。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